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三十三借糧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營紮寨,順便讓士卒休整一日。」劉辯掃了眾將一眼,朗聲下令,「孤不在之時,軍機大事交由孤的愛姬穆將軍全權處理,穆愛姬之言,便是孤之言,眾將不得違背。」 放眼眾將之中,最讓劉辯信任的人,也就只有未...

「諸位,這位是劉基劉伯溫先生,從今以後就是我軍的軍師了。」

次日一大早,劉辯就召集了校尉以上的將領到帥帳進行軍議,把新任軍師介紹給眾將相互認識。

「自今日起,我軍的戰略規劃就由伯溫先生主持全局,望諸將好生配合,勿要衝撞先生。」

花榮和廖化心中雖然有些不服,但主公既然正式宣布了,也不敢頂撞,一起拱手領命:「謹遵大王吩咐1

魏延初來乍到,僅僅比新任軍師早來了一天,自然不會有任何不滿。而李嚴從一介小吏,一躍成為掌管錢糧的主薄,本身就是破格提拔,更加沒有不滿的理由,剩下的就只有甘寧一個人了。

雖然落草為寇並不是甘寧的初衷,但也說明了他骨子裡是個桀驁不馴的人,自己捐出了馬匹和錢財,上陣殺敵立下大功,才做了個偏將軍,他劉什麼溫憑什麼剛來就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軍師?聽說這廝昨夜還在大王的帥帳里夜宿,一介書生,何德何能?

「哼哼……衝撞自然不敢,但我軍糧草被燒,剩下的也就是只能維持兩個月左右,倘若再招募一些新兵,只怕連一個月也維持不下來。既然劉先生神機妙算,乾脆先把糧草問題解決一下吧?」

甘寧不想正面挑戰弘農王的權威,便給劉伯溫提出了一個難題,打算先殺殺他的威風。如果你連這個問題都解決不了的話,還配做什麼軍師?

劉伯溫微微一笑,抱扇道:「興霸將軍言之有理,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糧草的確是軍隊的頭等大事,就是興霸將軍不說,基也要想辦法解決。」

「哦,伯溫先生有何妙計?」

沒想到甘寧歪打正著,將了劉伯溫一軍,竟然逼出了一個好消息。倘若劉伯溫真能解決糧草的問題,倒是讓自己省心了。

劉伯溫微微頷首:「穿過這片群山,向東八十里的東城縣有個魯家莊,庄內人丁興旺,頗有錢糧。莊主魯子敬慷慨仗義,樂善好施,聞名鄉里,多有難民前往求糧,那魯子敬一概不拒。對待難民尚且如此,想必得知大王的身份之後,這魯肅更會慷慨解囊,求個一萬石糧草不在話下。」

一語驚醒夢中人,聽了劉伯溫的話劉辯才想起前面的這片土地是個人傑地靈的好地方,不僅僅是魯肅的故鄉,而且那英姿雄發,談笑間強擼灰飛煙滅的美周郎也是出生在這個郡內,何不趁此機會把二人招攬過來?

「經先生提醒,寡人也想起此人來了,的確是樂善好施,聲名遠播,既然距離此處不遠,正當去借糧。」

劉辯點頭同意了劉伯溫的提議,又問道:「先生可知道在廬江有個叫做周瑜的青年?此人今年約莫十六七歲的樣子,長得一表人才,表字公瑾。」

「未曾聽說。」劉伯溫搖頭回答道。

劉辯有些失望,又掃了眾將一眼:「爾等可曾聽過此人?」

眾將盡皆搖頭:「如此年輕,從未聽說過。」

連神機妙算的劉伯溫都沒聽說過周瑜,劉辯也沒有對這些赳赳武夫抱太大的希望,想來以周瑜的品行,以他將來「曲有誤周郎顧」的名聲,周瑜結識的應該都是一些文人雅士,這些粗人不知道周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既然知道了魯肅的所在,或許能從他的嘴裡打探到周瑜的消息。

「既然如此,拔營向前,穿過這片群山之後。孤與伯溫先生去魯家莊借糧。」劉辯袍袖一揮,做了決定。

隨著悠揚的號角,兩千六百人的隊伍拔營向南,穿梭在蒼茫的山脈之中。

走了兩個多時辰,前進了三十多里路,終於離開了汝南界踏上了廬江的土地,綿延的山脈也被甩在了身後,地勢逐漸變得開闊平坦起來。

問過嚮導之後,得知前面的驛道向東再走七八十里便是聞名遐邇的魯家莊,劉辯下令安營紮寨,決定帶著劉伯溫和甘寧,另外再帶上兩百輕騎,前去魯家莊借糧,順道把魯肅收了。

甘寧卻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讓某上陣殺敵,甘寧絕不會皺一下眉頭,但是讓我去厚著臉皮借糧,實在做不到。劉軍師神機妙算,由伯溫先生走一趟,必然是手到擒來。某還是留下來看守大營吧,免得袁術軍再來偷襲。」

劉辯知道甘寧不服劉伯溫,既然他不願意去,也不好再勉強。便讓甘寧撥給自己二百精騎,帶著花榮、魏延二人,跟隨著劉伯溫前去魯家莊借糧。

「孤與軍師去借糧,最遲明日傍晚即可歸來,你等在此安營紮寨,順便讓士卒休整一日。」劉辯掃了眾將一眼,朗聲下令,「孤不在之時,軍機大事交由孤的愛姬穆將軍全權處理,穆愛姬之言,便是孤之言,眾將不得違背。」

放眼眾將之中,最讓劉辯信任的人,也就只有未來的愛妃穆桂英美眉了。甘寧、廖化、李嚴什麼的還是差了一點點,況且也沒有絕對的權威。

甘寧雖然不服劉伯溫,但對於穆桂英卻是心悅誠服,一個女孩子家的武藝和自己在伯仲之間,還差點被人家砍了,你還有什麼理由不服?

「末將等謹遵大王之命1

在甘寧的帶領下,李嚴、廖化以及幾個校尉一起拱手領命。

穆桂英知道劉辯把統率權交給自己是莫大的信任,當下也沒有虛偽的推脫,抱腕道:「大王儘管去便是,軍營里有桂英在,絕不會讓昨天的事情重演。」

安排好了身後之事,劉辯這才放心的帶著花榮、魏延二將,引領了二百精騎,在劉伯溫的引路下,直奔東面的魯家莊。

一路縱馬飛馳,在打聽了數次之後,一行人距離魯家莊越來越近,而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又走了三五里,便看到一座堡壘形的村莊,周圍由土牆圍成一圈,把房屋草舍包圍在裡面。土牆高約三丈,上面有箭垛和望孔,還有堡樓,可見村莊有一定的防禦能力。

一條丈余寬的小河繞著村莊一圈,起到了護城河的作用,村莊大門由青磚砌成,遠遠望去,氣勢不凡,就像一座小型城樓。

此刻,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魯家莊也已經關閉了村門,拉起了弔橋,遠遠地依稀可以看到幾個庄丁在城門樓上來回巡邏。

劉伯溫伸手勒令騎兵暫停:「葛陂賊在廬江境內橫行多時,各個村莊俱都小心提防,我等夜晚來訪,魯家莊的人必然不會輕信,必須先去說服村民,讓他們相信我等是官兵,再靠近村莊不遲。」

「某願意去說服村民。」花榮一抖馬韁繩,自告奮勇。

卻被劉辯阻止:「我等數百騎夜晚來訪,村民只怕疑心很重,非三寸不爛之舌,恐怕難以說服他們。還是由伯溫先生前去交涉吧,花將軍跟在先生身邊護衛即可。」

「諾。」

劉伯溫和花榮一起拱手領命,策馬揚鞭朝村莊飛馳,而劉辯一行在二里之外等候。

兩百多人的馬隊聲勢不小,雖然在二里之外止步,但隆隆的馬蹄聲還是被土牆之上的巡邏庄丁發現,急忙敲鑼示警:「有山賊來襲,全村戒備1

「諸位,請稍安勿躁,聽某一言。」

就在庄丁敲鑼打鼓的時候,劉伯溫和花榮策馬來到了弔橋邊,高聲喊話:「我等並非山賊,乃是官兵,為表誠意,已經把馬隊駐紮在二里之外,還請莊主魯子敬先生出來搭話。」

巡邏的頭領極目遠眺,發現騎兵果然已經停了下來,心中稍稍安定,對劉伯溫拱手道:「我也不瞞你,我們魯家莊有庄丁一千二百人,你這區區二百騎還真奈何不了我們。」

劉伯溫笑著恭維道:「久聞魯家莊銅牆鐵壁,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在下弘農王殿前軍師劉基,前來拜見魯子敬先生,還望請他出來搭話。」

「已經派人去催了,你稍等片刻就是。」頭領揮揮手,示意劉伯溫稍安勿躁。

不大會功夫,魯肅還沒出來,倒是有三百多名精壯庄丁,俱都手持刀槍棍叉,腰懸弓箭,魚貫而來,登上了三丈高的土牆,做好了防禦準備。

花榮怒問:「我等以禮而來,爾等為何如此無禮?」

頭領拱手道:「人心險惡,不得不防。過去山賊也曾用過詐稱官兵之術騙開庄門,雖然你二人自稱官家,我等也不敢輕信,待我家莊主來了再做計較。」

Ps:感謝小四④588紅包的打賞,感謝寂寞啊空虛同學的打賞,感謝很多贊的同學就不一一點名了,再說一下更新,正常情況下每天6千字左右,有時間的話偶爾三更。等上架之後必然爆更,年底了事情多,手裡也沒有存稿,諸位見諒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