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二十九毒士之計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不說,但哪個不在心底做著帝王夢?聽說何太後母子攜帶著玉璽,這些諸侯能不動心思?況且,就算諸侯能夠按捺住野心,但遍地的山賊和叛軍能不打他們孤兒寡母的主意? 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李儒深信,只...

Ps:周一了,第二更送上,各位老大能不能來張推薦票刺激下?

被人攔住了去路,紀靈氣的暴跳如雷。

「哪裡來的無名鼠輩,膽敢攔某去路?何苦自送人頭1

嘴裡大聲咆哮叫罵,手中的三尖戟劈頭蓋腦的朝著對方的身體要害招呼。

年輕的白袍將軍毫無懼意,揮舞著手中的龍雀刀與紀靈廝殺在一起,一邊吩咐隨從:「爾等去保護那少年主公,此人便是吾等要投效的弘農王1

二十多名游騎得了命令,齊齊策馬追趕弘農王,「大王慢走,我等特來護你1

劉辯也弄明白了來的這夥人是友非敵,否則他們也不會攔住紀靈。便緩緩勒馬,調轉馬頭觀看鏖戰紀靈的白袍將軍究竟是何人?

兩匹戰馬在土丘之下走馬燈一般廝殺,直揚起衝天的塵土,看得人眼花繚亂。

紀靈號稱袁術手下第一猛將,可是面對這無名白袍將卻沾不得絲毫便宜,酣戰了二三十會合,不僅沒有越戰越勇,反而漸漸的左支右拙,慢慢的處在了下風。

「好出色的武藝,竟然打的袁術手下的頭號大將只有招架之力?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因禍得福?」劉辯在二十多名游騎的簇擁之下觀戰,心中暗暗竊喜。

眼睛微閉,悄悄的召喚出了腦海中的系統:「給我分析下那兩個正在廝殺的武將的能力?」

「叮咚……系統正在分析中,請宿主稍等片刻。」

「叮咚……分析完畢,紀靈——武力87,統率84,智力43,政治38,魏延……」

「哈哈……這個白袍將原來是魏延啊,太好了,又得一員大將1

雖然系統在腦海里機械的解讀數據,但劉辯還是難以按捺住心頭的興奮,在心底嘀咕了一句。

「巔峰魏延——武力93,統率89,智力68,政治65。」

「當前魏延——武力91,統率86,智力65,政治60。」

聽完了系統的分析,劉辯興奮的睜開了眼睛,嘴角的笑容卻難以掩飾:「好啊,聽魏延剛才所言,十有八九是來投奔我的。這也是繼甘寧之後,招募到的第二個漢末一流武將。實在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

就在劉辯興高采烈的時候,場上的局面分出了勝負,紀靈一戟劈空,被魏延反轉刀柄,抽打在背部,差點吐血墜馬。幸虧手下的兵卒一擁而上纏住了魏延,否則這袁術手下的頭號猛將就要死在魏延刀下了。

就在紀靈敗走的時候,遠處馬蹄聲隆隆,中了調虎離山之計的甘寧已經率部返回,吶喊著前來救護糧草。

「雷薄,放火燒糧1

因為壓根就沒有看起劉辯剛剛組織的這支新軍,紀靈和雷薄率領五千精兵來襲,為了達到出其不意的目的,並沒有帶上騎兵,這讓袁術軍在面對甘寧輕騎的時候非常吃力。再加上自己負了傷,無奈之下紀靈只好傳令放火燒糧。

對方騎兵兇猛,雷薄也不想折損太多的兵力,一邊喝令部下放火箭燒糧,一邊指揮撤退。

李嚴的兵力處在劣勢,拼死拼活才勉強能夠阻止袁術軍靠近糧車,當雷薄下令射出火箭的時候,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糧草車起火。

幸好甘寧的騎兵及時趕到,一陣衝殺,將無心戀戰的袁術軍殺退。李嚴本部和撤回來的廖化部全力救糧,才從火堆里搶救出來了一萬石糧草,但仍有一半被大火付之一炬。

冷風陣陣,天空隱晦不明,硝煙逐漸散去,留下了滿地屍體。

一番清點之後,各部損失如下:廖化部折損兩百一十八人,花榮部折損三百人,李嚴的糧草兵死了一百五十人,拱衛劉辯的禁衛軍死了一百多人,甘寧的騎兵死了十一人,總折損人數八百多人;另有一萬一千石糧食、八千五百石草料被燒。

望著滿面塵土的部將,劉辯嘆息一聲:「唉……死了這麼多士卒,都是寡人之過,沒有考慮到袁術會偷襲我軍,實在是愧對三軍1

穆桂英抹了一把臉上的煙灰,勸慰道:「大王不用自責,這不是你的錯,別說你還年幼。就是我與諸位將軍也沒有考慮到袁術竟然如此膽大妄為。雖然你現在不是大漢天子了,可你還是弘農王,還是先帝之子高祖後裔,他袁術身為四世三公之後,怎麼會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所有人中智商最高的李嚴卻陷入了沉思:「袁術屯駐汝南多時,手下有兩三萬兵馬,雖然缺糧,但一萬石糧草也未必會入的了他的法眼,為何這袁術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來襲擊我軍?此中必有蹊蹺。」

「正方說的不錯1劉辯點頭贊成,「紀靈衝上土丘的時候向我索要玉璽,我想這才是袁術的真正目的,只是不知道這袁術為何認定玉璽在我這個廢帝的手中?」

「什麼?袁術竟然打起了玉璽的主意?這是要造反啊1

聽了劉辯的話,甘寧、廖化、花榮等人無不嘩然,沒想到以忠義自詡的袁家竟然會出了這樣一個野心勃勃的逆臣賊子。

劉辯心想,我就不告訴你們了,若是按照歷史的自然發展,在得到了孫策獻上的玉璽之後,驕奢淫逸的袁術就會在幾年之後稱帝,當然下場也會很慘。

劉辯不知道袁術向自己索要玉璽的原因,其他人就更加想不明白了。既然想不明白,所有人便不再想這個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並不深奧,根本原因出在董卓的謀主——毒士李儒的身上。

聽說何太後母子殺散了侍衛,在去往弘農的路上跑了,董卓勃然大怒。李儒卻不以為意,獻上了一條借刀殺人之計,讓人放出風聲,就說何太後母子攜帶著傳國玉璽跑了。

在這群雄並起的年代,比起秦失其鹿有過之而無不及,諸侯手中各個握有屬於自己的兵馬。多則三五萬,少則七八千,雖然嘴上不說,但哪個不在心底做著帝王夢?聽說何太後母子攜帶著玉璽,這些諸侯能不動心思?況且,就算諸侯能夠按捺住野心,但遍地的山賊和叛軍能不打他們孤兒寡母的主意?

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李儒深信,只要這條消息慢慢的傳播開來,就算華雄的大軍抓不住他們母子,劉辯與何太后也要脫層皮。這也是袁術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派兵伏擊劉辯的真正原因。

只是袁術這個腦殘貨在做著皇帝夢的時候,壓根就沒想到他在被劉表耍弄了之後,又被李儒的借刀殺人擺了一遭。

「對了,還沒謝過這位壯士的救命之恩呢1

劉辯收起自責的情緒,走到魏延面前,躬身施了一禮。雖然自己已經利用系統知道了魏延的身份,但做做樣子卻是有必要的。

魏延急忙單膝跪倒行禮:「豈敢當大王之禮,草民弋陽人魏延,字文長。聽說大王在宛城一帶募兵,特地率相鄰前往投奔。不料大王卻率兵南下揚州,因此一路追隨到了汝南,恰巧撞上賊將欲行不軌,因此挺身殺退。」

「好、好……能得魏文長相助,足可勝過十萬雄兵1

劉辯熱情的牽著魏延的手,好一番褒獎,然後對眾將道:「今日魏延殺退袁術手下大將紀靈,救了孤一命,大功一樁。寡人決定任命魏延為裨將軍1

魏延大喜過望,跪倒在地,稽首頓拜:「謝大王隆恩,延必然誓死相報,馬革裹屍在所不惜1

魏延磕頭的時候摘下了頭盔,劉辯趁機仔細瞧了瞧他的後腦勺,「咦……沒看見有反骨呀?要不是老羅瞎編的,就是孔明污衊魏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你魏延投靠了我這個明君,孤一定會讓你在戰場上大放異彩1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