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二十八狼子野心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術、劉表以及朱的聯合鎮壓之下土崩瓦解,分裂成十幾股小型的游寇。而且作為起義軍,葛陂賊應該不會有這樣的戰鬥力,所以這個可能性被率先排除。 劉辯揉了揉被冷風吹得有些麻木的臉頰,繼續思考:「既然...

作為一個天才軍事遊戲程序員與曾經做過皇帝之人的結合體,現在的劉辯果然擁有驚人的軍事天賦,就在他的話語剛剛落下之後,果真一語成讖。

「殺呀1

就在甘寧的騎兵和廖化部對潰敗的賊兵窮追不捨之際,隊伍的後方忽然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喊殺聲,一支約莫兩千人的隊伍席捲而來,以碾壓一切的氣勢朝殿後的花榮部發動了強襲。

「放箭1

幸好花榮已經有所防範,手中長槍一揮,列成矩形陣勢的弓箭兵轉過身來,朝著來犯之敵射出一波箭雨。

但來敵似乎早有準備,人手一枚盾牌頂在頭上,冒著箭雨向前推進。

「嗖、嗖、嗖……」

「、、……」

箭矢離弦之聲與撞擊在盾牌上的聲音此起彼伏,在蒼茫群山之中顯得詭異而恐怖,彷彿死神的召喚一般。

在拋下了百十具屍體之後,這支兩千人的重裝兵與花榮的弓箭手短兵相接,展開了白刃戰。

花榮的部曲基本上都是以新招募的民夫組成,戰鬥力還不如廖化的老黃巾軍,雖然經過了接近一個月的訓練,但仍然無法與戰鬥力強悍的敵軍相抗衡。

伴隨著一聲接一聲的慘嚎,劉軍紛紛喋血陣前,片刻功夫就伏屍兩百餘人。

雖然花榮揮舞著一桿長槍,身先士卒的廝殺,雖然他的長槍猶如出洞的毒蛇一般令人防不勝防,又似鬧海的蛟龍一般八面威風,雖然被他挑翻在地的敵軍多達數十人,但仍然無法阻止部曲向後潰敗……

劉辯站在山丘上望著這一幕,心在滴血。

這是自己好不容易才組建的一支新軍,怎麼能讓他在襁褓之中就夭折了呢?

「鳴號角,招甘寧退兵1

「桂英,你率兩百禁衛軍去援助花榮1

穆桂英立馬橫刀,胯下燎原火,手中雁翎刀,頭戴束髮鳳凰冠,兩根鮮紅的稚翎迎風搖擺,聽了劉辯的話一臉憂慮:「可是,大王你……」

「孤在陣中央,暫時無妨。況且土丘下面還有李嚴的護糧兵,左右還有敖勇、樊猛二位護衛,寡人暫時無虞。你先不要擔心孤的安危,提起你的大刀,去狠狠的殺敵,幫助花榮抗住敵軍的強襲,等待甘寧騎兵來援1

劉辯立馬土丘之上,表情剛毅,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大將風度。果斷的命令穆桂英出擊。

「諾1

穆桂英皺了皺眉頭,最後還是拱手領命。

手中大刀一招,高聲道:「張希、韓澤兩位屯長率部隨吾去援花榮,敖勇、樊猛兩屯留下拱衛大王1

燎原火一聲嘶鳴,像離弦之箭般躥下山丘,眨眼間就把後面的步卒甩的遠遠地。

張希、韓衍兩位屯長,俱都手提朴刀,引領著本屯勇卒追隨著穆桂英的煙塵而去。

「嘶……好強悍的隊伍啊,這絕不是一般的山賊,甚至就連盤踞在這一帶的葛陂賊都不會有這樣的戰鬥力,對方用黑袍把鎧甲裹在裡面,分明是想掩飾他們的身份,這說明了什麼?」

劉辯穩穩的坐在追風白凰之上,雙目微閉,陷入了沉思。

葛陂賊是張角、張寶、張梁三兄弟死後才興起的亂軍,與黑山賊、白波賊並稱三大黃巾餘孽,以弋陽人羅天王為渠帥,最多的時候擁有五六萬人,為禍汝南、南陽、淮南一帶。但後來在袁術、劉表以及朱的聯合鎮壓之下土崩瓦解,分裂成十幾股小型的游寇。而且作為起義軍,葛陂賊應該不會有這樣的戰鬥力,所以這個可能性被率先排除。

劉辯揉了揉被冷風吹得有些麻木的臉頰,繼續思考:「既然不是山賊叛軍,那麼就是官兵咯,到底是哪個混蛋竟敢伏擊老子?」

董卓軍有宛城的劉磐阻擋,而且步卒也不會來的這麼快,可以率先排除。劉表軍的可能性也不大,否則劉磐根本沒必要向自己贈糧,更沒必要追隨五六百里跑到袁術的地盤上來伏擊自己;如果劉磐想動手,自己的三千多人根本走不出南陽。在排除了董卓和劉表之後,剩下的能夠在汝南用兵的也就只有袁術一個人了!

想到這裡,劉辯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燒了起來:「一定是袁術這個逆賊,看來這廝從一開始就有不臣之心,竟然不顧我弘農王的身份,趁著孤剛剛組軍之際偷襲於我。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挫骨揚灰,替這些投靠我的士兵復仇1

望著戰場中不斷倒下的士卒,劉辯的心裡既感到憤怒又感到難過。

憤怒的是自己與袁術無冤無仇,又沒招他也沒惹他,只是借境過界而已,狗娘養的有必要派出精銳主力伏擊自己么?

難過的是那些丟了性命的士卒本來不會死的,至少不會死的這麼早。如果不是自己的穿越,這些人可能只是耕地的民夫,甚至是受災的難民。但就算缺衣少糧,也不會死的這麼慘,更不會死的這麼快!

說起來是自己害了他們,這些士卒懷揣著建功立業的希望,懷揣著效忠大漢王室的夢想,投靠在自己這個弘農王的麾下,本來希望能夠出人頭地,換得富貴榮華,沒想到只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便踏上了不歸的道路……

「各位軍卒,請你們的在天之靈放心,只要寡人不死,一定會把袁術挫骨揚灰,以慰你們的在天之靈1劉辯閉上眼睛,在心裡默默的發下誓言。

「不好,有人劫糧1

就在劉辯思緒飛揚的時候,小土丘下面的糧車隊又驚糟糟的亂成一團。

一支三百人的隊伍不知從哪裡悄無聲息的冒了出來,向押解糧草的隊伍大肆砍殺起來。

李嚴統率的這支護糧隊本來就是軍隊中的老弱病殘,平時疏於訓練,突然遭到了襲擊,頓時亂成了一鍋粥,膽大的揮刀死戰,膽小的甚至丟下兵器,鑽到了糧車底下。

「給我頂住,誰敢後退,立斬無赦1

李嚴手提一桿長槍,戳翻了兩名敵軍,然後從馬車底下拉出一個戰戰兢兢的膽小鬼,嘶吼道:「你躲在下面只會死的更慘!給我拿起武器,和敵人拚命去!不要以為老子愛兵如子,就不忍心殺你們1

「諾1

戰戰兢兢的士兵也知道自己犯了軍規,更感激李嚴的手下留情,從地上撿起長矛和賊兵廝殺了起來,並且成功的戳死了一人,雖然他自己也被砍掉了半截腦袋,但至少有尊嚴的死去。

在李嚴的組織之下,三百多人的護糧兵背靠著糧車,與前來劫糧的賊兵糾纏在一塊,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與此同時,一匹黃鬃馬馱著個身高八尺半,虎背熊腰,面目兇惡,手持三尖戟的武將沖向了山坡,在他的身後跟隨了近百名精卒,直踏的腳下塵土飛揚。

「哈哈……弘農王,哪裡走?」

看到對方氣勢不凡,來勢洶洶,劉辯大驚失色,難不成自己的小命要丟在這裡嗎?

「大王請跟在我們兄弟身後,吾等護送你衝下山去1

沒想到賊兵竟然直撲土丘而來,負責拱衛主公安全的敖勇和樊猛各自提了兵器,招呼劉辯跟在身後突圍。

劉辯也知道,如果能夠衝下土丘,還可以撿回一條性命。要是猶豫不決,等對方衝上來之後,只能束手就擒了。

「既然如此,便沖陣下去,你們在前寡人在後1

劉辯一抖韁繩,從一名士卒的手裡奪過長槍,跟隨在敖勇、樊猛的身後向山下衝去。

敵將揮舞著三尖戟匹馬當先,一邊縱馬一邊大笑:「哈哈……弘農王休要自己討死,你若乖乖交出玉璽,某可以饒你不死1

沒想到對方的真實目的竟然是為了玉璽而來,這讓劉辯有些莫名其妙。但更加可以肯定的是,這支隊伍百分之百就是袁術的人馬。看來這廝的狼子野心在骨子裡根深蒂固,縱然自己的穿越讓歷史改變了軌跡,也沒能改變他的野心!

「我看你就是袁術手下的紀靈吧?你要找玉璽,應該去洛陽找當今聖上,或者去找董賊討要,與孤何干?」

劉辯策馬緊跟在敖勇、樊猛兩位壯漢的身後,同時試著猜測對方的身份。

被揭穿了身份的紀靈吃了一驚,冷笑道:「想不到你雖然年幼,卻知道某的名字,倒是有些見識!但你若是真聰明,就不要跟我揣著糊塗裝明白,乖乖的交出玉璽,饒你不死1

劉辯實在想不通玉璽和自己有什麼關係,況且時間也容不得他多想,還是逃命要緊。

「賊將受死1

敖勇大喝一聲,揮舞著手裡的板斧,去砍紀靈的馬腿。

「哼……不自量力1

紀靈一聲冷哼,揮舞著手裡的三尖兩刃戟,硬磕敖勇的大斧。

一聲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之聲震得人耳膜作響,紀靈嘖嘖稱讚:「嘖嘖……果然有些力氣,再接我三戟1

話音未落,手中的大戟轟然劈出,勢若雷霆,聲勢駭人。

敖勇戰了三五回合之後便招架不住,情急之下丟了板斧,一把抱住了紀靈的長戟,大聲嘶吼道:「大王快走1

紀靈大怒,喝聲「找死」,一下子把敖勇拖翻在地,喝令刀斧手砍殺。

一陣刀劈斧砍,敖勇渾身被砍的慘不忍睹,但仍然死死的摟著紀靈的大戟,不讓他去阻擋弘農王的去路。

看到好基友殞命,樊猛紅著眼睛一聲嘶吼,手中的大砍刀橫著向前推出,一下子推倒了五六個敵軍,硬是衝出了一條去路,用刀桿和自己的身體死死的壓住敵人,聲嘶力竭的喊道:「大王……快走1

生死攸關之際,劉辯顧不得悲傷更沒時間多想,縱馬揚鞭,從兩名死士沖開的血路中躥下了土丘。身後傳來樊猛的慘呼「為大王而死,死得其所也1

「弘農王哪裡走?」

解決了敖、樊二人,紀靈揮戟砍殺了幾名禁衛軍,縱馬緊追不捨。看看劉辯馬快,一邊追趕一邊摘下了弓箭。

斜刺里突然殺出二十多騎遊俠,為首一人身高接近九尺,身披重鎧,外罩白袍,星眉朗目,面如重棗,胯下青騅馬掌中龍雀刀,立馬橫刀攔住了紀靈的去路。

威風凜凜的大喝一聲:「大膽逆賊,竟敢襲擊弘農王,莫非要造反不成?」

Ps:凌晨準時送上一章3500字的大章,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今天周一,大家把票砸過來吧,若是單日過200張,加更爆發!最後感謝菲兒、君欣欣兮樂康兩位同學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