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二十六困龍再起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二條路線從宛城向東,穿過汝南,再繼續向東過淮南走合肥由烏江口渡江,對面就是劉繇的大本營曲阿。但想起項王曾經在此自刎,劉辯覺得會觸霉頭,所以又把這條路線否決了。 最後一條路線仍然是向東穿過...

「哀家不走了1

聽了劉辯的話之後,何太后給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選擇。

劉辯有些莫名其妙:「不走了?」

何太後點點頭:「不錯,哀家不打算走了。哀家受夠了旅途的顛簸,只怕不等董賊的人來殺哀家,就先把自己累死在旅途上了。再說皇兒你初到揚州,還不知那劉繇如何待你,說不定還要輾轉奔波。所以哀家還是呆在南陽享幾天清福吧,待皇立足之地,紮下了根基,再派人來接哀家不遲。」

劉辯仔細一琢磨,這個便宜老媽說的也有道理。以她的金玉之軀跟著行軍遭罪不說,還會拖慢行軍速度,暫時呆在宛縣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既然母后怕旅途勞累,那就暫時呆在宛城吧,待孩兒離開之時,弄兩輛屢聲勢,謊稱母后隨軍。等華雄知道了咱們母子離開宛城之後,想必就會退兵,母后也就安全了。」劉辯拱手施禮,同意了母親的要求。

「大王。」

唐姬站在何太后的身旁,可憐兮兮的喊了一聲劉辯。

劉辯自然知道唐姬的意思,微微頷首,又向何太后請示:「母后,唐姬她……」

何太后打了個呵欠,一臉慵懶的道:「哀家一個人呆在宛城,實在無趣,讓唐姬留下來陪伴哀家吧!待皇兒有了立足之地的時候,再派人來將我們一道接過去。」

聽了何太后的話,唐姬心中雖然難過,但表面上卻不敢有絲毫流露,只得躬身道:「妾身謹遵太后吩咐。」

劉辯自然能看出唐姬眼中的不舍,但太后既然發話了,實在不好悖逆。再說行軍途中帶著一個柔弱的女人,也實在是不方便,唐姬可不像穆桂英那樣能夠縱馬馳騁,弄不好自己一路上還得和她共乘一騎,累的自己疲憊不堪不說,而且也有損威儀。

「旅途顛簸,唐姬留下來陪母后也好。」劉辯朝唐姬微微一笑,安撫道:「愛姬不必擔憂,孤此去揚州,少則三月多則半年,必然派人來迎接你與母后。」

唐姬跪倒在地,哽咽道:「恭送大王,願大王旅途保重龍體,臣妾願在此陪伴母后,等待大王。」

劉辯點點頭,然後向何太後行了告辭禮:「既然如此,孩兒就去了1

何太后鼻子一酸,揮手道:「去吧!但願我兒能從此逢凶化吉,困龍再起,翱翔九天,重整漢家河山。」

劉辯一甩袍袖,昂首闊步出了大堂,義無反顧的踏上了南下揚州的道路。

何家的管家已經按照吩咐準備了兩駕馬車,並且挑選了兩個模樣有些相似的婢女坐在馬車之中冒充何太后與唐姬,並且嚴厲告誡家奴和婢女保密。誰若是敢走漏風聲,必然亂棒打死,棄與野狗食之。

劉辯這樣大搖大擺的出城,自然不會逃過太守劉磐的耳朵。得了消息之後,劉磐立刻按照劉表的吩咐前來送行。

「大王慢走,這是準備去哪裡?」

劉磐帶了心腹幕僚一路打馬,很快就在城門附近追上了弘農王一行,翻身下馬,上前參拜。

劉辯同樣下馬,一臉愁雲的道:「孤的斥候打探到董賊已經派遣華雄率領三萬精卒離了洛陽,出武關,前來宛城討伐我與母后。孤與母后只得繼續亡命了1

劉磐露出一臉驚訝的神色:「哎呀……竟有這等事情?倒是微臣的消息閉塞了。不過,大王也不必擔心,那董卓雖然權勢滔天,兵強馬壯,但叔父大人坐鎮荊襄,麾下亦有五萬甲兵,大王不必憂慮,待我修書一封於叔父,再做定奪不遲。」

劉辯雖然面上不動聲色,但心中卻連聲冷哼。

「戲演的過了!你身為南陽太守,負責拱衛荊州邊陲,你敢說自己不知道董卓派兵來犯的事情?只怕你們叔侄早就掰著手指頭,盼著寡人早日離開了吧?」

既然劉磐喜歡演戲,劉辯也決定做個配角,拱手道:「皇兄一片好意,孤心領了。雖然劉荊州麾下頗有兵馬,但需要分兵駐防各郡,恐怕一時難以集中軍力與西涼兵爭鋒。況且寡人亦不願意看到因為孤母子二人而惹得荊楚遍地狼煙,寡人與母后遠走,西涼兵必退。」

「大王與太后宅心仁厚,微臣不及也1劉磐頷首讚許,一副五體投地的樣子,「不知大王欲往何處?」

劉辯指了指東南方向:「揚州刺史劉繇同為漢室宗親,且為人忠厚,寡人與母后打算前往依附。且有長江天險阻隔,想來可以暫避董賊兵鋒。」

劉磐點頭:「揚州有長江天險,且一路上需要穿過關東諸侯的地盤,想必董賊的觸角難以觸及。大王躲到揚州,的確是個上上之策。」

「那孤就告辭了1

劉辯拱拱手,就要翻身上馬。

劉磐清了清嗓子,肅聲道:「是微臣無能,不能周護大王與太后在南陽安享清福,心中誠惶誠恐。既然大王去意已決,微臣也不敢強留,願獻上糧食一萬石,布帛一千匹,為大王在路途上分憂解難。」

沒想到這劉磐還算夠意思,劉辯正愁軍糧不多呢,當即拱手做謝:「軍中正缺糧草,皇兄慷慨解囊,寡人就笑納了。」

「呵呵……身為臣子,自當略表心意。大王請儘管出城,稍後片刻,微臣便會派人把糧食和布帛送到軍中。」

劉磐閃到一旁,做出了個讓路的姿勢。

「告辭了1

劉辯拱手上馬,引領了車隊,揚鞭而去。

劉磐站在街上,望著弘農王漸行漸遠,方才長舒一口氣,總算把這尊大神從南陽趕走了,真是不容易!

劉辯回來的時候,廖化已經指揮著部曲拔營完畢,全部整裝待發,只待主公歸隊,即刻南下揚州。

劉磐果然守信,劉辯剛回到隊伍還不足一盞茶的時間,劉磐的手下就送來了一萬石糧食與一千匹布帛,劉辯欣然笑納。

從南陽到揚州千里迢迢,長途跋涉容不得一絲馬虎,需要詳細的策劃部署,才能確保萬無一失。劉辯命人展開地圖,召集了甘寧、李嚴等部將共商行軍路線,經過分析之後,得出了三條南下的路線。

第一:從宛城垂直南下,經新野走襄陽,然後由江陵或者江夏乘船,順流而下,直達丹陽治所曲阿。

但因為這條路線一直在荊州奔波,路上的一舉一動勢必都會被劉表的眼線所監控,而且三四千人加上糧草馬匹,需要大批船隻,因此這條路線率先被劉辯否決。

第二條路線從宛城向東,穿過汝南,再繼續向東過淮南走合肥由烏江口渡江,對面就是劉繇的大本營曲阿。但想起項王曾經在此自刎,劉辯覺得會觸霉頭,所以又把這條路線否決了。

最後一條路線仍然是向東穿過汝南,然後再向南奔廬江,經濡須口度過長江,進入對面的丹陽郡境內,再向東走一百五十里地,便可抵達曲阿。

「就按照最後這條路線行軍吧,走廬江,過濡須口,然後進入丹陽1劉辯用手比劃著地圖,拍板做出了最終的決定。

「嗚……」

隨著悠揚的牛角號聲響起,三千五百人的隊伍開始向東進軍。

一路上旌旗招展,煙塵滾滾。

廖化率領本部一千人擔任先鋒,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甘寧率六百騎兵次之。劉辯與穆桂英加上李嚴督率禁衛軍以及糧草營在中間護送錢糧,花榮率領弓箭營在大部隊後面斷後。整支部隊井然有序,忙而不亂,可見在幾員武將的訓練之下,這支由民夫組成的隊伍已經有了軍隊的紀律。

此時,已經是十月底。

夜長晝短,再加上天氣寒冷,隊伍多以步行為主,每天也就只能行軍七十里左右。三千多人馬行走了五六天,才堪堪抵達汝南與廬江的交界之處。

但所有人並不氣餒,穿過廬江和汝南之間的群山,前面的路途就會變得一馬平川,再走二百里,就可以抵達水流平穩的濡須口。度過長江之後,南面的氣候變暖,就不會再這麼遭罪了。

廖化手提三尖兩刃戟,行走在整支隊伍的最前面,不時的勒馬查看道路兩側的地形,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簌簌……」

山坡上的樹木不時的搖晃幾下,卻不像是被冷風吹動的。因為搖晃的樹木並不是從頂端的樹葉開始的,而是由樹身的顫抖所引起的。

廖化仔細朝山坡上凝視,隱約可見枯草叢中有影影綽綽的人影晃動,不由得吃了一驚,手中兵器一揮,大喝一聲:「全軍戒備,山坡上有伏兵1

ps:汗,不好意思,昨晚和同事聚餐,喝多了電腦都沒找到。最後求推薦票求收藏!

推薦一本好友的都市類小說bookid=3380104,bookname=《超級製造業霸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