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二十五逃過一劫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帳里過夜。」劉辯笑嘻嘻的吐出了自己的賭注。 出乎劉辯的意料,穆桂英撇嘴一笑,竟然答應了下來:「好啊,就這麼定了!快點把你的禮物拿出來讓我瞧瞧,有何神奇之處?」 「隨孤來1 劉辯...

「愛妃,你猜孤給你帶回來了什麼禮物?」

剛進營寨,劉辯就直奔穆桂英的營帳,絲毫不顧旅途勞累,決心給她一個驚喜。

穆桂英手裡拿著一本《孫臏兵法》,正在挑燈夜讀。看到劉辯之後突然跳了起來,雙手叉腰不滿的質問:「你一整天都幹什麼去了?也不知道與我說一聲?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對於穆桂英的失禮,劉辯並不介意,心裡反而美滋滋的。她越兇巴巴的,就越說明這個女人在意自己,牽挂自己,否則她就不會這麼激動的。

「好啦,好啦……愛妃不要這麼激動,是我不好,都是孤不好。」劉辯走到穆桂英面前,拉著她的手一起坐了,「孤和甘將軍外出辦事去了,本以為傍晚就能回來,沒想到耽誤了一整天。是孤不好,讓愛妃牽挂了1

穆桂英的臉色這才稍稍好轉,哼了一聲:「哼……知道就好!以後你要去哪裡我不管,但必須得先知會我一聲。」

「謹遵娘娘懿旨。」劉辯做了個鬼臉道。

穆桂英揚起拳頭,嗔怒道:「我看你是討打,別以為你是大王我就怕你。」

劉辯趕緊抱拳討饒:「穆將軍手下留情,孤給你帶來了一份厚禮,你可不能恩將仇報。」

「什麼厚禮?」穆桂英骨子裡也有女人的天性,聽到未婚夫要送自己禮物,臉上頓時變得千嬌百媚,「你可千萬別跟我說什麼脂粉、頭釵之類的,我一點都不喜歡。」

聞著穆桂英身上散發出的淡淡幽香,劉辯不禁心神蕩漾。

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孤保證一定會讓你滿心歡喜,愛不釋手。」

穆桂英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妾身才不信你吹牛,如果我不滿意怎麼辦?」

「要不咱們打個賭,若是孤的禮物能讓愛妃滿意,今夜就讓寡人在你的營帳里過夜。若是不能讓你滿意,你就到孤的營帳里過夜。」劉辯笑嘻嘻的吐出了自己的賭注。

出乎劉辯的意料,穆桂英撇嘴一笑,竟然答應了下來:「好啊,就這麼定了!快點把你的禮物拿出來讓我瞧瞧,有何神奇之處?」

「隨孤來1

劉辯大喜過望,腦海里下意識的浮現了與穆美眉噓噓的鏡頭,不知道今晚是否有機會一親芳澤呢?

兩人一前一後,很快的來到了馬廄。

劉辯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剛剛伏在地上休息的「追風白凰」與「燎原火」突然抖了抖馬鬃,敏捷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其反應之迅速,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哇哦……好漂亮的馬兒1

穆桂英騎術了得,對於馬的優劣自然一眼就能做出判斷,當看到兩匹寶馬同時出現在面前的時候,頓時像個熱戀中的小女孩一樣歡呼雀躍。

「孤的禮物如何?」劉辯背負雙手,得意洋洋的問道。

穆桂英愛不釋手的摸摸白馬,一會兒又摸摸紅馬,向劉辯撒嬌道:「大王……這馬兒是哪裡來的?當真是絕世寶馬,妾身想要,我要1

「放心,孤一定會給你,這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劉辯一語雙關的回答道。

穆桂英可不知道劉辯的花花心思,站在兩匹駿馬中間一臉為難的道:「白馬精神,紅馬俊俏,臣妾倒是選那匹好喲?真是為難。」

「白馬名喚『追風白凰』,善於跳躍,跨澗過河,如履平地,縱然是數丈寬的深淵,也能一躍而過。紅馬長於衝刺,爆發力驚人,可於電光火石間殺到敵酋面前,梟其首級,易如反掌。」

劉辯看到穆桂英難以抉擇,便自覺地做起了解說,把從婁圭那裡聽來的介紹,原原本本的敘述了一遍。

「這樣呀?讓我想想1

雖然劉辯介紹的明白,但穆桂英仍然難以下定決心,顯然內心正處在激烈的鬥爭之中。

既然穆桂英如此痛苦,劉辯決定幫幫她,從袖子里掏出一枚銅錢:「要不就讓孤擲幣決定好了,若是字朝上,便選擇白馬,若是背面,就選擇紅馬。反正孤無所謂,愛妃挑選完了,剩下的就是孤的。」

「算了,我要紅馬好了。紅馬俊俏,配上臣妾的披風,相得益彰1

在劉辯將要擲出銅錢的時候,穆桂英卻迅速的做出了選擇。

穆桂英在馬廄里和馬兒親熱了足足半個時辰,方才被劉辯強行拖回了營帳。看這架勢,劉辯如果不用強,只怕這美人兒今晚就要睡在馬廄里了。

剛進營帳,劉辯就笑嘻嘻的提醒穆桂英:「我的穆大美人,咱倆的賭約你沒忘吧?」

「當然不會忘。」穆桂英撲閃著漂亮的大眼睛,乾脆的回答道。

劉辯喜出望外:「此話當真?那孤今晚可真的要在這兒睡了?」

穆桂英點點頭:「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大王只管在這裡睡就是了。」

穆桂英一邊說著話,一邊彎腰收拾自己的被褥。

「愛妃在做什麼,你不是應該把被褥鋪開嗎?怎麼反而收拾了起來?」

穆桂英「格格」嬌笑:「我們不是說好了嘛,如果大王送的禮物能讓我滿意,就讓大王睡在我的營帳,所以我要給你騰地方啊!你睡這裡,我去大王你的營帳睡好了……」

劉辯頓時敗退:「怪不得你答應的這麼痛快,原來你說的是讓孤一個人睡你的營帳啊?「

「嗯,對呀1穆桂英笑嘻嘻的點頭,「怎麼?難道大王一個人害怕?要不,我去把花將軍或者甘將軍喊過來與你作伴?」

「算了,孤還是回去睡吧1

看著劉辯悻悻而去,穆桂英捂著嘴巴偷笑,不忘揶揄一句:「大王慢走,歡迎明晚再來。」

東方破曉,薄霧朦朧。

天色剛朦朧亮,就有一匹駿馬馱著一名斥候飛馳進了大營,一邊策馬狂奔一邊拉著長長的腔調嘶喊。

「報……啟稟大王,大事不好1

劉辯從睡夢中驚醒,急忙穿了衣服從后賬走了出來:「何事驚慌?」

斥候顧不得擦拭臉上的寒霜,跪倒在地:「啟奏大王,董卓已經派了大將華雄率兵三萬離開洛陽,前來宛城討伐我軍,前鋒已經抵近武關,預計明日傍晚即將抵達宛縣附近。」

「嘶……這華雄竟然沒死?」

劉辯倒吸了一口冷氣,驚訝的不是董卓派兵來討伐自己,而是華雄竟然沒死。

對於董卓派兵來攻,劉辯並不意外。畢竟自己母子是董卓的眼中釘、肉中刺,自己在宛城招兵買馬的消息傳開之後,董卓必然會派兵來伐,劉辯早就做好隨時跑路的準備。

唯一讓劉辯想不到的是,不管是死在孫堅刀下也好,或者死在關羽青龍偃月刀之下也罷,華雄在虎牢關都是一定要死的,沒想到卻被董卓派來討伐自己,這豈不是意味著因為自己的穿越,這華雄逃過了一劫?

「華雄率兵來犯,何人鎮守虎牢關,抵抗十八路關東諸侯?」劉辯揉了揉冰冷的臉頰,沉聲問道。

「董卓的義子呂布已經督率張遼、高順等人趕往虎牢關,全權坐鎮。」

劉辯點頭:「知道了,再探!隨時將情報奏來1

「諾1

斥候答應一聲,翻身上馬,出營而去。

劉辯立即召集眾將,把華雄率兵來犯的消息告訴了他們:「賊兵勢大,難以爭鋒。劉磐也不會讓我們進城,所以孤決定立即拔營南下,度過長江,前往曲阿依附揚州刺史劉繇。他是漢室宗親,為人忠厚,想必不會為難我軍。」

甘寧、花榮、廖化、李嚴一起拱手領命:「願從大王吩咐,雖赴湯蹈火,亦無所畏懼1

劉辯點點頭,招呼穆桂英跟自己走:「諸位將軍火速收拾營寨,準備即刻南下。孤與穆愛姬進一趟宛城,去接母后與唐姬一道動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