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二十三薦人才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謂良心價。劉辯當即應允:「婁先生這價錢的確很公道了,孤不能讓實在人吃虧,按照每匹兩千五百錢結算好了,多少也要讓先生賺一點。」 劉辯說完,不等婁圭說什麼,轉身對李嚴道:「馬上清點馬匹,按照每匹兩...

兩個時辰的疾馳,一行近百人在李嚴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座小山坡下面。

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半山腰裡有一座大型馬場,駿馬的嘶鳴聲在山下清晰可聞。但由於小山坡四周大山環繞,山坡上的植被又極為茂盛,若不是有心尋找,很難被人發現。

甘寧開玩笑道:「我縱橫荊襄有一段時間了,卻不知道此地有這等規模的馬場,若是被我知道了,大王今日也就不必為缺少馬匹犯愁了。」

劉辯也跟著開玩笑:「興霸這話進了馬場可別亂說,小心惹怒了馬場主人,不賣於咱們,可就白跑一趟了。」

「他敢1甘寧嘴角一挑,下意識的摸了下馬鞍上的長戟,「他要是敢這樣說,我甘寧說不得重操一次舊業,倒是能給大王省下一筆錢財。」

劉辯正色道:「興霸此話更不可亂說,我們現在是官兵了,決計不能再干強取豪奪的事情,就算馬場主人不肯賣於我們,也只能好言相求,決不可動粗。」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甘寧到底是做慣了強盜,想要從骨子裡改變他,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劉辯在心裡暗自說道。

甘寧微微一笑,抱拳道:「大王教訓的是,某也只是開玩笑罷了。」

甘寧嘴上雖然這樣說,卻在心裡暗自思忖:這馬場主人當真要是不肯賣給我們,老子就等到晚上來給他劫了,把場丁殺光,一把大火燒了,回去謊稱買到的,大王就算知道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我可是為了建立一支所向披靡的鐵騎,誰要是阻礙我建功立業,我甘寧絕不會和他客氣!

幸好,事情並沒有向甘寧想象的方向發展,在李嚴進了馬場勾通了片刻之後,馬場的主人就帶了五六個場丁,騎著馬兒下了山坡迎接。

「不知道大王遠來,小老兒有失遠迎,還請大王恕罪1

馬場主人是個五十歲左右的老者,鬍鬚微微發白,身體還算硬朗。在得知了劉辯的身份之後,翻身下馬,跪伏在地。

劉辯趕緊下馬扶起:「老丈不必多禮,我等此來乃是為了購買馬匹。想必李正方已經告訴你了吧?」

馬場主人道:「大王能親自來購馬,婁圭三生有幸,整個馬場更是蓬蓽生輝。大王來的正是時候,犬子數日前剛從西涼進購了三百多匹駿馬,既然大王需要,小老兒便按照將進價賣於大王。」

「婁圭?」

劉辯在心裡嘀咕了一聲,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也幸虧他前世是個三國遊戲程序員,所以對三國人物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縱然如婁圭這種不出名的人物,也略知一二。

記憶中,這個婁圭應該就是號稱「梅山居士」的那個隱者,有一定的智謀和政治能力,在歷史上曾經輔佐過曹操,既然自己碰巧遇上了,何不收到麾下?

「呵呵……婁先生是做生意的,能夠把馬匹賣於孤,孤就已經倍感欣慰了,怎麼能讓你少賣了錢?婁先生不必客氣,帳該怎麼算就怎麼算1

劉辯朝婁圭拱手一禮,表示謝意。

當下婁圭前面帶路,引領著劉辯、甘寧一行進了馬常

在草廬里喝過茶水之後,婁圭親自帶著劉辯和甘寧來看馬,只見馬廄里各種顏色的西涼馬大約三百五十多匹,大部分都是良馬,嘶聲洪亮,精神抖擻。

甘寧興奮不已,把手一揮:「這些駿馬我們都買了,來呀,給我把馬全部趕出馬廄,套上韁繩,準備攆回咱們的營寨。」

「興霸不要著急,先與婁先生談好價格,再攆馬不遲。」

劉辯伸手示意甘寧稍安勿躁,又向婁圭抱腕道:「我軍初建,極度缺馬。婁先生的這些馬匹,我們都要了,你儘管開價就是。」

婁圭思忖片刻,拱手道:「既然大王開口,婁圭也不敢漫天要價。犬子從西涼進購馬匹的價錢是每匹一千八,再加上消耗的草料,按照每匹兩千錢賣於大王如何?」

甘寧的手下買馬花了三千五百錢一匹,婁圭開出來的價格可謂良心價。劉辯當即應允:「婁先生這價錢的確很公道了,孤不能讓實在人吃虧,按照每匹兩千五百錢結算好了,多少也要讓先生賺一點。」

劉辯說完,不等婁圭說什麼,轉身對李嚴道:「馬上清點馬匹,按照每匹兩千五百錢向先生支付錢幣。」

「臣遵命1

李嚴答應一聲,立即帶領著手下幾個管賬目的文吏去清點馬匹了。

婁圭對於劉辯的表現十分滿意,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心中暗暗稱讚:「人皆傳言先帝之子輕佻無威儀,今日一見方知傳言有誤。這孩子雖然年幼,卻已經有了大將風度,而且態度謙恭,毫無高高在上的架子。而且能夠為他人著想,更是難得!倘若長大之後重奪天子之位,倒是萬民之福。」

就在婁圭臉上露出愉悅的笑容的時候,劉辯腦海里的系統也響了起來。

「叮咚……發現人才一枚,正在分析各項能力。婁圭——武力18,統率39,智力82,政治84。」

「叮咚……獲得婁圭愉悅點8個,宿主現在持有的總愉悅點72個。」

哎呀,想不到這荒山野嶺的竟然藏了一個人才,這婁圭不錯呀,得盡量爭取收到麾下。

劉辯心中打定主意,抱腕說道:「呵呵……我看先生氣度不凡,言談不俗,想必是有大才之人,孤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不如先生隨孤下山,輔佐孤成就一番大業如何?」

婁圭略作思考,卻搖頭拒絕了劉辯的邀請:「大王能高看小老兒一眼,婁圭三生有幸。但我這身子骨每況愈下,就算下山也不能為大王做什麼。況且家中尚有七十歲老父母,幼子罹患怪病,床不起。小老兒實在有心無力,恕不能從大王之邀1

劉辯見婁圭說的坦誠,不像是找借口推脫的樣子;更何況就算是借口,自己也只能認了。總不能像曹操對待徐庶那樣,讓婁圭身在漢營心在曹吧?

當然,婁圭要是能有徐庶、孔明那樣的才能,就另當別論了。總之一句話,以婁圭的能力,不值得劉辯拿自己的名聲去賭。

看到劉辯有些失落,婁圭突然想起了一個人,拱手道:「承蒙大王邀約,婁圭卻不能為大王效力,心中惶恐。突然想起了一個人才,想為大王引薦,不知道大王是否有意招納?」

別說人才,你就是給我推薦一個小兵,我也不會嫌棄的。你知道孤現在有多麼飢/渴嗎,簡直到了飢不擇食的地步了,我要人才我要兵卒,我什麼都要!

「孤很感興趣,先生說來聽聽。」

婁圭咳嗽一聲,介紹道:「此人乃是潁川人,姓單名福,前年與好友到我的馬場里購馬,因此結識。我看他談吐不凡,便置辦了酒菜款待,算是薄有交情。我聽他言語里對於建立功名很是渴望,只是沒有機會一展抱負。既然大王求賢若渴,把此人收了如何?」

劉辯的臉上頓時笑開了花。

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錯過了一個婁圭,上天就補償給我一個徐庶。什麼單福啊,你說的估計十有八九就是殺了人,隱姓埋名四海為家的徐庶徐元直吧?

Ps:點擊和收藏一如既往,但推薦票少了很多啊,大家都光看書不投票嗎?碼字動力不足,急需加油!最後感謝哭泣的以撒同學的打賞。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