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二十二驅虎吞狼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建議,劉表手撫鬍鬚,雙目微閉,陷入了沉思。 不僅僅只是劉表,在場的所有幕僚都一起陷入了沉思,在心裡悄悄衡量蒯越這個辦法的利弊。 不得不說,蒯越的這條妙計就是「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弱化版,...

襄陽城,刺史府。

聽了侄子劉磐的彙報,荊州刺史劉表立即召集手下的心腹幕僚共商對策。

今年春季,原先的荊州刺史王睿在和孫堅的攻伐中被流矢射死,剛剛掌握了大權的董卓為了拉攏名氣頗大的皇室後裔劉表,以天子的名義加封劉表為荊州刺史,持節總督荊襄九郡軍政。

劉表在接到任命之後表現出了非凡的政治才能,單槍匹馬入荊襄,成功取得了以蔡瑁為首的蔡氏家族,以蒯良、蒯越為首的蒯氏家族等兩大豪門的支持,以摧枯拉朽之勢奠定了自己在荊州的統治地位。

為了鞏固政權,劉表娶了蔡瑁的妹妹蔡氏為妻,又將出身江夏豪族的黃祖擢升為江夏太守,提拔文聘為大將,重用外甥張允、侄子劉磐,牢牢的將荊州的軍政大權控制在了手中。在其他諸侯還為了一郡之地而爭的頭破血流之時,劉表已經輕鬆掌控了一州之地,麾下擁有五萬甲兵,成為了屈指可數的強勢諸侯。

這個時期的劉表不像暮年那樣喪失了鬥志,成為了曹操口中所說的守土之犬,而是長袖善舞,胸有城府。

在接到了討伐董卓的檄文之後,身為皇室後裔的劉表本應該身先士卒,為重振漢室河山而傾盡全力才對,但出人意料的是地盤最大、兵力最雄厚、又是高祖後裔的劉表竟然未發一兵一卒。

當然,劉表也不是不怕遭世人唾罵,為了堵住天下蒼生的悠悠之口,劉表想出了一個絕妙計策把袁術當猴耍了,這件事最終導致二人後來結為死仇。

當時袁術手中只有一塊貧瘠的汝南,缺兵少糧,對於土地肥沃的劉表眼饞不已。就在這時候,劉表拋來了橄欖枝,上書表奏袁術為後將軍、領南陽太守,並撥給袁術兩千老弱病殘、外加兩萬石糧食。袁術不知是計,欣然接受。

所謂的領南陽太守,不過就是掛了個虛名,說通俗點就是兼職南陽太守,實際的權力還是掌握在劉表侄子劉磐的手中。但就是這個虛名讓袁術成了劉表名義上的手下,南陽郡隸屬於荊州刺史管轄,南陽太守不就是劉表的手下嗎?

如果關東聯軍獲勝,劉表就可以理直氣壯的說,誰說我沒有參加伐董賊了,我不是派了南陽太守代替我參加嘛!如果董卓獲勝,劉表就可以把所有的責任全部推到袁術頭上,把自己洗的清清白白,你看我對董太師多麼支持,就算十八路諸侯一起反你,我都沒有發一兵一卒。

這簡直是個立於不敗之地的完美計劃,由此可見劉表絕對不是個無能之輩,而是一隻老奸巨猾的狐狸。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袁術才如夢初醒,惱怒之下向劉表借一萬精兵,五萬石糧草。劉表當然不會答應,兩人頓時變成了相見眼紅的仇家。袁術遂派遣掛靠在自己名下的孫堅跨江擊劉表,導致中了流矢,英年早逝。

當然,以上都是正常歷史之下的后話,現在隨著劉辯的穿越,蝴蝶已經扇動了翅膀,局勢會怎樣發展,無人能夠知曉。

「本以為何太后與弘農王來南陽只是暫住,沒料到那年輕的弘農王竟然在宛城附近招兵買馬,所圖非小,諸位以為此事該如何應對?」

身高八尺,相貌雄偉的劉表手撫漂亮的鬍鬚,用精光四射的雙眸掃視了一下眾智囊,沉聲問道。

蒯越率先出列,拱手道:「以越之見,不如把何太後母子接到襄陽來,一來可以監視太後母子的一舉一動,二來可以對抗洛陽的董卓。若是他以天子的名義向我們下達不利的詔書,我們可以用太后的名義反駁,立於不敗之地。」

聽了蒯越的建議,劉表手撫鬍鬚,雙目微閉,陷入了沉思。

不僅僅只是劉表,在場的所有幕僚都一起陷入了沉思,在心裡悄悄衡量蒯越這個辦法的利弊。

不得不說,蒯越的這條妙計就是「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弱化版,雖然境界與毛玠向曹操提出的「奉天子以討不臣」差了一大截,與沮授的「挾天子以令諸侯」也有差距,但戰略格局還是非常高的。能夠想到這一點,足以說明蒯越是個優秀的謀士。

良久之後,劉表搖頭否決了蒯越的建議:「此計斷不可取!何太后是個貪權的女人,先帝剛剛駕崩,她就與其兄何進排除異己,把持朝政。若是把她們母子接到襄陽,整日在背後指手畫腳,反而徒添煩惱。若是抗命,恐落不臣非議,若是遵旨,作繭自縛也!更何況弘農王正在招兵買馬,其志不小,決不可讓猛虎在榻之側酣睡。」

聽了劉表的分析,蒯越默然不語。

眾幕僚齊聲稱讚:「使君所言極是,高瞻遠矚,吾等不及也1

看到兄弟的意見被否決了,蒯良出列,笑道「良有一妙計,可讓使君不費一兵一卒,就把何太後母子趕出荊州,而且不會惹來隻言片語。」

「哦……蒯子柔有何妙計,可解當前困局,說來聽聽。」劉表聽后喜出望外。

蒯良微微一笑,侃侃道來:「可派出斥候前往洛陽,把弘農王招兵買馬的事情大肆宣揚,並且添油加醋,就說何太後母子誓要集結義士,斬董仲穎之首級。董卓聽后,必然會派遣大將來伐弘農王;西涼軍若至,弘農王必走。如此便可不費一兵一族,把太後母子驅逐出荊州。」

劉表擊掌大笑:「驅虎吞狼……子柔此計大妙!在董卓派人馬討伐弘農王的時候,我們還可以讓劉磐向弘農王獻上錢糧,贏得忠君之名。此計可行1

一番商議之後,劉表拍板做了決定,一切按照蒯良的計劃執行。派遣斥候到洛陽散布謠言的事情交給蔡瑁,而劉磐只需要回去穩住何太後母子,並且好生款待就是了。

劉磐領了命令,帶了隨從,連夜快馬加鞭的返回了宛城。

劉辯雖然捨不得唐姬,但也知道自己的霸業剛剛開始,溫柔鄉便是英雄冢,現在距離享受的時候還差了十萬八千里。在和唐姬纏綿繾綣了兩日之後,依依不捨的辭別,出了宛城回到了軍營。

雖然已經進了冬季,但這一天太陽當空,氣溫出奇的暖和,正是個練兵的好日子。

劉辯心血來潮,在李嚴的陪同下來到校場上觀看練兵。

當看到甘寧訓練的騎兵只有三百人的時候,李嚴皺眉道:「區區三百人的隊伍,在戰場上哪裡有威力,至少應該擴充到五六百人才能稍具規模嘛1

「誰說不是呢1劉辯也是一臉無奈,「派出去買馬的人四處奔波,到現在總共才買回了五六十匹,而且是花了大價錢才買到的。」

李嚴一拍大腿:「嗨……大王怎麼不早說?嚴倒是知道我們南陽有個隱秘的馬販子,從他手中買個三五百匹,估計不在話下。」

「正方此話當真?」劉辯喜出望外的問道。

李嚴拍著胸脯道:「豈敢胡言亂語,那販裸距離宛城不過百十里路,咱們現在趕去,傍晚時分便可返回。」

「事不宜遲,速速動身1

劉辯大喜,揮手把甘寧招呼過來,讓他跟著自己去買馬。

聽說有馬源,急於擴充騎兵的甘寧頓時笑逐顏開,立即招呼了兩百名精銳騎士,跟著劉辯和李嚴攜帶了大批錢財,前往那裸購買馬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