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十八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 「軍規第一條:臨戰當先,悍不畏死,鼓三軍之士氣,梟敵酋之首級。若有膽敢臨陣脫逃者,斬無赦1 「軍規第二條:百姓乃為國之根基,軍民猶如魚水,若無水,焉有魚?若有驚擾百姓,強取豪奪者,...

有錢能使鬼推磨,更別說招兵買馬了。

有了何氏家族捐獻出來的一千萬五銖錢,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

劉辯一面讓花榮和廖化繼續操練兵馬,一面派人四處購買鑌鐵,雇傭鐵匠和裁縫。鐵匠的任務是鍛造鎧甲和兵器,裁縫當然是縫製兵服和旗幟。

不過十天左右的時間,整個山寨中的山賊便全部換上了嶄新的官兵服,手中生了的兵器也都換成了明晃晃的長矛或者大刀,一個個精神抖擻,彷彿剛剛打了勝仗的樣子。

這也是人之常情,從缺吃少喝的山賊流寇,一下子變成了勤王討賊的義軍,大把建功立業的機會擺在眼前,換了誰都會興奮一陣子。

已經進入了十月時節,寒風吹來,旌旗獵獵作響。

十幾面大旗迎風招展,鑾金描邊的「劉」字大旗在風中格外惹眼,在後面一字排開的依次是穆、甘、花、廖四面大旗,俱都有精心挑選的大力士負責扛旗。

看著手中的兵馬初具規模,劉辯心中歡喜,在穆桂英、花榮、廖化的陪同下,圍著校場巡視了一圈,最後登上閱兵台,高聲鼓舞士氣:「從今日起,你們將徹底的告別山賊身份,無論是外表還是內在,你們現在已經成為了一支真真正正的王師,勤王討逆之師1

聽了劉辯的講話,眾士卒群情高漲,齊齊的舉起手中的兵器,高喊:「願為大王效力1

待士兵激昂的情緒稍稍平靜下來之後,劉辯又大聲道:「既然你們現在是官兵了,那就得有官兵的規矩,不能再像以前做山賊那樣肆意妄為。這幾日,我與幾位將軍初步擬定了一些軍規,現在就由花榮將軍宣讀,若日後誰敢違背,軍法無情。爾等可要好生銘記在心,不可當做兒戲1

劉辯說完,揮手示意花榮把軍規拿出來讀一遍。花榮拱手領命,舒展開手中的宣紙,大聲的宣讀了起來。

「軍規第一條:臨戰當先,悍不畏死,鼓三軍之士氣,梟敵酋之首級。若有膽敢臨陣脫逃者,斬無赦1

「軍規第二條:百姓乃為國之根基,軍民猶如魚水,若無水,焉有魚?若有驚擾百姓,強取豪奪者,立斬無赦1

「軍規第三條:將乃軍魂,定戰場之勝負;將令所指,勇卒俱前。若有敢違背將令者,導致軍心動搖,立斬無赦1

「軍規第四條:富貴不淫,威武不屈,貧賤不移,誓死效忠大漢朝廷,誓討逆賊董卓。若有人通敵賣主,走漏軍機,立斬無赦1

「軍規第五條:軍紀嚴明,方能百戰不殆。軍中嚴戒私鬥,若要比武較藝,可稟明上司,點到為止。若有人好勇鬥狠,私下械鬥,立斬無赦1

「軍規第六條……」

花榮拿著洋洋洒洒的紙卷,足足讀了一炷香的功夫方才讀完。最後按照劉辯的要求,把軍規謄抄了十幾份,張貼在各處,讓士卒們謹記在心,免得日後初犯了軍紀,再後悔就晚矣!

從校場回到聚義廳,劉辯吩咐廖化道:「你派人把所有的錢糧裝車,待甘寧回來之後,咱們就立刻下山,在宛城附近豎起大旗,開始招募兵卒。」

「諾1

廖化領命而去。

穆桂英笑呵呵的站在劉辯旁邊,揶揄道:「想不到大王年紀輕輕,竟然有一手好文采,這軍規寫的不錯,很有約束力。」

劉辯卻一臉無奈的聳聳肩:「手下全都是些赳赳武夫,沒有幾個能夠捉筆之人,孤只能自己動手了。」

劉辯一邊抱怨,一邊在心裡默默祈禱:老劉家的列祖列宗啊,請你們的在天之靈賜給我一個謀士吧!有文有武才能相輔相成嘛,只有武將沒有智囊,事必躬親,太特么的勞心費神了,都沒時間和桂英美眉花前日下了。話說這仇恨點也太難賺了,到目前沒為至,孤還沒賺到一個仇恨點,難道是勞資人緣太好了?

「看來只能等到愉悅點積攢到一定的數目之後,再兌換成仇恨點,然後再召喚智囊了。」

劉辯在心裡嘀咕了一句,同時查詢了一下自己現在持有的愉悅點總數——總計56個。宛城酒筵之後是46個,給甘寧賜爵封將之後,又獲得了他的10個愉悅點,所以現在持有的總數是56個。

只是因為當時招降了猛將甘寧,劉辯心花怒放,雖然腦海中的系統發出了提示音,但卻沒注意到,直到第二天才發現自己的愉悅點竟然又增加了10個。

「大王說的這些武夫,也包括我嗎?」穆桂英自然不知道劉辯的心裡此刻在想什麼,撅著嘴巴抗議。

唇角那優美的弧度,讓劉辯忍不住想一親芳澤,但也知道這女將軍脾氣可是火爆的很,縱然自己是大王,也不見得會賣自己面子,還是溫水煮青蛙,慢慢來吧!

「桂英你當然不是武夫,你是武女。」劉辯收了思緒,壞笑著說道。

穆桂英聳聳肩,撇嘴道:「沒辦法,自幼舞刀弄槍,讀書少,除了看過幾本兵書之外,也就只會寫自己的名字。」

「要不今天晚上到孤的房間里來,我教你?」劉辯瞧瞧四下里無人,便嬉皮笑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未婚妻。

穆桂英「咯咯」嬌笑,美得讓人目眩神迷:「只怕大王另有目的吧?你這金貴之身若是有個閃失,俺穆桂英可擔待不起,還是等大王長大了之後,再想那壞事吧1

劉辯打蛇隨棍上,笑問:「不知道小娘子說的壞事是什麼?孤挺感興趣的呢1

穆桂英臉色頓時羞紅,嗔怪道:「小小年紀,恁地這麼多壞心眼?哼……不理你了1

看到穆桂英轉身想走,劉辯笑嘻嘻的攔住:「愛妃慢走,陪孤說幾句話嘛,整個山上都是些大老爺們,幾乎要悶死人了;你要是再躲著我,可讓孤怎麼活下去啊?孤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你可不能惹我生氣。」

「……」

穆桂英不禁無語,合著為了要你長身體,本姑娘還得每天依腫櫻炕八滴業背趵吹氖焙蛑皇竅虢α擔馳騁沙場,怎麼被你們母子一唱一和的,本姑娘莫名其妙的就被收入后/宮了?你看這事弄得……

「要不要妾身跳舞伺候大王開心呀?」穆桂英笑眯眯的說道。

「,切克鬧……」劉辯開心之下說漏了嘴,急忙正色糾正:「要啊,一定要啊,怎麼能不要?孤怎麼能拒絕愛妃的美意,讓你傷心難過呢!孤可不是那種不解風情的人1

「……」

穆桂英再次無語,這小丈夫真是難纏,怪不得那天甘寧的戰馬都被氣的跪了。你如果不是大王的身份,信不信本姑娘現在就把你摔在地上?

雖然不敢真摔,但嚇唬一下未來的男人還是敢的。穆桂英突然伸出雙手一下子扳住了劉辯的雙肩,作勢欲摔:「妾身只會摔跤舞呢,大王要不要看?」

「咦……桂英,孤這幾天長高了不少呢1

劉辯一點都不害怕,畢竟是自己的女人,難不成還會謀殺親夫?

「是嗎?」穆桂英半摟著少年未婚夫,被劉辯的話弄得莫名其妙。

「你看啊,前幾天的時候孤的嘴巴和你的胸平行,現在已經可以夠到你的嘴巴了……」劉辯裝模作樣的說著,趁著穆美眉不注意,伸出嘴巴在她的美唇上結結實實的吻了一下,「嗯嗯,你看是不是夠到了?」

穆桂英猝不及防,初吻竟然就這樣被奪走了,又羞又惱,頓時忘了劉辯的身份,嗔怪著把劉辯從懷裡推出:「登徒子,我看你是討打?」

劉辯早就做好了準備,在地下打了一個骨碌飛快的爬起來,嬉笑道:「大膽女子,難不成要謀殺親夫嗎?你看,孤真的長高了不少1

門外突然響起了腳步聲,有傳令兵回報:「啟稟大王,甘寧將軍回去收攏部下歸來,已經到了山下。」

劉辯朝穆桂英打了個暫停的手勢:「好了,好了……外人面前不許嬉鬧,孤可是未來的天子,給我留點面子。我去迎接甘將軍,看他給孤帶來了多少好東西?」

看到劉辯一溜煙的跑了,穆桂英搖頭苦笑,又愛又惱:「這小皇帝真是難纏,不過倒也蠻有趣的,比高高在上擺著一副冷麵孔好多了,兩口子就應該這樣才有樂趣嘛!不過……這小男人真的長高了好多喲1

想到這裡,穆桂英的煩惱又來了:「這小皇帝長得越快,就會越想壞事,我才不想這麼早嫁人嘛!嫁了人就得生娃,本姑娘還怎麼上沙場打仗?我不要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