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十六條件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p> 至於穆桂英,花榮完全不覺得她是甘寧的對手。雖然之前穆桂英在斬殺杜遠的時候表現出了不錯的身手,但花榮並不以為然。打敗一個菜鳥並沒有多大的說服力,換了自己,照樣可以輕鬆的生擒杜遠,這並不能說明穆桂...

曠野之中,兩撥人馬隔著百丈,相互對峙。

錦帆賊縱橫長江兩岸,闖下偌大名聲,就連官府都聞之變色。「羽箭所中,盡歸錦帆」,這句話在荊楚大地上還從來沒有失效過,想來今天也不會例外。甘寧手下的兩百多名馬賊,對此深信不疑。

對陣的中央,便是錦帆賊甘寧和自稱討逆將軍的花榮,在說了幾句廢話之後,兩個人已經廝殺成一團。

多說無益,誰也說服不了誰,還是動,手底下見真章,拳頭才是硬道理!

看到花榮一槍奔著咽喉刺來,甘寧揮舞著長戟擋開。

「嘖嘖……有點意思,看起來比那個屁將軍強一些1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花榮一槍刺出,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只是一個照面,甘寧就斷定這傢伙的武藝要強於廖化。想想也是,既然是蛾賊出身,能有多大本事?

花榮也沒打算一槍就把甘寧刺死,被格擋開之後集中精神,耐心的與甘寧周旋,挑、刺、扎、撩、戳……一槍接著一槍,如同波浪一般奔著甘寧的要害部位招呼。

甘寧收了輕視之心,全力迎戰。手中的單刃戟揮舞的虎虎生風,滴水不漏,任憑花榮用盡各種方式,都無法衝破他的防禦,如同波濤撞在岩石之上,滴水難進。

鬥了六七十回合之後,花榮逐漸處在了下風,從一開始的進攻態勢變成了防禦態勢。戰場上的局面逐漸由甘寧主導,反守為攻,每一戟劈下去,都殺機四伏,險象環生。

「嘶……這錦帆賊果然厲害,看來我得想個辦法才能贏他。」

花榮一邊和甘寧周旋,一邊在心中暗自琢磨對策。自己要是再輸了的話,本方的軍心必然低落,雖然人數佔優,但對方全部都是騎兵,混戰成一團的話恐怕會吃大虧。

至於穆桂英,花榮完全不覺得她是甘寧的對手。雖然之前穆桂英在斬殺杜遠的時候表現出了不錯的身手,但花榮並不以為然。打敗一個菜鳥並沒有多大的說服力,換了自己,照樣可以輕鬆的生擒杜遠,這並不能說明穆桂英有多厲害,而只能說明杜遠有多菜!

「駕……」

花榮虛晃一槍,把甘寧逼退一步之後,撥馬就走。

甘寧連聲冷笑:「黔驢技窮了么?」

策馬揮戟,在後面緊追不捨。

「小李廣」是幹什麼的,大招就是百發百中射術,花榮突然詐敗而去,劉辯就知道他想用暗箭射甘寧。但把甘寧射死了有什麼好處,自己要的是他的人,要他為自己效力,為自己打江山,並不是要他的人頭,也不要他的屍體。

「喂喂……兩位回來,大伙兒還沒看過隱呢1劉辯策馬出列,大聲的吆喝。

花榮雖然漸處下風,但也不到敗走之時,甘寧心中已有提防,估計這廝不是打算放冷箭,就是想用流星錘、飛刀什麼的暗算自己,因此並沒有全力追趕。

此刻,看到從人群中出來一個衣衫華麗,裝扮非凡的少年,而且那英姿颯爽的女將和廖化左右簇擁,甘寧就知道這才是正主。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當即撥馬回頭,不再追趕花榮。

「嘖嘖……這是誰家的小孩,也敢上戰場?」甘寧倒拖長戟,慢慢的向劉辯靠近,「小小年紀,還是回家玩泥巴比較合適,喊我三聲大爺,饒你不死1

劉辯也不生氣,當強盜的都是浪子性格的人,說通俗一點就是流/氓團伙,說些下流的話再正常不過,想辦法把他治服才是硬道理。

「甘興霸,其實你的功夫一點也不厲害,你連我夫人都打不過。」劉辯指了指穆桂英,一本正經的說道。

甘寧皺眉:「她?這漂亮的女人是你媳婦?」

劉辯點頭:「不錯,就是她,我媳婦穆桂英1

「可惜啊可惜,一朵牛糞插在……不對……」甘寧不小心擺了個烏龍,趕緊對穆桂英解釋,「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找了這麼小的一個丈夫,他能爬上床去嗎?」

穆桂英勃然大怒,頭頂的兩根紅色稚翎氣的花枝亂顫,大刀一指甘寧,怒罵道:「狗賊,竟敢侮辱本姑娘,看我不斬下你的腦袋1

「且慢……」看到穆桂英已經怒不可遏,劉辯趕忙策馬攔住,「孤還有話沒和他說完。」

穆桂英氣的一刀插在地上,恨恨的道:「與這些強盜有什麼好說的,一刀砍了便是。」

我的姑奶奶,寡人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我愛的是甘寧的將才不是他的性格。再者說了,等他當了將軍從政之後肯定就不會這樣了,既然能夠成為東吳名將,說明這甘興霸絕不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浪子。劉辯在心裡嘀咕道。

甘寧仰天大笑:「哈哈……怎麼,小娃兒被某的話感動了,打算把你的女人讓給我?」

劉辯面帶笑容,不慍不怒的道:「讓給你是不可能啦,如果你能喜歡美人兒,可以投靠到我的麾下,我一定會給你找個更漂亮的美女。」

「讓我投靠你?」甘寧一副嘲笑的表情,好像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讓我甘寧投靠你,你以為你是當今天天子么?」

你還別說,幾天之前我還真是天子。劉辯在心裡想道。

「你先別管我是誰,待會兒我再告訴你我的身份。在你和我夫人動手之前,我有個條件,不知道你敢不敢答應?」

甘寧冷哼:「說來聽聽。」

「你要是輸了,就為我效力。」劉辯一本正經的托出了自己的目的。

甘寧一臉的不屑:「我要是贏了呢?」

「不可能,你根本不可能會贏!所以也就不用考慮這個結果。」劉辯很認真的說道,最後再次強調,「是的,你一定不會贏1

甘寧勃然大怒。

這是他今天第一次動怒,沒想到這少年小小年紀,竟然比自己還無恥,有這樣提條件的嗎?

「你這算什麼條件,你這是拿爺爺當猴耍啊?」甘寧氣的呲牙咧嘴,恨不得衝上前去,把這小賊一戟砍翻馬下。

劉辯很無辜的聳聳肩:「你輸了我不殺你,已經很仁慈了,還讓你在我手下效力,難道你不應該感動的痛苦流涕嗎?」

「小賊找死1

甘寧實在不想和這無賴少年說廢話了,也不知道他父母怎麼教育的,只有一個字,打!

劉辯朝穆桂英一揮手:「愛妃,給我上,把他打的心服口服,讓他知道什麼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穆桂英早就等不及了,得了劉辯命令,催馬向前,嬌叱一聲,雁翎刀兜頭劈下。

「逆賊,授首吧1

甘寧一招「蘇秦背劍」,橫戟招架。

只聽「嗆啷」一聲巨響,金鐵交鳴之聲,震耳欲聾。

甘寧只震得虎口發麻,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嘶……這女人厲害啊,想不到力氣竟然這樣大,僅僅這一招力劈華山,就比那花榮和廖化強多了。」

趁著甘寧和穆桂英殺做一團,劉辯向眾馬賊大聲喊道:「你們當家的已經答應了我的條件,如果他輸了,就要投靠在我的手下效力。你們也跟著來吧,我這裡有錢有糧,比作馬賊強多了。」

甘寧大怒,想說一聲「我什麼時候答應了」,但穆桂英的攻擊力實在出乎預料的強悍,每一刀都如同萬鈞雷霆,根本不給甘寧分心的機會,只好由著劉辯在那裡信口開河。

「哇呀呀……氣死我了1

甘寧怒火攻心,手中長戟狂舞,期望著能夠擊退穆桂英,趕過去一戟把這少捅個窟窿。

但穆桂英反應敏捷,刀術變化多端,攻守兼備,在進攻的同時也把防守做得滴水不漏,根本不給甘寧機會。

兩人走馬燈一般酣戰了六七十回合,仍然不分勝負。

只讓圍觀的人群看的目瞪口呆,齊聲叫好,沒想世上竟然有這麼強悍的女人,今天算是開了眼界!

花榮在劉辯身邊駐馬,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主公。看到穆桂英如此威風,和甘寧殺的難解難分,這才知道自己小瞧了她,原來這世上真有巾幗不讓鬚眉的女豪傑,說來真是讓人慚愧!

就在決鬥進行到最**的時候,局面突然出現了突然地變化,甘寧的戰馬由於連續作戰,四肢突然發軟,一下子跪倒在地,把猝不及防的甘寧掀下馬來。

「無恥狗賊,納命來1

穆桂英一聲嬌叱,手中雁翎刀高高揚起,就要將甘寧斬於刀下。

ps:感謝君欣欣兮樂康同學的打賞,已經改為A級簽約,求票、求贊、求賞,你們的支持就是劍客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