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十三雪中送炭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寨里,然後拿來購買鑌鐵,鍛造鎧甲武器,購買馬匹。 雖然劉磐一直持臣子之禮,但劉辯仍然能感覺到他的防備之意。 在劉磐的潛意識裡,南陽已經是他們叔侄的地盤,自己這個弘農王來做客可以,他們一...

望著屋子裡堆積得像小山一樣的錢財,劉辯不住的唉聲嘆氣。

活了兩輩子了,劉辯第一次意識到,原來錢多了也會讓人犯愁。

為了支持兒子重新奪回帝位,何太后盡了最大的努力,拉下臉面來向何家所有的族人求援借錢。

何家的人也知道,他們何家這些年之所以如此風光,完全是靠了何沁先做皇后后做太后的緣故,倘若他們母子就此撲街了,何家的好日子也算到頭了。

故此,在何太后提出了籌錢籌糧籌人之後,何家的族人紛紛響應,有錢的捐錢有糧食的捐糧食有布帛的捐布帛,門客多的就捐人。

看到何氏族人如此踴躍,劉辯心中大喜。只要有錢,自己就可以招兵買馬,有了兵馬就可以搶地盤,招募人才,再加上自己的超級外掛,重新搶回皇帝寶座大有希望。

為了刺激何家的人更瘋狂一些,劉辯甚至大開空頭支票,規定當捐獻的財物達到了一定的數目之後,等自己重登大寶之時就會給他們相對應的封賞。

捐獻的越多,得到的賞賜就越多,封的官就越大;只要你捐獻的錢財足夠多,封侯拜將也不是沒有可能。而且給你白紙黑字的立下字據,不用怕到時候會食言。

在劉辯這個措施的刺激之下,何家的族人更加瘋狂,除了留下一部分錢財供日常開支之外,其餘的都捐了出來。甚至有的人為了謀取高官厚祿,把自己家裡的錢財布帛捐出來不說,還跑到友人親戚家裡借錢,為的就是換取劉辯的一張空頭支票。

不幾日,在劉辯母子的努力之下,就從何氏家族籌措到了六百多萬五銖錢,一百五十斤黃金,白銀兩千斤,糧食兩萬石,布帛兩千多匹。只把梁夫人家裡的庫房堆得滿滿的,所有的閑置房子全部利用了起來,才堪堪能夠放置的下。

這個年代的貨幣以五銖錢為主,偶爾使用黃金和白銀。作為硬通貨,無論在哪個年代,黃金和白銀都有流通的價值。

把收到的金銀全部折算成五銖錢,一百五十斤黃金約等於一百二十萬錢,兩千斤白銀約等於二百萬錢,再加上現有的六百多萬錢,劉辯手中現在坐擁一千萬錢。

劉辯拿著一支筆在竹簡上慢慢的算賬,直到算得有些頭痛了,才有了一點眉目。

一匹馬兩千錢,一千萬就可以買到五千匹戰馬,如果投入戰場,這將是一支可怕的力量。一名騎兵的裝備價值大約等於十名步卒,當然一個騎兵的價值不僅僅在於戰馬,還有別的鎧甲什麼的,但戰馬無疑是最核心的部分。稍微打個折,一千萬錢也可以武裝三萬左右的步兵,這無疑是個可觀的數字。

所以,劉辯覺得錢財已經夠用了,在自己起步的階段,在手裡還沒有多少兵馬的情況下,這一千萬錢已經足夠供自己招兵買馬。

現在讓劉辯發愁頭痛的是,怎麼把錢從宛城運出去,運到廖化的山寨里,然後拿來購買鑌鐵,鍛造鎧甲武器,購買馬匹。

雖然劉磐一直持臣子之禮,但劉辯仍然能感覺到他的防備之意。

在劉磐的潛意識裡,南陽已經是他們叔侄的地盤,自己這個弘農王來做客可以,他們一定會恭恭敬敬的招待,但自己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招兵買馬,估計劉磐就不幹了。要想把這筆巨款安然無恙的運出宛城,必須想一個瞞天過海的計策。

等把錢運出了城,劉辯就不怕劉磐了。大不了自己不在他的地盤上發展就是了,借道南下揚州,他還能硬搶不成?

這幾天劉辯在穆桂英的保護之下悄悄的去了一趟廖化的山寨,對於花榮的表現非常滿意。

花榮按照官軍的編製把毫無軍紀的蛾賊變成了真正的隊伍,每二百人一曲,一共組建了四個曲,甚至分成了防禦曲、突擊曲、弓箭曲、工兵曲,日夜不停的操練。幾天下來,軍紀逐漸嚴明了起來。

只是困擾著這支隊伍最大的問題就是缺少鎧甲和武器,整個山寨八百多人,有鎧甲的不過二百人,有武器的五百多人,剩下的都用農具或者木棍。鎧甲和武器尚且如此稀缺,更不要提珍貴的馬匹了,整個山寨之中也不過只有十幾匹戰馬,而且大多都是劣等馬。

「不行啊,一定得儘快想個辦法把錢糧運到山寨,不然的話會影響軍心的。他們不做山賊就沒有吃的,再不把錢糧運過去,只怕這些人的信心就會動搖了。」

劉辯站在門口,望著門外嘩啦啦的秋雨,在心裡暗自思忖。

深秋是個忽冷忽熱的季節,前幾天的冷空氣過後,氣溫逐漸回升,曠野里的白雪一夜消融,又下起了連綿不絕的秋雨,一直持續了好幾天。

就在這時,何家的管家從門口走過,一臉匆匆的神色,甚至連雨傘都忘了打。

「哎……何管家,行色如此匆匆,卻是為何?」

何管家停下腳步施禮道:「見過大王,連日秋雨導致南陽河河水暴漲,涅陽、酈縣兩地受災,死了不少百姓,許多無家可歸的難民正向宛城湧來。太守大人想要賑災,但官倉中卻沒有多少糧食,因此讓各大族捐糧,咱們何家也有份。我這不正要去稟報老夫人嘛1

劉辯聽后大喜過望,忍不住在心裡嘀咕一聲「真是天助我也,看來天不亡漢室1

劉辯當即帶了穆桂英,冒雨前往太守府求見劉磐。

劉磐雖然公務繁忙,但尊稱自己為皇兄的弘農王求見,就算手頭上有再重要的事情,也要放在一邊,

「不知大王到來,有失遠迎,恕罪恕罪!這南陽河暴漲,涅陽、酈縣兩地鬧洪災,只把我忙的焦頭爛額,做這個太守真是不容易,遠沒有在軍營里統兵痛快。」

劉辯開門見山的道明來意:「我來找皇兄,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天下庶民皆是我劉家的子民,眼看兩地百姓受災,孤豈能坐視不理?我已經說服外祖母梁夫人,讓何家捐獻五千石糧食,賑濟災民。」

身為地方太守,自然不能坐視百姓受災,劉磐正為缺少糧食發愁,沒想到劉辯竟然一下子送來了五千石,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哎呀……大王真是愛民如子,我們劉家的列祖列宗在天之靈必然欣慰。」

劉磐把劉辯狠狠的捧了一通,心中對這個年輕的弘農王真是有點佩服了,這麼好的皇帝竟然被董卓這逆賊給廢了,真是可惡!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如果天子是個有道明君,諸侯再想做割據的土皇帝,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麼事情就這樣定了,何家有門客數千人,讓他們自行把糧食運出城去賑濟災民即可,就不要勞煩守城的兵卒了。」劉辯拍拍劉磐的肩膀,一副為你分憂的樣子。

劉磐再次道謝:「我已經派了四千人前往涅陽、酈縣兩地救災,一時之間真的派不出太多人手來,既然何家肯出糧出人,實在是再好不過。」

劉辯克制著心中的喜悅,一臉憂國憂民的樣子:「既然這樣,那麼就麻煩皇兄通知守門的士卒,盡量協助何家的人把糧食運出城去賑災。」

劉磐拱手道:「大王儘管放心,南陽的百姓是你的子民,也是我的這個太守的子民,我這就下令,宛縣所有城門隨時對何家的賑災糧車打開。」

劉辯辭別劉磐,回到何家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何太后與梁夫人,兩位長輩笑逐顏開,不停的誇劉辯有計謀,重奪帝位大有希望。

半夜時分,下了多日的秋雨終於停了下來,天色緩緩的放晴,月亮也從雲層里爬了出來。

劉辯立即命令何家的門客家丁準備了數十輛馬車,把錢財金銀布帛裝在底下,把粟米稻穀埋在上面,等著天明之後再運出城。

除了從何家籌措到了可觀的錢糧之外,還招募到了三百名願意從軍的門客家丁,天亮之後就由他們押解著錢財上山,再也不回宛城了。

有了劉磐的吩咐,天亮之後,劉辯率領的車隊輕鬆的出了宛城。守門的兵卒不僅沒有盤查,還幫著把馬車送出了城。一千萬五銖錢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從劉磐的眼皮底下運了出來,直奔廖化所在的山寨而去。

Ps:感謝赤血同學的打賞,第一更送上,求票、求收藏!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