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十一醉美人膝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整個宛城仍然沒有哪個家族可以望何家的項背。 「母親,女兒回來了1 何太后雖然貴為一國之母,但到底也只是一個不滿三十歲的婦人,見到自己的母親梁夫人的時候,頓時止不住...

一場瑞雪過後,千里銀裝,一片素裹。

近看河川妖嬈,遠望山巒雄壯,便是最出色的畫匠也描繪不出這幅美景。

一路放轡慢行,劉辯幾乎被這白茫茫的雪景陶醉了,這絕美的山水畫豈是兩千年之後的工業世界可以相提並論的?能夠一睹這絕世雪景,此生無憾!

「這大好河山乃是我大漢疆土,豈容外族夷人染指?這千里曠野乃是我劉家土地,豈容諸侯覬覦?這萬千百姓乃是我的子民,豈容軍閥蠻族屠戮?既然我來到了這個世界上,誓要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重振大漢雄風,再創八百年基業!不讓那五胡亂華的悲劇發生1

劉辯眺望著千里雪景,在心中暗暗許下了宏願。

何太后與唐姬很少出宮,自然難以見到這樣的雪景,此刻也是有些陶醉。一行人放滿了速度,一邊趕路一邊聊天,五六十里路在輕鬆愉悅的氛圍中走完了,雄偉的宛縣縣城已經在望。

宛縣是荊州最北面的重鎮,也是南陽郡的治所,時人稱之為宛城,城牆雄偉高厚,有居民十餘萬。自從劉表完全掌控了荊州之後,派遣了自己的侄子劉磐率領八千精兵入駐,拱衛疆土。

十八路諸侯討伐董卓的戰火併沒有波及到南陽,宛縣的城門對於進出的百姓並不是很嚴苛,一行人在何太后的帶領下,輕鬆的進了城。

何家乃是南陽頭號望族,何太后兄妹十幾人,堂兄弟更是多達百十人,家丁門客數千,良田萬畝。雖然何氏家族的領袖何進、何苗已死,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整個宛城仍然沒有哪個家族可以望何家的項背。

「母親,女兒回來了1

何太后雖然貴為一國之母,但到底也只是一個不滿三十歲的婦人,見到自己的母親梁夫人的時候,頓時止不住眼淚,哭著撲進了懷裡。

「哎……女兒莫哭,回家了就好,到了咱們南陽,誰敢動你?」五十多歲,頭髮花白的梁夫人抱著懷裡的女兒,柔聲安慰。

劉辯笑呵呵的站在一旁,心想這老婦人的氣場還挺強,身為皇后之母,再加上兒子又是大將軍,掌管天下兵馬,顯然養尊處優慣了。

但現在的情形卻與太平盛世大不相同,烽煙四起,諸侯割據,早已不是你們何家呼風喚雨的時候了。我就不說董卓敢動,劉表敢動,曹操也敢動,事實上要不是因為自己的穿越改變了歷史軌跡,何太后還沒到弘農,就被董卓派來的使者在半道上用毒酒鳩殺了。

何太後母女寒暄了一番,梁夫人這才想起自己的外孫乃是皇室後裔,按照大漢朝綱,自己也得行見面禮,當即虛做聲勢道:「呵呵……老身只顧著和你母親說完,都忘了拜見弘農王殿下了,老身這廂有禮了……」

何太后趕緊拉住:「母親不必多禮,我們母子現在走投無路,還要仰仗咱們和家的人呢,怎敢讓母親行禮。」

劉辯是個受尊老愛幼熏陶的好青年,更何況這老婦人乃是自己的外婆,當然也不會讓他施禮,急忙拉住:「外祖母萬萬使不得1

勸住了梁夫人之後,劉辯暗自鬆一口氣。自己真是個機智婊,幸虧想起了外祖母這個稱呼,沒有稱呼外婆、姥姥什麼的,也不知道這個年頭世人怎麼稱呼母親的母親?但是稱呼外祖母應該沒有什麼大的紕漏吧?

何太后的父親何真已經在五六年前去世,整個何氏家族現在就由梁夫人主事。當即下令殺豬宰羊,傳本族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部來家中赴宴,款待女兒榮歸故里。如果這種情況算得上榮歸故里的話。

「大王與你母后一路風塵僕僕,想必很是辛苦,老身已經令下人燒了熱水,待會兒你們便去沐浴更衣。洗浴完畢,出來用膳正好。」梁夫人主事多年,安排的有條不紊。

這年頭長途跋涉可不像兩千年之後有飛機有高鐵有小車,除了坐馬車就是騎馬,當然你用雙腳步行也不犯法;而且也沒有瀝青水泥路,全都是塵土遮天的土路,奔波了這兩天,劉辯以及三個女人早就渾身塵垢,能洗個澡自然是再好不過。

只是讓劉辯納悶的是,這個年代沒有暖氣沒有空調,屋子外面白雪皚皚,天氣寒冷,該怎麼洗澡?待會兒倒要看個究竟。

約莫半個多時辰之後,有侍女來報:「稟太后、大王,水已經燒熱,現在即可沐裕」

何家是名門望族,沐浴的房間自然不止一個。何太后在幾個侍女的伺候之下進了一個房間,穆桂英自己進了一個房間,唐姬卻要和劉辯進一個房間共裕

「大王……讓妾身伺候你沐浴更衣吧?」

「你給我沐浴?」

劉辯有些害羞有些為難,要是擱在以前自己還只是個初一的學生呢,現在竟然有了這樣的福利,想想都讓人激動呢!

唐姬抿嘴一笑:「當然是妾身給大王沐浴了,難不成要讓穆姊姊給你沐浴嗎?看她那害羞的模樣,若是沒有行納姬之禮,恐怕她不會同意的哦1

既然十六歲的唐姬都不害羞,劉辯也就裝作無所謂的樣子。怕個毛,這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女人,伺候老子洗澡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么?哪個聖人君子不幹炮,哪個皇帝老兒不睡女人?

進了沐浴間,劉辯才發現屋子裡燒了一大盆熊熊的炭火,將整個房間烘烤的玩暖如春。一個碩大的木盆足以容納兩個人共浴,盆中的熱水灑了花瓣,滿屋子香氣四溢。

就在劉辯愣神的時候,唐姬已經除去了衣衫,完美的胴/體一覽無餘的呈現在了劉辯的眼前,峰巒雄偉,腰肢婀娜,端的是好身材。

「大王發什麼呆?讓妾身伺候你除去衣衫。」

早已經過了半年的夫妻生活,唐姬並沒有任何不適應,很自然的幫劉辯脫掉了衣服。

舒適的水溫,芳香的花瓣,誘/人的美女,劉辯情不自禁的醉了。

一對鴛鴦在溫水中泡了許久,到底沒有克制住人的本能,年輕的大王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在省略了不到一萬字之後,木盆里的水花四濺,唐姬淺吟低唱了起來……

片刻之後,戰鬥結束。

劉辯有些意猶未盡,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有心無力」了,面對這麼年輕美貌的女子,正是應該大殺四方的時候,但這小兄弟的身體實在不給力啊,日後尚需慢慢磨鍊才能醒掌天下權,醉美人胸。

唐姬卻幸福的靠在劉辯的懷裡,臉上布滿了紅暈:「大王今日好生厲害,比起往日彷彿換了一個人呢,妾身覺得好幸福。」

劉辯無語,這也叫厲害?你等著吧,日後孤會讓你更性福的。

換上了嶄新的衣服,渾身舒坦。

劉辯和唐姬一起走出了沐浴間,穆桂英早就等候多時。脫去了戎裝,換上了一襲艷麗的衣衫,秀髮披散開來,俏臉泛著酡紅,端的是一朵出水芙蓉,美得不成人樣。

看到劉辯有些發獃的看著自己,穆桂英嫣然一笑:「大王,午宴已經備好,梁夫人等著你和唐姬入席呢。」

劉辯和唐姬在穆桂英的帶領下,來到了何家的宴廳。早就恭候多時的何家各族頭面人物紛紛起身寒暄,參拜這位曾經的天子。寒暄完畢,梁夫人宣布酒筵開始。

就在這時,門童匆匆來報:「啟稟老夫人,太守劉磐大人帶了不少兵丁來到了府邸,正在門外求見,不知該如何處置?」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