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十獻人頭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表忠心。」 聽了廖化的話,劉辯想起了老羅筆下描述的一段故事。那是廖化初次登場,在關羽千里走單騎的時候,趁著關羽與夏侯惇交涉,廖化與杜遠誤劫了劉備的兩個女人上山。杜遠也是提議把劉備的女人分了,...

劉辯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兩千年前的九月,氣溫已經很低,午後淅淅瀝瀝的小雨慢慢的變成了飄零的雪花,初平元年的第一場雪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到來。

花榮一直坐在旁邊靜靜的守候,看到劉辯睜開了眼睛,笑道:「大王醒了?廖化已經吩咐廚子準備了晚飯,一直在恭候大王醒來呢。」

「我這身子實在經不住折騰,有勞花將軍照顧了。」劉辯歉意的一笑,拍了拍花榮的肩膀,表示謝意。

花榮急忙施禮:「大王客氣了,微臣願意誓死效忠,這點事情算什麼。」

劉辯一邊洗漱,一邊對花榮道:「我上午的時候雖然給廖化和杜遠許了官職,但孤也知道,憑他們的能力也練不出有戰鬥力的隊伍來,復興大業還得靠花將軍你。孤現在加封你為討逆將軍,負責統領這支隊伍,待會兒在筵席上我就會宣布。」

「臣誓死為大王效忠,庶竭駑鈍,剷除董賊。」花榮喜出望外,當即跪地叩頭。

「叮咚……獲得花榮愉悅點9個,宿主現在持有愉悅點17個,仇恨點0個。」

官爵真是個好東西,它能夠讓任何人心情愉快,獲得愉悅點就是這麼輕鬆,比賺取仇恨點來的爽快多了。

劉辯很慶幸自己能夠穿越成現在的身份,如果只是一介布衣,想要賺錢別人的愉悅點,恐怕就不會這麼輕鬆了。沒錢沒勢,難不成靠著菊花去哄別的男人開心啊,就算自己能夠豁出去,也不見得人家有龍陽之好。

吃飯的時候,劉辯才發現沒有看到杜遠。

「廖將軍,杜遠校尉去了何處?」

廖化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默默的從桌子底下摸出了一個包袱,底下的血漬清晰可見,慢慢打開之後,赫然是杜遠的人頭。

「啊?」

何太后和唐姬正在喝湯,突然見到這血腥的一幕,頓時噴了出來,嚇得花容失色。

花榮和穆桂英同時暴起,做好了防禦的架勢,喝問:「大膽廖化,你想謀反嗎?」

廖化徑自走到劉辯面前,單鑲杜遠表裡不一,嘴上謊稱為弘農王效忠,適才卻勸我用迷藥迷倒小公子等人,霸佔了幾位夫人。末將不恥其為人,故此手刃此賊,獻上首級,以表忠心。」

聽了廖化的話,劉辯想起了老羅筆下描述的一段故事。那是廖化初次登場,在關羽千里走單騎的時候,趁著關羽與夏侯惇交涉,廖化與杜遠誤劫了劉備的兩個女人上山。杜遠也是提議把劉備的女人分了,廖化得知兩位夫人的身份之後,提刀殺之。沒想到因為自己的穿越,老羅虛構的故事竟然成了現實,不能不說這個世界太神奇!

「原來如此,廖將軍忠心耿耿,實乃忠臣之楷模1劉辯示意穆桂英和花榮坐下,這只是一場誤會而已。

「難得廖將軍如此忠心,孤便和你開誠布公,我便是被董賊廢為弘農王的劉辯。孤現在雖被董賊欺凌,但孤卻有東山再起的勇氣和決心。只要你好生為孤效力,絕不會虧待你。」

劉辯在表明自己身份的同時,把廖化扶了起來。又從何太后那裡討了一件貴重的金器賞賜給廖化:「這是皇宮裡的寶貝,賜予你當做獎勵。」

廖化這才得知何太后和劉辯的身份,領了賞賜,再次跪地謝恩:「草民愚鈍,有眼不識泰山,原來是太后與大王親至,能一睹大王與太后尊容,廖化死而無憾。」

一場虛驚之後,繼續吃飯。

劉辯向廖化介紹花榮:「這位是孤手下的討逆將軍花榮,武藝超群,以後你們這支隊伍就由花將軍做統率,你做他的副手。」

「罪臣領命。」

廖化應了劉辯,又向花榮拱手道:「以後就請花將軍多多指教咯1

花榮看得出廖化的眼神之中有不服的神色,笑道:「席間無以為樂,我也吃得差不多飽了。要不然咱們二人切磋一下,給太后和大王助興,如何?」

「好……」

聽了花榮的提議,在外面吃大鍋飯的賊寇齊聲叫好。

當然,賊寇是他們以前的身份,現在已經成了弘農王的義兵,算是官家的人了。只是仍然衣衫雜亂,毫無紀律,還是改變不了山賊的本質,要想成為真正的官兵,還需要一步步的潛移默化。

廖化有心在太后和弘農王面前顯示一下身手,抱腕道:「既然花將軍提出來了,廖化怎敢拒絕?請指教1

當下二人來到院子里,各自提了武器,互相施了一禮,纏鬥成了一團。

花榮用槍,講究的靈活多變,廖化用戟,講究勢大力沉。鬥了二十餘個回合,花榮就發現了廖化的破綻,虛晃一槍,廖化果然上當,欺身疾進,卻不料撲了個空,花榮反轉槍桿,一下抽打在廖化的手背上,武器登時脫手,「嗆啷」一聲,墜落在地上。

「廖將軍,承讓了。」花榮笑吟吟的收了長槍,向廖化抱腕道。

廖化輸的心服口服,感慨道:「花將軍功夫果然了得,怪不得大王委以重任,你這條長槍比當初我跟隨的張曼成渠帥還要厲害,末將輸的心服口服,願意聽從花將軍調遣。」

廖化對著滿山寨的兵丁大聲宣布:「從今天起,花將軍就是我們的統率,日後我們的訓練由他負責,誰敢不從,軍法處置。」

山賊最服的就是武功高強的人,看到花榮二十幾個回合就打敗了他們的寨主,一個個佩服的五體投地,紛紛附和道:「願意聽從花將軍的調遣,能跟著花將軍學習武藝,是我等的服氣1

劉辯擊掌叫好:「高山流水,琴瑟相和。看到二位相處的如此融洽,孤就放心了。」

何太后一直在默默觀察劉辯的所作所為,看到兒子談笑間就把一支山賊收在麾下,心中很是高興,問道:「皇兒,既然廖化已經歸附,咱們明日便領了隊伍下山進南陽城吧?」

劉辯卻沒有急著做決定,問廖化道:「此處距離南陽治所宛城還有多遠?太守是何人?駐紮了多少兵馬?」

「回大王的話,此處距離宛城尚有六十里路,坐鎮宛城的是劉表的侄子劉磐,手下有八千兵馬。此人作戰勇猛,性格彪悍,數次出兵圍剿我等,恐怕等不到我等進城,他就會出兵圍剿。」廖化撫摸著下頜的鬍鬚,不無憂慮的說道。

何太后一臉的不以為意:「那是以前,既然你們現在投靠了皇兒,便是官兵了,他劉磐敢再來找麻煩?」

「暫時不能下山1

劉辯略作考慮,便否決了何太后的提議:「山上的兵卒都穿著流寇的服裝,到時候劉磐的兵馬一股腦的殺過來,誰能阻擋的住?」

「先派人通知劉磐,如何?」何太后還是覺著把兵帶在身邊比較安全,試著說服兒子。

劉辯的態度卻很堅決:「那也不行,榻之側豈容猛虎酣睡?南陽是劉表的地盤,他們絕對不會允許有另外的一支人馬存在。到時候宣稱討賊把我們的人滅了,再說殺錯人了,咱們也無可奈何。母后要進城,我陪你走一趟便是,正好向你們何家籌措點資金,給兵卒們製作官兵服裝,打造鎧甲,購買戰馬。」

何太后覺得劉辯說的有道理,而且現在的兒子已經與從前大不相同,只好由他自己做主。

次日,劉辯與何太后、唐姬在穆桂英的保護下,仍然同乘兩騎,下了山寨,朝南陽郡治所宛城進發。

花榮唯恐路上有意外,與廖化挑選了十幾個精幹的士卒,一路直送到距離宛城只有四五里的地方,方才下馬恭送。

「大王在城中務必謹慎,但有風吹草動,可使人上山通知臣等,必然冒死來援。」分別之際,花榮仍然不放心,一再叮嚀。

劉辯卻胸有成竹的道:「兩位愛將儘管放心,縱然孤現在不是天子了,但仍然還是弘農王,仍然是高祖的後裔先帝的兒子,諒他劉磐也不敢亂來。況且母后的娘家乃是南陽大族,他劉磐做事也得掂量掂量。你們儘管回去好生操練人馬,我讓人置辦好了兵服鎧甲之後,就派人給你們送到山上,那時候你們下山,再也沒人敢把你們當成山賊了。」

交代完畢,四人兩騎打馬向南,直奔宛城而去。

Ps:最後感謝一下最愛歷史同學588起點幣的打賞,書評區里有人問更新規律,在這裡說一下,正常情況下每日兩更,安排在中午10點,晚上8點左右。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