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五太后賜婚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水裡清洗了,然後拿回來放在樹枝上熏烤。小半個時辰后,兔肉的香味在曠野里飄蕩,讓飢腸轆轆的劉辯頓時垂涎三尺,恨不得一口吞進肚子里。 穆桂英提刀把烤熟的野兔分成好幾塊,分別遞給太后和劉辯等三人:「...

四人兩騎,連夜快馬加鞭,拚命的向南狂奔。

在拼死拼活的趕了三個時辰的路之後,大約離開了洛陽二百多里地,已經把洛陽南面的關隘武關遠遠甩在身後。途徑一條河流之時,兩匹馬兒嘴裡噴著白沫,四腿發軟,卻是再也不肯向前一步。

不僅僅是兩匹坐騎快要累癱了,除了穆桂英之外,包括劉辯在內的三人也幾乎要累散架子了,若不是逃命的意志在支撐,三個人早就累趴下了。

「大王,看樣子馬兒再也跑不動了,河流清澈見底,不如在此休息半夜再趕路吧?」穆桂英勒馬帶韁,等到劉辯從後面趕來之時,提出了建議。

「哎呦……我是再也跑不動了,下馬休息1

劉辯雖然是成人的意志,但卻是孩童的身體,而且還要負責照顧身後的唐姬。這一路縱馬狂奔下來,實在吃不消。

穆桂英率先下馬,然後依次把何太后和劉辯夫妻分別從馬上攙扶了下來,一個人照顧三個老弱婦女,這差事真是不容易!

穆桂英把兩匹馬牽到河邊水草肥沃的地方拴了,讓兩匹馬兒喝水吃草,自己又尋找了一些乾柴回到河邊生火取暖。九月的夜晚已經寒風刺骨,在這荒郊野外,沒有篝火實在難熬。

狂奔了大半夜,三個人早已飢腸轆轆。何太后和唐姬還能忍著,但劉辨十三歲的身體卻已經撐不住了,滿臉虛弱的道:「桂英,孤快要餓死了,能不能弄點吃的?」

穆桂英一愣:「大王喚我什麼?」

「桂英啊1

穆桂英俏臉一紅:「大王是千金之軀,這樣稱呼微臣,不太好吧?」

「我和母后現在已經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還說什麼千金之軀?你能在這種情況下守護我們母子,這不僅僅是臣子的情義,簡直就是一家人啊1劉辯盤膝坐在地上,喝著穆桂英從河裡取回來的水,舔著乾裂的嘴唇說道。

何太后雖然疲憊不堪,但仍然能夠保持太后的威儀,聽了劉辯的話,點頭附和道:「皇兒說的有理,穆將軍不僅對我漢室忠心耿耿,而且武藝超群,姿色也是過人。能在這種情況下對我母子不離不棄,豈是忠臣兩個字可以描述?要不然穆將軍給我皇兒做王妃吧?」

「啊?」,穆桂英大出意外,張大了嘴巴不知如何是好?

本來飢餓疲倦的劉辯聽了母親的這番話頓時竊喜,這番話由做太后的母親說出來實在是再合適不過。太后的寵愛,一般人都很難拒絕,而且也算得上父母之命,自然不是私定終身可以相提並論。穆桂英真要成了自己的妃子,還怕她不忠心耿耿的為自己效力嗎?

「哀家是說讓穆將軍給皇兒做王妃,難道你不願意嗎?」何太後接過劉辯遞來的水壺,重複了一遍。

穆桂英慌忙單膝跪倒:「能得到太后的寵愛,桂英三生有幸,豈敢不從命?只是臣今年已經十八歲,比大王大了許多,不太合適吧?」

何太後面帶微笑說道:「女人大些能夠持家主**,還知道體貼丈夫,怎麼不合適呀?你看唐姬就比皇兒大了三歲,不是十分恩愛嗎?」

唐姬在旁邊點頭附和道:「是啊,桂英姐姐就跟我一起侍奉大王吧?今天若不是你救駕,我和大王以及太后就要被幽禁在弘農縣城了。」

難得唐姬這麼大度,劉辯笑道:「孤一定會好好善待你們姊妹的,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謝大王隆恩。」唐姬感動的幾乎要流淚了,心裡滿滿的全都是幸福感。

「叮咚……獲得唐姬愉悅點5個,宿主現在持有總愉悅點5個。」系統精靈在劉辨的腦海里發出了提示,這讓劉辨喜出望外,臉上不由自主的笑開了花。只是讓劉辨不爽的是,唐姬的愉悅點為毛只有5個?

穆桂英悄悄的打量了劉辯一眼,這個男孩雖然年幼,但五官倒也清秀,而且今天所表現出來的意志和果斷,遠遠的超出了同年齡的孩童,不愧是帝王之後,將來說不定真的能夠捲土重來,再登九五之尊!

穆桂英再次向何太后施禮:「能得到太后和大王的寵愛,桂英三生有幸,但婚姻大事尚需稟報家中母親,且寬限微臣些許日子可好?」

何太後母子淪落到這種地步,尚且需要依仗穆桂英的保護,不誇張的說,只要穆桂英撒手不管,她們母子三人不是被野獸吃掉,就會被賊人擄上山寨做了壓寨夫人。不要說穆桂英算是含蓄的答應了下來,就是嚴詞拒絕,何太后也不敢說什麼。

「唉……果然是落毛的鳳凰不如雞1

何太后在心裡嘆息一聲,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的道:「桂英說的極是,這門婚事就算暫且定下了,等我們度過這段困境之後,你稟報了長輩再舉行大婚之禮。」

為了給穆桂英好感,劉辯附和道:「母后不必著急,一切全憑桂英自己做決斷。」

穆桂英朝著劉辯感激的一笑:「多謝大王善解人意。」

劉辯朝著穆桂英暖暖的一笑,孤王不僅僅善解人意,更想善解人衣。

「叮咚……獲得穆桂英愉悅點10個,宿主現在持有愉悅點15個,仇恨點75個。」

踏遍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劉辯的臉上頓時笑開了花。看到劉辯笑的有些莫名其妙,穆桂英不知道這傢伙打的什麼主意,急忙起身:「太后和大王暫且休息片刻,我去打些獵物來烤了吃1

天上掛著一彎斜月,照的大地影影綽綽,雖然不甚明亮,但也能隱約看的見東西。

這個世界就是好,子野兔滿地跑,沒費多大功夫,穆桂英就在樹林中發現了一隻野兔。彎弓搭箭,一下子射翻在地,拎著耳朵提了回來,「大王,微臣獵的一隻野兔,馬上烤了填飽肚子。」

穆桂英不僅武藝出色,廚藝也相當不錯。拎起雁翎刀把野兔開膛破肚,剝皮去臟,在河水裡清洗了,然後拿回來放在樹枝上熏烤。小半個時辰后,兔肉的香味在曠野里飄蕩,讓飢腸轆轆的劉辯頓時垂涎三尺,恨不得一口吞進肚子里。

穆桂英提刀把烤熟的野兔分成好幾塊,分別遞給太后和劉辯等三人:「野兔已經烤熟,請太后和大王品嘗,雖然比不得宮廷裡面御廚的手藝,但填飽肚子卻是可以的。」

劉辯早就餓得眼冒金星,當下接過穆桂英遞來的兔腿,風捲殘雲般大快朵頤。一口咬下去,兔肉香噴噴,油漬順著嘴角就流下來,只把劉辯香的不住的嚷嚷:「好吃、好吃,簡直是人間美味,想不到桂英不僅武藝了得,這廚藝也是毫不遜色1

「呵呵……大王這是餓了,並不是微臣做的好吃。」穆桂英一邊小口咀嚼兔肉,一邊嫣然笑道,

何太后吃了幾口,感慨道:「我享了十多年的榮華富貴,宮裡什麼樣的山珍海味都吃過,卻屬愛卿烤的這頓野味終生難忘。」

劉辯心想,你身為**之主,母儀天下,卻跑到這荒山野嶺里吃野味,你不終生難忘才怪呢!話說歷史上這何太后也不算德才兼備的國母,在**里爭風吃醋,結黨營私,並且毒害了劉協的生母美人王榮,實在算不上一個好人。

不過仔細一想,爭風吃醋是女人的天性,**之主十個裡面有八個心狠手辣,為了專寵而不擇手段,這何太后也只是不能免俗而已,算不上大奸大惡之輩。更何況他還是劉辯這具身體的母親,所以劉辯也就不打算追究她過去所犯的錯誤,只要能改邪歸正,自己就會把她當母親供奉起來。

想到這裡的時候,劉辯下意識的朝何太后的胸部掃了一眼,心裡暗自嘀咕:「這手感真是不錯,可惜是自己身體的母親。等有機會了,再檢閱一下唐姬的峰巒,看看誰更雄偉一些?可惜穆桂英穿著鎧甲,看不出來。」

四個人吃掉了整整一隻野兔,喝了兩壺河水,方才有些力氣。穆桂英提議自己看守篝火,讓太后和劉辯圍著火堆[email protected],天明之後再繼續向南趕路。

一路顛簸,何太后與唐姬早就極度疲倦,當下圍著火堆沉沉睡去。劉辯心中有事,卻是小睡了一個時辰左右,便坐了起來,吩咐穆桂英道:「愛妃你睡一會吧,換孤王來看守篝火。」

穆桂英笑呵呵的看著劉辯:「大王喊我什麼?」

「你不是已經答應了母后的婚事嘛,沒人的時候我就喊你幾聲愛妃,先適應一下。」劉辯走到穆桂英身邊,輕輕的撫摸了下她的秀髮,說道。

穆桂英倒也沒有抗拒,反正自己已經答應了何太后,女人早晚要嫁人,能嫁入帝王之家是不錯,既然他喜歡這樣稱呼就由他好了。嫣然一笑道:「既然大王醒了,那微臣就先小睡一會,畢竟明天還要趕路。待會兒我再接替大王,萬萬不可讓篝火滅了,免得有野獸覬覦。」

「愛妃快點休息吧,這一路上都要仰仗你呢。」

劉辯笑笑,催促著穆桂英睡覺。等她睡著了之後,自己就再進行第二次召喚。只有穆桂英一個人護駕,實在太單薄了,怎麼著也得再召喚一個幫手出來,才能確保自己安然無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