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四十三章負荊請罪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錯能改,著實是難得可貴埃」 「可貴個屁,全是糊弄,小混蛋,你還真是以為裝可憐老子就不抽你了。」孫堅有些沒好氣的道,對於孫權的小伎倆,他當然一目了然,冷冷的道:「你知道自己是什麼行為嗎,這是逃兵...

吳縣,吳郡十三縣之首,吳郡的治所。

城中,吳郡太守府,大堂之上,太守盛憲,約莫四十歲,身穿官袍,面容嚴肅,煞有威嚴,跪坐在首位,吳郡都尉許貢,吳郡郡丞高岱兩人跪坐在兩側。

還有十幾個太守府的官吏跪坐兩人之下,文武涇渭,分列兩排,此時此刻,大堂之上,氣氛有些壓抑。

所有人都知道孫堅已經率領大軍返回了江東,就駐守在曲阿,不用數日,便可到達吳縣。

「諸位,孫堅之兵已至曲阿,如今兵鋒直指吳縣,數萬精銳兵馬,吾等該如何是好?」盛憲抬頭,雙目凝視著眾人,問道。

盛憲,字孝章,會稽人,早年舉孝廉,曾任朝廷尚書郎,後為吳郡太守,知識淵博,很有才華,有治理地方只能,但是性格有些懦弱,不善領兵。

如今吳郡的兵馬皆然在都尉許貢麾下。

「郡守大人,孫堅無朝廷之令,擅自對吳郡動兵,此乃賊也,吾等還是朝廷任命的吳郡官員,該誓死保衛吳郡,絕對不可讓他進駐吳縣。」許貢雙手拱起,冷冷的道。

許貢素有野心,任命吳郡都尉之後,一直壓迫盛憲,想要奪取太守之位,可惜盛憲雖然不掌控兵權,但是有郡丞高岱之助,也能壓制住他,高岱為吳郡郡丞,掌控民政,和財政大權。

他心中很清楚,盛憲他還能壓制,但是如果孫堅返回江東,他就絕對壓制不住這頭猛虎,所以在孫策返回之初,他就開始上跳下竄的,聯絡世家士族,逼迫盛憲,抵抗孫家返回。

但是孫策比他想的要剛烈,居然直接滅了一直支持他的曲阿許氏本家,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之餘,更加下定的決心,一定要抵抗孫家進駐吳郡。

「郡守大人,某倒是覺得,破虜將軍進駐吳郡,未必是一件壞事1吳郡郡丞高岱站了起來,拱手,低聲的道:「如今我們吳郡之地,混亂無度,各地豪強紛紛作亂,山匪水賊盤踞各地,百姓苦不堪然,破虜將軍素有俠義之名,本身也是我們吳郡中人,此處討伐董賊,名震天下,乃是一等一的雄主,麾下兵馬也是一等一的精銳之師,必然可平吳郡之亂,定我江東安穩1

「太守大人,吾等附議1七八個官吏同時站了起來,贊同的道。

孫堅本身出身吳郡,孫家世代在吳地為官,他也曾經擔任過吳郡的都尉,郡司馬等等職務,在吳郡底蘊深厚,名聲斐然,他的回歸,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一派胡言1許貢雙眸瞪大,死死的盯著高岱,殺氣騰騰的道:「爾等欲反朝廷乎?他孫文台無朝廷之名,返回江東,就是不尊朝廷之命,亂臣賊子也。」

如今能阻止孫堅進駐吳郡,就只有這一點,許貢就死死的抓住這一點。

「如今朝廷在董賊的操控之中,此乃天下皆知的事情,何以任命?」高岱性格剛強,絲毫無懼,道:「破虜將軍乃是吳郡之人,返回吳郡,天經地義1

「好了,都不要吵了1

盛憲性格向來溫和,難得一次強硬起來,低吼的一聲,道:「此事本太守自有考慮,爾等先行退下1

「諾1太守畢竟是吳郡最高的長官,盛憲一怒,眾人心中一駭,頓時點頭,退出了大堂,許貢雖然有些無奈,但是也不敢繼續壓迫盛憲。

許貢離開太守府之後,上了馬車,沉默了一下,對著車夫,道:「去城東,陸家1

吳郡世家士族皆然以顧陸兩家為首,顧陸兩家同時也是江東四大士族之二,影響力能覆蓋整個江東,如今能抵擋孫堅進駐江東的,恐怕就只有這兩家了。

顧家的家主早在孫策滅殺曲阿許家的時候,就開始閉門不出,不願意待客,他多次求見都沒有見到,明顯是保持沉默,他現在只能去求助陸家。

……………………………………

曲阿,江東軍營。

孫策孫權兄弟帶著周泰蔣欽從水路出發,把這支水軍沿著長江,進入了太湖,駐紮在太湖,留下蔣欽看著這隊伍,他們才返回曲阿的時候,這已經是十一月底了。

這時候天氣已經完全的冷下來了,幾天前還下了一場小雪,不過孫堅的數萬的江東大軍依舊駐紮在曲阿城外,沒有絲毫的動作。

孫權幾人返回曲阿之後,把蔡琰小歡子安置在曲阿縣城裡面之後,才和孫策朱治周泰幾人出城,去見江東大營,面見孫堅。

「大兄,如果等會父親要揍我的話,你可要擋著點啊?」走到江東軍營的營門的時候,孫權一想到自己的細皮嫩肉遭受猛虎的狠手,心中有些冷顫。

「呵呵呵……二弟,這一次你做的太過了,可知道父親擔心你,以父親的脾氣,這一頓打,恐怕你是逃不了。」孫策有些無良的笑道。

「那我不去了1孫權作勢就要往回走:「君理叔父,我們走,大兄你去和父親說,權回富春老家去,投靠孫靜叔父去了。」

「小仲謀,你往哪跑啊?」這時候,營門裡面,走出一個大漢,一隻手把小孫權給提起來了。

「大榮叔父,你的手可是悠著這點,別摔著我了,侄兒的身體不太好,經不起你折騰。」孫權被人提在半空中,一驚,回頭一看,這個大漢正是已經完全傷愈,生龍活虎江東大將祖茂。

「小仲謀,主公已經下令了,讓我來盯著你,要是你再亂跑,就讓我把你綁起來。」祖茂笑呵呵的看著小孫權,他的命可是孫權從戰場之上冒著被華雄斬殺的危險,救下來的,相對於小孫權,他有一份難言的感激,道:「你還是隨我去見主公吧1

「不去!打死也不去。」孫權的小身板不斷的折騰,但是面對起碼一米八五以上,孔武有力的祖茂,絲毫掙脫不了,頓時怒道:「叔父,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不能恩將仇報啊1

「小仲謀,你是讓我押著去,還是讓主公親自來抓你啊?」祖茂無奈的道。

「靠,這麼說權這一會左右是躲不過去了1孫權有些無奈,縮頭一刀伸頭也是一刀,頓時有些發狠了,道:「叔父你等等,把我放下來,權自己去見父親。」

祖茂把孫權放下來之後,孫權整理的一下衣服,咬咬牙,把上衣脫了下來,冷的有些發抖,對著孫策道:「大兄,你去給我弄點藤條來1

「你要藤條幹什麼啊?」孫策微微一愣,問道。

「負荊請罪1孫權黑著小臉,冷的有些垂頭喪氣的道。

江東軍營,中軍大帳之中,四周圍點起了幾個火盆,大帳之中的氣溫有些溫和,孫堅一襲灰色長袍,端坐在案桌之下,手握一卷兵書。

程普,吳景左右而立,三人為了名聲言順的讓江東軍進駐吳縣,已經討論了好幾天的,但是依舊沒有什麼結果,面色都沉著。

這時候,祖茂揭開帘布,走了進來,拱手道:「主公,大公子和二公子已經返回大營。」

「回來了,好,讓他們進來吧1孫堅一聽心中一喜,剛毅的臉龐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過想起孫權惡劣的出走行為,立刻板起了臉,旁邊的程普和吳景看的是心中暗暗發笑。

「孩兒策見過父親1孫策孫權走了進來,共同拱手行禮。

「小仲謀,你這是?」孫堅一看,嚴肅的臉龐有些忍不住的露出笑容,只見孫權的小身板**的上身,冷的直發抖,後背還背著幾根藤條,這個情景滑稽的有些好笑。

「孩兒屢次違抗父親軍令,私自出走,自覺無顏見父親,所以特意前來負荊請罪1孫權一本正經的道。

面對強大剛硬猛虎,有錯一定要認,不能死扛著,下次記得繼續就行了。

程普吳景兩人一看,便笑了起來,程普道:「哈哈哈……昔日有趙國廉頗負荊請罪於藺相如,青史留名,如今二公子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之領悟,知錯能改,著實是難得可貴埃」

「可貴個屁,全是糊弄,小混蛋,你還真是以為裝可憐老子就不抽你了。」孫堅有些沒好氣的道,對於孫權的小伎倆,他當然一目了然,冷冷的道:「你知道自己是什麼行為嗎,這是逃兵,按照江東軍的軍規,逃兵可是要被砍頭,以正軍紀的,莫不是你以為是我孫堅之子可以不尊軍紀裡面。」

「主公息怒。」

這時候,吳景,程普,祖茂看到兩父子這麼模樣,哪裡還不知道孫堅的刀子口豆腐心,急忙紛紛站出來求情。

孫權頓時繞繞頭,果不其然,猛虎還是很精明的,糊弄不過去啊,怎麼辦呢?

「父親,砍頭就有點過了,你要是覺得氣不過,不如就抽兩鞭吧,看著娘的份上,記得留下權的小命就行了1這時候孫權也讓凍得有些發抖,垂著小腦袋,保持最可憐的一面,可憐兮兮,戰戰慄栗的道。

「哼,就你這小身板,能熬得住老子的一鞭子嗎?得了,別裝了,丟人現眼,去穿上衣服。」孫堅看到他的這個模樣,什麼氣都消,惡狠狠的道:「再有下次,老子親自打斷的腿,看你怎麼跑1

「是,權記住了。」孫權心一松,冷的抖了一下,算是過了這一關了,趕緊三兩下把身上的冰冷冷的藤條扔掉,從孫策手中接過錦袍,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那速度快如閃電,讓大帳裡面的人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小混賬,鬼主意就是多1孫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