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三十九章戰!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個,一個個都有些不滿的看著孫權,有些甚至還把武器給拿出來了。 水寨大堂之上,頓時有些弓拔弩張。 「你們急什麼啊?死了一個,這不是還有一個嗎?」孫權嘴角一抹冷笑,不震一震這群...

夜幕下,幽幽的水流聲音之中,九江賊建立的水寨,大堂之上,外圍幾十個火把插在牆壁之上,裡面擺著十來盞油燈,燈火通明。

孫權一刀而下,乾淨利落的把何冬砍了頭,算是震驚到了所有人。

左右兩側,十來個水賊頭領猛然的站起來,面色驚變,一個個瞪大的眼睛,看著何冬倒下的屍體,死不瞑目的人頭,都愕然了,膛目結舌,有些為驚懼的凝視著孫權,一縷一縷的燈光折射在孫權的小臉之上,顯露無疑的殺意蔓延在大堂之上。

誰也沒有想到孫權不過一個小少年,說殺就殺,沒有絲毫的徵兆,直接一刀就砍下了何冬的人頭,粗暴殘忍,就連孫策周泰蔣欽幾人都愣了。

「二公子,你這是何意?」半響之後,不少的水賊頭領反應過來了,頓時陰沉著臉,一個大個子脾氣有些沖,站出來,冷聲的問道:「憑什麼殺我們軍師啊?」

「對啊,二公子,你也太霸道的,我何軍師不過是頂撞了你幾句而已。」一眾水賊頭領大概有十五六個,一個個都有些不滿的看著孫權,有些甚至還把武器給拿出來了。

水寨大堂之上,頓時有些弓拔弩張。

「你們急什麼啊?死了一個,這不是還有一個嗎?」孫權嘴角一抹冷笑,不震一震這群水賊,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輕輕的把刀架在躺在一塊床板之上的張鍾,張鍾這時候已經嚇的臉色蒼白的猶如鬼魅。

「大當家,這孫家實在太欺負人了,我們不投降了。」

「對,絕對不投降,有本事都殺了我們。」

十幾個水賊頭領本來就是刀口舔血之輩,這樣讓孫權一激,頓時沒有了顧慮,面色鐵青,一雙雙眼睛帶著怒火和殺意,凝視著孫權的小身邊。

孫策和朱治兩人一看,唯恐有人突然出手傷了孫權,二話不說,走上來,左右兩側緊緊的護著孫權身邊。

「都給我讓開,全部一邊站了,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動手。」

這時候,神色陰沉的周泰站了出來,氣勢兇悍,冷聲一喝,一眾水賊首領頓時有些駭然,立刻安靜的下來。

他心中也是不解,深呼吸了一口氣,才走上來,雙眸冷冷的看著孫權,道:「二公子,我周泰願意歸順你們孫家,不僅僅是因為孫家有猛虎之威嚴,是因為兩位公子有成大事的氣魄,還因為二公子從進入水寨從來瞧不出我們這些出身卑微的水騾子。

但是我周泰的兄弟,不是隨意可殺的,你既然殺了,今晚要麼二公子給我一個合理的交代,要麼二公子踩著某家的屍體,離開水寨。「

周泰的話音一落,周圍的水賊頭領一個個都精神大振,全部把武器掏了出來,把孫權五人緊緊圍住在大堂的中央。

「老周,我就喜歡你這爽快的脾氣,可惜眼光不太好,你不是要一個合理的交代嗎,我這就給你一個交代。」

孫權倒是沒有不喜,如果周泰連這點血氣都沒有,也不值得他來招攬,他眯著眼,輕輕的把刀刃往地面上張鐘的脖子上送了送,淡淡的道:「你和何冬的計劃,是你自己說出來,還是我把你的頭砍下來。」

「二公子,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說,我全胖涌戳絲此啦活目的何冬,駭然失色,早已經讓孫權嚇破膽了,孫權連何冬說殺就殺,更何況是他,在他心中比朱治還要恐怕,絲毫不敢隱瞞。

在周泰一眾九江賊的眾目睽睽之下之下,張鍾抱著斷臂的傷口,把何冬的來歷,還有他的計劃完完整整的說來出來,周泰蔣欽兩人頓時聽的怒氣上升,有些羞愧,臉色都漲紅了,紅一塊青一塊的。

一眾水賊頭領聽了,也倒吸了幾口冷氣,看著地面上的那具屍體,充滿鄙視的目光,反而有些慶幸的看著孫權的小身影,要不是孫權,恐怕他們被人打上門還不知道呢。

周泰勇猛過人,蔣欽冷靜沉著,九江賊聲勢不小,縱橫長江,也做個幾單大買賣,就連世家豪族都劫過,自然就成為了九江郡和丹陽郡的眼中刺肉中釘。

只不過他們雖然人不多,船也不多,但是熟悉長江各方的水道,老巢安得隱秘,打劫的時候也滑溜的很,九江郡和丹陽郡的水軍也曾經出兵圍剿過,但是幾次都讓他們逃掉了。

丹陽太守周昕自然不希望自己的轄地里有這麼一群水賊,於是想出了一個辦法,他知道周泰素有俠義之命,喜歡收留被官府通緝的人,於是派出麾下的一個謀士何冬,做了一場苦肉計,混入了九江賊之中。

本來他們的意圖是剿滅九江賊的,但是周泰劫持了孫權,何冬靈機一動,想把孫家兄弟一起剷除,畢竟江東猛虎孫堅返回江東,就等於猛虎歸山,一些狼啊狽啊就坐不住了。

丹陽太守周昕絕對是最不歡迎孫堅回來的人,想要提前剷除孫策孫權兄弟,從側面打擊一下孫堅也是情理之中。

「這真的不關我的事情,這都是何軍師吩咐我做的,大當家的,你放過我吧1張鍾說完之中,趴在了地上,痛哭的哀求道。

「混賬,無恥叛徒,我周泰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兄弟,我殺了你1周泰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就要一掌劈死他。

「等等1孫權卻阻止,道:「老周,他現在還不能死,我還有事情要問他。」

「為什麼啊,這種叛徒,出賣了我們所有的兄弟,就算是被五馬分屍,也是死有餘辜。」周泰太憤怒了,雙眸赤紅,瞪著孫權,冷聲喝到。

「老周,你能冷靜一點嗎?他死了,你想我們陪葬啊,現在已經是亥時了,馬上就到了子時,你們的老巢這裡已經暴露了,江面之上很快就有數千丹陽水軍來圍剿你們,逃是來不及了,你們都想死嗎?」孫權眸光橫掃了一樣這些水賊頭領,冷冷的道。

眾人一駭,想到了張鐘口中的三千丹陽水軍,頓時有些驚慌起來了。

「二公子,此乃我周泰對不起你,讓人泄露了你們的行蹤,無論如何,我周泰拼了命,也會保護你殺出去了。」周泰一聽,也開始冷靜下來,看著孫權孫策兄弟,神色之中有些愧疚,但是目光堅定的道。

周泰立足長江,講的是一個義字,何冬是他招收的人,如今把孫權兩兄弟出賣了,和他脫不了關係,數千丹陽水軍,這等陣容,就憑他們幾百的水賊,絕對不是對手,所以周泰已經下定了死志,要保護孫權幾人,殺出去。

「我等必然護著二位公子,殺出去1

這時候的水寨大堂之上,一眾水寨頭領看著孫權孫策兄弟,在也沒有絲毫的抗拒,甚至帶著一絲恭敬的目光。

孫權看來看眾人,也知道如今這些水賊算是真心歸順了孫家,頓時笑了笑,看著孫策,道:「大兄,如今敵強我弱,可有信心和丹陽水軍殺上一陣。」

「哼,來的正好,某家的槍正是**,周泰明不知死活想要算計我們兄弟,真的是找死。」孫策少年心性,而且今天還和周泰激戰的一場,熱血為熄,受不了激將,頓時戰意濃濃。

孫權走到了大堂最前面,站在一張一米高的案桌之上,小小的身軀彷彿一桿標槍,煞有氣勢,俯視眾人,道:「從你們歸降的那一刻開始,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九江賊,只有江東軍,江東軍從來不會不戰而降,敵人雖強,你們可敢戰?」

孫權不是逞強,這一戰既然躲不過,就正正經經的打一場,剛還算是為以後建立江東水軍而奠基,這群九江賊能縱橫長江,在水戰必然有過人之處,如果能出其不意的將計就計,陰上丹陽水軍一把,這一戰未必就輸。

這也是他為什麼不殺張鐘的理由。

「戰1

「戰1

周泰和蔣欽對視了一眼,目光之中有一股濃濃的戰意,開始齊聲吶喊,一眾水賊頭領看到孫權這個少年都不怕,也熱血爆發,聲勢如雷,強大的戰意瀰漫水寨之中。

「爾等立刻去召集兵馬,準備迎戰!我要讓這些丹陽水軍,有來無回1

孫權這時候恍然已經是這群水賊的核心骨,他目光堅毅,煞有自信,明顯不把丹陽水軍放在眼中,一眾水賊七上八下的心頓時也無懼起來了,孫權堂堂一個二公子都不怕,他們這些卑微的水賊還有什麼可怕埃

「諾1

周泰看著孫權,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選擇是沒有錯的,然後帶著一眾水賊趕緊行動起來了,整個水寨之中立刻開始沸騰起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