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三十四章孫策的屠刀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才支撐起江東軍的架子。 「此乃無奈之舉,不過二弟說了,玉璽早晚會回到我們的手中的,而且我們也得到了上萬戰馬,還有不少的輜重,父親這一次返回江東之後,我們就要組建一支精銳的騎兵了。」孫策有些興奮...

曲阿縣的營寨之中,江東軍參與聯盟軍征戰前後的過程,孫策一點一滴,絲毫不漏,詳詳細細的給吳景說了一通,吳景靜靜的聽著,聽的是時而皺眉,時而憤怒,時而訝異。

「好一個袁術,沒想到四世三公之門庭居然出如此之小人。」吳景聽到江東軍糧草被斷,導致兵敗,上萬兒郎身死,頓時冷哼了一聲,面帶憤色,怒罵道。

「哼!此小人,若非父親攔著,策非要一槍戳死他1孫策也冷冷的道,突破了練氣大成境界之後,年僅十六歲的他已經躋身於一流武將的巔峰,相對來說自信更強了。

「就是可惜那傳國玉璽了,居然送到了他手上。」吳景雙眸之中劃過一絲敬仰的光芒,眉頭動了動,有些嘆息的道。

孫策對於吳景沒有絲毫的隱瞞,包括玉璽的隱秘也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在孫堅這頭猛虎沒有成長之前,孫家比不上吳家在吳地的影響力,後來孫堅要娶了吳家的大小姐,吳家不願意,認為他為人粗匹,舉止魯莽,後來是吳景一手促成的了這個婚事,吳景早年就認識了孫堅,他一直認為孫堅早晚成就大事。

這些年吳景和孫堅的關係很深,他一直在暗中輔助孫堅,不然孫堅怎麼可能僅憑著長沙一郡之地,能練出三萬精銳江東將士。

孫堅能有今天之威名,行軍打仗依靠的程普,祖茂,黃蓋,韓當四個兄弟,在政治財力之上就依靠著兩人,小舅子吳景和弟弟孫靜。

兩人傾盡孫吳兩家的財力才支撐起江東軍的架子。

「此乃無奈之舉,不過二弟說了,玉璽早晚會回到我們的手中的,而且我們也得到了上萬戰馬,還有不少的輜重,父親這一次返回江東之後,我們就要組建一支精銳的騎兵了。」孫策有些興奮的。

騎兵,在這個時代可是最精銳的兵種。

「小仲謀?」吳景雙眸劃過一絲興趣,孫權可是他看著長大的,不過上了一次戰場,卻變的有點不認識了。

從孫策口中的孫權和自己平時認曙權,差別可不是一般的大,他相信孫策這麼血氣方剛,驕傲無比的一個少年不會誇大其言。

「伯符,大兄何時才能返回?」吳景沉默了一下,問道。

「這一次撤兵沒有那簡單,這一次我們不僅僅得罪的袁術,還得罪的袁紹,父親怕袁家兩兄弟偷襲攔截,所以行軍的速度不快,就算我們得到了上萬戰馬,恐怕也要十幾天的時間才能返回江東。」孫策想了想,才道。

「既然是這樣,伯符,我們在你父親歸來之前做點事情,由你親自來出面,梳理一下曲阿縣城裡面的豪強,這裡面反對大兄的人肯定有不少,我們打一批,拉一批。」吳景雙眸劃過一絲精芒,道。

曲阿縣城的豪強家族不少,不過實力並不算強大,但是有一點很重要的,江東世家豪強很容易抱成一團。

他的這個舉動就是想要在孫堅大軍沒有返回之前,試探一下江東士族的反應。

吳景知道孫堅返回江東,以他的武力必然能拿下江東,所以他現在已經開始為孫堅鋪路了,江東是一個世家士族林立的地方,八成的土地和人口都在世家豪強的控制之中,孫堅要佔據江東,必然要和這些世家士族對碰。

「舅舅,策該如何做?」孫策目光一亮,有些意動了,他現在就想急著向孫堅證明自己,證明他不僅僅能征戰沙場,還能管理地方,心性並不比孫權差。

倒不是因為爭權奪利,而是少年心性,不服輸的少年心性。

「曲阿的地方豪強有不少,其中為代表的就有三大豪強,許家,陳家,還有顧家,這個顧家是吳縣顧家的分系,一定要小心處理。」

吳景自己也曾經做過一屆曲阿縣令,比普通人更加的明白曲阿的情況。

「顧家?江東士族之中的四個代表性家族之一的顧家1孫策畢竟在江東長大的,從小就隨父親接觸江東士族的情況,向來對這些士族世家很不爽。

在原來的歷史上,孫策平定江東的時候,對這些世家可是曾經大開殺戒,就因為他對這些世家太強勢了,才有了後來他被刺殺的事情,不然就算是是他自大了,以他的武藝,隨隨便便兩三個刺客怎麼可能把他幹掉。

「舅舅,我們殺那一家?」孫策雙眸閃過一絲寒芒,問道。

「許家。」

吳景冷冷的道:「許家是吳郡都尉許貢的本家,我已經了解了一下,許貢這些天在吳縣一直上跳下竄的,教唆盛憲,聯繫了不少江東士族豪強,想要把大兄的部曲擋於門外,我們就打他。」

「行,就殺許家1孫策嘴角上翹,劃過一絲的殺意。

韓登和莫從的歸降,吳景在旁協助,曲阿已經被孫策穩穩的握在手中,要想滅一個小小的地方豪族,不難。

孫策進駐曲阿的第三天晚上,當地豪強許家的三百僮客,突然夜襲江東軍營,但是孫策早有防範,反而圍殺,全滅之。

孫策軍營遇襲,依舊擔任著曲陽縣令的韓登勃然大怒,命縣尉莫從,率領一千縣兵,斬殺許家一百八十一口,曲阿三大豪強之一的許家,被除名。

夜色蕭蕭,蒼茫無光,曲阿縣城東側,原來的許家大宅,如今已經是血流成河,屍積如山,一片的狼藉。

「子豪,現在你明白了什麼是雞蛋碰不過石頭了吧1大宅之中的戰鬥已經結束了,許家無一生還者,無數的軍士在善後,韓登一襲長袍,站在許家大宅的門口,對著身邊的莫從意味深長的道。

許家不過三百來僮客,敢去偷襲江東軍上千騎兵?說出來他第一個不相信,但是現在這就是一個事實,除掉了許家,而且還是用他的手,不用說一定是他昔日上司,吳景的手筆。

不過有此魄力,一個地方豪族說滅就滅,這大公子也不簡單。

「大公子不過想要震懾我們而已,何必殺其滿門,這是不是有些霸道了?」

看著許家滿門被殺,莫從神色有些難看,道。

「亂世之中,非殺不以鎮世,你以為這是殺給我們看嗎?這是殺給所有江東士族,還有吳郡都尉許貢看的,大公子這才是少年雄主之姿。」

韓登冷冷的道:「子豪,如若你還不能轉變心態,就速速離開江東,我不想看到有一天你刀斧加身。」

莫從雙拳握緊,青筋暴露,面色有些猙獰,凝視著許家大宅裡面的血跡,最後嘆聲,彷彿鬆了一口氣,道:「從多謝縣尊大人的指點,明日從便親自去給大公子坦言,賠罪。」

「你能這麼想就好。」韓登如今已經死心塌地的跟著孫堅了,他知道莫從無論是管理地方還是帶兵,還是有些能力的,他不想看到莫從自尋死路。

……

翌日,縣衙堂上,少年孫策堂而皇之的坐在中央,吳景坐在他的他右手邊,韓登,莫從,還有曲阿縣的不少的官吏。

東漢的官職,超越萬戶以上的大縣城,至縣令一人,縣丞一人,掌控民政,文書,縣尉兩人,掌控治安,縣尉之下還有兵曹,賊曹。

曲阿就是超越萬戶以上的大縣城,主要以韓登和莫從為主,剩下的一個縣丞和縣尉都是以兩人為主。

「韓縣尊,莫縣尉,這一次多謝你的配合。」孫策興緻很高,喝了幾杯酒,才凝視兩人,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意味深長的光芒,舉杯拱手而道。

不得不說,這兩個都是識時務的聰明人,如果不是兩人的配合,曲阿的這場戲恐怕孫策還要背上一些罪名呢。

許家滅了,震懾巨大,如今曲阿的豪強之中大部分都降服了,陳家完全的投了孫家,只有顧家坐觀著,應該還在等待吳縣本家的指示。

「大公子客氣了,賊子居然敢在曲阿行兇,這是我們應該做了。」兩人看著堂上的朗朗少年,雙眸之中不自然的有一絲敬畏,面帶笑容,拱手而道。

「哈哈哈……說的好。」孫策意氣風發,大笑。

「報1

「進來1孫策神色一震,道。

這時候,堂外一個江東士兵走進來,把一份信交給孫策,道:「大公子,這是有人指名道姓要給你的信,來人說,這是二公子給你的信。」

「什麼,二弟的信?」

孫策一急,立刻接過信封,拆開一看,俊朗的面容頓時驚變,有些猙獰,身上一股濃濃的殺伐之氣凝聚,充斥大堂之上。

「賊子,安敢如斯?」他一掌派到了案桌之上,整張案桌嚓的幾聲,頓時四分五裂。

眾人一看,心中駭然,彷彿感覺一股寒氣流淌,大堂之上的氣溫彷彿都降低了十幾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