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三十二章戲志才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不和,雙雄必然有一爭,到時候便是西涼軍分裂之時。」 「虓虎?」中年文士雙眸一亮,道:「傳聞此人是天下第一武將,勇武當世,可真乎?」 在旁邊撫琴的蔡琰聽到這個名字玉手都忍不住抖動了一下,...

許邵,字子將,汝南平輿人,漢末名士。

孫權對他的了解就是評論了曹操,後世人皆然稱曹操為一代梟雄,就是從他嘴裡流傳出來,事實證明,他的評論沒有錯。

他沒想到在這裡借宿一夜,居然能碰到這個名士,許邵雖然不如蔡邕王允這些天下聞名的大儒,但是名聲不小,最重要的是此人眼光獨到,看人極其精準。

「曹操,權前段時候在關東聯盟軍的時候,見過幾面1

孫權嘆息了一聲,眸光異彩,低聲的道:「若要權來評價他的話,只能說,如果能在北方地域與袁本初一較高低的,必然是此人也1

「哦,公子居然對曹操此人有這麼大的評價?」白衣青年微微一驚,現在他絲毫不敢把孫權當成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他已經把孫權和自己平等對待。

孫權剛才對天下幾大霸主有條有理的評論,就算是以他淵博的學識也未必能看的這麼透徹。

「曹操乃是當世少有的人傑,有學識,有城府,有胸襟,可交好世家,可容納寒門,雖然出身不足,在盛世之中或許這是一個大缺憾,但是此乃亂世,亂世之中能者為王,袁紹雖強,可未必是他的對手。」

孫權目光微微眯起,一抹冷芒劃過,他不過是一個小蝴蝶,改變不了大歷史,曹操始終會崛起,以後絕對是他江東最大的敵人。

「公子的意思是,難道袁本初還不如曹孟德?」中年文士許邵微微一驚,目光凝視著孫權,有些難以接受這個結果,他雖然看好曹操,但是更看好出身四世三公的袁紹。

「此乃我個人之看法。」孫權淡淡一笑,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意見。

「曹操?有意思。」白衣青年目光之中劃過一抹興趣。

寒窗苦讀十幾年,如今正是他一顯才華之時,他本欲以餘生僅僅數年,投一明主,實現心中所學。

最近袁紹風頭正緊,出身名門,領導關東聯盟,征戰董卓,名聲大噪,他很看好他,本有意投冀州而去,如今聽了孫權的話,倒是不妨看看這個曹孟德如何?

孫權這時候如果知道,自己的裝、逼會給曹操送去一個不世的人才,他一定會捶打胸口,哭天喊地的說自己後悔了,以後打死不裝、逼了。

「天下雄主何其多,只是苦了百姓而已,如今之天下,群雄並起,形勢恐怕尚未明朗啊1中年文士仰視星空,微微有些嘆息,問道:「不知道二位對那董仲穎如何看,董卓雖然退守長安,但是麾下力量並不少,西涼軍依舊是天下強兵,而且挾持天子在手,不可小覷。」

「咳咳……此人銳氣已失去,不足為患1白衣青年明顯有些身體不好,咳嗽了幾聲,才道。

孫權也表示贊同,點點頭,道:「西涼軍雖然還有勢,但是董卓已經不是以前的董卓了,虓虎呂布虎牢關一戰,名揚天下,士氣正旺,兩人雖然為父子,但是面和心不和,雙雄必然有一爭,到時候便是西涼軍分裂之時。」

「虓虎?」中年文士雙眸一亮,道:「傳聞此人是天下第一武將,勇武當世,可真乎?」

在旁邊撫琴的蔡琰聽到這個名字玉手都忍不住抖動了一下,美眸有些畏懼,雒陽大火,就是呂布領的軍,在她心中呂布恐怕比董卓還要兇殘。

「這是權親眼所見,此言非虛1孫權想到了虎牢關之下,呂布的雄姿英發,不由自主顫抖了一下,點點頭:「呂奉先確實有此能。」

「咳咳咳……」白衣青年突然大咳的起來,嘴角還出現了一絲絲的血絲,半響之後,他才掏出一方小帕子,拂去了嘴角的血絲。

這時候涼亭裡面寂靜一片,幾人都看著他,蔡琰的琴音也停了下來。

「失禮了,隆長年有疾在身,倒是毀了幾位的雅興。」白衣青年抬頭看著幾人,歉意的道。

讀書人煮酒論言,講究是一個興緻,如今他這麼一咳血,算是毀掉了這些人的興緻,終止了今天晚上的論天下。

「若是汝相信權,可讓我瞧瞧1孫權突然道。

「公子難道還會岐黃之術?」中年文士眉頭皺起,微微一驚,問道。漢室獨尊儒道,所以其他的皆然是旁門左道,不為讀書人所敬。

「會一點點1孫權微微一笑,道。

「沒問題,你隨便1白衣青年伸出手,倒是沒有在意,這病已經是老毛病了。

他不是沒有找過郎中來看,三年前他曾經拜託潁川荀家的關係,找了一個宮中的太醫來看病,但是那個太醫只說了一句話,此病他無法醫治,而且按這個形勢發展下去,他最多十年命。

十年如何已經過了三年了,他最多只剩下七年的命,而且是最多,他感覺最近身體越來越不好,恐怕三五年就不行了。

所以他最近一直遊歷天下,就想找一雄主,在有生之年,實現自己平日所學。

孫權伸出手,給他號脈,其實孫權並不精通醫術,頂多是懂得一些中醫,但是他明白現代西醫,有些中醫醫不了的病,可以用西醫的角度去看。

「我能摸一摸你的腹部嗎?」孫權神色微微一動,收回號脈的手,問道。

「可以1白衣青年看到孫權的認真模樣,心中有些悸動,點點頭。

孫權伸手越過他的衣服,輕輕的摸到了他腹部,在他腹部右下方向感覺摸到了一個異物,不確定,但是孫權有了主意。

「其實你之病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到1孫權收回手,低聲的道。

「哦?此言何解?」白衣青年雙眸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湧現了一抹希冀,求生意志,人人皆有。

「腹有異物,自然要取出1孫權神色凝重,道:「我只是略懂岐黃之術,並不精通,醫治不了你這個兵,如果說天下有人可治你之病!唯一人爾。」

這病症,這現象,這狀況,應該是一個小腫瘤,不過孫權並不是精通醫術,也不敢肯定。

「誰?」白衣青年雙眸迸發一抹灼熱的精芒。

「此人姓華名佗,字元化,他是沛國譙縣人,他之醫術,可謂是當世可無雙1既然有緣,孫權也不介意指一條明路給他:「你若是尋他,便有希望,若是他都救不了你,天下也沒有幾人能救你。」

「華佗?某家曾經聞此人,一瘋子爾1中年文士眉頭皺起,道:「此人曾經多次偷取剛剛死去的屍體,然後剖開,非正常人作為。」

「天才和瘋子從來都是一線之差,他之所以偷取死屍,不過是為了研究人體,研究他的醫術,這是一種醫道精神。」孫權知道這個時代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不會認同華佗的作風。

「華佗?」白衣青年聽了,神色有些掙扎了。

「人海茫茫,你我有緣相逢,實在是難得1孫權裝逼也裝夠了,和兩個這麼精明的人談論天下就是一種精神的交鋒,有些累了,長身而起,拍了拍白衣青年的肩膀,道:「我便再贈送你一個意見,你若是不相信他,就不要去找他,你若是相信他能救你,就相信到底,即使他要剖腹取你身上的異物,你也一定要相信,他能救你。」

孫權說完了就走過來,伸手帶著蔡琰,離開了涼亭,離開之前還不忘了禮貌:「今夜多謝先生收留1

今天晚上他不過隨心而來,其實並不想知道這兩人是誰,一席論天下,倒是讓他心中朦朦朧朧的目標清晰了不少。

這樣離去,很瀟洒。

「剖腹?」白衣青年一聽,面色有些駭然,凝視著孫權的小背影,心中頓時掙扎了起來。

「此子年不過十二三,心性卻如此成熟,而且面相奇特,明明是王侯之死氣,卻非夭折之輩,怪也,怪也!某家看不明白啊1許邵眯起眼凝視著孫權的背影,一抹精芒劃過。

「今夜戲隆也多謝先生收留1這時候白衣青年也站了起來,彷彿下了決定。

「你已有決定1許邵回頭看了一眼白衣青年,目光一亮,道。

「人皆然有求生之能,隆也怕死,哪怕是一絲之希望,隆都要試一試,三五年太短了,難以實現隆心中抱負。」白衣青年點頭,道。

「潁川戲隆,戲志才,學識淵博,乃是寒門子弟的代表,你有神智之能,可輔天下雄主成就霸業,但是其面相乃是夭折之相,既然你決定要用剩下的幾年拼一拼,某家也希望你能過這一關,不負你多年之學。」許邵凝視著白衣青年,道:「我希望他是對的,華佗是天才,不是瘋子1

「生死有命,既然選著了相信,就不要後悔,隆今日便承許先生之貴言。」戲隆倒是洒脫,拱手的道。

戲隆,戲志才,與郭嘉齊名的天下最頂級的謀士,孫權如果這時候在這裡,一定會給自己兩巴掌,然後狠狠的鄙視自己:為什麼要裝瀟洒而不問問他的名字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