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三十一章論天下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人,中年文士點點頭,道:「去吧1 三人沒有等多久,便看見一妙齡少女在綠衣美婢的帶領之下,走進了涼亭,蔡琰青絲散披,一襲儒裙,抱著一個琴,身姿款款。 中年文士和白衣青年抬頭一看,頓時目光...

星空之上,圓月橫空,群星璀璨,涼亭之中,燈光閃耀,酒香撲鼻。

孫權少年老成,氣質非一般,隨口而來的話,出自白居易的《琵笆行》之中的一句,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算是鎮住了兩個文采斐然的文人。

中年文士和白衣青年兩人一聽,微微一愣,看著孫權的眼神頓時凝重起來,收起了心中的一絲輕視,白衣青年當即大笑,道:「這是隆之錯了,隆不該以年紀論英雄,而小看公子之才,就憑這一句,這酒公子當然能喝,隆當罰1

說完他就舉起酒杯,一口而盡,一滴不留,旁邊的幾個美婢趕緊上前,繼續斟酒。

「哈哈哈……客氣1孫權得意的笑,這麼多人喜歡裝、逼不是沒有道理的。

「兩位今夜皆然是借宿之人,正如這位公子所言,能相逢就是緣分,何必還要相識,今日我便不問兩位的身份,喝酒,請吧1中年文士舉起酒杯,道。

「請1

「請1

孫權和白衣青年同時舉起酒杯,道。

「今夜天色甚好,我們難得相遇,僅僅喝酒有些無聊了,不然我請一人,撫琴助興,可好?」孫權沉聲的道。

「公子之言,甚好1兩人目光一亮,點點頭。

「這個姑娘,麻煩你一下,去把我家姐姐請來,就說權在喝酒,請她撫琴助興1孫權對著身邊的一個美婢,道。

孫權身邊的綠衣美婢一聽,轉過頭去看了看自己的主人,中年文士點點頭,道:「去吧1

三人沒有等多久,便看見一妙齡少女在綠衣美婢的帶領之下,走進了涼亭,蔡琰青絲散披,一襲儒裙,抱著一個琴,身姿款款。

中年文士和白衣青年抬頭一看,頓時目光一亮。

「蔡姐姐,不好意思,睡不著,剛好遇上兩位知己,喝酒有些無聊,就想起了你的琴音,麻煩你了1孫權抬頭,笑了笑,道。

「沒事,姐姐也睡不著。」蔡琰美眸閃爍,白了他一眼,對著兩人行了道:「兩位先生既然有興趣,奴家這就獻醜了1

她沒有絲毫的怯場,在三人不遠處坐了下來,把手中的琴擺放在一張案桌之上,半跪而坐,十指如同小精靈,能悸動人心的琴音開始回蕩起來。

「好優美的琴音,悸動人心,非一般人能彈的出來,姑娘好琴藝。」白衣青年目光凝視著蔡琰,劃過一絲愛慕,道。

他出身潁川,身為寒門子弟,但是十數年苦讀,琴棋詩書既然通曉,雖然不算是精通琴藝,但是也是一個好知音,自然能分辨出好壞。

「能彈出此音,可見姑娘的琴藝之深,天下女子少有,在音律之上,能有如此造詣,姓蔡,天下更是僅一人。」中年文士微微傾聽,目光閃亮,一道靈光閃過,恭敬的道:「姑娘,你應該是朝中大賢,蔡邕蔡中郎之女1

「原來是蔡娘子,隆失敬了1白衣青年身上一震,恭敬的道:「蔡中郎乃是天下少有的音律大家,雖然未聞其之音,但是今日能聽上蔡娘子一曲,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奴家昭姬見過兩位先生1蔡琰一邊繼續撫琴,一邊點點頭。

「長夜漫漫,此音此酒,天下難得,不如我們就來聊聊著這天下吧1孫權琥珀眸子凝視著兩人,挑起了話題,道。

青梅煮酒,不就是要談論天下的嗎?這程序不能少。

「公子所言甚是,不如由隆先來。」白衣青年拱手,神色之中閃過一抹精芒,道:「如今天下,君非君,臣非臣,天子淪落為傀儡,先有黃巾起義,後有董卓之亂,漢室恐怕已經無望了,關東諸侯討伐董卓,卻無戰果,如今雒陽被焚,聯盟已散,天下要亂了。」

「當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高祖方得天下」中年文士雙眸一瞪,神色有些悲天憫人,嘆聲的道:「這天下恐怕要回到四百年的混戰1

「少帝已死,獻帝乃是董卓之傀儡,漢失正統,諸侯並起1

孫權看著兩人,幼稚的臉孔露出了一絲絲驚異,淡淡的接了一句:「只怕今時今日要比四百年前的楚漢之爭還要激烈,為了平息了這一場黃巾之亂,天下世家,各地諸侯實力在不斷的壯大,主強仆弱,亂已起也。」

「漢室難顧,但是百姓內無辜,不知道天下可有平亂之人?」幽幽琴聲之中,白衣青年舉杯問道。

「天下群雄之中,四世三公,嫡子袁術,為朝廷后將軍,底蘊深厚,佔據汝南之地,麾下兵強馬壯,此人如何?」中年文士眯起眼,低聲的道。

「不過一小人耳?」孫權冷冷一笑,道:「自古成大事者,可不擇手段,但是必有其心胸,可容納天下,袁術雖然有家勢,有才能,但是心胸狹窄,凡是斤斤計較,非成大事之輩。」

關東諸侯討伐董卓之戰已經傳遍天下,袁術在品行之上的瑕疵兩人皆然有聞,頓時點點頭。

「渤海袁紹如何?」白衣青年目光帶有一絲希冀,輕聲的問道:「袁本初既有袁家之勢,還有前關東聯盟的盟主之餘威,勢壓天下,如今已經返回關東,麾下更是兵馬眾多,大將無數,不出三五載,此人不可霸河北之地,以河北之地,可爭鋒天下。」

孫權一聽,琥珀晶瑩般的瞳孔猛然有些收縮,此人眼光獨到,沉默了一下,搖搖頭,道:「袁紹雖然有能,或可霸河北,或可據北方,但是他太注重門庭之別,有世家之禮儀,卻無百姓之心,難成大事,自古王者,得民心方能得天下。」

「得民心者方得天下,公子此言大甚1中年文士和白衣青年神色一震,舉杯同道:「此言浮一大白,我等敬爾一杯1

「請1孫權有些汗顏,舉杯同飲,這一來二往的喝了不少,腦袋有些迷迷糊糊了,漢末的酒度數很低,但是孫權年紀還小,不勝酒力。

蔡琰十指撫琴,細細的聽著三人的言論,美眸劃過一絲精芒,凝視著小孫權,雖然他們相處多日,她感覺還是有些不了解這個少年老成的小孫權。

「荊州劉表有如何?」中年文士繼續問道:「此人乃是漢室之後,有八駿之名,學識淵博,單騎入襄陽,隻身收荊州群雄,可見其勇,文武雙全,非泛泛之輩。」

「劉景升有勢無心,鎮荊州尚可,但是缺乏天下之野心,雄心皆有野心而來,心不足,力則不到,若無心者,何以天下。」孫權冷聲的道,佔據荊州幾十年都踏不出一步,他有多野心可想而知,最後荊州的江山還是劉備替他保住的,而且還抱在自己的懷中。

「江東猛虎呢?」白衣青年問道:「吾曾聞其人,在吳地略有聲望,先平黃巾,后鎮長沙,關東聯盟一戰之中,為先鋒,勇戰天下,非一般人1

「虎有吞噬天下之意,此人也是雄才大略之輩,不過我聽聞他已經率兵往江東而去,江東之地,非可爭天下之地。」中年文士想了想,有些惋惜道。

「此話何講?」孫權微微眯眼。

「江東之地有長江天險,可護江東基業,亦可阻江東之勢。」中年文士淡然的道。

孫權頓時明白了,也無言可對,江東多河,以水軍稱雄,大部分是步卒,的確難以與北地的鐵騎爭鋒,算是守成又余,進攻不足。

「那刺殺董卓,矯旨天下,聯盟關東諸侯的曹操呢?」孫權突然問道。

「公子所說的是那個出身宦官之後的曹操?曹孟德1白衣青年的目光一亮,有些驚異。

這個年代,出身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曹操因為出身宦官之後,在沒有真正發跡的時候,並沒有讓人重視,比不上袁紹,袁術之輩。

中年文士聽到曹操的名字,神色有些凝重,道:「說起曹孟德,某家當年在雒陽曾經見過其一面,此人非善類,有心胸,有氣魄,不懼小節,必成大事,當年他曾架劍於某家脖子之上,某家便給了他一句評語,盛世能臣,亂世梟雄。」

孫權一聽,頓時目光閃亮,凝視著中年文士,他是許邵,這個中年文士應該就是評價曹操的汝南名士許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