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三十章青梅煮酒?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這酒在下能喝嗎?」 「原來先生還有客人在?」白衣青年抬頭,凝視了一眼小孫權,道。 「你不也是客人嗎?這位公子不必客氣,請坐1中年文士沒有因為孫權的年齡而輕視他,點了點頭,恭敬的道。<...

目標落空之後,孫權又在潁陰縣城呆了三天,然後又去了潁川郡的其他好幾個縣城,想去碰碰運氣,不過最終還是一無所獲,只能悻悻的離去。

潁川郡的確人才濟濟,號稱漢末的人才搖籃之地,除了郭嘉這些頂級人才之外,肯定還有不少能人,但是孫權的小腦袋所記得的歷史名人本來就不多,能記住的就是那幾個大牌,其他的也記不太清楚。

再加上他現在也沒有這麼時間耗下去,江東軍這時候應該返回已經開始在江東的路上了,孫家奠基江東的戰役即將開始,他可不想錯過。

所以這一趟最後只能一無所獲,可謂是盛興而來,敗興而走。

本來孫權以為他來自於未來,熟讀三國的歷史,明白這個時代的發展方向,知道這個時代的能人,就能取得決定性的先手。

可是現實就是一盤冰涼涼的冷水,一頭澆下來,把孫權一顆從現代而穿越而來火熱熱的心,澆的是那個透心涼。

事實告訴他:穿越者也不是萬能的。

我知道諸葛亮有龍之名,是一手扶住劉備成就霸業的頂級謀士,是未來的蜀國丞相。我也知道司馬懿,一代冢虎,學識淵博,智慧超然,活活熬死了諸葛亮。我還知道郭嘉,鬼才之名,天下無雙……

「可是知道有個屁用呀1

馬車上,孫權有些沮喪,躺在毯子上,小腦袋枕在蔡琰的玉腿之上,不禁的在心中罵道。

「權,你這是怎麼了?不高興啊1蔡琰看著孫權悶悶不樂的好幾天,有些擔憂,問道。

「蔡姐姐,你說我明明知道樹上一共有十個最大最熟的果子,卻只能去摘三個,實在有些不甘心,如何是好?」孫權翻過身來,琥珀般的大眼睛凝視著蔡琰的俏臉,栩栩生輝,問道。

「權1

蔡琰柔嫩的小手整理了一下小孫權的頭髮,笑靨如花,黃鶯般的悅耳嬌聲,安慰的道:「樹就這麼一顆,既然你已經摘了三個,就得給其他人留點,不能太貪心了,水滿便溢,月圓則缺,天下哪裡會事事如意。」

「水滿便溢,月圓則缺?蔡姐姐,說的對1

孫權一聽,雙眸劃出一絲綠幽幽的精芒,頓時心情好多了,心中想了想:這一趟潁川行,結下了徐庶的這一個緣分,只要沒有意外,徐庶入江東已經有八成的可能了,也不算白跑了,人不能太貪心,如果一股腦的把這些人才都攬入家,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蔡姐姐,你說的太好了,為了獎賞你,來,親一口1孫權心情大好,開始貧起來了,色眯眯的小腦袋湊的上來。

「討厭,孝**,一邊去1蔡琰小臉緋紅,伸手把孫權的小腦袋拔到一邊去。

「小歡兒,給我喂一顆提子,公子喜歡1大的沒有佔到便宜,孫權不甘心又湊過去,把小丫頭的**了一番。

小丫頭雖然只有十三四歲,相貌也不如蔡琰,但是勝在活潑可愛,可愛的小蘿莉,大叔摯愛埃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吃死你。」小丫頭無奈,只有恨恨的從案桌上剝下一顆葡萄提子,塞到孫權的小嘴裡面。

孫權心滿意足的躺在毯子上,他覺得自己重生在這個年代,做少爺的生活實在太美好了。

……

孫權原先為了躲避江東軍的追捕,先是從汜水關西行到雒陽,繞了一圈,然後才從雒陽下東南。

從雒陽返回江東的路,要經過潁川郡,出了潁川郡就是汝南了,汝南一直是袁家的地盤,如今是袁術的領地,過了汝南就是九江,九江如今應該在揚州刺史陳溫的手中,九江郡過去就是丹陽,丹陽再過去就是吳郡。

孫堅雖然是長沙太守,但是如今荊州已經落在了劉表手上,劉表單騎入襄陽,收復荊州世家,聲勢正盛,江東軍雖然有數萬精銳兵馬,但是如今沒有地盤,也就是沒有後勤,根本打不起硬仗,所以長沙是回不去了。

孫堅只能率領麾下的兵馬返回吳郡,他雖然不是吳郡太守,但是畢竟孫家出身吳郡,在吳郡的根基甚深,孫堅號稱江東猛虎,在吳郡更是聲望斐然,再加上手中的數萬精銳兵馬很容易的就能紮下根來。

諸侯和流寇的區別就看能不能守住一塊地盤。

流寇再強大也只不過是一群散沙,江東軍不是流寇,所以一定要拿下一塊地盤,如今天下大亂,無主的地盤多的是,但是最合適江東軍的恐怕就只有江東了。

……

這個世道雖然混亂,但是孫權一行人倒是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中間也遇上了幾次小土匪,但是朱治乃是接近一流巔峰的武將,一柄長槍,無人可擋。

「公子,我們已經出了潁川地界大半天的時間,現在已經是汝南郡內了1駕車了朱治看了看天色,突然向著馬車之內,提醒的道:「汝南的地域不如潁川的安全,官道上經常有劫匪出現,夜晚更是不安全,萬一打起來,治恐怕顧不上公子,公子自個一定要小心謹慎,切莫傷到自己。」

「呵呵……有叔父在,權還不至於畏懼著小小蟊賊1孫權的的聲音懶洋洋的道。

「公子,天快黑了,不如我們找一戶人家安頓下來,明天再趕路吧1朱治自己倒是不在意,但是為了孫權的安危,覺得還是謹慎一點,不能走夜路。

「行1

孫權自己倒是不怕,也得為身邊兩個如花似玉的美女考慮一下。

趕路趕的太急了,這附近是荒山野嶺,沒有什麼人家,直到天完全黑了,朱治才找到一個戶人家,還是個大戶,一座三進三出的大宅居然建立之一個小山坡的半山腰之上。

這個大宅的主人家是一個將近五十歲的中年文士,很好客,並沒有沒有拒絕孫權等人的借宿。

朱治是老江湖了,自然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可疑,一行人才住進了一個庭院之中,借宿一夜。

晚飯過後,孫權有點坐不住,就順著長廊,打算散散步,大宅的長廊直通山後,走著走著,不由自主的來到了一處雅地。

山背之後,有一處優雅的涼亭,建立在一個小湖泊之上,周圍是種滿了杏花,桃花,百花盛放,花香芬芳,涼亭之上有六個大燈籠,在夜風之中輕輕的搖戈,散發閃亮的燈光,照亮整個小涼亭。

涼亭之中,竹席鋪地,擺著幾張案桌,大宅的主人坐在一側,還有一個白衣文士坐在他對面,是一個儒雅的青年,燈光之下青年的臉色有些蒼白,是那種病態白,應該是長年身上有疾,他們兩人身邊有幾個美婢在小心翼翼的煮酒,而兩人則在輕聲的交談。

「這不就是青梅煮酒的節奏嗎?」孫權遠遠看去,目光一亮,有些驚異。

曹操和劉備青梅煮酒,青史留名,所以後世人會把青梅煮酒當成他們的專利。

其實不然,在東漢不是明朝,沒有言論束縛,這個年代,文人雅士之間,青梅煮酒,論談天下,各抒己見,很平常的事情。

孫權想了想,目光劃過一抹精芒,走了過去,躬身的問道:「不知道兩位先生,這酒在下能喝嗎?」

「原來先生還有客人在?」白衣青年抬頭,凝視了一眼小孫權,道。

「你不也是客人嗎?這位公子不必客氣,請坐1中年文士沒有因為孫權的年齡而輕視他,點了點頭,恭敬的道。

「謝謝先生。」孫權順著一個蒲團,跪坐在他們兩人的中間位置。

「這酒可非一般人能喝,不知公子何稱呼?」白衣青年眉頭一挑,眉宇之間有一股與生俱來的傲骨之氣。

「天下之大,萬千人之中,我們能相遇就是一個緣分,同時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1孫權小胸脯一挺,舉起酒杯,一喝而荊

孫權覺得自己太有才了,面對兩人,那文采飛揚,洒脫悠然的樣子,讓後世人看了,就是一個完美的裝、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