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二十七章徐庶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一刀比一刀狂暴。 「狗官,吃我一劍1囚衣青年雙手握著劍柄,雙眸圓瞪,一劍刺出。 鐺! 突然,一柄長槍橫空而來,帶著強烈的氣勁,強行把兩人的爭奪斷開,兩人不由自主的後退半步,大吃...

「蔡姐姐,你在這裡坐好,莫要亂動,我下去看一看1孫權安慰了一下蔡琰,然後揭開了馬車的門帘,走了出來。

「叔父,怎麼回事?」孫權正在有些憤怒了,誰這麼不識好歹,居然敢打擾他的雅興埃

「公子,你看1朱治看著前面的發生的爭鬥,唯恐有不妥,趕緊悄悄的把自己的兵器從馬車下面掏了出來,緊緊的握在手中,護著孫權。

他幫孫權逃出來孫堅的軍營已經是死罪,要是孫權再出點什麼意外,他直接可以自刎了,還有何面目去見主公。

孫權抬頭一看,只見距離他們馬車前面不遠處,正在劇烈的爭鬥。

外面圍著的五人都是穿著這個時代縣兵服飾的大漢,他們正在追捕三人,如今五個縣兵已經把這三人團團圍祝

而被他們圍著的三個青年背靠背,手持利劍,奮力而斗,為首的一個披頭散髮,臉塗白色粉末,看不清容貌,穿著囚衣,明顯是一個囚犯,還有兩個布衣青年,一左一右,護著他。

「賊子,你已經跑不了,速速就擒,隨我前進見縣尊大人。」五個縣兵之中,一個濃眉大眼的大漢眉頭一挑,臉上凝聚一股煞氣,手中大刀指著穿著囚衣青年,喝聲道。

「你做夢1

囚衣青年冷笑一聲,手中長劍揮動,不屑的道:「李成那狗官,他能乃我何1

「縣尊大人有令,此乃兇徒,若有反抗,殺1大漢一怒,雙眸蕭冷,一刀劈了過去,其武藝不錯,猶如風雷之勢。

「殺1其他四個縣兵也沖了上來,大刀直接招呼。

「單福,你先走,我等擋住他們1囚衣青年身邊的兩個布衣青年劍術不凡,左右而出,攔住的幾個縣兵。

「兩位大哥冒險前來營救,此乃俠義之道,我又豈能獨自逃生,狗官,受死1囚衣青年大喝一聲,手中長劍刺出,猶如靈蛇之勢,與為首的縣兵大漢纏鬥了起來。

「單福?」遠處馬車上的孫權一聽這個名字,頓時雙眸之中迸射出一道綠幽幽的精芒。

這個名字讓他想到了一個人。

徐庶,徐元直。

徐庶是劉備的謀士,不僅僅有智謀,而且極具眼力,是他一手引薦諸葛亮給劉備的,不過後來為了救母而歸降了曹操,歸降之後儘管他有出眾的才華和謀略,但是打心底里不願意為曹操出謀獻策,再之後也沒有什麼戲份,歷史上對他的記錄沒有多少。

在曹魏歷時數十年,徐庶擔任過不少的官職,但是在政治軍事上幾乎沒有出眾之處,幾乎湮沒無聞。

漢末的一句話,身在曹營心在漢,說的不僅僅是關羽,還有他。

「是他嗎?」

孫權雙眸閃亮閃亮的,對著身邊的朱治,低聲的問道:「叔父,這三人武藝如何?「

「這三人的武道的境界應該在體魄築基階段,尚未有引氣入體,劍勢靈活有餘,而殺伐不足,此乃遊俠的路數1朱治本身的武道已經練氣小成,距離大成也是一線之間,而且見多識廣,對於幾人的路數一目了然。

遊俠,其實就是一千八百多年前江湖人的稱呼,不過這個時代還沒有所謂的江湖。

這就應該沒錯了,孫權想起來了,傳聞徐庶年輕的時候立志成為大俠,曾經化名為單福,仗劍遊歷四方。

「叔父,快快出手,我要救那個囚衣的青年1孫權一雙小眸子閃亮閃亮的,有些歡喜,剛剛進入潁川就有收穫了,不錯!不錯!

如果能把徐庶收於麾下,這一趟潁川也不算白跑了,這個徐庶的才華和謀略絕對不比那些頂級的謀士差,只是一生命運坎坷,沒有能讓他發揮和表現的舞台而已。

既然這樣,我江東就給你一個舞台。

「諾1朱治雖然不知道孫權為什麼要救一個囚犯,但是他不會違抗孫權的命令。

「賊子,看刀1交戰圈之中,那個濃眉大眼的大漢一看自己幾個縣兵都拿不下三個青年,有些急了,他的力氣在囚衣青年之上,一刀比一刀狂暴。

「狗官,吃我一劍1囚衣青年雙手握著劍柄,雙眸圓瞪,一劍刺出。

鐺!

突然,一柄長槍橫空而來,帶著強烈的氣勁,強行把兩人的爭奪斷開,兩人不由自主的後退半步,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威武的大漢站立其中,煞氣凜然。

「住手1威武的大漢雙眸一瞪,斜睨了一眼,長槍劃過,其他的幾人也被迫挺住的爭鬥。

「這三人我家公子要了,你們,滾1朱治乃是帶兵大將,說話簡單粗暴,不過他乃是大軍之中幾度殺伐,血海刀山殺出來的將領,身上有一股濃濃的殺氣和威壓。

幾個縣兵被他的虎眸掃過,心中頓時又一股寒意流淌,猛然大驚失色,不由自主的倒退幾步,目光有些駭然的凝視著他。

「你是何人?」

縣兵之中,為首的大漢握刀的手有些抖動,但是還是鎮定下來了,道:「吾乃長社縣李縣尊和方賊曹麾下的之兵,奉命抓賊,爾敢與我官府作對嗎?」

縣尊就是縣令,一縣之長。

賊曹是東漢時期郡縣所屬門下五吏之一,主緝拿盜賊等事宜,類似於後世的警察局長。

「某家的話不說第三遍,滾!不然——死1

不要說一個小小的縣府賊曹,就算是縣長他朱治也不會放在眼中,雙眸一瞪,兩道殺氣迸射而出,手中長槍寒芒閃爍。

朱治身上的強大的氣勢夾帶著一縷縷血腥的殺氣撲面而來,五個縣兵頓時心中一駭,連忙後退。

「這是一個凶人,不可敵1

五個縣兵心中不約而同的暗道。他們只不過是打一份工而已,和囚衣青年也沒有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恨,自然不會拚命,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這位兄台,我家公子有請1朱治依舊冷著一張臉,看著囚衣青年,道。

「你家公子?」囚衣青年有些不解,他如何乃是逃犯之身,自然小心謹慎,周圍審視了一下,看到了遠處的一架馬車,眉頭微微蹙起。

「單福,我們小心為上1左邊的持劍青年走上來,低聲的道。

「爾等不必擔憂,我家公子若要害你,你們三人加起來走不出某家五個回合1朱治彷彿看穿了他們的擔憂,不屑的冷笑的一聲。

三人面色一變,頓時緊張了起來。

「這位義士所言非虛,倒是單福小人之心了,既得義士相救,當然要答謝,請帶路1囚衣青年也能感受到,這個大漢明顯是武藝超凡之輩,要收拾他,不過是三五回個之間,既然如何,也不必擔心了。

這時候,馬車已經停靠在一處小山坡之旁,山坡上有幾塊巨石,以石為凳子,以石為桌子,一個約莫十歲少年坐在左邊,右邊坐著一個青衣儒裙的少女,少女身邊還有一個紅衣小丫頭。

「在下單福,多謝公子出手相救1囚衣青年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小孫權,才拱手道。

「不必客氣,坐1孫權抬頭,也微微打量了徐庶,只見他披頭散髮,臉上還塗的白乎乎的,整一個白無常。

「謝謝公子1囚衣青年也不客氣,坐了下來。

「這兩位兄弟,如何稱呼?」孫權打量了徐庶身後的兩個布衣青年,問道。

「在下馬重1

「在下黃冬1兩人靜靜的站在囚衣青年身後,有些防備的看著孫權身邊的大漢朱治。

「他們是我單福的至交好友1囚衣青年解析了一下。

「你不叫單福,你是徐庶,字元直!可對?」孫權看著囚衣青年,嘴角一抹笑容劃過,突然出聲,道。

「爾是何人?」徐庶一聽,頓時坐不住咯,心中大驚失色,雙眸圓瞪,猛然的防備起來,冷聲喝道。

他雖然常常在外面行俠仗義,但是家有老母,不願母親受到傷害,便化名為單福,這一次他為好友報仇,不幸落入官府之手,更不敢暴露身份,連累母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