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二十六章潁川行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兩人已經熟絡到姐姐長,姐姐們茲鵲囊惶負塗。 離開江東大營之後,孫權知道以江東騎兵的速度,自己很難逃脫,於是為了不讓孫堅等人找到自己,特地反其道而行之,從洛陽的方向繞了一圈,才進入潁川郡內。

江東營寨,孫堅彷彿猛虎般的壯碩身軀盤坐首位,剛毅神色陰沉無比,雙頰猶如刀鋒,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壓抑整個大帳,站在他面前的程普,黃蓋,韓當,額頭還纏著紗布的祖茂,還有孫策五人連忙低下頭,連大氣都不敢喘動。

「找不到?」孫堅抬頭,凝視幾人,虎眸迸射出一道冷芒,怒斥:「他難道還能飛了不成,這麼多人,一個孩子都找不到,要你們何用。」

「主公,我們的騎兵分成十隊,快馬加鞭,已經沿著所有有可能返回江東的道路都搜查了一遍,的確沒有發現二公子的蹤跡。」

程普嘆了一聲,才拱手低聲的道:「二公子向來有謀略,既然想要避開我們,又豈非這麼容易會讓我們找到。」

韓當也站了出來,拱手道:「主公,二公子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曹娘子帶出我們軍營,可見他手段,如果想要算計我們,恐怕也不是難事。」

「沒出息的傢伙,一個十歲的虎崽子就讓你們幾個束手無策了,丟不丟臉埃」孫堅一聽,頓時氣不打一處,指著幾人,罵道。

幾人聽了不敢說什麼,但是都不約而同的心中暗道:誰敢把二公子當成是一個十歲的小孩埃

「公覆,昨夜你值營,三更半夜的,他到底是如何跑出去了而不驚動你的啊?」孫堅問道。

江東大營不說龍潭虎穴,但是也算是營寨紮實,條理分明,進可攻退可守,到了夜晚更是出入都要經過值營將軍的審核。

「主公,我問過了,這個……」黃蓋的神色有些為難,支支吾吾的。

「直說1孫堅面色一冷。

「你的虎符還在嗎?」黃蓋無奈,直接道:「能不經過我命令出入營寨,恐怕就只有你調遣三軍的虎符了。」

「虎符?這個小兔崽子1孫堅一摸身上,才發現自己調令軍隊的虎符不見了,想到孫權居然給自己來這麼一手,頓時咬牙切齒,狠狠的道:「原來昨天晚上緊巴巴的跑來給老子道歉,就為了這茬,老子還暗暗高興,以為他回心轉意了,要是讓老子逮到他,腿都給他打斷了,我看他怎麼跑。」

「父親,二弟沒有帶士卒,身邊只有一個朱治,一路上會不會出問題啊?」孫策突然走上來,有些擔心的道:「而且他好像也沒有什麼盤纏。」

「他比泥鰍還滑溜,能出什麼問題,至於盤纏,他曾經在德茂哪裡預支過二十個金餅,餓不死他。」

孫堅冷哼了一聲,不過想了想,心中的確有些擔心,畢竟如今的世道不平,從這裡返回江東,路途遙遠,難免會出意外。

「伯符1孫堅突然叫道。

「到1孫策面色頓時嚴謹起來了。

「大軍拔營需要時間,你立刻率領一千騎兵,先行,沿途留意你弟弟的消息,如果找到他……給我把他捆綁起來,我就不信,還收拾不了他。」孫堅惡狠狠的道。

「諾1孫策點頭,便下去調遣騎兵,疾馳而去。

「主公,如果二公子真的把蔡娘子帶回江東,如何是好?」程普有些擔憂,突然道:「如果衛家知道了,恐怕不會就此罷休。」

「如今人已經帶走,以仲謀脾氣,必然會不顧一切的帶回江東,還能如何,至於衛家?」孫堅冷笑了一聲,虎眸之中一抹寒光閃爍,霸氣的道:「我在江東,他在河內,他能奈我何1

……

三天之後。

嘎吱嘎吱……一輛履行駛在潁川郡的一條官道之上。

「叔父,現在我們到哪裡了?」趕車的是一個布衣大漢,一個少年的聲音從車廂裡面傳了出來,問道。

「公子,我們已經過了長社有大半天的時間了,很快就能進入潁陰縣境內了。」布衣大漢一邊趕車,一邊回答道。

「仲謀,我們不是去江東嗎?為什麼去潁川啊?」馬車之內,空間寬闊,中間有個案子,上面擺滿食物和水果,一個少年坐在前面的毯子上,舒服的躺在,一個青色儒裙的少女坐在最裡面左邊,依靠著車廂,還有一個紅衣小丫頭坐在他身邊。

「蔡姐姐,潁川可是一個好地方,我們當然要去見識一下。」少年嬉皮笑臉的道。

這少年便是離軍出走的孫權,憑藉著他年僅十歲,小正太天真無邪,可愛到爆棚的容貌,早在大營的時候就已經讓妙齡少女蔡琰對他沒有什麼戒心了,如今兩人已經熟絡到姐姐長,姐姐們茲鵲囊惶負塗。

離開江東大營之後,孫權知道以江東騎兵的速度,自己很難逃脫,於是為了不讓孫堅等人找到自己,特地反其道而行之,從洛陽的方向繞了一圈,才進入潁川郡內。

潁川,漢末的風雲龍虎之地,他早就向來看一看了,最好還順便能拉攏上幾個人才。

史上曹操最得力五大謀士,其中王佐之才荀彧,鬼才郭嘉,還有荀攸都是從潁川而出,這幾個人可是支持著他的半壁江山。

要是這些人才被挖走了,我看他如何成就魏國基業。孫權暗暗的道。

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那些人有大才,不用等幾十年以後,現在他就知道。

如今孫堅無論是名望還是實力,比之曹操要大,憑藉著孫堅的名號,再加上孫權超越這個時代一千多年的知識和三寸不爛之舌,他就不相信拉不動幾個人才了。

「小姐,他是壞人,就是想把我們拐賣,我們不要和他說話。」紅衣小丫頭有些氣鼓鼓的盯著孫權,對著身邊的絕色小姐道。

小丫頭曾經被孫權教訓過一次,很記仇。

「死丫頭,再說我是壞人,我就真的把你給賣了1孫權當然不能讓自己在心上人面前被詆毀形象,立刻盯著小丫頭,恐嚇的道。

小丫頭一聽孫權的恐嚇,頓時讓嚇的有些發抖,往蔡琰身上靠。

「仲謀別胡鬧,歡兒膽小,你就不要整天嚇唬她了1蔡琰安撫了一下小丫頭,有些不滿的白了一眼孫權,嬌嗔的道。

其實蔡琰自己都有些糊塗,為什麼願意跟著孫權走呢?

在江東軍營之中,孫權曾經和她詳細的談過一次蔡邕的處境,她不是笨人,長安的形勢如何其實她心中多少多少有些明白。

雖然她父親是被董卓強行徵辟了,但是很多用都把她父親看成董卓的黨羽,如果董卓身死,那麼父親的確有大難,孫權說能救她父親,她其實也是半信半疑,但是有一絲希望,總好過沒有,所以她還是願意信一會孫權。

「蔡姐姐,我想聽你彈琴1孫權藉助自己年紀小,不被蔡琰防備,一直拉著她的小手,在揩油,那樣子看起來是可愛的撒嬌,其實是一個二十六的大齡青年的猥瑣行為。

「好啊1蔡琰的確無法對年僅十歲的小正太提起防備心態,柔順的笑了笑,從車廂身後,拿出長琴,放在案桌上,十指猶如精靈般在上面跳動,一陣陣悅耳的聲音回蕩起來。

咯吱……

突然,馬車被人強行剎住了,車裡面的幾人猝然不備,身軀慣性的往前傾倒,孫權眼疾手快,趕緊身後攬住蔡琰的腰身,抱住她的嬌軀。

「蔡姐姐,你沒事吧?」孫權急忙問道。

「仲謀,放…放手1蔡琰穩住的嬌軀,很快就回過神來了,她少與異性接觸,連未來的夫君衛仲道都沒有見過,頓時感覺到和這個十歲的少年之有彷彿有一絲的**,雙頰有些緋紅,把孫權在她腰間滾燙的小手扒開。

孫權一看,有些臉紅,只好訕訕的放開了手。

「叔父,發生什麼事情?」孫權雙眸微微眯起,站了起來,揭開半厥門帘,對著外面的朱治,問道。

「公子,前面有人在爭鬥,擋住的去路1朱治回答道。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