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二十五章跑了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 孫權一共點了五個名字,五個士卒應聲走出一步,站了出來。 「你們五人的任務是去投奔陳留太守,張邈1孫權對著朱治示意了一下,朱治拿出五個沉甸甸的錦囊,交到他手上。 「這裡面是...

古代的諜報組織很粗糙,在春秋時代就已經出現縱橫家訓練出來的探子開始,到秦朝的黑冰台,漢朝自然也有探子,但是卻沒有一個統一的編製。

直到唐朝開始,諜報的組織才有一個比較正式的編製,千牛衛,到了大明朝,最著名諜報諜報組織錦衣衛,才算是把諜報組織推出世人的視線之內。

錦衣衛,一個在大明朝發揮了無數用處,卻有些惡名昭彰的名字,青史留名,流傳百世。

創立錦衣衛是孫權從滎陽回來的路上就決定的。

見識了這個時代血腥的殘酷,人命賤如草芥,孫權便在悲憤之中立下大志,要平息天下混亂,開創太平盛世,所以第一步就是建立錦衣衛。

老話說的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曹操袁紹這種雄主,未來都會是江,提前做點準備是要的。

這個時候,各方諸侯都沒有穩固,大肆招兵買馬,把釘子釘進去,是最好的時間,不會讓人懷疑。

「駱同1

「到1

「徐磊1

「到1

……

孫權一共點了五個名字,五個士卒應聲走出一步,站了出來。

「你們五人的任務是去投奔陳留太守,張邈1孫權對著朱治示意了一下,朱治拿出五個沉甸甸的錦囊,交到他手上。

「這裡面是你們的以後的活動經費,不多,一個金餅子。」孫權把五個錦囊送到五人的手上,道:「希望你們好好善用。」

五人一聽,頓時神色大喜,輕輕的打開錦囊,金燦燦的的光芒折射而出,頓時有些扎眼。

自從黃巾起義一來,漢末的經濟有些混亂,一般情況之下一個金餅子代表一斤,約莫能兌換八千到一萬兩千的銅錢,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筆不小的錢。

「公子,我們為什麼要投張邈啊?」駱同眉頭皺了一下,問道。

張邈雖然也是十八路諸侯之一,但是實在是不咋地,聲名不顯,雖然為陳留太守,但是麾下兵馬不多,也沒有什麼可征戰天下的大將人物。

「陳留很重要,但是張邈不重要,他只是一個跳板,重要的是他1孫權用手指沾點了杯子裡面的水,在案桌上寫上的一個名字,讓五人都能清晰的看到。

孫權心中很清楚,按照歷史的進程,張邈很快就會獻出陳留,甚至把自己的兵馬都投於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未來的定鼎天下的大梟雄。

「屬下明白了1五人一看,目光一亮,點點頭,道。

「為了安全,出了這個門,你們五人之間誰也不認識誰,以後私底下不能聯繫,碰見了也要當成不認識,能做到嗎?」孫權目光劃過,審視五人,問道。

「可以1五人互相了對視一眼,艱難的點點頭。

「很好,你們五人可以走了,現在就走,不必向任何人辭行,第一個考驗,就是趁著夜色,逃出這座軍營,如果做不到……你們就不配做錦衣衛,回去做你的小兵1孫權嘴角一抹幽幽的笑容,凝視著五人,道。

「諾1一時間五人頓時戰意高昂,齊步的走出的大營。

「方石,古谷,高名1孫權繼續點名。

「到1三人昂頭挺胸的站出來,彷彿在接受什麼重大的使命。

「還是每人一金餅子,然後你們三人去投靠冀州牧韓馥麾下,韓馥也是一個跳板,你們的目標是袁紹,明白嗎?」孫權同樣把三個裝有金餅子的錦囊交到他們手中。

「諾1

三人點點頭,恭敬的道,然後走出的孫權的營帳。

……

二十個人說少不少,說多也不多,孫權把他們散在的都是一些將會被未來拿下大諸侯收繳的小諸侯身邊,以這些小諸侯為跳板洗掉他們身上江東軍的身份,加入這些未來最有能力奪取天下的大梟雄麾下。

「廖豪,王鋒,李樹,趙兵1

孫權看著營帳之中,最後的四個人,雙眸微微眯起,凝視著他們,道:「你們四人和他們不同,是投降我江東的西涼人,但是我依舊相信你們,你們的目標是長安,回歸於西涼軍麾下1

「諾1四人都是小卒子,西涼軍的炮灰隊伍,對於西涼軍沒有多大的忠誠,不由自主的為孫權的信任而感動。

「他們基本上的任務都是潛伏,而你們不同,你們四人回到長安之後,只有一個任務,這個任務廖豪你親自帶隊。」孫權為了蔡琰不得不拼一把,把蔡邕也救出來,如今董卓尚在,蔡邕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但是董卓一絲,蔡邕可能就要被漢室祭旗了,距離董卓的死還有點時間,還能布局一番。

「請公子明示1廖豪雖然非一流武將,但是也是引氣入體的武者,武力過人,只是在西涼軍之中長年不得志而已。

「蔡邕,天下名士,如今在董卓麾下任職中郎將,你們的目標就是誓死保護他,如果有機會就不惜一切代價,想辦法,把他帶回江東來。」孫權坦然的道。

蔡邕是一定要救的,這是他的承諾,人不可言而無信。

他信任廖豪,是因為從廖豪的文案之中看到,廖家出身涼州隴右,父母皆亡,僅存兩兄弟,廖豪還有一個兄弟,和他一起歸降歸降江東軍,如今就在江東軍黃蓋麾下。

有了牽挂,他相信廖豪不會背叛江東軍。

「是1廖豪神色一動,慎重的點點頭,和其他三人一起走出的營帳。

「二公子,這些西涼人能信任嗎,就算他們不敢出賣我們,不會拿了金子就跑了吧?」看著所有人都已經離開了營帳,這時候一直沉默的朱治低聲的開口,問道:「到時候天大地大,我們去哪裡找他們的。」

這個年代,諸侯之間有很重的地域觀念,所以朱治還是有點不信任這些剛剛從汜水關湍西涼將士。

「跑了就當我們識人不明,這些金子就當是買一個教訓,君理叔父,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用他們,就要相信他們,而且只要廖豪不反,以他的能力,其他三人就不敢反,至於廖豪,他弟弟廖莫還是我們手上,從我們打探出來的消息,他是個兄弟情深的人。」孫權眸子劃過一絲寒,道。

「二公子說的是1自從汜水關亂戰之後,朱治就對這個二公子言聽計從了。

「對了,叔父,我讓你準備的東西,你準備了嗎?」孫權一想到了那道倩影,神情便有些躍躍而動,突然問道。

朱治一聽,頓時苦著臉,整個人都焉了,問道:「二公子,你真的要跑啊?要不再考慮考慮,主公知道了,知道我幫著你逃跑,會先殺了我的。」

「叔父放心,有我在,誰也殺不了你,他要殺你,先殺我孫權1孫權笑了一笑,伸出小手,墊高腳,拍了拍他的肩膀,保證的道。

朱治聽了,神色有些苦悶,心中不知道是欣慰,還是悲傷。

……

翌日,清晨,旭日東升,淡淡的陽光傾灑而下。

中軍大帳之中,孫堅起來之後,穿[email protected]單的長襯,按照平時的習慣,在營帳外面的空地之上打了一套虎虎生威的拳法之後,才開始更衣著裝,旁坐在案桌旁邊處理軍務,這時候程普突然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

「德茂?」

孫堅抬起頭,一看,微微一驚,道:「這麼驚慌,你怎麼了?我不是讓你派人把蔡娘子送會去的嗎?」

「主公,不好了1程普平復了一下喘氣,微微有些苦笑,道:「蔡娘子不見了1

「什麼?」孫堅虎目一瞪,有些駭人,問道:「不見的,在我軍中這麼會不見的呢?對了,那仲謀呢?」

「也不見了1程普有點不敢看孫堅的神情,低聲的道。

「逆子1

孫堅頓時明白了,怒氣爆發,一掌拍在案桌上,整張案桌頓時變成了四分五裂:「他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跑?太放肆了1

「主公,這是二公子的留言1程普把一張紙遞上來,道:「看來二公子是鐵了心要把蔡娘子帶回江東去,他早有準備,我也一直沒有想到他會跑,所以也沒有防著。」

「孩兒先行返回江東,勿念1

孫權留下的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卻把孫堅氣的天靈蓋直冒煙,對著程普,怒聲的道:「立刻派人給我去找,去把這個逆子給抓回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