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二十一章立志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還是沒有學會騎馬,依舊是讓朱治騎馬帶著,孫策就在他身邊不遠處,手握長槍,騎著一匹烏騅寶馬。 「二弟,你怎麼把一女子帶入軍中了?」孫策皺眉,道。 「大兄,路見不平自然要拔刀...

官道上,萬人行軍,一千騎兵在首,步卒在後,隊伍猶如長龍。在長長的隊伍之中,最中間,一架馬車夾帶在其中,緩緩而行。

「小姐,我們為什麼和他們走啊?你就不怕他們是賊子嗎?」馬車之內,香爐燃煙,羊毛毯子鋪地,鋪有小床,布置的宛如女子之閨房,小丫鬟歡兒靠在蔡琰的身邊,凝視著窗外的兵馬,有點瑟瑟發抖,問道

「小歡兒莫怕。」

蔡琰美眸看了看,黛眉舒展,微微一笑,安慰自己的小丫鬟,朱唇輕啟,道:「此乃江東將士,權公子乃是烏程侯孫堅之子,孫堅此人我也聽父親說過,為人正直勇猛,乃是長沙太守,乃是國之棟樑,其兒想必也非下流之輩。」

要是孫策來邀請她,她出於自我保護,一定會拒絕於陌生人同行,但是不得不說,孫權年齡讓她無法生出危險感,那張小正太的臉蛋太值得人信任了,一臉真誠的,蔡琰都不知道如何拒絕是好,糊裡糊塗的就上的孫權賊車。

「可是小姐,我們不是要去長安找老爺嗎?」歡兒是自幼在蔡府服侍蔡琰長大的,身為丫鬟,但是和蔡琰情同姐妹,道:「你馬上就出嫁衛家,老爺已經和衛家連時辰都定好,如今我們返回雒陽,若是悟了良辰吉時,就不好了。」

蔡家和衛家聯姻的事情,早在數年之前就已經定下來了。

「此乃無奈之舉,想必父親不會怪責,長安畢竟路途遙遠,如今兵即是賊,路上太混亂,蔡府的護衛家丁又不在我們身邊,就憑我們兩個弱女子,如何能到達,這一次要不是權公子出手相救,我們就遭殃了。」蔡琰雙頰有些緋紅,美眸閃過一絲無奈,嘆聲道。

為什麼會跟著孫權走呢?

就是因為她們兩人都是弱質芊芊的女子,一路上沒有安全感,逮到了孫權願意保護她們,而且孫權還是個十歲的小正太,她就順水推舟的答應了。

馬車外,孫權在江東大營之中訓練的一段時間,還是沒有學會騎馬,依舊是讓朱治騎馬帶著,孫策就在他身邊不遠處,手握長槍,騎著一匹烏騅寶馬。

「二弟,你怎麼把一女子帶入軍中了?」孫策皺眉,道。

「大兄,路見不平自然要拔刀相助,助人為樂不是一件好事嗎,難道你想見死不救,眼睜睜的看著兩弱質女子被人凌辱?」孫權笑了笑,蔡琰答應隨他而來,不用強行動手,所以他的神色很愉快,道:「救人自然就要救到底,我就把她們帶回來了。」

對於名動天下的絕色大才女,他下定的決心,要拐到江東去,至於以後如何,那就以後再說。

他並不否認,在見她那一張熟悉的容顏的時候,自己猥瑣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雖然他的身軀只有十歲,毛都沒有長齊,不過這個年代,男孩十五六歲就能成親了。

蔡琰現在不過是十五六歲,再過五六年,正當花開季節,妙齡之年,於是一個偉大的養成計劃就在孫權那顆已經成長了二十六的年的心中呈現了。

以前的孫重茂自卑,所以不敢娶心愛的她,錯過了一次,但是現在的孫權不僅僅貴為江東孫家二公子,而且還擁有比這個時代先進一千八百年的知識,自卑的那種情緒,早已經沒有了,有的是自信和霸道,蔡琰不是她,孫權很清楚,但是孫權並不想放手,他不想讓自己錯過第二次。

「救人是好的,可是你也不必把她們帶入軍中,隨便在附近鄉鎮之地,尋一平安之地方把他們安頓下來便好。」孫策低聲的道:「父親治軍甚嚴,如若知道你把一女子帶入軍中,必定責罰。」

「大兄,不必多說,父親那裡,權自會解析。」孫權無所謂的道。

「二弟——」孫策知其父的脾氣,治軍森嚴,就連他犯了軍規,也一視同仁,所以還想勸一勸孫權不要觸怒父親,卻被孫權打斷了話。

「大兄,此乃亂世,何為平安之地?」孫權一雙琥珀般的眸子凝視無盡的天際,說起這個他心中就萬分的悲憤,這一路上彷彿他見識了無間地獄般的存在。

說起這個,一路上的血腥讓孫策的神色也不由得有些默然了,就沒有再說什麼。

其實孫權來到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大的志向,頂多就希望能一家團團圓圓,但是如今,他卻找到了一個能為之奮鬥的志向。

亂世!亂世!人命如草芥。

從漢末都晉初,這個大亂世到底還要死多少人啊?孫權自己也不知道,不過後世人曾經統計過一些模糊大致的數字,在黃巾之亂之前,大漢朝應該有五千萬人口左右,可是在司馬立晉之初,統計的數字是人口不足千萬。

這個巨大的數字差距以前對於孫重茂來說,頂多就是感嘆一下,但是現在,他親眼看到了一切,當屍橫遍野,血流成河變成了事實,就讓這一組數字的差距刻在了他靈魂深處。

所以,孫權決定了,他要親自去改變這個冷漠的世道,他親手去要結束這血腥的亂世。

一統天下,太平盛世?

沒錯,一定要做到,才不枉他孫重茂的重活一世。

一顆小種子,悄然的在孫權的心中埋下了。

……

這時候的聯盟中軍大帳之中,除卻曹操之外,其他諸侯齊聚,卻是氣氛壓抑的可怕,大帳四周,精兵而圍,刀劍顯露,殺氣瀰漫。

「袁盟主,這是何意?」

孫堅站在大帳中央,頭戴盔甲,身上披著爛銀鎧甲,手握腰上佩劍之柄,絲毫無懼,左右程普韓當握刀相互。

「孫文台,你可知罪?」袁紹雙眸驟然一冷,大聲喝道。

「不知某家何罪之有?」孫堅冷笑,還真的讓孫權小兔崽給說中了,寶物在手,是禍非福,袁紹這個架勢,明顯是強來的節奏,不過幸好,如今寶物已經脫手,換來了上萬戰馬,這交易,值了!

「今諸君齊聚,興兵討賊,為國除害。玉璽乃朝廷之寶,公既獲得,當對眾留於盟主處,候誅了董卓,復歸朝廷。今匿之而去,意欲何為?」袁紹目光通明,理直氣壯,怒斥。

「玉璽何由在吾處?」孫堅眯起眼,斜睨了一眼袁紹身邊的在暗暗欣喜的袁術,嘴角上翹,露出一絲冷笑。

孫權說的對,把玉璽給袁術才是最好的選擇,袁家四世三公,乃是天下第一世家,聲望斐然,袁紹又是雄才大略之輩,若讓不能自相殘殺,那天下恐怕就要拱手相讓了。

「孫文台,本盟主勸你,速速取出,免得自禍1袁紹手勢微微一動,他身後有兩員大將踏步走出,凝視孫堅,氣勢凜然,正是他手下的兩大猛將,顏良,文丑。

「吾本無之,汝何必相迫也?」孫堅心無愧,自然神色坦蕩蕩,直言道,這個時候,玉璽的確已經不再他手上了。

「來人,把人帶上來1袁紹拍手,只見他麾下的幾個將士把一個穿著著江東軍服飾的士卒帶了上來:「孫堅,你打撈玉璽之時,可有此將士,他便可作證,汝還不速速取出。」

這個江東士卒明顯的給袁紹收買了,把孫堅打撈玉璽的場面描繪的詳細無遺。

「背主之輩,何以為證1

孫堅虎目一怒,左手猛然一動,反手拔出佩劍,長劍出鞘,寒光一露,直接把這個江東士卒斬殺在一眾諸侯面前。

「孫堅,爾敢?」袁紹憤然,他沒想到孫堅居然大膽的直接動手。

「吾孫文台自問是光明磊落之輩,若果得此寶,私自藏匿,異日不得善終,死於刀箭之下1孫堅一雙坦然的虎目,掃視了一眾諸侯,面色嚴肅,當眾其誓,道。

袁紹大怒,根本不相信,顏良文丑雙雙上前,帳外兵馬圍上,一時間大營之中,弓拔弩張起來了。

「文台如此說誓,想必無之1一眾諸侯急忙上前,阻止。

「盟主,玉璽在何方,你該問的不是某家,而是——」孫堅冷笑了一聲,虎目斜睨了某個一直在推波助瀾之徒。

說完之後,他帶著程普韓當,頭也不會的走出的營帳,帳外之兵,無一敢擋。

[email protected],頓時有些愣了,狐疑的凝視了一眼身邊的袁術。

「主公,不好了,剛剛接到消息,玉璽已經讓孫堅以萬匹駿馬為代價,賣給了后將軍1這時候許攸急匆匆的走進來,在袁紹耳邊低聲的道。

「該死,好一個孫文台,好一個袁公路1袁紹雙眸頓時露出一絲怒火,咬牙切齒的看了一眼身旁若無其事的袁術。

這兩個人簡直把他當猴子耍,而且玉璽如果到了袁術手中,他再想得到,就困難多了。

袁術畢竟是袁家嫡子,相對著世家來說,嫡庶之分,區別很大了,就算如何他已經是袁家家主,但是在袁家,袁術的力量還是比他強,袁家麾下的汝南之地依舊在袁術掌控之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