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二十章三國第一才女,蔡琰!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皓齒,優雅有禮,堪稱國色天香。 孫權的眸子有些迷離了,他分不清楚了,一模一樣的容貌,一模一樣的氣質,彷彿如同同一個人,若非這是漢末,孫權一定會懷疑,他曾經的摯愛是不是重新的出現在自己身邊了。<...

重生漢末,孫權甚至已經忘記了孫重茂的這個名字,時代不同了,人也變了,身軀從一介青年變成了一個十歲小正太,但是……他的靈魂不會變了。

魂不變,心則不變,孫權是孫權,但是也是現代的那個落魄青年孫重茂的心,這是不爭的事實。

在現代,孫重茂一生有兩愛,羅麗這個女人他追了三年,的確算是愛過,但是死了一次,他已經漸漸的忘記了這個人,這段感情。

他的平生摯愛是初戀能在死過一次之後,還能刻骨銘心的記住的,恐怕就只有那個在他心中從來都沒有忘記過的青梅竹馬。

孫重茂是孤兒,三歲父母雙亡,是在舅舅家裡長大的,但是他舅母是個尖酸刻薄的婦女,打罵之經常的事情,從小他就吃了不小苦,唯一能在他最無助的時候,安慰和開解他的就是鄰居家的一個姐姐。

那是一個很柔順的女孩,長得花容月貌,貌美如花,性格溫潤如水,他們兩個是一起長大,一起上學,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但是人會長大的,她是越長越漂亮,聰明多才,而他卻是越長越自卑,自卑到有些猥瑣。

從小到大,他一直暗戀她,但是從來沒有去表白過,之所以暗戀,就是不敢去愛,投她所好,他會去喜歡她喜歡的東西,漂亮的女孩難免會受到騷擾,所以他死皮賴臉的去求一個老拳師教他練武,只為了能保護她。

鄰家的女孩不僅僅漂亮,而且博學多才,高考的時候還是一個文科狀元,名校任選,而他最終卻只能在一個三流大學勉強讀個本科,當差距越來越大,在她面前向來樂觀開朗的他就會變的越來越自卑,甚至不敢再去相見。

就在大學最後的一年,她突然告訴他,她要結婚了,他很落魄,還悄悄的去調查了新郎對象還是一個高富帥,有錢有能力有人品,於是他……華麗麗的敗退了。

在她結婚的前一夜,她把獨自的他找了出來,兩人就像是小時候一樣,在自家小區的頂樓陽台上,並坐在陽台的欄杆前,肆無忌憚的喝著小酒,聊著天。

「你愛我嗎?」她也許喝了不少,臉蛋紅紅的,突然問。

「愛1他也喝了不少,酒壯人膽,承認了。

「那你為什麼從來不說?我一直在等你。」

「自卑。」他沉默了一下,坦言。

「自卑?真可笑的理由,十歲的時候,我被爸爸打,你為了救我,挨了我爸爸一棍子,現在額頭上還有條疤痕。

初一的那一年,你為了給我買一本想要的很久的書,天天晚上去打零工。

初三的那一年有一次你把**我的混混打了一頓,然後被報復,然後在醫院趟了一個禮拜

讀高一那一年……」

她醉意彷彿上來了,雙眸有些迷離,凝視著他的臉,一件一件的小事彷彿重現在兩人之間。

她也愛,而且刻骨銘心,只是他從來不知道。

「我一直以為,只要我願意等,你總有一天會捧著鮮花,站在我面前,說你愛我。結果……一年又一年,我們上初中,上高中了,上大學了,你離我卻越來越遠了。」酒醉不了人心,她最後彷彿清醒過來了,如是的說道。

「愛情只是童話,我只是一個混蛋,什麼也給不了你1他也清醒,卻變的很冷靜,冷靜到她心寒。

「我不需要你給我什麼,明天我要結婚了,如果說……你能捧著鮮花來找我,我會和你走的。」女人總是感性的,愛情能讓她心軟,她最後還是給了他一個機會。

結果……

他沒去,她順利的出嫁了,隨著丈夫離開了他們一起長大的城市,出國了,兩人從此再也沒有相見。

他一直認為,他是對了,即使很痛徹心扉,但是他做的是對的,男人如果給不了女人一個溫馨的家,那麼他就不要給女人一個希望,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是生活的點點滴滴,是柴米油鹽,不是……童話。

……

當小孫權琥珀般的眸子再一次倒影出這張無數次魂牽夢索的俏臉,孫重茂的心不由自主的動容了,整個人都有點愣了起來,小心臟很不爭氣的噗噗的跳動。

馬車寬大,少女在一侍婢的扶持下,碎步從車廂之內走出,一襲青衣雲裳,長發及臀,髻在身後,約莫十五六歲左右,明眸皓齒,優雅有禮,堪稱國色天香。

孫權的眸子有些迷離了,他分不清楚了,一模一樣的容貌,一模一樣的氣質,彷彿如同同一個人,若非這是漢末,孫權一定會懷疑,他曾經的摯愛是不是重新的出現在自己身邊了。

「蔡琰,蔡昭姬?」孫權深呼吸了一口氣,浮躁的心情冷靜了下來,眯著一雙小眼睛,看著這妙齡少女。

原來是她,那個三國第一才女之稱的蔡昭姬?

孫重茂曾經給心愛的青梅竹馬買過一本書,這本書說的就是蔡琰的一生,這本書她很喜歡,所以猥瑣的少男抱著了解暗戀對象的想法,也曾經挑燈夜讀,把這本書從頭到尾看過一遍,印象很深。

可以說孫權重生在這個時代的人物之中,最清楚的歷史,不是曹操劉備,而是蔡琰這個才女。

蔡琰,字昭姬,大儒蔡邕之女,自小文采斐然,擅長詩賦,精通音律,著有多部作品,流傳青史。可惜她的命運一生坎坷悲慘,先是嫁給了衛仲道這個短命種,不到一年就成**,最悲劇的還是被衛家的說成克夫之命,心高氣傲的她一怒之下返回了娘家。

然後遇上了李催郭汜的關中大亂,她被匈奴人擄去了,在大漠之上熬了十幾年才讓曹操了贖回,歸漢之後,嫁給一個叫董祀的人,婚後的生活也不如意。

這個年代,男尊女卑,她的文氣再高,淪落草原十數年,在丈夫董祀眼中,已經是殘花敗柳之身,董祀也是一個不爭氣的人,在曹操麾下三番四次犯死罪,還是她用舊情去就曹操才救回來。

……

孫權的眼神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妙齡少女,頭髮沒有盤起來,插上簪子,心中暗道:看來她這個模樣,明顯是沒有出嫁,就是說現在還沒有嫁給衛仲道那個短命鬼。

歷史上對蔡琰的出生年月很有爭議,大概圈在174到176年,現在是中平也就是說,現在的蔡琰也就是十四到十六歲左右。

這個年齡,在漢朝是『及笄』之紀,是可以出嫁的了、

「昭姬多謝公子相救,不知道公子之姓名。」蔡琰一雙明亮的美眸凝視著小正太孫權,有些疑惑。

她的眼睛彷彿能看透孫權的心,所以才疑惑,她不知道年僅十歲的小正太,看到自己,眸子之中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憂傷和驚異。

「江東孫權,字仲謀1小正太回過神來了,微微一笑,道:「蔡娘子是打算去長安嗎?」

孫權知道,這個時代的女子,出嫁便冠以夫姓,稱為夫人,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便以原姓稱為小娘子。

「正是。」蔡琰嬌容有些疲憊,微微臻首。

被董卓挾持著一路西行,多少人死於非命啊,她自從和父親衝散之後,身邊連一個護衛都沒有,這已經第三次遇到危險了,雖然每一次都是有驚無險,但是她對於去長安的路還是有些畏懼。

一路上,她見到不少縱兵成賊的細西涼將領,也親眼看到一些兵在糟蹋女子,對於官兵,她不信任。

不過孫權雖然也是帶兵的,但是不過是一個十歲的孩子,還不足**的年齡,所以讓她有一絲的安全感,而且孫權小正太的模樣花見花開,車見車載,讓蔡琰沒有那麼害怕。

「蔡娘子,此行尚且遙遠,董賊縱容之下,西涼兵馬已成賊寇,一路並不安全。」孫權眸底劃過一絲精芒,低聲的。

這個時候,孫權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就沖著這張他曾經為知癲狂的容顏,他也想要試著去改變這個悲情才女的一生。

第一步就是不能讓她嫁給衛仲道這個短命種,更不能讓她在長安呆著。

把她帶去江東?

這個念頭一起,孫權就有些壓抑不住了。

「奴家也知道,路上不安全,不過我父尚在長安,雖然千萬難,昭姬一定要趕赴長安。」蔡琰美眸劃過一絲堅定光芒,低聲的說道。

「蔡娘子,如今長安乃是混亂之地,不可行,就算你一定要趕路,也未必能到達,如果你相信權的話,隨權走,權保證讓你父女團聚。」孫權一張幼稚的臉龐,煞是認真。

即使他明明知道,她們並不是同一個人,他也做不到看著她如同飛蛾撲火似的跳入自己坎坷的命運之中,大不了他連把蔡邕也一起劫回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