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九章相救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子要你們的一條腿1 這些騎兵乃是江東軍裡面精銳之中的精銳,二話不說,直接上前,僅僅兩個人出手,不到三兩下五六個潑皮就每人被打斷了一條腿,之後還感恩戴德的跑掉了。 如今的這個時間,在滎陽...

雒陽,諸侯聯盟中軍大帳之中,袁[email protected]錦袍,頭戴玉冠,跪坐在首位的案桌之上,謀士心跪坐在他的身旁。

「主公,傳聞孫堅在建章殿紮營之時,從一口井之中打撈到了……傳國玉璽。」許攸雙眸劃過一絲精芒,對著袁紹,低聲的道。

「子遠,此言從何而來,可真乎?」袁紹目光一亮,面色猛然大變。

傳國玉璽,可非一般之物,代表著天下正統,袁紹的心頓時火熱了起來。

「以攸所看,八九為真1許攸點頭,輕輕的解析的道:「傳國玉璽傳聞在十常侍之手而失去,但是應在宮中之地,而孫堅的江東大軍,首入雒陽,撲滅兩宮之火,得玉璽,應為不假。」

「好,好,傳國之器,再現天下,豈能落入匹夫之手。」袁紹深呼吸了一口氣,沉靜了下來,雙眸之中迸發出一抹激動的貪婪之色。

袁家乃是大漢第一的世家,早已實力澎湃,欲奪天下之意,不是一日兩日的事情,當初黃巾起義的時候,袁家便有此意,不過袁家身為世家,當然知道聲譽的重要,所以他袁紹一力建議何進招董卓入京,不就是希望借用董卓之手,擾亂天下嗎?

只有董卓真的繞亂的天下,袁家才能名正言順的得天下。

計劃是很好的,不過變故也是存在的。

董卓很給力,殺少帝,焚雒陽,算是一手摧毀的大漢正統,簡直是超乎他的預料之外,不過他居然連袁家都一下子給滅了,這打的袁紹一個措手不及。

如今雒陽已焚,天下大亂在即,以袁家之底蘊,必然可在大亂之際,奪天下之先,他身為袁隗欽點的袁家家主,就算袁術在袁家地位也不如他,必然是日後定鼎天下的之主,此玉璽對他來說就是一場及時雨。

「子遠,孫文台非一般人,有猛虎之凶,就算暗中下手,恐怕也難以得之,汝可有策,能奪其之玉璽。」袁紹眸子一抹熾熱的光芒凝視著許攸,問道。

如今的袁紹麾下不過渤海一地而已,尚未佔據冀州,麾下的大將雖然不少,但是謀士不過小貓兩三個而已,基本上以許攸為主。

「主公,此事不難,暗著得不到,我們就明著要,江東士卒有人曾見他從井中撈物,我們只需收買一士兵,當眾指責他,然後主公可以諸侯聯盟的盟主之身份,迫他交出。」許攸沉思了半顆,眸光一亮,壓低聲音,陰森森道:「他若是不交,便是與我們關東聯盟為敵。」

「此計妙也,汝快快去辦1袁紹神色大喜。

「諾1

許攸恭敬行禮,然後站起來,快步的離開了營帳。

…………

滎陽城。

旭日東升,晨曦徐徐拉開了帷幕,又是一個絢麗多彩的早晨。

城中的一間大宅子之中,孫權睜開眼睛,伸了懶腰,然後才從床榻之上起來了。

昨夜一戰,江東軍及時趕到,擊潰呂布之後,兩軍便駐紮在滎陽城之中,滎陽城明顯也被董卓的西涼軍掃蕩過,有些荒涼,空宅子不少,適合大軍的紮營。

「大兄,一夜激戰,我們欠下的人情也還了,大軍該返回雒陽了,與父親匯合。」孫權洗刷之後,吃過早飯,才走入一個大廳,看著主將孫策,道。

曹軍雖然得到了江東軍之助,但是被伏擊之初,傷亡依舊過半,能收攏的士兵僅僅三千餘人而已,曹操本人也被利箭划傷,還在舔傷口,也絕了再次追擊西涼軍的打算。

「嗯1

孫策有些興奮,他與夏侯惇,夏侯淵,黃蓋四人聯合與呂布一戰,雖然兇險萬分,但是卻讓他突破的自己的武道瓶頸,正式邁入練氣大成境界,如今算是一個的一流武將。

「大兄,你去整頓兵馬,權去與曹叔父辭行,我們城門相會。」孫權道。曹軍畢竟傷兵太多,不宜動身返回,必須要彌留幾天,作為禮儀之舉,還是要辭行的。

東漢末年,雖然禮樂崩壞,但是有頭有臉的人還是重視禮儀的。

江東軍駐紮在滎陽城南,而曹軍駐紮在城西,騎馬大概半個時辰才能到達,孫權帶著自己的護衛長朱治,還有二十騎兵,很快就出現在曹軍的轅門之外。

見到曹操之後,雙方不過寒暄了幾句,然後孫權就直接告辭離去了。

說起來孫堅和曹操並沒有交情,曹操是本著大漢忠心才出手相救江東軍,而江東軍如今萬兵來助不過是還一份人情,孫權知道曹操日後只會是孫家的敵人,他並不想和這個梟雄扯上太多的交情。

「主公,這個權公子好像不太像和我們扯上關係啊?」曹洪在給曹操的傷口換藥,低聲的道。

「我們本來就沒有什麼交情,如今不過是人情而已,孫文台好福氣,兩子皆然泛泛之輩,一子勇武如獅,一子有謀似狐。」

曹操的心中明白,孫權在給自己暗示,孫家和他算是兩清了,不過對於孫堅的兩個兒子他倒是有些羨慕。

……

整個滎陽城讓西涼軍走過一趟,和蝗蟲過境沒有什麼差別,大戶基本上都讓西涼軍滅了一遍,大街小道上,人煙稀少,顯得異常的荒涼,而且有些凌亂。

咯吱咯吱……

孫權在朱治帶著二十個騎兵相護之下,出了曹軍軍營,直奔城門與孫策匯合,不過突然之間,一輛馬車從小巷裡面蹦出來,一下子擋住了孫權一行人的去路,朱治猛然一驚,唯有勒住馬韁。

「兩個小娘們,我看你們往哪裡跑?」在這輛馬車的後面有五六個大漢,在一個馬臉漢子帶領下,追上的馬車,把馬車堵在了大街上。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馬車之內,一個優雅悅耳的女聲發出一絲憤怒的嬌聲。

「小娘皮,如果你們乖乖的從了大爺,大爺還能給你一個好1

這個馬臉漢子的眼光都在馬車上,並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孫權一行,哈哈哈大笑,手握大刀,對著馬車之內,煞是囂張的道。

「沒有秩序,真是可怕,光天化日之下,都能強搶民女,欺橫霸市,還真的肆無忌憚。」遠處,騎在馬上的孫權一看,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有些嘆聲的道。

現在的滎陽城,讓西涼軍掃蕩了一次,估計連平時管理的官員都沒有了,自然就混亂起來了,平時的那些潑皮惡棍統統都跑出來了。

「二公子,我去把他們趕開。」一個騎兵道。

「既然讓我碰上了,算你們不幸運。」孫權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對著身邊的幾個騎兵,道:「我看不慣這些偷雞摸狗之輩,你們幾個,去給我把他們的腿都打斷一根。」

「諾1

這二十來個騎兵,算是孫權現在的親兵,五個騎兵直接沖了上去。

「你們是什麼人?」這時候幾個潑皮才發覺道了騎兵的存在,急忙後退,馬臉漢子頓時一慌,手中的刀都握不緊,有些戰戰慄栗:「原來是官爺啊,幾位官爺,有話好好說,如果你們看上這兩個小娘皮,某家就把他們送給你們了。」

「哼,我家公子要你們的一條腿1

這些騎兵乃是江東軍裡面精銳之中的精銳,二話不說,直接上前,僅僅兩個人出手,不到三兩下五六個潑皮就每人被打斷了一條腿,之後還感恩戴德的跑掉了。

如今的這個時間,在滎陽城之中,西涼兵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兵比賊還狠,二話不說就取人性命,所以孫權只是打斷他們一條腿,已經是萬幸了。

「姑娘,賊人已經走了,你們也走吧!如今世道不平,以後出門要小心。」孫權對於馬車裡面的女子不過是舉手之勞,來自現代的他,無論如何變化,思維和這個時代的人是不一樣的,做不到漠視人命。

來的這個時代越久,他的心中就越是有一股衝動,想要改變,改變這個視人命如草芥的時代。

「奴家蔡琰,多謝小公子相救1一個芊芊玉手,揭開了馬車的垂簾,露出了一張清秀的絕色倩容。

董卓攜帶文武百官,無數百姓,從雒陽奔赴長安,路上混亂之極,蔡琰也在半路上與父親分散了,只有一小侍婢伴隨身邊。

兩個弱質女子,這一路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危險。

「轟1

孫權一看到這張倩臉,瞳孔猛然收縮,一雙琥珀眸子迸射出精芒,小腦海裡面彷彿一個轟炸。

這張倩臉讓他太熟悉了。

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但是如今一看,彷彿一直都雕刻在腦海深處,從來沒有遺忘過。

「你叫蔡琰?雒陽大儒蔡邕之女?」

孫權深呼吸了一口氣,琥珀般的雙眸死死的凝視著馬車上,那個青衣雲裳的妙齡女子,低聲的問道。

「奴家正是蔡琰1妙齡女子在旁邊的一個小侍婢的扶持下,踏著碎步,走出馬車,一雙美眸彤彤有神,凝視著孫權,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