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八章四傑再戰呂奉先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道,然後直接策馬狂奔,繼續前進。 曹操大軍星夜前進,於滎陽城外的一條夾道,突然之間,兩旁的山嶺之中,火把點燃,旗幟豎起,矢石如雨直射曹操之大軍,曹兵頓時死傷無數。 「不好,中計了1曹操...

孫堅一拍板,大軍立刻動身,由大公子孫策親自挂帥,黃蓋為輔,孫權自然也隨行,上萬江東軍出雒陽,直奔長安。

……

「該死,他們都是畜生1

行軍之中,朱治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帶著孫權,孫權坐在馬背上,雙眸有些赤紅,幼稚的臉龐顯得無比的猙獰,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等慘烈狀況,宛如人間煉獄。

這是一條通往長安的官道之上,左右皆是死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有些還是小嬰孩,死法也是千奇百怪,有被人活活踐踏而死,有些死於刀劍,有些婦女被淫辱至死……

「這些都是西涼軍做的嗎?西涼軍太殘暴了1孫策黃蓋看到這一幕,也是神情陰沉,怒氣衝天。

「百姓無辜啊!寧為太平犬,不為亂離人1孫權算是親身的體會到了這一句話的意境了。

他知道,這些死屍都是無辜的百姓,是雒陽城那些無辜的百姓,雒陽為京都,百姓有數百萬之眾,九成以上皆然都讓董卓的西涼軍攜帶西行。

「二公子,這些西涼軍真是一群豬狗不如的畜生1朱治也有些不忍,低聲的道。

「這些人連畜生都不如1

孫權咬著牙,道。來到這個時代也有段時間了,他也算是見識過戰場的殘酷,手中的一柄十字弩也收割了不少敵軍性命,戰場上你死我亡,無可厚非,可是這些百姓有何罪?看到此時此景,還是忍受不了。

這都是西涼軍做的孽啊!

「西涼軍——」孫權發出一聲憤恨的低吼。

「二公子,你怎麼了?」朱治頓時感覺孫權的全身在戰慄起來,手背之上青筋凸起,身軀在馬背上有些坐不穩,急忙扶住孫權的小身軀。

「我沒事。」

孫權搖搖頭,抓緊馬韁,目光之中儘是一片的冷漠,抬頭看了看孫策,道:「大兄,如今曹操的軍隊恐怕已經到了滎陽地帶,我們不能耽擱了,繼續前行1

「大軍聽命,火速前行1孫策點點頭,胯下一匹烏騅寶馬,手中銀槍一指,意氣風發的道。

……

曹操於袁紹爭吵之後,對於諸侯聯盟軍大為失望,一怒之下獨自領兵七千,追擊董卓的軍隊,麾下大將夏侯惇,夏侯淵,曹洪,曹仁,樂進,李典皆然隨行。

傍晚,曹操大軍行至一處荒山

「妙才,現在我們走到哪裡了?」曹操身披盔甲,腰佩長劍,坐在馬上,凝視著前方,對著夏侯淵問道。

「再過去,前面應該是滎陽城。」夏侯淵說道。

「主公,如今天色已黑,不如就地休整,再過去,地勢險要,恐怕有埋伏。」樂進策馬上前,看著曹操,低聲的建議道,未來的五子良將還是有些眼光的。

「文謙多慮了,如今董賊正是逃命之際,自身難顧,何來埋伏,現正在大好時機,追趕上去,可趁夜色之際,偷襲賊軍,繼續前進。」曹操這時候正被路上的慘況刺激了一把,擺擺手,面色清冷,自信的道,然後直接策馬狂奔,繼續前進。

曹操大軍星夜前進,於滎陽城外的一條夾道,突然之間,兩旁的山嶺之中,火把點燃,旗幟豎起,矢石如雨直射曹操之大軍,曹兵頓時死傷無數。

「不好,中計了1曹操一看,目瞪欲裂,前面一枚箭矢朝著他的面門而射來,他側身,箭還是射中了他的肩膀,把他射於馬下,墜落地面。

「哈哈哈……果然如李儒所料,真的追來了,曹操,汝不過是一背主懦夫,某家呂布在此,納命來1伏擊曹軍的西涼軍,為首的大將正是呂布,頭戴紫金冠,身披獸面鎧,胯下一赤兔烈馬,手中一桿畫桿戟,猛如烈虎,帶著并州軍,氣勢騰騰的殺出來。

「呂布,休得傷我主公1夏侯惇亦然是練罡境的超一流武將,提槍策馬,殺了上來。

「元讓,某家和與汝共戰此獠1

呂布在虎牢關一戰,天下聞名,奉為天下第一的武將,夏侯淵唯恐其兄不敵被斬,手握大刀直接殺了上來,他的武藝雖然不如其兄,但是也是超一流的武將。

「曹操莫走,遼東徐榮在此!必斬殺你,把你之頭顱獻給相國大人。」這時候,身後,突然一路大軍殺出,堵住了曹操的兵馬,為首的一個大漢,身披盔甲,手握長矛,直取曹操。

曹仁樂進一看,神色大驚,立刻左右而出,擋在曹操面前,帶著麾下的兵馬殺出,與這一群埋伏的西涼軍激戰起來了。

「主公,我軍已敗,快退1曹洪跳下馬,把身上的披風裹著已經受傷的曹操,扶上自己的馬,大聲的道:「你先走,洪為你掩護1

「賊兵上來了,汝如何?」曹操大驚。

「天下可無洪,不可無公1曹洪堅定的道,曹操頓時眼眶潤濕,有些感動。

「哈哈哈……曹叔父莫驚,策來也1

就在曹兵大敗之時,突然之中一支部曲從後方出現在戰場,主將孫策一馬當前,其勢如虎,勢如破竹,手中霸王大槍猶如風火輪,左挑右挑,帶著身後的江東軍,殺的徐榮的兵馬四處潰敗,強行的撕裂了西涼軍對曹軍的包圍圈,江東大軍長驅直入。

「曹叔父,可有大礙?」孫權隨著江東軍士兵,進入戰場,跳下馬,走到曹操身邊,問道。

「原來是仲謀賢侄來救1曹操對孫權印象不淺,特別是孫權在兩軍面前怒罵華雄的情景,他記憶尤深,在曹洪的扶持之下,站了起來,看著孫權,問道:「賢侄來的正是及時,不知道賢侄是如何得知我軍之敗?」

「曹叔父獨自追賊,家父唯恐出事,本欲親自前來,奈何軍中事宜太多,無暇脫身,便由我兄弟二人前來,助曹叔父一臂之力。」孫權知道曹操疑心很重,解析的道。

「原來如此,文台兄有心了。」曹操頓時笑了笑,他有點慶幸當初出兵就江東軍了,江東軍的這一個人情還的及時埃

這時候,夜色的戰場之上,火光衝天,廝殺聲音如同擂鼓,上萬精銳的江東軍加入戰局,一下子扭轉了形勢,打的西涼決節節敗退,徐榮被孫策的霸王槍刺穿的手臂,狼狽逃竄,不過夏侯兄弟面對呂布,卻是險境連連,身上傷痕纍纍,已是不敵。

「呂布,某家孫策來也1孫策瞪眼一看,看到呂布的神威,心中有些激動,少年般的熱血燃燒,也不管自己幾斤幾兩,直接就沖了上去,一槍揮動,使出了自己最強大的一招,自上而下,猶如巨力壓頂:「霸王一字甩1

「孺口小兒,不知死活1呂布眉頭一挑,大怒,拋下了夏侯兄弟,手中畫戟劃過,把孫策的長槍盪出數米之外,戟刃支取孫策。

「賊子,休得傷我家少主1黃蓋一看,急忙迎戰了上嚷啦嫉年。

「殺1夏侯惇看見兩個生力軍加入,明顯是一流的武將,頓時緩過氣來了,大槍再動,再一次的殺上來,緊接著夏侯淵也殺上來了。

夏侯兄弟皆然是練罡境境界的超一流武將,夏侯惇是練罡小成,夏侯淵是練罡入門,而黃蓋孫策皆然是兩個練氣境的一流武將,一個練氣大成,一個練氣小成,四員大將,分四個方位,圍攻呂布,而呂布神勇無敵,一柄方天畫戟激戰四人,絲毫不落下風。

「昔日虎牢關下三英戰呂布,如今四傑再戰呂奉先1孫權看到這戰場上的這一幕頓時眸子瞪大,沉聲的道。

「爾兄不過及冠之年,卻有如斯武力,文台兄後繼有人。」而旁邊已經沉穩下來的曹操,凝視著戰場上的孫策,再看了看,旁邊的孫權,不由得有些感嘆。

「我兄長少年勇武,名震江東1孫權自豪的道。

「爽快,再來1孫策雖然是武藝最低,但是戰意昂昂,面對呂布這等凶人,也無絲毫懼意,越戰越勇,體內的真氣彷彿要沸騰了,欲要一舉突破到練氣大成境界。

「該死1呂布這時候看了看四周,自己被這四人纏著了,久攻不下,導致麾下的兵馬大敗,徐榮的西涼軍明顯已經已經退去,只有自己的并州軍在支撐著。

「不可再戰了1他知道此伏擊已經失敗了想要斬殺曹操已無希望。

「爾等四人,某家記下了,下次必一一斬殺你們1呂布一式暴烈的招式,手中長戟旋轉,把四人的兵器,盪開,策馬而回,對著麾下的幾個大將道:「鳴金收兵1

并州軍騎兵居多,一眨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