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七章孫策統兵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既然是交易,烏程侯要何物?」閻象目光一亮,他也知道江東軍的情況,已經徹底的相信傳國玉璽在孫堅手中了,心中猛然的有些激動起來,問道。 傳國玉璽,代表著天下正統。 即使以他的冷靜,也不得不...

新書上傳,跪求支持,要收藏,要推薦!

————————————————————————

京都雒陽,熊熊烈火焚燒之後,數百年的輝煌付之一炬,留下的只不過是一片荒涼的廢墟。

清晨,城南一角,袁術之大軍的營寨,偏西的一座營帳。

營帳之中擺放著一個案桌,案桌之上擺著一壺小酒,幾式小菜,江東軍主簿程普,和袁術大軍的主簿閻象,相對而跪坐著。

「德茂兄,請1閻象大概三十來歲,長的一張斯文文的臉龐,頭戴綸巾,身穿儒襯,儒雅得體,是一個讀書人。

他是袁術最近招攬的人才,很得袁術信任,委以大軍主簿一虛職,其實就是袁術的軍師。

「伯陽兄,客氣了1

程普端起酒杯,淺淺的喝上一小口,笑道。兩人其實不算朋友,但是曾經打過一兩次交道,算是互相認識。

「不知道德茂兄今日前來,所謂何事?」酒過三巡之後,閻象眯起眼眼睛,問道,自己的主公曾經坑了江東軍一次,雙方勢如水火,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孫堅的心腹大將程普絕對不會一大早的找上門。

「今日普前來,乃是受我家主公之託,與后將軍做一筆交易的。」程普目光一亮,直入正題,聲音很低,也很自信的道:「想必后將軍一定會感興趣的。」

「烏程侯要和我家主公做交易?」

閻象心中微微一動,瞳孔收縮,有些疑惑的看著程普,問道:「不知道是何交易,能讓我家主公動心呢?」

「傳、國、玉、璽1程普看來看周圍,眯著眼睛,一字一字的道。

「什麼?」

閻象一聽,面色大變,雙眸瞪大,頓時有些坐不住了,猛然的站起來,死死的盯著程普,聲音壓低,有些嘶啞,道:「此言當真?」

「事情之大,普豈敢亂言。」程普神色平靜,眉頭一挑,淡然的道。

「傳國玉璽聞言在十常侍作亂之時已經遺失,為何在烏程侯手中?」閻象還是有些不相信,深呼吸了一口氣,坐下來,看著程普平靜的神色,問道。

「此乃天意,天意如此。」程普沒有解釋,而是驕傲的道。

「德茂兄,既然你有誠意而來,你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就算傳國玉璽在烏程侯手中,他會願意拿出來嗎?」閻象眯著眼,看著程普,冷聲的道。

他現在是有點相信玉璽就是孫家手中,畢竟此事之大,程普沒有說謊的必要,而且江東軍是最先進入雒陽的,雒陽被焚,城中大亂,他們無疑之中拿到玉璽也不出奇。

「若有實力,吾主公何必送出,后將軍的小小一策,讓吾之江東軍經歷大敗,元氣已傷,雖有玉璽在手,卻無力保住,唯有送出,以保性命。」程普的話半真半假,江東軍的確大敗,傷了元氣,聯盟軍皆然知道的事情,不過西涼將領王方投降,孫堅收攏了汜水關的八千兵馬,江東軍的元氣基本上已經回來了。

「既然是交易,烏程侯要何物?」閻象目光一亮,他也知道江東軍的情況,已經徹底的相信傳國玉璽在孫堅手中了,心中猛然的有些激動起來,問道。

傳國玉璽,代表著天下正統。

即使以他的冷靜,也不得不心動,他心中很清楚,既然孫堅把玉璽送上門來,那麼袁術就會不惜一切代價拿到手。

程普一聽,目光閃亮,頓時笑了,果然,傳國玉璽的**,常人難擋。

……

這個時候,江東軍帳,中軍大帳之中,孫堅,孫策,孫權,韓當,黃蓋幾人齊聚一堂,面色有些沉重。

「仲謀,你是說曹操此行,必敗?」孫堅神色凝重,問道。

曹操獨自西行追擊西涼軍的事情他也有聞言,相對於曹操對漢室的忠義無雙,他自己就有些慚愧了。

「曹操麾下兵馬不過萬,獨自西追,必受西涼軍的埋伏。」

孫權點點頭,道:「董賊攜帶無數財富,還有雒陽百姓西行長安,隊列連綿無盡,行速極慢,這個時候,他又豈會不防著諸侯的大軍追殺而來?」

「你想我出兵相救?」孫堅嘆了一聲,繼續問道。

「父親,我們不為別的,曹操畢竟曾經出兵救我江東軍於水火之中,我們欠下的人情,要還的,不然豈不讓天下人恥笑。」

孫權微微一笑,道:「諸侯散去,天下必亂,日後必然是群雄爭霸之局面,曹操也非一般泛泛之輩,雄才大略,心有大志,必然可嶄露頭角,他日我們江東軍難保不會和他對上,這一次我們把人情還了,就算日後兩軍對決沙場,也生死無怨。」

若是曹操死於這一戰,他打死也不救,但是他可是知道這一次就算被伏擊,曹操也死不掉,那麼為何不送一個順水人情,斷了江東軍和曹操的情誼。

他日打起來,也沒有這麼彆扭。

「仲謀所言甚是1

孫堅目光一臉,點點頭,豪爽的道:「我們江東軍不能欠人的,既然欠下了人情,就要及早還了,為父現在就點齊兵馬,立刻出發。」

孫權卻搖搖頭,道:「父親不可親去,如今雒陽城的謠言將起,恐怕直指我們江東軍,如若父親在這個時候離去,就是心虛,而我們和袁術的交易還沒有完成,也需要父親坐鎮,父親不可擅動,權建議,以大兄為帥,公覆叔父為副將,權隨行,率兵一萬便可。」

旁邊的少年孫策聽到了孫權建議,整個人都開始有點激動起來了,一雙閃亮亮的眸子迸發出一絲精芒,有些希冀的看著孫堅,急忙道:「父親,策願統兵西行1

他年少勇武,好讀兵書,在長沙的時候也曾經率兵數百,四處剿匪,但是從來沒有統帥過一千兵馬以上,一時間有些激動。

「伯符為帥?不可,伯符畢竟年幼,無統兵之經歷,經驗不足,還是讓公覆和義公為統帥,率兵一萬,西行相救。」孫堅也知道,他自己身負重任,如今不能輕易動身,不過看了看孫策有些浮躁的樣子,眉頭一皺,道。

孫策一聽,如同一盆冷水撲下來,澆滅了他火熱火熱的心,神色之中有些失望了,開始垂頭喪氣的。

「父親,大兄勇武,將來必然是父親征戰沙場之左膀右臂,如今雖然無統兵之經驗,需要成長起來,而如今正在歷練之機,此戰並不困難,而且還有公覆叔父看著,想來無礙。」

孫策日後能打下整個江東六郡,一手奠基了東吳的霸業,又其實泛泛之輩,就算如今還沒有完全成長,也已經看到了江東小霸王的雛形。

孫權這是在為孫策的未來搭路,鋪好一條黃金大道,他也是在告訴孫堅,他不想和孫策兄弟相爭,諸侯之子,必有相爭,孫權自己的野心本身不足,而且來自現代他喜歡自由,不想登位,被什麼條條框框的規矩束縛。

最重要的是孫策有霸心,有雄心壯志,如若他的表現太出眾了,難免會引起兄弟之爭,他並不想未來兄弟相殘,他在這一段得之不易的親情,所以就打算從最開始做起,江東有一個繼承人就行了。

歷史上曾經出現孫策是被孫權害死的說法,雖然這個說法沒有被證實過,但是不否認存在的可能。孫權重生之後,已經記不起來童年的記憶了,不過孫策對自己是真的關心,無論是生活之中,還是戰場上都拚死護著自己。

「主公,二公子所言在理,大公子勇武過人,這些年常讀兵書,只要稍加歷練,可獨擋一面。」雖然近日孫權活躍,江東軍之中的將領都敬重孫權,但是孫堅麾下的將領,大多數都喜歡有父親勇武一面的孫策,韓當也是如此,他的確喜歡勇武豪爽的孫策,急忙為孫策說話。

「主公,請放心,這一次出征,屬下一定誓死保護大公子的。」黃蓋道。

「伯符1孫堅聽到三人都這麼說,眼神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光芒凝視著小孫權,沉默了一下,心中一動,便從袖子里拿出一塊銅質的令牌,令牌一面是虎頭,一面是孫字。

「在1孫策目光大亮,單膝下跪,神色恭敬的道。

「既然仲謀和你兩位叔父都如此看重你,為父也給你一個機會,此乃調動江東軍的虎符,你點兵一萬,西行救曹,此戰乃是為父給你的考核,不可讓為父失望。」

「諾1

孫策面色大振,慎重的接過虎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