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六章雞肋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何來,如今玉璽在某家手中,便是我孫文台之幸,是我孫家之幸,就算傳了出去,天下諸侯,無憑無據,就算他們知道玉璽在我手中,誰有此能力,可讓某家把它掏出來。」 傳國玉璽,天下僅有,這東西對於這個時代...

大帳之中,油燈的燈光之下,孫權有點幼稚的臉龐顯得有些猙獰,而孫堅其他幾人的神色也陰沉起來了。

孫權的這麼有條有理的一分析,倒是把幾人鎮住了。

「董卓好謀算,居然有魄力願捨棄此物,來引起我關東諸侯的不和。」程普深呼吸了一口氣,目光之中有些忌憚之意。

「董卓那個大胖子沒有這麼好腦筋,多半是他身邊的第一謀士,曾經鳩殺少帝的李儒想出來的毒計。」孫權聳聳肩膀,眯著眼,冷笑的道。

「好一個李儒1

程普眸子之中露出一絲的寒芒。

「主公,那如今我們該當如何,難道要捨棄此物?」韓當沉默了一下,目光有些不舍,問道。

「為何要舍?」

孫堅嘴角揚起,雙眸精芒閃閃,神態如虎,甚至霸氣,朗聲道:「不管它如何來,如今玉璽在某家手中,便是我孫文台之幸,是我孫家之幸,就算傳了出去,天下諸侯,無憑無據,就算他們知道玉璽在我手中,誰有此能力,可讓某家把它掏出來。」

傳國玉璽,天下僅有,這東西對於這個時代的人**力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明知道是一個坑,孫堅也不願意放手,大不了便放手一戰。

「父親所言甚至,他們若是帶兵來搶,最好問問策手中的銀槍願不願意。」孫策年少氣盛,躬身的大聲道:「策願為先鋒。」

「吾等願戰1

程普黃蓋韓當三人對視了一眼,也有些不舍,看著玉璽的眼光明顯帶著一股貪婪,頓時戰意昂昂的道。

孫權有些無語了的拍拍自己的額頭,心中黯然嘆聲:這破石頭的**力還真強大,明知道這是李儒布下來的一個九死一生的陷阱,孫堅幾人也不願意放手。

「父親,此物不能要1

孫權沉默了卻還是搖搖頭,看著孫堅幾人堅定的神色,眼神很清明,從現代而來他對於所謂的玉璽心中可沒有什麼敬仰,和一塊普通的玉石沒有區別,所以他看的很清楚,輕聲的道:「天下紛爭,非一傳國玉璽可定,此物卻會讓我們成為天下一眾諸侯的靶子,就算沒有證據,也會有人來攻打我們,奪取玉璽,江東軍雖然強大,但是如今依舊是無根浮萍,耗不過幾十萬聯盟軍,再甚者,荊州的劉表得知此消息,以他漢室子弟的身份,也會出兵攔截我們的歸途,恐怕我們連江東都無法平安返回,即使父親兄長神勇,幾位叔父願拚死一戰,強行突破,打回江東,那回到江東之後,我們麾下的幾萬兒郎還剩下多少?」

「對於父親來說,到底是這玉璽重要,還是我江東兒郎的性命重要?」孫權的這一句問話倒是有點誅心了,孫堅幾人面色大變。

「權,父親愛兵如子,爾不可胡言1孫策急忙拉了拉孫權,對他猛搖頭。

孫堅此時的神色很陰霾,眸如凶虎,臉有煞氣,凝視著孫權,陰沉不定,想必他心中彷彿在天人交織。

「權從未有斥父之意,只是想提醒父親,不要被這塊傳國玉璽蒙住了你的眼睛,看不到其他的,玉璽其實對我們江東來說,用處不大,現在根本用不上,至於以後……我們江東軍未來若是能掃平天下,有它無它,相差無幾,我們將來若是兵敗南山,唯有身死,得它何用。」孫權知道這個東西對這幾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大大的**,只能細細訴說,用一些誅心重言,讓盡量讓他們放棄。

「可是,就此放棄,為父不甘1

孫堅深呼吸了一口氣,細細想想,也感覺孫權之言甚至在理,但是一雙眼睛睜大,死死的凝視著這一方玉璽,就是不願意放棄。

「父親的不甘心,孩兒明白,這玉璽對我們來說,其實它就是一個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孫權微微一笑,道。

楊修的雞肋說法讓他送了小命,但是不得不說,這個比喻太深刻了。

「二公子所言甚是。」幾人一聽,頓時目光閃亮,仔細的想了一想,頓時想通了,這不就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不用它來交易點有用的東西呢?」孫權目光一亮,知道幾人被自己說動了,連忙看著眾人,低聲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仲謀的意思是?」孫堅神色一動,急忙問道。

「玉璽是寶物,想必很多人想得到,我們不妨就用這一方傳國玉璽與管理整個聯軍後勤的袁術做一筆生意。」

孫權賊賊一笑,道:「征戰如今,戰果皆無,雒陽被燒,人心散去,關東的盟軍也該散了,我們的大軍應該馬上就要返回江東了,為日後天下爭霸而戰,江東畢竟少馬,我們何不要要些馬匹,以備未來組成騎兵所用。」

「為什麼一定要和袁術做這筆生意你,如果僅僅是為了馬匹,我們可以其他諸侯交換。「程普皺眉頭,問道。

他們江東軍和袁術算是血海深仇,因為袁術的小動作,連累江東上萬兒郎身死,祖茂現在還躺在病床上,這可是解不開的恨。

「因為只有袁術拿到的傳國玉璽,袁家兩兄弟才能反目成仇,如若袁家兄弟齊心,以袁家的實力,可佔據天下半壁江山。」孫權道:「而且這破石頭的價格不低,我們還可以要些糧食,兵器什麼的,袁術手中的資源最多。」

「二公子,這不是石頭,而是傳國玉璽1程普一本正經的糾正的道。

「好!仲謀,為父這一次就聽你之言,」

孫堅咬咬牙,猛然狠下了心,虎眸最後看的一眼盒子裡面的玉璽,很是不舍,但是還是用力把盒子蓋上了,推到程普面前,道:「德茂,你明天一早就用它和袁術做成這一筆生意,要保密,無論戰馬,糧食,兵器,你能要多少就要多少。」

「諾1

程普深呼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把玉璽包入懷中,點頭應道。

孫權頓時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事情已定,沒有這一方玉璽,孫堅想必就不會和荊州劉表再起衝突,必然能渡過這個死劫。

……

翌日,一大早,孫權就從營帳之中起身了,走出大帳,一襲緊身長袍,在營帳前的空地上擺出了一個手勢,打了一套太極拳。

他的這幅身軀,不算柔弱,相對一般十歲的男孩來說,還壯碩不少,身高有一米五左右,但是練武的天賦也不高,要想修鍊成練罡境的超一流戰將,征戰沙場,可能沒有什麼希望,不過要是苦練十來年,突破引氣入體,成就一流的武者還是有期望的。

孫權一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江東二公子,上有父兄撐天,下有大將庇護,貴不可言,手下隨便拉出了就是一大幫精兵強將,他也沒想過親自去征戰沙場,不過亂世之中,身體才是最大的本錢,自保的能力還是要的,沒準那一天被人刺殺這種事情就落在的他的頭上。

孫策不就是死於刺殺之上嗎,所以練武還是有必要的。

他來自後世,後世環境大變,天地靈氣已經衰竭,現代社會國術這個東西,傳承的最多的就是內家拳,他跟著一個老拳師學了十來年,精通形意,略懂太極,如今他身體被雷劈,還在調理階段,太極好養生。

「好,果然與現代的環境大不相同。」

孫權打完了一套拳,全身活絡舒筋,舒爽清新,感覺精神奕奕的。

「二公子,你讓我打聽的消息,我打聽出來了。」這時候,朱治急匆匆而來,出現在孫權的面前,恭敬的道。

「說1

孫權走入營帳,一邊洗刷了一下,端起早飯,大吃了起來,一邊問道。

「各路諸侯,皆然屯兵雒陽,絲毫沒有出動去追擊董賊之算,只有曹操一人力主出兵追擊,救回天子,昨夜還與盟主袁紹在聯軍大帳之中,一頓爭吵,無果,今晨,一大早他就獨自帶著自己的部曲,向西追擊董賊大軍而去了。」

「曹操還是那個曹操,如今還是大漢之無雙忠臣……他們已經出發了?」孫權眯起眼睛,問道。

歷史上,曹操的確獨自帶兵追殺西行的董卓,卻被李儒設計,在讓呂布等人伏擊之下,數千大軍幾乎全軍覆滅,就連自己都差點折了,這一段孫權倒是記得很清楚。

「天未亮,就出發了1朱治點點頭。

「我父如今何在?」孫權沉默了一下,想了想,心中暗暗的道:曹操曾經出兵救江東軍於汜水關之下,這個人情要還的,不然日後兩軍對壘麻煩就大了,這就是一個好機會。

「主公還在中軍大帳之中。」

「君理叔父,汝立刻去召集麾下只部曲,隨後護我出征。」孫權留下這一句話,便離開了營帳,直接奔江東中軍大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