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五章傳國玉璽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嗎? 不是,應該是父愛,霸道而簡單的父愛。 孫權好像有很久沒有體現親情這玩意了,心中悸動,眼角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絲潤意,深呼吸了一口氣,低聲的道:「父親,我是你的兒子孫權,我受過天罰,...

夜幕之中,星月交輝。

孫堅披著錦瑟披風,腰間跨佩劍,偉岸的身軀站在廢墟般的大殿之前,仰觀夜空,突然低聲的道:「如今帝星不明,賊臣亂國,萬民塗炭,京城付之一炬,奈何吾有心無力!奈何!奈何1

「父親,你居然還會夜觀天象?」旁邊站著的小正太孫權不由得一愣,誇張的叫了出來,處於變聲期的聲音像一個攪屎棍,一下子把孫堅釀出來的一點情緒給攪亂了。

「豎子1

孫堅一聽,有點掛不住臉了,猛然的惱羞成怒,一雙虎眸瞪大大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哪懂得什麼夜觀天象,不過是做做樣子,發泄一下看著雒陽被燒,心中的悲催感情而已,沒想到居然讓自己的兒子給鄙視了。

「父親之意,孩兒明白1孫權笑了笑,他有心打斷孫堅的情緒的,不想讓孫堅在這個死胡同里鑽牛角,沉默半刻,醞釀了一下,才問道:「不過如今帝權旁落,天下已亂,未來必然諸侯爭霸,生靈塗炭,父親是打算愚忠與漢室,還是為天下,為我江東,爭一爭呢?」

孫權的這一句話其實說的很露骨了,差點就沒有把直接造反,爭霸天下說了出來。

不過這個時代雖然王權至上,但是幾百年前就有人說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亂世之中,爭霸天下,也不是什麼大忌憚的話。

孫堅一聽,神色凝重,頓時轉過身來,一雙虎眸尖銳無比,如同一頭凶虎,死死的凝視著孫權的小身板,彷彿要把孫權看透,孫權絲毫無懼,一雙晶瑩通透的琥珀綠眸對視了上去,坦坦蕩蕩。

孫權,人稱江東碧眼兒,以前他覺得是吹牛,但是重生之後,他也發覺自己的眸子情緒波動的時候,有時候會變成綠色的,猶如琥珀晶瑩,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

「仲謀,這是你的野心嗎?自從你被天罰之後,為父總覺得你彷彿變了一個人,行事老成,謀略過人,最重要的是心態比成年人還要穩重,為父都有點認不得了。」

對視良久,孫堅才收回了目光,突然低聲的道,那低沉的聲音把孫權小心肝嚇了一跳。

所謂的天罰,就是被雷劈,孫權就是被雷劈了一下。

孫權有些沉悶了,低下頭,他不知道如何解析,當然是變了一個人,應為他的這具身體裡面早已經不是那個僅僅十歲的小正太了。

坦白?

告訴孫堅,我早已經不是你那個兒子孫權了?我來自無數年後的未來世界嗎?

估計說出來恐怕就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被孫堅直接一刀給劈了,要麼就被孫堅當成了一個瘋子,一個被雷劈瘋的瘋子。

「不過為父知道,你依舊孫權,是我孫堅之兒,是我孫家仲謀,這便好。」孫堅想了想,眉頭又皺了起來,有點嘆聲,凝視孫權的目光卻是很堅定,伸手摸了摸孫權的小腦袋,道。

孫堅的聲音在孫權心中盪起了絲絲的波瀾。

這是什麼?

最簡單的語言,表現出來的是什麼?

是信任嗎?

不是,應該是父愛,霸道而簡單的父愛。

孫權好像有很久沒有體現親情這玩意了,心中悸動,眼角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絲潤意,深呼吸了一口氣,低聲的道:「父親,我是你的兒子孫權,我受過天罰,天降其罰,非罪也,而是煉其心志,勞其筋骨,降其大任,亂世之中,權無所想,亦然無雄霸之心,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1

他真的沒有多大的野心,想做的不過是不讓一家子早死而已,當然要說奢望還是有的,作為一個成熟的男人,在這個男權為尊的世界,多娶幾個漂亮媳婦,還是要的。

「哈哈哈……說的好,是為父多想了,仲謀出生便有異象,為父方給你取字仲謀,吾兒既然受天罰而未死,必然承其天之大任,此乃好事1孫堅朗聲笑道。

不得不說,這個時代的人還真迷信。

孫堅信服,以他的性格以後必然不會再問被雷劈的事情,總算是糊弄過去了,孫權長長的的出了一口氣,有點輕鬆,這一刻他才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屬於這個時代的人。

「主公,屬下在的大殿南面的一個角落,發現了異象,有一道五色光起於井中。」這時候,突然一個江東將士來報。

「五色光?某家去看看1

孫堅眉頭一動,道。

大殿燒成廢墟,這口井處於邊緣,倒是沒有受到什麼破壞,十幾個將士點燃火把,下井打撈,撈其了一具宮裙老嫗的身軀,已經腐爛,身上抱著一錦囊。

打開錦囊,裡面是一個朱紅小盒子,金鎖鎖著,孫堅把盒子拿了起來,直接伸手一捏,手指上的巨力硬生生的把金鎖捏斷,打開盒子,露出的居然是……。

「這是……眾將聽令,立刻封閉我軍營四周,任何人不許進出1孫堅眯眼一看,只看了一個模糊,頓時面色大變,立刻把盒子合了起來,其他的包括孫權都沒有看清楚裡面是什麼。

「諾1一個將領聽到孫堅的命令,立刻領命而去。

……

一刻鐘之後,中軍大帳之中,氣氛有些壓抑,幾人面色繃緊,孫堅跪坐案桌之前,程普,黃蓋,韓當跪坐在左側,孫策,孫權跪坐在右側,其實孫權是盤坐的,他忍受不了東漢的禮節,乾脆無視,案座上擺著一個硃紅色的小盒子,盒子的蓋頭已經打開,露出的是……一方玉璽。

方圓四寸,上鐫五龍交紐,旁缺一角,以黃金鑲之;上有篆文八字云:「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這是傳國玉璽?」

孫策少年心性,雙眸閃亮閃亮的,最先沉不住氣,有點興奮,直接的問了出來。

「此的確是傳國玉璽。」

程普面色謹慎,小心翼翼的把玉璽拿起來,仔細的檢查,解析道:「此玉是昔日卞和於荊山之下,見鳳凰棲於石上,載而進之楚文王,解之,果得玉。秦二十六年,令良工琢為璽,李斯篆此八字於其上……光武得此寶於宜陽,傳位至今。」

反正解析了一大堆孫權聽不懂的語言,總之就是確定了這就是大漢朝的傳國玉璽,幾人頓時面色大喜。

「近聞十常侍作亂,劫少帝出北邙,回宮失此寶。今天授主公,必有登九五之分。此處不可久留,宜速回江東,別圖大事。」韓當站起來,眸光之中閃爍異芒,拱手道。

孫堅更是聽的心情怒放,整個人精神奕奕,如果剛才孫權的話讓他有了野心,那麼著一個玉璽從天而降就徹底的解放的他一顆爭霸天下的心。

「叔父此言甚至,父親,有此玉璽,我們孫家必然大事可成。」孫策大聲的道。

「主公,屬下附議1

程普黃蓋也神色有些激動,同樣站起了,恭敬的道。

「好——」孫堅面色大喜,正要答應,卻被孫權突然叫的話給打斷了。

「好個屁啊1

孫權看著那個傳國玉璽,一雙琥珀眸子迸射出幾道精芒,彷彿有深仇大恨時代,道:「父親,你以為這玉璽是寶物嗎?可不知它能要了我們這裡所有人的命。」

看到整個玉璽,孫權突然的想起來了,歷史上孫堅喪命不就是這玩意給害得。沒有它,他就不會去招惹劉表,就不會喪命於黃祖之下。

孫權再深想一層,這東西這麼會隨隨便便的出現在這裡?帶著懷疑把著東西和李儒想在一起,就想通透了,明顯的是李儒拿著這個玉璽當成是引子,來離間關東諸侯,挑起關東諸侯內鬥。

「仲謀何出此言?」眾人大驚,孫堅眉頭一皺,問道。

「父親可想過,如果其他諸侯知道了傳國玉璽在父親手中,以我們江東軍的這點實力,還能平安的返回江東嗎?」孫權冷聲的問道。

「二公子,主公剛才連盒子都沒有正式打開,外面兵丁尚且未知,外人如何得知,如今玉璽之事情不過是我們幾人知道而已,難道二公子懷疑我們?」程普三人面色一變,有些不善的看著孫權。

「仲謀,不可放肆,他們皆是為兄生死與共的兄弟。」孫堅面色一崩,怒斥其,道。

「父親,幾位叔父,你們想到哪裡去了,權就算是有滔天的膽子也不敢懷疑幾個叔父對父親之忠心。」孫權頓時有些苦笑,然後才解析的道:「父親,你仔細想一想,不要被著玉璽迷惑,你覺得這玉璽真的是天掉下來的嗎?」

「難道不是嗎?」

孫堅神色一僵,程普幾人也有些愣了,反而問道。

「你們也不想想,這傳國玉璽何等的重要,有了它,天子的詔書才能名正言順,董卓雄踞京都時間不短,以李儒的智慧,西涼軍的殘暴,還找不到它,恐怕早已經把它攬入懷中了,如今卻隨隨便便的扔出來,送到我們手中,這是為什麼?」孫權嘴角一抹冷笑,問道。

「二公子的意思是……董卓特意把它送到我們手中的?」程普目光一瞪,心中有些寒氣,低聲的問道。

「差不多,他是把玉璽送出來了,不算是送給我們,剛巧我們駐紮在這裡,碰上了,但是無論誰的部曲駐紮在這裡,都能拿到,而且無論是落在誰的手中,明日一早,西涼探子恐怕就會一眾諸侯之中就會傳開了,無論誰得玉璽,都是演變成一個群雄必爭的狀況。」孫權眯起眼睛,心中暗暗的道,這個陰狠的李儒。

他沉默一下,才接著道:「很不幸,李儒的這一步棋落在了我們江東軍身上,到時候各路諸侯都來質問父親,索要玉璽,諸侯分裂,這個玉璽就是引子。」

————————————

新書上傳,跪求收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