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三章李儒之謀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關,恐怕已經被關東賊子給攻破,如何是好?」董卓的雄心雖然已經讓京都的奢靡給磨去了,但是其軍事才能依舊頂呱呱的,如今情況,他心知肚明,西涼已敗,無可厚非,虎牢關早晚會被關東聯盟軍攻破。 他...

面對來勢洶洶的呂布,關羽絲毫不懼,雙腿夾住馬身,沉著應戰,手中青龍偃月刀猛然向前一伸,對著呂布的戟刃,格擋而開。

鐺!

但是面對呂布這霸道無雙的巔峰一戟,關羽依舊有些吃力,胯下的戰馬被壓得半跪,宛如重棗般的臉龐漲紅,彷彿能滴出血來,一雙丹鳳眼圓瞪。

「不錯,紅臉賊,你已經是練罡大成境界,算是有點實力,那就再接某家一戟。」

巔峰武將之間,一絲一毫的差距都能決定成敗,所以一旦出手,基本上絲毫不能保留,不然死的就是自己,兩個交鋒,呂布就摸清楚了關羽的實力。

呂布冷冷一笑,手中長戟旋轉,半月狀的戟刃發出點點寒光,如同泰山壓頂,壓著關羽的刀,關羽一聲悶響,猛然倒退數步。

「三姓家奴,休得傷我二哥,接你張爺爺的一矛,龍蛇起舞,殺1張飛環眼一瞪,立刻催馬上前,手中丈八蛇矛虛空一探,宛如一條長蛇,柔軟之中銳氣無雙,角度刁鑽,直插呂布胸口。

「黑廝,汝該死,某家一定要你的命。」

張飛三番兩次的把三姓家奴掛在嘴邊,呂布怒火爆發,一身冷哼,手中長戟划拉,與關羽的關刀拉出一道長長的火星,然後先前一探,反手回戟與張飛的蛇矛交織在了一起。

「斬1

呂布暴怒之下,一戟比一戟兇猛,戟刃之上閃出絲絲罡氣,如同狂風暴雨,把張飛打的倒退數米之外。

這個時候,關羽承受呂布之前的重戟,還沒有回過氣來,劉備一看不好,立刻便策馬上前,雙股劍劃出,在虛空之中借力打力,以勢馭勢,強行的卸開了呂布的長戟。

他雖然只是練氣境大成的武者,隸屬一流的戰將而已,面對呂布這種巔峰武將當然不夠看,但是勝在腦子好使,不正面和呂布對殺,半路打冷槍,劍勢靈活取巧,倒是能和呂布交上幾招。

而當呂布反應過來,收回長戟,格擋劉備的劍勢,想要斬殺劉備的時候,旁邊的張飛和關羽已經開始再一次的殺上來了,一左一右,一刀一矛,夾擊他。

三人圍著呂布,方圓百米,風沙飛舞,刀光戟影,馬身錯亂,不斷的交鋒,一聲聲尖銳的兵器聲響徹響圓百里,猛烈的交戰上百個回合,依舊難以分出勝負,呂布以一敵三,絲毫不落下風,遊刃有餘。

虎牢關之下的四人大戰,方圓上百米之內,無人敢靠近,無論是西涼還是關東的士兵都悄悄的退後,空出地方讓四人較量,而雙方高層,無論是虎牢關上的西涼群雄,還是高台上的十八諸侯都看呆。

高台上,一眾諸侯麾下的戰將,一個個的面色有些沉重了,不少人看戰意沸騰。

「呂布啊呂布,虓虎之名,當之無愧,人中呂布,馬中赤兔1小正太孫權也看的有些痴迷,太激烈了,真人上演,那氣勢深入人心,是以前看電影無法感覺到的真實,不知不覺的低沉的聲音在靜靜的高台之上響起來,讓眾人神色猛然一震,刷刷的目光都注視這個小正太了。

「難道我說錯了嗎?」

十幾個諸侯的注目禮讓孫權嚇了一跳,回過了神,伸手撓撓小腦袋,不解的道。

這句話不是一早就有人說的嗎?

咋這麼驚異呢?孫權有些不明白了。

「沒錯,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此言有理1眾人一愣,曹操猛然的站起來,看著孫權大笑了來,豪爽的道。

「雖是敵人,雖不恥此獠之義,但是此獠的確勇武無敵,堪稱天下第一武將,可敬可敬1一眾諸侯嘆聲的道。

……

在戰圈之中,四人交鋒超過過一百五十個回合,呂布頓時開始有些支撐不住,體力消耗過多,罡氣補充不上來,力量不斷下降了,只能靠出神入化的武道技巧來周旋了,長戟靈活有餘,霸氣不足,從一開始壓著三人來打,變成被三人壓著來打。

關羽三人圍攻呂布,可以不斷的換攻擊,中間換氣,不斷的恢復自己的罡氣,但是呂布一直被三人圍著打,時時刻刻都是保持巔峰的力量,時間一長,氣力不接,罡氣消耗過大,就有點熬不住了。

「呂布,看劍1突然,三人彷彿盯著了機會,關羽的刀和張飛的蛇矛左右夾擊住了呂布的長戟,劉備雙眸一亮,感覺機會來了,舞動雙劍就迎接了上去,直取呂布項上人頭。

哧!

呂布雙眸圓瞪,感覺巨大的危險接近,手中長戟給一刀一矛擋住,來不及收回來,猛然之間,本能的側身低頭,但是頭頂上的三叉紫發冠還是被劉備的劍芒划斷了,整個人披頭散髮的。

吼!

驟然之間,呂布怒目長嘯,雙手背脊青筋暴動,頭髮散披,煞是猙獰,猛然用力,長戟一盪勢如雷霆,直接把關羽和張飛的兵器盪出了一米之外。

「大耳賊,納命來1呂布頭髮散披,癲狂如斯,一戟直取劉備面門而來,劉備大慌,勒馬後退,急忙躲避。

但是他沒想到的卻是,呂布不過是虛晃一招,這一戟破開三人的圍殺之勢,不敢在戀戰,倒拖畫戟,一勒馬韁,雙股用力一夾,胯下赤兔戰馬猶如閃電,飛奔而回。

呂布心中清晰,這一戰已經不能再打下去了,如果再打下去,一旦自己力竭,罡氣無法補充,失去了武者最大的優勢,必然落敗。

「賊子,哪裡走?」

劉備三人自然罷休,對視了一眼,三人直接策馬而追了上來。

……

這時候,遠處的高台之上,一眾諸侯神色大喜,曹操更是站了出來,對著袁紹,拱手道:「盟主,呂布大敗,西涼兵如今氣勢已無,而我關東聯盟軍卻是士氣大漲,此刻正是破關之時,操請求盟主出兵,攻擊虎牢關,斬殺董賊,救回天子,匡扶漢室天下。」

「准1

袁紹氣勢大漲,容光滿面,站起來,頗有威壓的開始點將:「張揚,馬騰,公孫瓚,孔融……爾等十路諸侯可率兵出擊,攻打虎牢關1

「諾1

十路諸侯長身而起,對著袁紹躬身道,然後走下高台,去自己的營寨,整頓自己的兵馬,開始出擊。

就說這時候,劉備三人策馬而來,追到了虎牢關下,卻眼看著呂布已經策馬上關,心中有些不甘,但是面對關上的無數矢石,也無法前進,這時候他們便聽到身後的一陣陣擂鼓之聲。

咚咚咚……

擂鼓打響,號角長鳴,十路諸侯同時出擊,加起來近乎二十萬的兵力全部壓上,氣勢凜然。

「殺,斬殺西涼董賊,匡扶漢室,建國立業,便在今朝1

三人回頭一看,猛然大喜,頓時身為聯軍先鋒,親冒矢石,直奔虎牢關之上。

「殺1

聯軍在三人的氣勢牽引之下,士氣如龍,殺聲震天,前赴後繼的殺上關來。

「放箭!給本相國擋住這群關東賊子。」虎牢關上,西方飄動之中的青華傘蓋之下,大胖子董卓站了起來,面色猙獰,有點歇斯底里的大叫。

在李催,郭汜,張濟,樊稠數位西涼大將的帶領之下,十數萬的西涼精兵也開始振奮起來,憑藉著虎牢關的地理,強行把關東聯盟軍擋在關前,整個虎牢關立刻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絞肉場,血流成河,屍積如山。

……

天下第一雄關,所言非虛,激戰大半天,關東聯軍依舊沒有攻破虎牢關上的西涼軍,雙方死傷無數,都已經疲憊不堪,唯有鳴金退兵。

緊接著,關東聯軍彷彿越戰越勇,每一天都有數路諸侯前來攻打虎牢,周而復始,數日之後,虎牢關上之西涼軍將士開始疲累不堪,將無戰意,兵無戰心。

……

這一日,虎牢關內的大堂之上,董卓胖乎乎的身軀端坐首位,面色陰沉不定,眸子之中怒火閃爍,他的下位只有李儒一人而已。

「文優,吾軍已敗,再無戰心,若非虎牢雄關,恐怕已經被關東賊子給攻破,如何是好?」董卓的雄心雖然已經讓京都的奢靡給磨去了,但是其軍事才能依舊頂呱呱的,如今情況,他心知肚明,西涼已敗,無可厚非,虎牢關早晚會被關東聯盟軍攻破。

他信任的就是李儒這個女婿,急忙雙眸凝視著他,沉聲問道。

「主公,如今溫候已敗,元氣未恢,吾軍經歷大戰,士氣低落,沒有了戰心,不可再戰1

李儒眸子之中浮現了一絲精芒,躬身道:「不若引兵返回洛陽,遷帝與長安,以應童謠。近日街市童謠曰:西頭一個漢,東頭一個漢。鹿走入長安,方可無斯難。臣思此言『西頭一個漢』,乃應高祖旺於西都長安,傳一十二帝;『東頭一個漢』,乃應光武旺於東都洛陽,今亦傳一十二帝。天運合回。相國遷回長安,方可無虞。」

所謂的童謠,不過是是他李儒一早就策劃好的,此戰在一開始他就不看好,早早的布局,為董卓算好的後路。

長安就是如今西涼軍最好的後路,昔日也是京都,遷帝於此是最好的選擇,不失帝之威壓,保持漢室正統握在手中,而一方面可以暫避鋒芒,示弱退兵,退出關東聯盟軍的視線。二來可以依靠西涼,掌控關中,坐觀天下亂斗,西涼軍修生養息,以逸待勞,日後依舊還有奪取天下之能。

「非汝言,吾實不透。」董卓目光一臉,大喜,不過想了想,又有些憂心的道:「不過,這關東數十萬聯軍畢竟是吾之心腹大患,一日不除去,某家寢食難安1

「主公放心,儒已經有計,可散去關東聯盟1李儒眸子深沉,智珠在握,恭敬的道:「儒有三策,可讓十八路關東諸侯之間互相猜忌,自己解體而去1

「此言當真,文優快快道來1

董卓神色一喜,急忙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