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一章天下第一武將,呂布!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是看戲,孫堅坐在袁紹之下,孫權覺得他的位置太顯眼了,沒有坐在孫堅身邊,而是在大帳的一個角落靜靜的坐著,觀看關東群雄,曹操出聲恰到好處,他不由得心中暗暗叫好。 其實無論是曹操也好,劉備也好,他們...

虎牢關前。

兩軍對壘,一面面旗幟遮天蓋地,擂鼓大響,鼓聲震天動地,雙方加起來近乎百萬雄兵,對持數里之地,營帳百里,關上關下,山崗平原皆是黑壓壓的一片人頭洶湧。

這一戰,西涼群雄,關東諸侯,無雙雄主,天地豪傑,如龍之武將,似狐之謀士……皆然匯聚一趟,一個個摩拳擦掌,鋒芒畢露,戰意滔天。

……

兩軍對壘不足三日,大戰將起,河內太守王匡率領部曲,先出擊,意圖強行攻擊虎牢關,卻遭遇呂布之先鋒軍,不敵,被呂布追殺,河內軍敗退數里之外,王匡不僅僅折了麾下大將方悅,自身幾乎被斬殺。

幸得東郡太守喬瑁,山陽太守袁遺兩人冒險引兵來援,擊退呂布的先鋒軍,王匡方脫險。

關東聯軍大戰董卓西涼軍,首陣——敗北。

……

翌日,關下十里之外,聯軍大營,十八路諸侯齊聚。

這個時候,大營帳之內氣氛有些壓抑,一眾諸侯的面色很陰沉,輸了一陣,面色的確好不到哪裡去,而袁紹袁術兩兄弟更是咬牙切齒,面露傷心,眸放怒光,神色之中恨意滔滔。

雒陽城內,袁家已經被董卓滿門斬殺,袁家家主袁隗的人頭還被掛在城關之上,兩人身為袁之子,如斯之情況,想不怒,不恨都不行。

可惜,仇還沒有報,進駐虎牢關的第一戰聯軍還是敗了,被呂布這麼威猛的殺了一陣,河內太守王匡的不僅僅折了麾下的大將,自家的部曲也被斬殺大半,就連引兵相救的喬瑁和袁遺也損兵折將。

「諸君,此戰才剛剛開始,如今我們十八路諸侯匯聚,雄兵五十萬,大將無數,天下無可擋也,當可直接破關而出,爾等何以垂頭喪氣?傷吾之軍心。」

曹操一看大帳里的這氣氛有些不對勁,一個個垂頭喪氣的,沒有絲毫戰意,急忙站了起來,凝視群雄,朗朗的道。

「這就是曹操,梟雄就是梟雄,雖然現在未顯稱霸天下之氣,但是也有百殆百戰之韌。」江東軍如今的任務就是看戲,孫堅坐在袁紹之下,孫權覺得他的位置太顯眼了,沒有坐在孫堅身邊,而是在大帳的一個角落靜靜的坐著,觀看關東群雄,曹操出聲恰到好處,他不由得心中暗暗叫好。

其實無論是曹操也好,劉備也好,他們能就霸業,不是從來不敗,而是從來不畏懼失敗,這是一種百折不撓的韌性。曹操佔據中原的時候也曾經被人殺出兗州,最後不是殺回來了嗎?劉備更是半輩子的顛簸流離,最後還不是成就蜀漢之霸業。

「權公子,鳳在此多謝你的救命之恩。」這時候,一個大漢走到了孫權的身邊,正是冀州牧韓馥的愛將潘鳳。

江東將士稱孫權為二公子,而外人對孫權的稱呼就是權公子。

潘鳳也不蠢蛋,從他被孫權救回來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被人設計了,設計自己的人肯定是袁紹,不過他苦於沒有證據,也無可奈何袁紹,畢竟袁家是四世三公的大世家,聲望斐然,他就算說出來了所有人不會懷疑袁家會下毒的,只會說他明明敗北了,自己沒有能力,卻在此推脫責任。

「潘將軍,權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孫權一雙小眼睛凝視潘鳳,擺小手,笑了笑,道。

他把潘鳳救回來,一來可以噁心袁紹,二來也算是賣一個人情給這個練罡境的超一流武將。

韓馥此人性情優柔寡斷,是絕對鬥不過袁紹這個梟雄的,冀州早晚易主,肯定會落入袁紹之手,潘鳳如若不死,也不會投靠袁紹,肯定會重新擇主,憑著這一段救命之恩,江東必是他首選之地。

一個練罡境的超級武將,放在任何一方勢力都會不惜代價的去爭奪。

這種一舉兩得之事,為何不做?所以孫權做的心安理得。

「權公子的舉手之勞,卻是救了潘鳳之命,此恩鳳永不敢忘記。」潘鳳神色凝重,恭敬的道。

「潘將軍,你可知道他為何要害你嗎?」孫權突然把潘鳳拉到一邊,低聲的問道。

「鳳始終想不明白,正想請教。」潘鳳神色一震,目光閃亮,問道,這件事情雖然他肯定是袁紹乾的,但是他沒有證據,所以連韓馥都沒有告訴,就是怕韓馥貿貿然的去找袁紹對峙。

他雖然長的牛高馬大的,脾氣也暴躁,但是屬於那種小事糊塗,大事精明的人,可是他就是想不明白,袁紹和他無冤無仇,為何要害他。

「他害的不是你,而是你之主,你潘鳳乃是韓冀州的左膀右臂,斬掉你,他才能奪取冀州。」孫權不妨給他點名了。

「奪冀州?他敢。」潘鳳冷哼一聲,虎目一瞪,凝視了一眼上面的袁紹,道:「哼,有我潘鳳一日,他休想傷我主。」

「那你以後就要謹慎了。」孫權淡淡的道,提醒他一下,讓他有點準備,以後袁紹想要奪取冀州就要多費功夫了。

……

「孟德此言甚至,如今不是吾等難過之時,雖然吾等敗一陣的,但是實力未損,勝利依舊是屬於我們關東聯軍的。」袁紹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了,深呼吸了一口氣,對著曹操的話,接聲道,他的聲音有些梗咽。

袁隗之死讓他難過,袁隗是他叔父,他袁本初本出身庶子,得袁隗看重,才崛起於袁家,最後袁隗還把袁家家主之位交給了他,叔侄之間的感情甚深。

「叔父請放心,某家必然攻破虎牢,直撲雒陽,斬殺董卓,為叔父報仇。」

袁紹這時候的心越發的清冷,暗暗地發誓,不過這個時候讓曹操這當頭一吼,也強行的打起了精神,目光深冷,面色寒霜,殺氣凝聚,眸子凝視一眾諸侯,問道:「誰可願意率部前往,斬殺董賊先鋒呂布?」

「吾等願往1

一眾諸侯對視了一眼,目光之中有些堅定,這個時候上黨太守張揚,北海相孔融,北平太守公孫瓚……等一共八路諸侯一同站了出來,大聲的道。

「好,來人,搭台,擂鼓1

袁紹站起來,大聲的道:「吾袁紹,親自為爾等助威。」

咚咚咚……

一處高台搭起,諸侯匯聚高台之上,能遙遙看到虎牢,幾十個戰鼓敲響,一陣陣的擂鼓聲之中,八路諸侯從各自軍營,同時引兵殺出,加起來近十數萬大軍如同一片潮浪,奔襲呂布之先鋒軍,氣勢兇猛。

虎牢關之下,一面『呂』字旗幟豎起,飄揚空中,大旗之下,萬軍之中,一人而出,胯下一俊馬,手中一柄巨戟。

此人便是天下第一武將呂布,呂奉先,頭戴三叉束髮紫金冠,體掛西川紅錦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弓箭隨身。

呂布的胯下的是一頭大紅色的駿馬,仿如全身流血,馬眸精銳,神顯四方,名曰赤兔。手中巨戟是一柄方天畫戟,長約三米,戟桿沉鐵,戟尖銀芒,刃邊如半月,煞顯霸氣。

「某家九原呂布,呂奉先在此,關東賊子,誰敢與我一戰?」

呂布在大軍面前,勒住馬韁,手中巨戟一止,不由得長嘯大吼,聲如雷霆,震動數里之外,懾住關東群雄。

「哈哈哈……若不敢戰,爾等最好速速退去1呂布長戟威武,猖狂大笑,聲鎮九天,長吼。

「好,很好,吾兒威武1

虎牢關之上,錦青華蓋之下,大胖子董卓滿意的站了起來,大笑,而董卓旁邊的小皇帝卻嚇得面青唇百,戰戰慄栗。

「此獠太猖狂了1

遠處的聯軍大營,高台之上,一眾諸侯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凝視著呂布的雄姿霸氣,頓時一個個面色難看起來了,袁紹更是面色繃緊,冷聲大喝。

「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我終於看到了這個天下第一的武將,呂布。」

孫堅身邊的孫權有些興奮,一雙眸子閃爍出一絲絲綠幽的光芒,他終於看到了這個三國時代的第一武將。

在歷史上,呂布是一個帶有很大議論性的人,但是不可否認,他就是這個時代當之無愧的第一戰將。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呂布的這個第一武將可不是自稱的,而是一路的殺出來的。

「呂布,休得猖狂,上黨穆順在此1

這個時候,上黨軍陣之中,一八尺大漢催馬殺出,身披盔甲,手握長槍,直撲而去。

鐺鐺擋——兩人交鋒,不出三個回合,呂布長戟劃過,猶如帶有無盡罡風,呼嘯而來,直接把穆順連人帶槍,斬殺於馬下。

「關東賊子皆是這等無能之輩嗎,呂布大好頭顱在此,汝誰可敢再來?」呂布長戟染血,更添其威勢,無盡的凶威讓整個戰場全體肅嚴起來。

「好一個九原呂布!不負虓虎之名,果真是厲害之輩1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這時候,聯軍大帳之中,所有的超一流武將都面容繃緊,神情嚴肅起來了,一個個目光顯露精芒戰意,即使孫堅也不例外。

——————————————

拾一大致上是以三國演義為背景的,不過在其中多加了一點自己的修改,虎牢關拾一不會大寫,只是大概的寫一段,最多二十章就完了,算是為後面鋪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