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十章生逢大時代的悲催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而站在他身邊氣韻軒昂的持劍錦衣青年正是沙場上的無雙戰將,呂布,呂奉先。 「文優,今吾失上將華雄,賊勢甚大,該當如何是好?」董卓畢竟是縱橫西涼之地的一代梟雄,神色未驚,沉聲問道。 「主公...

這個時候,在聯軍大帳之中,一眾諸侯一聽潘鳳居然又敗了,頓時都有些驚慌失色,韓馥更是慌了,一言不發,起身就直接走出了大帳,直奔江東軍營而去。

而盟主袁紹聽到斥候兵來報戰場上的情況,也有些驚了,他驚的是潘鳳居然沒死?

還讓孫家兩兄弟給救了,他立刻就氣爆了,雙眸圓瞪,有些陰冷冷的看著若無其事的孫堅,差點沒有當場發飆。

某家好端端的計謀,你孫文台插什麼手埃他認定是孫堅指示孫家兄弟救下潘鳳的。

難道自己的計謀讓孫堅識破了,不可能啊?袁紹這麼一想,頓時心中一駭,凝視著孫堅的目光有些凝重。

「這個孫堅,端不是人子,居然敢壞吾之大事,該死1

袁紹壓抑不住的大怒。

「主公,此乃聯軍大帳,不可亂來1這時候,袁紹身後儒生打扮的男子趕緊低聲的說道。

此人名為許攸,許子遠,袁紹新招的謀士,潘鳳的事情就是他提議的,然後一手策劃了毒酒,此酒對一般人無礙,只是對練氣成罡的超級武將才有反應,可在短時間散去其功力,事後也不會有人發現。

袁紹聽了許攸的話,頓時深呼吸了一口氣,眸子凝視著孫堅,心中冷笑:好一個孫文台,某倒是小看你了,你是在報復我袁本初坑了你江東軍一把嗎?

孫堅當然沒有袁紹想的那麼聰明,對孫權孫策救潘鳳的原因他也一無所知,神色坦然,斜睨了一眼,武將的直覺,他知道袁紹在看著自己,不過他以為袁紹想要自己出戰,懶得搭理他,徹底的貫徹孫權的意見,喝小酒,看大戲。

「這個孫堅,實在是太放肆了1

孫堅的這個若無其事的神態落在了袁紹的雙目之中,就是一種赤、裸裸的挑釁,若非他養氣功夫不錯,恐怕當成發飆,直接翻臉了。

無奈,這事情此事情是自己理虧在先,若是傳出去,袁家無臉,關乎袁家名聲,他也不敢挑起開來,最後只能的對著聯軍各諸侯,道:「諸位,此獠兇悍,還有誰還願意前去挑戰的?」

眾人一聽,頓時沉默了,大帳之中的諸侯麾下不是沒有猛將,不過如今聯軍大將接二連三的在華雄手上戰死,他們都不太願意出手。

「奈何啊,居然區區一個西涼華雄便讓我們關東群雄束手無策了嗎?」

袁紹一看,面色有點難看,無奈的仰天長嘆,嘆聲的道:「哎!可惜吾上將顏良,文丑未至。得一人在此,便無懼此獠1

「小將願往,斬華雄之頭1袁紹話音剛落,一個身高九尺,丹鳳眼,蠶眉,面如重棗,聲如洪鐘的大漢站出來,拱手道。

「你是何人?」袁紹神色一喜,問道。

「此乃劉玄德之弟,關羽關雲長也。」公孫瓚站了出來,道:「跟隨玄德,充弓馬手。」

這時候,孫權和孫策也從外面走了進來,剛剛又改變的一個人的命運,又給袁紹添了麻煩,孫權的心中大喜,坐在孫堅身邊,剛好聽到這一幕,一雙幽幽墨綠的眸子立刻凝視著大帳中間不卑不亢的關羽,心中暗暗道:「關二爺終於出場了。」

「汝欺吾眾諸侯無大將乎?區區一弓馬手,安敢亂言,來人,給我亂棍打出。」袁術卻怒道。

「公路息怒,吾觀此將,勇武過人,敢出此言,必有過人之處。」曹操一心為漢室,努力的維持聯盟團結,如今就是擔任聯盟軍之中的和[email protected]位,到處撲火,出言相勸。

「一弓馬手出戰,華雄恐怕會笑我關東無人乎。」袁紹沉聲道。孫權一聽幼小的心靈開始鄙視他,他和袁術是一丘之貉,皆以家世職位論英雄之輩。

「盟主此言差矣,這位兄台相貌堂堂,目光內斂,隱隱有勢,武藝必然不在堅之下。」孫堅冷笑了一聲,出聲相助。

「如不勝,斬某頭1關羽等幾人之言相助,一臉自信的道。

「好,來人上酒1曹[email protected],大喜,直接叫道。

「酒且斟下,某去去便來。」關羽豪氣萬千,出帳提刀,翻身上馬,在陣陣擂鼓之中,疾奔而去。

好傢夥,溫酒斬華雄來了。

好一個關二爺,我就喜歡豪氣無敵的關二爺。一旁的小孫權看的心中歡喜,眸放光彩,不由得暗暗的道。

後世人之中,可沒有幾個不喜歡關二爺的,孫重茂也不例外,就算他如今已經是孫權,明知道關羽是自己未來的敵人,還是敬佩這個義薄雲天的關二爺。

一刻鐘不到,斥候正欲打聽戰況,這時候擂鼓聲之中,一匹快馬長奔而回,馬至中軍帳前,關羽翻身下馬,手提華雄瞪大眼睛的頭顱,擲於地下,其酒尚溫。

「唧唧…這個華雄還是死了,而且死的一文不值,這就是和三國猛人生在共同一個時代的悲劇啊!強中只有強中手。」小孫權看著華雄的人頭,神色低沉,有點嘆聲的道。

華雄絕對不是弱者,身為練氣成罡的武將,可一人成軍,匹敵萬軍,只不過是遇上的更加變、態的關二爺。

和呂布,典韋,趙雲,關羽,張飛……這些猛人生在同一個時代,對於武將來說,不得不說是一個悲劇。

……

此時,汜水關內,守將李肅接到了華雄陣亡的戰報,頓時慌亂了,立刻呈報雒陽董卓。

……

雒陽城,相國府郟

府邸大廳之中,一個大胖子,身高八尺,腰圍也有八尺,端坐在首位上,胖乎乎的臉隱隱約約能看到往日的霸氣,但是更多的是奢靡之氣。

這便是當今相國,權傾朝野的相國大人董卓,董仲穎。

他麾下的文武百官左右分列而坐,皆是西涼悍將,而為首的是一臉陰沉沉的中年,他麾下的第一謀士,女婿李儒,而站在他身邊氣韻軒昂的持劍錦衣青年正是沙場上的無雙戰將,呂布,呂奉先。

「文優,今吾失上將華雄,賊勢甚大,該當如何是好?」董卓畢竟是縱橫西涼之地的一代梟雄,神色未驚,沉聲問道。

「主公,如今我們已失一陣,唯有屯兵虎牢關,與關東賊子一較高低了。」李儒站出來,神色淡然,躬身,陰森森的道:「關東聯軍,袁紹為盟主,而紹叔父隗現為太傅,若是裡外合應,我們必危,可先下手,斬殺袁家,以儆效尤,震懾關東賊子,然後相國大人親領大軍,分撥剿殺1

「你要某家親率大軍?」

董卓目光一亮,沉默了一下,問道:「若某去之,京都不穩,該當如何?」

「相國大人可將天子請出,伴隨其之左右,便可。」李儒微微一笑,直接道。

「妙!大妙1

董卓聽了,神色大喜,胖乎乎的身軀急忙站起來,開始一一點將:「奉先何在?」

「布,在此1呂布站出來。

「命你三萬并州軍為先鋒,即去虎牢關迎敵。」

「諾1呂布神色之中戰意高漲,大聲的道。

迎戰關東群雄,他呂奉先一身無雙武藝便可揚名天下。

「李催,郭汜,你們兩個先滅袁家,再率軍前往,袁家無論老弱,盡皆誅滅,然後把袁隗頭顱,懸挂關上。」

「諾1

兩個西涼大將恭敬的道。

「其餘將領,皆率其部曲,跟隨某家親往戰場,迎戰這群關東賊子。」董卓大手一揮,豪氣的道。

「諾1眾將應道。

……

李儒走出了相國府,不禁的回頭看了一眼,神色有些落寞,最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來到了一個小酒肆。

「文和,儒是否錯了?」酒肆之中,沒有什麼人,李儒和一個中年儒生並肩而坐。

李儒和他坐在面前的賈詡皆是西涼最頂級的謀臣,當年他選定董卓為主,也曾經力勸賈詡投董卓,而賈詡卻曾言董卓非人主之相,必在繁華之中迷失雄心壯志。

果如其言,董卓在他的全力相助掌控京都,可在入京之後,性情大變,囂張殘暴,每天就懂得盛宴而食,夜宿龍床,再非昔日雄主之心。

「錯與否,爾自知,如今只董卓已經在非昔日之雄了。」這個儒生喝了一口小酒,淡淡的道。

「你我皆是西涼而出,西涼不能敗,儒相信相國大人一定可恢復昔日之雄心,儒請文和助吾一臂之力。」李儒站起來,躬身邀請道。

「西涼其實從一開始就敗了。」賈詡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自娛自樂的喝著小酒,半響之後,才道。

李儒身在局中所以看不清楚,但是他賈詡卻身在局外看的清清楚楚,從一開始,董卓就沒有勝算。

「儒不信!儒相信,再絕望的局勢,都必有法可破。」李儒神色堅毅,雙眸閃爍精芒,拂袖而去。

「文優,是你看不透。」

賈詡看著李儒的背影,嘆氣而道。

……

十天後。

虎牢,天下第一雄關。

漢末至三國的人命賤如草芥的大亂世,終於還是從這一座無雙雄關拉開了最激烈的戰幕。

董卓劫持天子,從京都雒陽而出,親自屯兵十數萬於虎牢關之上,並且命令先鋒呂布三萬并州軍,屯兵於關下,紮營於關前。

大軍準備妥當,當即迎戰關東數十萬聯盟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