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九章孫權救潘鳳,壞袁紹之算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藉助華雄的手幹掉潘鳳,即可除掉韓馥左膀右臂,又可以打擊韓馥的聲望,一舉兩得埃 「你大爺的,這些漢末猛人霸主,一個都不能小看,這個袁本初目光長遠啊,董卓還沒打完就想到了以後。」孫權心中暗暗的道。...

袁術的小人行徑讓江東軍大敗,這個後果就是關東十八諸侯聯盟出現了不少的裂縫,更有不少諸侯對袁家兄弟不滿,不過有董卓這個強大的敵人當前,眾諸侯還是克制住了,十八路諸侯表面依舊是一團和氣,笑臉迎面。

一群人的吃吃喝喝,打屁談笑之中,不到月余時間,聯盟的幾十萬大軍急速推進,很快就推到了汜水關下。

孫權也知道,這一次關東諸侯征戰董卓的高、潮大戲要開始了,一個個天下最巔峰的武將單挑的戲碼要陸陸續續的上演。

曾經見識了華雄和孫堅單挑的戲碼,孫權對這個年代的武將有了一定的了解,後來又從程普那裡了解到了不少,算是有個全面的認識。

這個年代和後世不同,天地靈氣充裕無比,練武者都會修鍊一些簡單的武道引導術,壯大自身,引動天地之氣入體,修鍊出超乎普通人的巨力。

縱觀歷史,隋唐之前,僅憑個人武力能改變戰場成敗的大有人在,而隋唐之後,天地靈氣開始淡薄,武道修鍊大不如前,一人可成軍的武將漸漸的退出了舞台。

武道引導術,其實就是當年始皇帝想要追求長生,一些方士誤打誤撞練出來的功夫,比如劉家漢室自高祖傳下來的《龍蛇變》,目前孫堅修鍊的《猛虎神》,孫策幼年時代得到的《霸王九轉》……這些都是赫赫有名的引導術。

其實這種武道引導術在漢末並不少存在,不然也沒有一個個無雙武將的存在。

所謂的沙場武將不是普通的練武者,而是能在馬背上論英雄強大武者,一般能稱得上武將而不是士兵的,最少有能力在百人大軍之中可獨自來回將士。

而能稱的上一流的武將就是修鍊引導術已經突破身體的極限,練氣入體,稱為練氣境,練氣境的武將,最少身負數百斤力量,甚至千斤以上的巨力,好像江東軍之中,程普,黃蓋,韓當,祖茂都是練氣大成,一流的武將。

而孫權身邊的護衛長朱治的境界大概就是練氣小成的境界。

一流之上,還有超一流的武將,這種武將已經超出了普通的認知之外,已經練氣成罡,稱為練罡境,擁有非自然般的力量,一人可成軍,單槍匹馬可匹敵萬人大軍的超級武將。

想當初的霸王項羽,還有如今的呂布應該都是練罡大成,史上最巔峰的武將。

江東軍之中只有猛虎孫堅才是練罡境的超一流武將,勇武少年孫策如今還年少,十五六歲而已,不過是剛剛一隻腳邁入練氣大成的一流武將的系列之中,但是他少年勇武是所有人都知道,江東軍很多人都認為他未來一定能超越其父。

……

關東聯盟幾十萬的大軍剛剛屯兵汜水關下,不到三天,尚未開始發出攻擊,汜水關內的華雄就忍不出了,居然下關挑戰而來。

……

這一天,盟主袁紹召開聯軍會議,在聯軍大帳之中,十八路諸侯分裂而坐,還在討論強行叩關的事宜。

孫權和孫策也跟著孫堅身後,進入了大帳之中,孫策和程普身軀筆直站在孫堅後面,而孫權卻仗著自己年少,懶得理這麼多規矩,靜靜的坐在孫堅身邊,一雙帶著一絲絲綠光的詭異眸子開始不斷的打量這十八路諸侯。

在未來的戰爭之中,有三分之二以上,就是從這十八路的諸侯開始的。

「曹操,劉備,這兩個註定的梟雄,要不是他們肯出兵救我江東軍,這兩個未來的心腹大患我真想提前弄死1

「袁紹,未來河北霸州,算是一個雄才大略的主。」

「袁術,以後多半是鎮守汝南,應該是我們江東的主要對手,這個小人早晚一槍戳死,不過能成為一方霸主的都不是省油的燈,不能小看。」

「這是公孫瓚吧,他肯出兵救我江東軍,本少爺記你一份人情,可惜你註定是敗給袁紹的。」

「這貨是馬騰,看不出來,西涼未來的霸主啊1

……

孫權對著這些諸侯,一個個的打量,而是目露凶光,而是迷惘,關於三國的歷史在他腦海之中不斷的翻騰,一些想不起來的這時候靈光大動,也想起來了。

如果沒有自己這根搞屎棍存在的話,這裡有一半人以上的結局他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他的出現,絕對是出現蝴蝶效應的,一絲絲的變化都能改變未來,事到如今,未來如何,已經沒有人能預料的到。

歷史已經開始改變了,那麼劉備未來還能建立蜀漢嗎?

官渡之戰,曹操還能順利幹掉袁紹嗎?

孫權突然覺得漢末這個亂世大時代越來越有趣了。

「報1

突然一個士兵狼狽不堪的沖入大帳,單膝拱手道:「汜水關主將,華雄前來挑戰,已經斬殺我軍數位大將。」

「什麼?」

眾人大吃一驚,有些難以相信。

華雄雖然大敗孫堅的江東軍,但是麾下不過數萬大將,面對關東聯盟的幾十萬大軍,不固守雄關,居然出關挑戰,腦子是不是秀逗了。

袁紹身為盟主,站了起來,華雄既然有膽來挑戰,他就要迎戰,眸光掃視,很有威壓的道:「區區一跳樑小丑而已,誰願前去迎戰,斬殺華雄,揚我關東之軍威1

「小將願往1

話語剛落,袁術背後,一員大將走了出來,體型壯碩,身披盔甲,手握長矛,躬身說道。

「這是我麾下大將,俞涉。」袁術一臉驕傲的道。

「靠,這個俞涉不就是一個醬油黨嗎?」孫權看著袁術得意的表情,頓時有些撇撇嘴,心中冷笑的道:這貨註定是被華雄斬殺,你袁術還得意洋洋個屁埃

果不其然,不到一刻鐘,有士兵來報:「報——俞涉將軍與敵將戰不到三個回合,便被華雄斬殺馬下。」

眾人大驚失色,袁術更是面色鐵青,有些愣了,不敢相信,半響才回過神來,一臉的陰霾。

「可有誰願意繼續接戰,斬殺華雄。」袁紹也算是沉穩之輩,沒有看見絲毫慌亂,目光凝視大帳之中的十八諸侯,繼續問道。

不過孫權感覺他明顯是看上了誰,從他的目光順著看過去,孫權心中猛然一動。

袁紹的目光明顯盯著冀州牧韓馥身後的一員手握大虎的身高八尺的威猛武將。

這時候,冀州牧韓馥彷彿也看到了袁紹的目光,沉默了一下,便站了出來,朗聲道:「吾有上將潘鳳,可斬殺華雄。」

「末將潘鳳願前往1

威猛大漢踏步而出,手中大斧揚起,寒芒涌動,聲如雷霆,言語之間,僅僅是聲波便可震動大營的四方營帳。

「父親,此將如何?」

孫權眯起一雙小眼睛,靠近孫堅的耳邊,低聲的問道。

「此將兇猛,目有真芒,恐怕已經是練氣成罡之輩,手中巨斧明顯不下百斤,在他之手卻輕如鴻毛,一身武藝絕對不在為父之下。」孫堅看來看,神色肅嚴,沉聲道。

「那他可有斬殺華雄之能?」孫權目光一亮,繼續問。

孫堅是超一流的武將,對於同等實力的武將他的判斷不會錯,這個潘鳳在歷史上不也是一個醬油黨嗎?居然這麼厲害,那怎麼會被華雄三兩下就劈了呢?

華雄雖然是超一流的武將,但是其武藝不過是與孫堅是伯仲之間,真打起來也許還不如孫堅的古錠刀。

武將不僅僅是實力,還有沙場的臨戰表現,兩軍交鋒,勝勢可助其威,敗勢可滅其威,孫堅身負江東軍大敗之勢依舊能和手握勝勢的華雄交戰上百回合,不相上下,可想孫堅的實力。

「這漢子其勢不凡,不過吾始終未見其真正的出手,很難說勝敗,不過料想他就算斬殺不了華雄,應該有自保之能,不會被華雄斬殺。」孫堅斟酌了一下,才慎重的道。

「這就有點奇怪了,袁本初再打什麼主意埃」孫權嘴角一抹冷笑,目光凝視袁紹,有些疑惑。

潘鳳可是歷史上響噹噹的醬油帝,出場沒有三兩三就被華雄兩三下手腳直接給斬殺了。

「好,好,來人,上酒!我袁紹為壯士助威。」

袁紹一看到潘鳳走出來,他的神色之中明顯出現了一抹壓抑不住得意的笑容,這抹笑容並沒有逃過孫權的眼睛。

「不好,該死的,我明白了,應該這酒應該有問題。」孫權看著潘鳳一口氣把酒全部喝完,手握大斧,威風凜然,頭也不會的走出來聯軍大帳,腦海之中靈光一動,頓時明白了袁紹的目的,暗暗的道:好狠,好卑鄙的袁本初,原來是借刀殺人,這個時代的霸主人物都不能小看埃

袁紹這一手明顯在為他的未來打算,他看上了冀州這塊地盤,而冀州牧韓馥是無能之輩,能坐穩冀州,手下超一流的大將潘鳳功不可沒。

藉助華雄的手幹掉潘鳳,即可除掉韓馥左膀右臂,又可以打擊韓馥的聲望,一舉兩得埃

「你大爺的,這些漢末猛人霸主,一個都不能小看,這個袁本初目光長遠啊,董卓還沒打完就想到了以後。」孫權心中暗暗的道。

「不過袁紹,你先前陰我江東軍一次,累我江東上萬兵馬慘死,不報復一下你,我心不甘,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怪我孫權壞你的大事。」孫權想了一下,覺得不能讓袁紹這麼容易的掌控冀州,連忙站了起來,拉著孫策一起,跟在潘鳳身後,離開了大帳。

「二弟,我們去哪裡啊?」孫策這時候有些一頭霧水。

「去救人1

「救人?」孫策更加不懂了。

孫權把護身神器十字弩拿上,帶著孫策,直奔汜水關下的戰場,只見距離聯軍不遠的汜水關戰場上,潘鳳騎著一匹大馬,手握重斧,直奔華雄而去:「某家巨鹿潘鳳,西涼賊子華雄,爾可敢接我一斧。」

「哪來的無名小輩,納命來1汜水關下的華雄一看,頓時神色凝重,策馬上前,長刀舉起,寒芒如龍。

擋!

刀斧交錯,火花四射,發出尖銳的一聲響動,不斷的回蕩,震動周圍的大地,無數的士兵擠滿退後幾十米之外。

這等超一流的武將交鋒,方圓上百米刃**轉,一般人都不敢接近。

「不好!怎麼回事?我的力量……該死1

潘鳳感覺華雄的武藝不錯,一招不破,回斧再砍,但是突然之間感覺自己全身的罡氣在不斷的流失,就連斧頭都有點握不住,交鋒不到兩個回合,連馬背都坐不穩了,明顯已經支撐不住了。

「哈哈哈……關東鼠輩,原來是個中看不中用的東西,再吃我一刀。」華雄一看,目光大亮,明顯感覺對手在不斷的變弱,大喜,一刀兇猛砍下來,這一刀把潘鳳直接斬的巨斧脫手,胯下烈馬慘死,潘鳳也落地,本來還想補上一刀,斬殺其。

「華雄,休得猖狂,接我孫權一箭。」突然,一身幼稚的冷喝,對面陣營突如其來的幾支冷箭撲面而來,對著他身上的要害,十分的精確,華雄心一驚,顧不上斬殺潘鳳,連忙揮刀格擋。

這個時候,聯軍陣營之中,少年孫策手握銀槍,策馬而出,飛奔而來,然後長槍一挑,把地面上的潘鳳挑上馬,然後頭也不會,策馬掉頭便奔回大營。

雖然孫策也想和華雄試著交手,但是華雄明顯不是現在的他能頗武將,真打起來不過他不過是自取其辱而已。

「該死,孫權,又是你這個小賊!這一次某家一定饒不了你。」華雄一看孫權的小身影,頓時心中大怒,怒目圓瞪,大喝一聲,長奔而來,不過緊追幾十米,聯軍之中,矢石如雨,硬是擋出了他的路。

「華雄,誰饒不了誰還不知道呢,你最好洗乾淨你的脖子,等著我關東大將斬殺你吧1孫權一看孫策已經把潘鳳救回來了,立刻便收起十字弩,懶得理這個一會會被關二爺當初踏腳石的悲劇武將,笑嘻嘻離開了戰場,返回聯軍大帳。

————————————

新書上傳,每天兩更,求收藏,求推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