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八章孫堅的失望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劉備,一個是白馬將軍公公孫瓚,幾人連忙勸著。 孫堅越說越激動,就要掙開押住他的人,想要撲上前,結果了袁術。袁紹見此,連忙使眼色,讓麾下大將又上前壓制,孫堅這才掙脫不得。 「公路,你說是...

酸棗,聯軍大帳,當孫堅渾身是血闖入大帳之時,袁紹等人卻正在喜慶的飲酒,孫堅雙目血紅,只緊盯了袁術,立刻抽出寶刀,暴喝道:「袁術小兒受死!」

袁術見此,也知道自己算是成功陰了孫堅一把,心中正在高興,卻不防孫堅竟要動手,慌亂之餘連忙躲到身邊的數將的身後,不敢冒頭。

「拉住他!」袁紹很生氣,這孫堅竟如此無禮,端的是不當人子,一大批武將士兵湧上前制服了孫堅,將其押祝

「烏程侯,你這是怎麼回事?」袁紹這才問道。

他其實心中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他身為盟主,若非他的縱容,把袁術當槍使,袁術也不會這麼大膽敢斷江東軍的糧草。

袁紹的疑心病很重,耳根很軟,江東軍太強大的,孫堅這頭猛虎太強大了,已經威脅到他這個盟主的存在,如若江東軍提前破了洛陽,斬殺董卓,把西涼軍攬入懷中,恐怕孫堅就是下一個董卓,所以孫堅必須要敗上一陣,才能顯得袁家的能力。

「你問袁術!」孫堅痛恨的看著袁術,咬牙切齒,道:「袁術小兒斷我糧草,我大軍兩日未食,遭西涼華雄偷營成功,損失慘重,上萬江東兒郎慘死,都是因為袁術小兒,你納命來!」

「文台息怒,文台息怒,有話好好說!」這時候曹操幾人也走了進來,還有兩個男子,一個是劉備,一個是白馬將軍公公孫瓚,幾人連忙勸著。

孫堅越說越激動,就要掙開押住他的人,想要撲上前,結果了袁術。袁紹見此,連忙使眼色,讓麾下大將又上前壓制,孫堅這才掙脫不得。

「公路,你說是怎麼回事?」袁紹作為盟主,擋著眾人,當不偏不倚,方能壓服眾人。袁紹雖然不願理會此事,但十八路諸侯俱都在此,卻不得不做,樣子還是要做的。

「我…我…我…怎麼知道?」袁術開口,竟一推二五六!

「不可能!」

孫堅大吼:「你袁公路為盟軍督運糧草,我江東大軍缺糧,就該你負責!別妄想推脫!」

袁術眼珠子一轉,道:「這幾天我身體不舒服,就將督運糧草之事交給了手下人去辦,嗯!」袁術面色一變:「肯定是那人,壞了大事!烏程侯,這可不怪我呀!來人,把那督糧官五馬分屍咯!」

話音一落,就有士兵湧進來押住一人,不由分說就拉了出去。片刻后,只聽一聲慘叫,那人被分屍而死!

孫堅瞪大了眼,看著袁術,伸手滿是血污的手指,指著他:「你你你……」,

「文台還請顧全大局啊!」曹操幾人也在勸著。

「盟主如何說?」孫堅一雙虎目死死的盯著袁紹,心中卻想起了孫權當初在大營之中說的的話,袁紹是盟主,袁術斷他糧草,身為盟主,豈能不知。

他想知道,袁紹是否讓他失望。

「文台,非我袒護他,而是如今董賊不死,我聯盟軍豈能亂,大局為重。」袁紹這時候才眯起眼,悠悠然的道。

孫堅一聽頓時明白了,最後,頹然嘆口氣,道:「我關東聯盟,十八諸侯,五十萬餘大軍,若能同心戮力,董賊何足懼哉?哎!盟主,告辭!」說完,孫堅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此時在他的心中不僅僅是失望,而是一股無助之氣,漢室無望,十八諸侯聯盟,就是一個笑話。

曹操公孫瓚幾人見此,也跟著嘆了口氣。

剛剛結成的同盟,才幾天時間,就已經有了裂痕!他看了眼正在嘿嘿冷笑的袁術,暗道豎子,便帶著麾下將領,出了主帳,各自回了營地。

……

孫堅當日便返回的江東營地,他看著傷兵營之中的無數的傷兵,還有一些垂頭喪氣的江東士兵,他的心中有一股火焰,越想越是不忿。

袁氏兩兄弟的當頭一棒,他終於清醒了。

「德茂,大榮醒過來了嘛?」孫堅脫下了盔甲,洗刷過來,穿[email protected]長袍,面色陰沉,端坐在自己的大帳之中,急忙的問道。

「主公請放心,這次幸虧二公子妙手回春,大榮已經醒過來一次,只要再修養幾個月,就能恢復了。」提前二公子,程普臉上有了一絲笑容道。

「此乃不幸之大幸!不過仲謀何時會岐黃之術的?」

「某家也不清楚,只不過二公子的岐黃之術很精通,要是按以前的情況,我們這麼多傷兵,死去的肯定不少,但是如今,除了十幾個重傷救不了的,其他的都安然的活下來了。」

孫堅鬆了一口氣,想了想,道:「好,難得他有如此之能,他天天看一些雜書,難免會一點,此戰我江東金若非仲謀,恐怕我們都回不來了,某家只是有些悔恨,當初為何不聽仲謀之言,袁家兄弟端不是人子。」

「主公,其實這種結果並不意外,二公子當日之言你要多想想,如今我們江大敗,元氣大損,不能再做聯軍的炮灰了,我們要為自己想想。」

程普想了想,咬咬牙,還是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想吾十八路諸侯軍各方奔來,聯軍五十餘萬,奈何人心不齊,此戰必無果。」經此袁家兄弟的一次算計,孫堅也不再是那個一昌熱血的孫文台了,江東兒郎的血把的心給澆冷了。

「德茂,你去把公覆,義公,伯符,仲謀都叫來。」孫堅嘆聲的道:「如今形勢不明,董賊挾天子在手,聯盟軍人心不齊,我們也該為江東軍的未來考慮考慮了。」

「諾1程普神色一喜,點點頭。

不一會,黃蓋,韓當,程普,孫策,孫權幾人分列的的坐在孫堅的大營的兩側。

「父親,你有沒有殺了袁術老兒沒有?」孫策一進來,就一臉興奮的問道。

「策兒,你如今也是我江東軍的領軍大將,豈能這麼毛毛躁躁,遇事當沉穩。」孫堅看著孫策的躁動和孫權的冷靜,頓時眉頭有些皺起,對於大兒他向來滿意,但是出了一個孫權,這讓他對孫策更加的嚴格了。

「是,孩兒知道了。」

孫策還是少年心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這個猛虎的父親。

「諸位,如今我江東軍初敗,元氣大損,想聽聽你們的意見如何?」孫堅面色繃緊,沉身道。

眾人頓時有些沉默了。

「父親,事到如今,還能如何?」

孫權看來看,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出出風頭,給孫堅心中加上點份量,有說話權,進入決策層,以後做起事情來才方便,於是站了起來,道:「父親,我江東軍該出的力已經出了,以後的大戰還是要打的,董卓不退,關東聯盟就不會散,我們就看戲吧,你們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此行征戰,關東諸侯聯軍註定是無功而返的。」

「二公子,此言有些過了吧,就算關東諸侯不和,畢竟五十餘萬的兵力擺在這裡,想要攻破洛陽,救會天子,還是有可能的。」

幾人聽了孫權話,頓時眉頭皺起來,程普想了想,低聲的道。

「德茂叔父,你說的對,關東聯軍要兵馬有兵馬,要糧草有糧草,攻,破開洛陽還是有能力的,但是救會天子就不可能了。」孫權笑了笑,走了出來,道:「如今的董卓恐怕已經不會當年那個橫掃涼州的董卓了,京都的繁榮紅塵已經磨去了他的銳氣,如若有一天西涼軍大敗,你說他會如何做?」

「如若無死戰之心,只有逃了,難道他想逃回涼州?」孫堅目光一亮,道。

「不會。」

孫權搖搖頭,道:「涼州雖然是董卓的老窩,不過太荒涼了,如今的享受過錦衣玉食的董卓恐怕享受不了,我猜他會應該會攜帶天子而去長安,長安可是靠近西涼,他走之前為了瓦解聯盟軍,還有可能喪心病狂的一把火燒了洛陽。」

「他敢1

幾人面色頓時難看了,孫堅雙眸一瞪,怒斥。

「董卓如今都敢夜宿龍床,還有不敢做的事情嗎?」孫權淡淡的道:「況且就算是董卓想不到這一層,董卓身邊還有一個頂級的謀士,李儒的心不是一般的毒。」

「主公,二公子所言不假啊1幾人面色慎重起來。

「仲謀,你有何建議?」孫堅面色有些猙獰,最後無奈的的問道,對於孫權,如今他已經開始正視他所說的每一個句話。

「還是那句話,我們看我們的戲就成了,順其自然,不強行出頭,很多事情不能勉強,有些事情就像歷史的潮流,滾滾而動,擋都擋不祝」

孫權幼稚的小臉上顯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