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七章明顯不同的地位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君理叔父,你去給我準備一些婦人所用的針線,還有烈酒,我要給大榮叔父縫合。」孫權走進一個大帳,看著躺著床上的祖茂,神色慎重了起來,道。 祖茂身上小的傷口不算,深刻見骨的傷口就有三箭,兩刀,最重...

西涼軍退去之後,江東大軍沒有立刻返回酸棗城,大軍在酸棗幾十里之外的一處易守難攻的山坡上駐紮下來之後,因為連夜奮戰,傷兵太多,到處都是一片哀嚎的聲音。

……

臨時營地,主帳之中,程普,黃蓋,韓當三人站在兩側,而孫堅依舊一身披著血色的盔甲,沒有作任何的整理,帶著感激的神態,對著站在他面前的兩人拱手,大聲的道:「孟德兄,玄德兄,此戰可得二位相救,我江東軍方能脫險,文台在此感激不荊」

「文台兄,你我皆是聯盟,何必客氣。」

左邊的一個長袍男子就是一代梟雄曹操,曹操眯著眼,坦然的看著孫堅,只是微微一笑,道。

曹操現在還是那個一心為漢室天下,只希望在振興漢室天下的曹孟德,如果說關東十八諸侯的聯盟之中誰最勞心勞力,絕對是他。

所以程普的求援,他沒有絲毫的耽擱,就帶著麾下緊緊五千多的兵力出擊了。

「文台兄也是為我大漢天子而戰,備身為漢室子弟,豈能見死不救。」

劉備則是有些歡喜,雖然他還不起眼,雖然掛著一個漢室子弟,但是沒有什麼人去承認,現在擁有的幾千兵力都是公孫瓚的,但是就憑他親自率兵來救,就在孫堅心中留下的一個影響,值得孫堅感激了。

程普求到了公孫瓚身上,所以公孫瓚直接讓他率領軍隊來援。

他們三兄弟在這一戰時候也算是出了一點風頭,特別是猛張飛,一矛乾死了西涼主將趙岑,不少人都看到了,傳回去,足以在聯盟軍之中名聲大響。

他心中很清楚,自己的兩個兄弟關羽和張飛都是超一流的武將,世上能匹敵之輩,屈指可數,只是可惜這一戰沒有打下去,西涼軍就撤兵了,不然他們三兄弟就可以憑藉這一戰名揚天下。

「不管如何,此乃我們江東孫家欠你們一份人情,他日我孫堅有機會,一定報答二位救命之恩。」孫堅目光堅定,固執的道。

如果沒有他們的援軍,也許自己的江東軍也能殺得出來,但是能的殺出來的兵馬最多不會超過一馬,如今包括孫權麾下的三千多人,還能收攏將近兩萬兵馬,已經是萬幸。

這是一個大人情,孫堅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這個人情他也在心中記下來了。

而曹操和劉備這兩個人他算是記在了心中。

「文台兄你這麼說,這就有點太客氣了1

曹操劉備兩人一聽,心中當然有些歡喜,江東猛虎孫堅的人情,他們當然不會拒之門外,兩人頓時拱手回禮。

孫堅可不是一般人,江東軍的實力在十八諸侯之中,可是排名前三的,就算如今元氣大損,也是數一數二的,而孫堅他本人也是超一流的武將,威震天下的江東猛虎。

「兩位,今日你們來救,本來堅是要設宴款待你們的,但是如今我們江東軍大敗,正在整頓,不宜大興,還請見諒。而某家要去見袁盟主,二位可願意同行。」

幾人客氣了一番,孫堅想到的袁術和袁紹兄弟,目光只有凝聚起來一股煞氣,面容有些猙獰,咬牙切齒的道。

若非袁術從中作梗,斷了江東軍之糧食,孫堅的江東軍也不會遭此大敗,如今上萬的江東兒郎慘死,祖茂雖然被孫權救了回來,但是傷勢太重了,如今也還在危險之中,尚未醒過來。

孫堅的一昌怒火已經爆棚了。

「我等同去。」

曹操和劉備對視了一眼,點點頭。

江東軍為何如此大敗,他們心中清楚,雖然袁術是做了過分,他們也覺得袁術該死,但是如今還是聯盟對付董卓的關鍵時刻,無論是曹操還是劉備都不願意把事情弄的太僵。

……

江東大營,傷兵營。

匯合了之後,僅存的江東軍大概還有一萬九千六百多人,不過僅僅是傷兵就有五千多人,組成了一個大傷兵營。

傷兵營之中,江東軍的不到十個的隨軍大夫正在不斷的忙碌,帶頭的卻是江東軍的二公子,兩軍陣前,怒罵西涼軍主將華雄小正太孫權。

「這是斷骨了,你們去找幾個木板前來,夾住,然後用繃帶紮緊。」

「傷口必須要用烈酒消毒過,再包紮。」

「你們去把這些白色的布匹撕裂成一片片的,然後用沸水煮過,消毒之後,做成繃帶,再給那些傷兵包裹傷口。」

……

孫權發現這個時代的醫療實在是太落後了,一些普通的傷口處理的實在太簡單了,他們根本不懂什麼是細菌感染,他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不然這一營的傷兵能活下來的不到三分之二。

雖然沒有他從醫的經驗,但是他跟著一個老拳師練武的時候學過一點中醫,而且在現代那個社會,電視報紙,書籍,見多了,多多少少都有點醫療知識,應付這個時代也差不多夠用了。

如今他孫權憑藉著一己之身,獨立把三千多殘兵從華雄手中救出來,帶著他們一路逃出來,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江東軍營,名震江東軍。

江東將士都見識過他怒罵敵軍主將的神態,那一個叫威風凜凜,對這個年僅十歲的小正太二公子一個個江東士兵心服尊敬,所以他說話已經有分量了,眾人雖然不明,但是都聽,沒有猶豫就照做了。

「二公子,什麼是消毒啊?他們只是兵器所傷,沒有中毒啊?」當然也有不開眼的,一個傻帽大夫跳出來,問道。

這個年代,大夫可不是很值錢,除了特殊的那些之外,普遍的醫術都不高,這八九個隨軍大夫還是孫堅從長沙抓壯丁來的。

「有些毒,我們的眼睛是看不見的,不要多問,我孫權不會殘害江東兒郎的,你們照做就是了。」孫權也不知道如何解析,頓時打個哈哈翻過去了,孫權的身份,他們也不會較真。

「二弟,你怎麼會這麼多了。」孫策站在在一側,目光瞪大,有些奇怪的問道。

從孫權被雷劈之後,他真心的感覺自己的弟弟變化甚多,以前的孫權陰沉沉的,沉默寡言,只愛看書。

「大兄,你平時都不愛看醫書,這些東西都是一些古老的醫書上記載的,你當然不會這些。」孫權笑了笑,淡然的道。

「也對1

孫策一聽,俊臉微微一紅,道。

「君理叔父,你去給我準備一些婦人所用的針線,還有烈酒,我要給大榮叔父縫合。」孫權走進一個大帳,看著躺著床上的祖茂,神色慎重了起來,道。

祖茂身上小的傷口不算,深刻見骨的傷口就有三箭,兩刀,最重的一刀從他背脊撕裂,流血過多,如今還在奄奄一息的昏迷重,他身上的傷口明顯有些根本止不住血,所以必須縫補。

祖茂這條命是他孫權好不容易才救了回來,不能死在這個坎上,對於這個叔父他沒有太多的感情,畢竟他是孫重茂,不是真正的孫權,沒有相處過,所以感情不深,但是祖茂的命是他為孫家父子逆天改命的最好實驗。

無輪如何,他孫權必須把祖茂的命救回來。

他想知道,自己重生在這個時代,能不能改變這個時代。

「諾1

朱治如今是對這個二公子,不到十歲的孫權已經是心誠口服,甘願為仆,恭敬的回答。

「二公子,二公子,不好了,主公如今孤身一人要去找袁術的麻煩,這如何是好啊?」這時候,程普神色有些急,走了傷兵營,看著孫權的問道。

以前程普不會把孫權這麼一個乳臭毋放在眼中,不過這一戰之後,他算是認可了孫權的智謀,他為江東軍求糧,卻連袁紹的面都沒有見到,最後他聽從了孫權的指示,去找了曹操和公孫瓚,借來了一萬兵馬,才讓江東軍平安的脫險。

孫權事先的分析,全對了,絲毫不差,事實勝於雄辯。

「哼,叔父,袁術斷我江東糧草,讓我江東兵敗,上萬兒郎身死,某家也想一槍刺穿他。」孫策神色憤怒,冷冷的道。

「叔父放心,父親雖然憤怒,但是心中有分寸的,他去聯盟大帳鬧一鬧也好,不然他袁家兄弟真的把我江東軍當成了炮灰。」

孫權冷笑的一聲,才問道:「對了,曹操和劉備可有跟去?」

曹操和劉備引兵來援助,他還是有些驚異的,日後的三國鼎力的霸主提前的聚在了一起,算不算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情呢?

一路上他也算是見識到了幾個歷史大名人,梟雄曹操,大器晚成的劉備,義薄雲天的關羽,張飛,夏侯惇,曹洪……感覺如何,關二爺的威武和張三爺的霸氣他算是有直面的感覺。

至於其他的人,感覺一般般,至少現在還沒有看出來他們能日後爭霸天下的霸氣和自信,萬事都需要一個過程的。

特別是曹操和劉備,一個是魏國的奠基人,一個是蜀國的創始人,都是這個時代最巔峰的人傑天驕,雄霸天下的豪傑,但是如今他們一個兵不過萬,一個還是苦苦的為公孫瓚打工,還沒有顯露其霸氣。

有點失望。

「他們跟去了。」

程普點點頭。

「那就行,父親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整頓江東軍,如今父親不在,祖茂叔父又還躺在這裡,就有勞三位叔父了。我江東軍新敗,士氣低落,沒有自信,死氣沉沉,你們都要以身作則,打起精神來。」

孫權道:「大兄,父親不在,你的乃是江東軍的大公子,當為我江東軍主心骨,你和三位叔父一起整頓江東軍,提高士氣,恢復戰力。」

「哈哈哈……這事情為兄願意做。」

孫策有些激動了,如今的他還是一個少年,不太沉穩的少年,骨子裡好戰,好帶兵。

日後的江東小霸王,那是經歷過喪父之痛,成為孫家的主心骨,背負著振興孫家的責任才一天天的成熟起來,如今,他頂多算是一個勇武過人的少年,心智還不如孫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