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六章三雄初會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 他已經折了一員大將兼好兄弟,如今次子又不見蹤影,這個打擊頓時讓他有些站不住了。 「父親,對不起,昨天晚上打的太亂了,我本來還護著二弟的,可是後來二弟被西涼賊子給衝散了,是我沒有...

天已經大亮,遠處天邊日出東方,陽光普照。

在一條官道上,孫堅騎在自己的愛馬之上,有些狼狽,盔甲兵器上都是血,頭髮散披,江東軍大敗,大軍被西涼軍衝散,他能帶著出來的,僅僅八千多的江東將士。

這還祖茂的掩護,他才能是硬生生的從汜水關逃出了出來,不然這一次戰死的就是他的。

一想到自己的好兄弟祖茂可以倒在了華雄的刀下,他心中就有一股壓抑不住的懊悔,若非自己的固執,早聽孫權之言,何來今日之敗。

帶著殘兵,一口氣跑出了幾十里之外,孫堅才匯合了同樣是硬闖出來的黃蓋韓當和孫策的麾下的士兵,經此一敗,整整三萬的江東軍傷亡過半,所有人的兵馬加起來也就僅存一萬五千的江東將士。

「策兒,我不是讓你護著弟弟的嗎?仲謀呢?」大軍匯合,孫堅在頓兵員的時候,卻發現孫權的不見,頓時大驚失色。

祖茂已經為了掩護他撤退,以身為誘,去引開了華雄,華雄的實力他很清楚,多半是已經被斬於馬下了。

他已經折了一員大將兼好兄弟,如今次子又不見蹤影,這個打擊頓時讓他有些站不住了。

「父親,對不起,昨天晚上打的太亂了,我本來還護著二弟的,可是後來二弟被西涼賊子給衝散了,是我沒有保護好二弟。」少年孫策奮戰一夜,也有些狼狽,俊朗的面容很慚愧,雙目赤紅,低下頭,道。

「主公,這事情不怪大公子,昨天晚上天色昏黑,西涼軍又追的緊,一下子我們的陣型就被衝散了。」黃蓋是和孫策一起殺出來的,很清楚昨天晚上的情況。

「不怪你,不該你,這應該怪為父,是為父的執著,是為父相信了袁家兄弟,某家悔當初為何不聽仲謀之言,早日撤兵。」孫堅面色有些猙獰,虎目之中流露出一絲的悔恨。

「主公,莫可傷心,二公子天生聰穎,必然可逢凶化吉。」韓當急忙安慰的道。

「希望啊1

孫堅有些難過的嘆了一聲,基本上不抱什麼希望了,眾將也很明白,畢竟孫權僅僅是一個十歲不到的少年,在這等的戰場上,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

嗒嗒嗒……

突然,江東殘兵的身後不遠處,整整齊齊的馬蹄聲音響起,地面都震動了,來勢洶洶。

「關東賊子哪裡走,納命來1

如同潮水般的西涼軍眨眼間就殺上來了,出現在江東將士的目光之中,最少有兩三萬的西涼士兵,一半騎兵,一半步兵,為首的大將是一個西涼大漢,手持大刀,大喝一聲。

這正是西涼軍的大將趙岑。

「不好,是西涼賊子追上來了,主公,我們江東軍如今是疲累過度,體力不足,士氣不足,不宜接戰,你和少主先走,我和義公來斷後。」眾人面色大變,黃蓋走了出來,一臉決絕的道。

「主公,公覆所言甚是,我等拚死護送主公殺出重圍。」

韓當點頭,立刻翻身上馬。

「我孫文台豈是貪生怕死之輩,此言休提,當日你我四兄弟在江東結識,如今大榮已經為了我戰死沙場,我孫文台若是在把你兩個丟下,即使能逃生,又有何面目再見天下人。」

孫堅目光堅定,搖搖頭,直接翻身上馬,手中古錠大刀揚起,如同猛虎一般大喝:「今日吾等已經無路可走,江東的兒郎,我孫文台勢與你等共存亡,殺敵!殺敵1

「殺敵!殺敵1黃蓋韓當孫策三人策馬上來,伴虎左右,神情決絕冷然,戰意高漲。

「殺敵1

江東一萬五千多的殘兵在孫堅這頭猛虎的激勵之下,頓時激起了強烈的士氣。

困獸猶鬥,猛虎豈可不戰而死。

殺!

西涼軍來勢洶洶,趙岑麾下幾萬悍勇之兵,當然不會畏懼強弩之末的江東軍,揚起滾滾風塵,直接衝殺了過來,兩支軍隊如同兩股洪流強行碰撞在了一起,激起千道血浪。

嗒嗒嗒……

才剛剛碰撞在一起,這時候又一陣震動地面的馬蹄聲的響起,卻是從東面酸棗方向而來。

突如起來的大軍交戰的雙方猛然大驚,都看了過去,塵沙滾滾之中,只見這支兵馬氣勢兇猛,最少上萬,沖在最前面的為首約莫的一千騎兵精銳,清一色的白馬,後面的還有兩三千普通騎兵,其他的是步兵。

帶領著白馬騎兵的是一個長袍男子,這個男子正是日後的蜀漢開國君主劉備,他身邊兩個大漢護持,左邊的一個手持青龍偃月刀,丹鳳眼,紅臉長須,關羽關雲長。

「哈哈哈……趕上了,西涼賊子,某家燕人張飛,誰與我決一死戰。」

長袍男子右面的是一個滿臉鬍子的黝黑大漢,一柄丈八蛇矛,兇惡剛猛,猛然的沖了上來。

「主公莫驚,程普在此1

這時候,後面的步兵也殺了上來,帶領著這支步兵的是曹操,程普從曹操身邊殺出。

「主公,我們有救了,是德茂,是德茂搬來了救兵。」

江東眾將看到了其中的一道身影,頓時大喜起來。

「張飛,某家趙岑在此,與你決一死戰。」

西涼大將趙岑目光一冷,手中大刀揮動,策馬迎接了上去,不過僅僅不到十個回合,黝黑的大漢手中的蛇矛刺穿了喉嚨。

「哈哈哈……不過爾爾1黝黑的大漢張飛大笑。

「殺1

趙岑這個西涼軍主將一死,加上上萬生力軍的加入,江東軍頓時越戰越勇,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把幾萬西涼軍殺退數里之外。

不過他們剛剛殺退西涼軍,就看到官道的遠方,有一支大概幾千人的江東服飾的軍隊被一支七八千隊伍的西涼軍隊在不斷的追殺,一路逃過來。

「父親,你看,是二弟,二弟沒死1孫策一看,神色大喜,頓時手握銀槍,策馬沖了上去:「二弟莫驚,為兄來也1

「父親,大兄,這裡,救命啊1

孫權帶領著殘兵突出重圍之後,憑藉著僅僅不到兩百騎兵,帶著三千殘兵,不斷的趕路,就是憋著一股求生的氣才逃到這裡。

終於看到了希望,前方的江東大軍讓他們歡喜,孫權也喜出望外。

「可惡的孫權小賊,莫走,某家必定斬殺你於刀下。」華雄一看,猛然大怒,追殺了一個多時辰,還是讓孫權突出重圍,走上的官道,匯合江東大軍。

而這個時候,本來主將身死,不斷潰退的西涼軍也看到了主將華雄,頓時軍心穩定了下來,紛紛向華雄靠攏。

「哈哈哈……吾兒莫懼,為父在此。」江東軍眾將看到孫權頓時大喜,孫堅更是直接沖了上來,擋出了華雄的刀。

兩人武藝差不多,僅僅幾個回合的交鋒,就各自分開了,孫權這支殘兵也安全了回到了江東軍的陣營。

瞬間,各自亂戰的士兵分開,回歸自己的陣營,整頓兵力,隔著不到三米,對持了起來,華雄這邊還有將近四萬的西涼大軍,而孫堅這邊,一萬多的江東軍加上支援而來的一萬多生力軍,雖然兵力不足,但是也無懼他們。

「華雄,你若還是要戰,某家孫堅便和你戰。」有了援兵,孫堅如今底氣十足冷聲大喝。

「孫堅,這次算你運氣好,我們走!西涼兒郎,撤退。」

華雄面色鐵青,沒想到江東軍居然有援兵,大將趙岑還折,他也知道如今形勢,不宜再戰,臨走的時候,眸子瞪大,目露凶光,狠狠的看了一眼孫權:「江東小賊,下次戰場之上,某家華雄必斬你。」

「華雄,你在嚇唬誰呢?」

孫權示意了一眼朱治,朱治雙手把他提了起來,站在馬背上,勉強和眾人身高平等,不會矮一截,他小手指了指,威風凜然的道:「我孫仲謀身為猛虎之子,何懼你一介匹夫。」

老實說,孫權的確不怕他,華雄不就是三國歷史上最有名的醬油帝,唯一的出彩之地就是成為了關二爺的名震天下的踏腳石。

溫酒斬華雄,多出名的事情埃

「哈哈哈……好!好!吾兒威武,我孫堅之子,江東兒郎,就應該有此膽氣1孫堅看著孫權的小身影心情大好,大笑了起來,彷彿昨夜的大敗已經不放在心中了。

「好一頭雛虎1

劉備和曹操都看著孫權的小身板,心中暗暗的叫好。

「哼!不過是一個牙尖嘴利的黃口小兒。」華雄一聽,頓時面色鐵青,心中震怒,目光兇橫的看著孫權,若非孫權在孫堅身邊,必然不顧一切的殺了過來。

他無奈之下,只有一勒馬韁帶著西涼軍揚長而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