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五章鋒芒初露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兵來追。 「主公,你先行撤退,穩定我軍軍心,我來擋住他。」江東大軍已經開始撤退,而主將孫堅還被華雄死死的纏著,越來越多的西涼軍追上來,祖茂顧不上這麼多,手持雙刀,策馬迎接了上去。 「大...

四更天,黑夜中,整個汜水關下,江東軍駐紮的營地,到處都是一片的衝天的火光,廝殺聲,馬蹄聲,哀嚎聲……

江東大軍雖然早有準備,但是糧草早已斷,這些江東士兵飢餓了兩天,基本上都是體力不足,戰力不足,面對五萬等待已久,兇悍撲出西涼軍,強大的衝擊力之下,隊形只堅持不到一刻鐘,就都打散了。

當然,西涼軍面對早有準備的江東大軍也沒有得到偷營的成果,自身的傷亡也不少,雙方陷入的各自亂戰之中,不過體力不足的江東軍還是落在了下方,沒有多久就被西涼軍壓著打。

「孫堅,汝最好速速投降,某家乃相國大人麾下,西涼軍大將華雄,可饒你不死。」華雄怒了,長刀直指在遠處,正在穩乃錛幔他使用是一柄比孫堅的古錠刀還要長的大刀,騎著一匹黑頭大馬,煞是威武。

「華雄,你這個董賊的幫凶,助惡匹夫,為虎作倀的小人,某家孫文台與你一戰1孫堅也是這個時代最頂級的武將,立刻策馬上前,一刀劈過去,華雄舉刀相對。

兩刀交鋒,擦起一陣激烈的火花,在黑夜之中非常耀眼,強大的巨力震懾,雙方都不由自主的退後幾步。

兩人不斷的交鋒,幾十個回合,打的不可開交,兩人皆是當世超一流的武將,有著超乎尋常的巨力,刀光馬影錯亂之中,他們兩人方圓數丈,無一人敢接近,形成了一個領域。

「我靠,這就是這個時代巔峰的武將嗎?這兩個人最少身負三千斤以上的力氣,還是人嗎?太反自然了。」

被西涼大軍衝散的孫權,有些狼狽的出現在戰場的一個角落中,瞪大的眼珠子,看到戰場中央兩軍主將的爭鋒,不由自主的心悸,咽了咽口水,目光有些駭人。

他是被嚇著了。

他來到這個時代會後,曾經聽孫策說過,這個時代是練武是有引導術,所謂的引導術,就是來自於始皇求長生的那個年代的產物,就是修鍊了強大己身,特彆強大的那些武者可引氣入體,就像是後世人所說的真氣內勁,當然也沒有後世人說的那麼的誇張,什麼長生無敵,白日飛升都是扯蛋。

不過練武到巔峰,可練氣成罡,像霸王項羽那樣只手可舉起數千斤的巨鼎可不是傳說。

孫堅和華雄都是這個時代金字塔最頂端那一群的武將,但是他們兩個頂多就是超一流武將的下遊人物,就已經恐怖了,孫權有點難以想象呂布,趙雲,關羽這些恐怖的武將的強大了。

一人軍嗎?

這個時代讓他熟悉,也讓他陌生。

兩方主將交鋒,而甘茂,黃蓋,韓當,孫策等人的組織之下,潰亂的江東軍勉強收攏了部分兵力,開始順著身後的官道,邊打邊退,退出汜水關的範圍,西涼軍在另外一個主將趙岑揮兵來追。

「主公,你先行撤退,穩定我軍軍心,我來擋住他。」江東大軍已經開始撤退,而主將孫堅還被華雄死死的纏著,越來越多的西涼軍追上來,祖茂顧不上這麼多,手持雙刀,策馬迎接了上去。

「大榮,自己小心。」孫堅知道現在的江東軍正被西涼軍追著打,絕對不能沒有主將,連忙收刀,一勒馬韁,掉頭就走。

「殺1

華雄看到孫堅催馬離開,震怒了,一刀直接砍了下來,趕上來的祖茂立刻手持雙刀迎接了上去,猛然感覺一股強大的巨力撲過來,虎口撕裂,血流如泉,雙刀被打落,他顧不上其他的,勒住馬韁,掉頭就走。

此一戰,江東軍敗退,西涼軍大獲全勝,不過華雄可不僅僅要這點戰果,他麾下三萬兵馬,趙岑麾下有兩萬兵馬,五萬大軍西涼大軍全出,就是為了要全數殲滅孫堅的江東軍。

「西涼的兒郎們,我們為相國大人建國立業的時候到了,追上去,把這些關東賊子趕盡殺絕。」華雄大吼一聲,一馬當先追殺的上去。

「殺1

西涼軍剛剛打了一個大勝仗,眾將士的士氣正旺盛,殺氣凜然。

……

「你大爺的,沒想到做好的準備,江東軍還是敗了。」

孫權感覺很無奈,在江東軍的撤退之中,他被西涼大軍衝散了,被幾隊西涼軍一路追殺,在朱治帶領的大概兩百多江東士兵的保護中,總算殺出來了。

幸虧他有先見之明,提前找了這麼一員大將來保護自己的,這個朱治的確不簡單,武藝不凡,就算比不上孫堅身邊的四員虎將,也差不多了,而且有勇有謀,帶著幾百士兵,在混亂的戰場,幾次保護著他,殺出西涼軍的包圍,不然這一路上他一個小屁孩早就死翹翹了。

還有,他來到這個時代也算是開戒了,為了逃命,他手中的十字弩已經染上了數人之血,至於殺入是什麼感覺,他來不及去想,因為他們在逃命。

「停,全體隱蔽,二公子,前面有爭鬥,應該是西涼軍在追殺我江東部隊,而且規模不少。」他們這支殘兵走出了一片小樹林,剛剛要走上官道,就聽到了前方的廝殺聲,朱治騎著一匹駿馬,孫權的小身板窩在他高大的身軀的前面,孫權的這一撥殘軍有兩百多人,不過僅僅幾十騎而已。

「你們立刻去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孫權也聽到了前面的驚天的廝殺聲音,最少有幾千人馬在廝殺,幼稚的臉蛋頓時嚴肅起來。

「報,二公子,前面不遠處,大概有不到萬人在亂戰,是西涼賊子在圍殺我江東兒郎,我軍祖茂將軍在率部抵擋。」幾個斥候很快就回來了,報告到。

「祖茂?還沒死,太好了,我們上去看看。」

孫權目光一亮,想了想,大聲的道。

「二公子,如今我們兵馬不多,而且身居險境,貿然上去,不僅僅救不了他們,自身↑難保,不如我們還是繞路走吧1朱治沉默了一下,沒有動,而是低聲的道,他現在只想把孫權平安的帶出去。

「君理叔父,我孫權是何人,身為江東軍的二公子,猛虎孫堅之子,豈可棄我江東兒郎而去,你不必多言。」孫權擺擺小手,堅定的道,他也知道自己上去也許幫不了什麼忙,但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人被殺,自己卻逃走,他也做不到,他的靈魂不是一個小孩,而是一個成年人,明白責任二字。

而且祖茂還沒死,就是說他還有機會,能不能改變祖茂的命運,對於孫權來說很重要,值得一拼。

孫權此言一出,周圍兩百多江東士兵頓時都凝視著他,看他的目光就變了,對這個十歲不到的小正太變得尊重起來了,還有感動。

「該死,果然是在圍殺我江東兒郎,中間的那個就是祖茂將軍……不好,祖茂將軍對戰的是西涼軍主將華雄,祖茂將軍危險了。」

孫權和朱治帶著兩百士兵,悄悄的出現在戰場邊緣嗎,一眼看過去,眾人面色都變了。

現在已經開始天蒙蒙亮了,戰場上一片混亂,到處都是西涼軍和江東軍,交錯混亂,最中間的是高大魁梧的西涼主將正是華雄,他揮舞著大刀,正追著祖茂來打,祖茂已經渾身是傷,一身是血,雙刀不見了,手持一柄普通的士兵長矛,被華雄壓著打,邊打邊退,他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這方戰場還有幾千江東士兵,但是都被西涼軍分割開來了,這樣下去,我們的江東兒郎早晚會被西涼軍逐個擊破,全部殲滅的。」孫權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來看大戰場上,低聲的道:「君理叔父,我們必須想辦法把他們凝聚起來,一鼓作氣,才能逃出去。」

「二公子,你打算怎麼做?」大漢朱治這時候絲毫不敢小看年僅十歲的孫權,立刻問道。

「這樣,我們衝進去,然後你把我舉在馬背上了。」孫權想了想,目光一亮,道:「我的身份能能聚他們的軍心,蛇無頭不行,我們想要衝出去,就要把他們集結起來,眾志一心,不然我們全部都要死。」

「不行,絕對不行,二公子乃是千金之軀,豈能如此,這太危險了,萬一有絲毫閃失,治如何面對主公,還是我去。」朱治猛然的搖搖頭。

「叔父,你以為我想逞強嗎,你不是孫家的人,就算去了,作用不大,這是軍令,你照做就行了。」

孫權很明白,三萬江東軍,雖然在長沙成軍,但是八成上都是孫堅從江東招募的兒郎,是孫堅的死忠部隊,只有孫家的招牌才能在這個緊要關頭,激憤士氣,凝聚軍心。

「是!兒郎們,護著二公子,殺進去。」

朱治沉默了一下,看著孫權幼稚而堅定的神色,有些無奈道,他使得的是一柄長槍,猶如開路猛虎,率領著兩百江東兒郎強行撕裂了西涼軍的包圍,殺了進去。

「吾乃江東孫堅之子,孫仲謀,江東的兒郎都向我靠攏1孫權的小身板站在朱治的馬背上,猶如金雞獨立,一襲凌亂的錦衣,瘦弱的身軀筆直的如同一桿標槍,處於一個變聲期,有點嘶啞的聲音卻很清晰的傳遍全常

鋒芒畢露,很顯眼,很振奮人心。

「是二公子,二公子來救我們了1

「殺,全體向二公子靠攏。」

「江東的兒郎,殺過去1

頓時,在戰場上各自為戰的幾千江東兒郎看到孫權的身影,就彷彿看到了希望,一個個振奮精神,開始陸陸續續的向著孫權這幾百人靠攏。

「該死,殺了他1

「他是孫堅的兒子,給我射殺他。」

「不要讓他靠近,圍上去,殺了他1

這時候,也很多西涼軍的將領也看到了孫權的身影,頓時開始圍攻了上來,周圍的幾百江東士兵拚死抵抗,朱治也是近乎一流的武將,一柄鐵槍使得密不透風,來者皆殺。

「祖茂,你為孫堅甘願以身為誘餌,引開某家,現在挨了某家這麼多刀,居然還能撐著,你也算一條忠義好漢,某家給你一個全屍,去死吧1華雄也感覺到了小孫權帶來的變化,但是他現在正在殺祖茂,大刀舉頭,直接一刀劃過。

祖茂胯下戰馬已死,身落地,手中兵器讓打落,一身傷口,流血過多,僅僅憑藉著一股意志支撐到如今,已經沒力了,頓時絕望了。

擋!

就在華雄的大刀砍下去的時候,突然遠處一支短箭急速飛來,擋開了華雄的刀,緊跟著又有一支短箭直撲他的胸口,他一驚,顧不上其他的,趕緊回刀格擋,但是後面緊接卻還有一支暗箭直撲他的左肩,劃破了他的盔甲,穿過去。

「君理叔父,快救人。」孫權站在朱治的馬背上,弱小的身軀如同一尊戰神,身邊已經聚集了數千江東兒郎,手中握著輕巧的十字弩,目光了冷然,盯著華雄,三箭連發,如同流星追月。

「是,二公子1

朱治策馬衝過去,長槍一跳,把已經昏迷的祖茂的身軀撈了回,交給讓身邊的十幾個江東騎兵小心護著。

「小兒,你是何方賊子,敢暗箭傷人1華雄這時候回過神,絲毫不懼肩膀上的箭傷,長刀一指孫權的小身板,大喝的道。

「哈哈哈……華雄,你聽好了,吾乃江東猛虎孫堅之子,孫權。」

把祖茂救了回來,讓孫權心情大好,傲骨撐天,豪情大發,大笑起來,然後一雙的小手一揮,對著陸陸續續已經收攏在他身邊的參不多三千多的江東士兵,大聲的道:「江東的兒郎,我們回家,若有擋我等者,殺無赦!殺1

「回家,回家1

「殺無赦!殺無赦1

……

這一刻,三千多的江東士兵擰成一股氣,爆發出滔天的士氣,齊聲吶喊,聲音振奮方圓數里,在孫權朱治的帶領下,硬生生把西涼軍的包圍圈撕開了一道缺口,向著一條管道,飛揚而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