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仲謀天下 歷史軍事

三國之仲謀天下 第三章戰場的殘酷

作者:拾一

本章內容簡介:—————————————— 江東軍大敗西涼胡軫之後,汜水關的城門就死死的關閉,西涼主將華雄高掛免戰牌,絲毫沒有出戰的意思。 孫堅無奈,數萬江東大軍只好在汜水關外紮營,天天對著汜水關罵...

新書上傳,求收藏,求推薦!

————————————

孫權現在有些後悔,當初的歷史課怎麼就沒有專心一點,這下好了,漢末到三國的歷史,他的小腦袋瓜子記得一點,又不記得一點,特別是江東孫家的歷史,要是那個環節記錯了,就悲催了。

「好吧,就從你開始,看我孫權能不能改變孫家的命運?」

孫權看著這個魁梧大漢祖茂,心中暗暗的道。

祖茂常年練武,武藝高超,觸覺很強,很快感覺在孫策後面的小正太孫權一雙滑溜溜的眼珠子盯著自己,小臉上還有一絲詭異的笑容。

二公子這是啥意思啊?祖茂讓孫權的眼睛看到有點發寒,摸不著腦袋。

……

江東大軍到達汜水關下之後,孫堅沒有急戰,而是天天派人在汜水關下罵戰。

所謂罵戰,就是耍嘴皮子,派幾十個人在城下,把董卓的祖宗十八代都揪出來罵,用這樣的方法想把這個無雙雄關裡面的西涼兵馬引出來野戰,在孫權的思想之中有點太白痴了。

但是最後孫權不得不說,自己實在是並不了解這個時代,古人還真不經罵,不到一天的時間,居然就有一隻軍隊從汜水關裡面強勢殺;出來了。

「江東賊子休走,某家西涼胡軫,吃我一槍。」為首的領兵大將是一個西涼大漢,騎著一匹高頭黑馬,身軀高大,身披盔甲,手握鐵槍,帶領著自己的約莫有一萬人的本部軍隊如同一頭猛虎從汜水關沖了出來。

汜水關前,那些罵戰的人一看這架勢,立刻一散而空,在不遠處卻有數千江東兵馬,排列整齊,等待已久,領軍大將乃是一中年漢人,手握鐵脊蛇矛,直接迎接了上去,兩人廝殺十幾個回合,這個江東軍的領兵大將就扛不住了。

「西涼賊子兇狠,二郎們撤退,全軍撤退1手握鐵脊蛇矛的江東軍大將頓時勒起馬韁,帶領著江東軍掉頭就走。

「哈哈哈……所謂江東猛虎不過如此而已,追,給我追1西涼大將胡軫在董卓的陣型目前高不成低不就的,正要立功,當然不放過這等好機會,策馬而追。

「將軍,謹防有詐1胡軫身邊一謹慎部將欲要阻止。

胡軫立功心切,眉頭一皺,面色厲色一閃,大聲的道:「孫堅的江東軍乃是烏合之眾,不堪一擊,便是詐,也無妨,爾等隨我追擊,斬殺孫堅,為相國大人立功方是正理。」

說完了頭也不會的追擊了上去,幾個部將無奈,也跟誰這殺上去,追著追著,江東殘兵不緊不慢,彷彿在拖著西涼的軍隊。

西涼大將胡軫雖然立功心切,但是也是身經百戰之輩,不然也不會成為西涼的領兵上萬的大將,他很快就感覺不對,可是他剛想掉頭的時候,兩旁樹林之中一陣鋪天蓋地的箭雨覆蓋而來。

「豎旗!江東軍,殺1

一個渾厚的聲音長嘯,前面他們追擊的軍隊停了下來,一威武男子率領數千騎兵上萬步卒賓士而來,一副『孫』字大旗豎立起來,『孫』字旁邊是一桿『韓』字軍旗。。

兩旁的樹林之中也有各有數千兵馬如同猛虎般殺出,分別豎立著『黃』『祖』兩桿大旗。

「不好,上當了,我們撤退,快,快,撤退1

胡軫看到此番情景,渾身一個激靈,心中彷彿受到了重重的一擊,趕緊率領部隊掉頭就走,可惜太晚了。

「賊將休走,程普在此1先前佯敗的江東大將正是程普,他窩在這一股氣,策馬掉頭,直接殺入了西涼軍之中,和剛才的『軟腳蝦』不同,彷彿變了一個人,兇猛至極,不到十個回合,手中的鐵脊蛇矛就穿過了胡軫的喉嚨。

主將一死,西涼大軍很快就潰亂,一身爛銀鎧的孫堅手持古錠大刀,奮力砍殺,身側數丈範圍,人馬俱裂,無人能擋。

程普,黃蓋,祖茂,韓當四員大將也是一流的戰將,也、左右開砍,一路殺伐,把西涼軍殺的片甲不留。

若非汜水關內的主將華雄發現西涼軍大敗,引兵救援,這上萬的西涼大將恐怕就要全部的讓江東軍殺乾淨了,不過首戰大勝,也足以讓江東大軍名震關東聯盟。

「父親,真箇痛快1孫堅身邊,一員小將騎著一匹烏騅寶馬,手中銀槍嗜血,身上盔甲也渾身是血,滿臉的興奮,活脫脫的一副戰爭狂人似的。

「哈哈哈……少主勇猛威武,已經有主公七成的霸氣,他日必成大器,日後當可如主公並肩而戰天下群雄。」

黃蓋祖茂幾個孫堅好兄弟,好部下,十分欣賞孫策的勇武。

「對了,我二弟呢?」

這時候殺紅眼的孫策才想起了一直跟在自己的身邊,要見識沙場殘酷的弟弟。

「二公子在那邊1

程普環顧了一下四方正在收拾戰場的江東軍,眉頭微微一皺,看著遠處,道。

幾人順著程普的眼光看過去,只看見戰場不遠的地方,一顆大樹下的身影,頓時一個個皺起的眉頭。

「仲謀太沒有用了,我堂堂孫家的兒郎豈能連戰場都畏懼,他日如何能隨某家征戰天下。」孫堅一看,頓時面色鐵青,很不滿次子孫權的表現,冷冷的道:「還是得練練。」

孫權這個時候在做什麼啊?他在嘔吐。

嘔嘔……

在十幾個個江東士兵的護著之中,小正太正趴在戰場不遠的一顆大樹下,不斷的嘔吐,連隔夜飯都吐出來了。

「他娘的,這戰場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老子的心裡承受力還有待提升。」孫權抬起頭,蒼白的面色有些驚悚,心中暗暗的道。

看到殘酷的戰場上,滿地的死屍,鮮血流成河,到處的斷手斷腳,還有頭顱,甚至腦漿子都出來了,孫權一個現代人的思想,沒有立刻瘋起來已經是算是這樣的了。

孫權回頭看來看旁邊人的目光,江東軍事精銳,見識過血腥,所有人的神色很平靜,在收拾戰場他也知道自己的行為在他們的眼中有些丟人,不過他懶得理。

凡是都要有個適應期的,孫權覺得自己還沒有真正的合適漢末的生活,漢末的戰常

戰場就是戰場,血色般的殘酷!

——————————————

江東軍大敗西涼胡軫之後,汜水關的城門就死死的關閉,西涼主將華雄高掛免戰牌,絲毫沒有出戰的意思。

孫堅無奈,數萬江東大軍只好在汜水關外紮營,天天對著汜水關罵戰,可是華雄就是不出戰,江東軍也無可奈何,這等無雙雄關,如果強行扣關就是等於送命。

「主公,不好了,酸棗的糧食沒有如期的到達。」江東大營之中,程普面色沉重的道。

「什麼,糧食沒有到?」

孫堅接到的程普的報告,魁梧高大的身軀,猛然的站起來,雙眸瞪大,目光有些駭人。

「袁公路,某家饒不了你。」孫堅轉眼就明白了是誰在搞鬼。

轟!

本來悠悠然坐著的小正太孫權突然聽到了江東軍缺糧,小腦袋一轟,茅塞頓開,想起來了,歷史上孫堅不就是因為袁術斷糧,而兵敗汜水關的嗎?

好像還折了一員大將。

「德茂,如今袁術斷我糧草,我軍必然會無功而返,你立刻快馬返回酸棗,向關東諸侯聯盟盟主袁紹稟明情況,索要糧食1孫堅沉默了一下,目光一轉,無奈的道。

「諾1

程普躬身的道。

「等等1

孫權這時候也顧不上其他的了,幼小的身軀站出來了,他絕對不能眼錚錚的看到江庋敗了,急忙道:「此行不可,父親,各位叔父,你們以為袁術斷我江東軍的糧食,身為盟主的袁紹難道不知道嗎?」

「仲謀何意?」

大帳之內,眾人頓時一個個都有些驚異的看著突然跳出來的少年孫權,孫堅眉頭一皺,渾身有一個股強悍的氣勢,壓抑著整個大營。

「父親,權問你,我們江東軍若是拿下了汜水關,奪取聯盟之頭功,打到洛陽,你讓四世三公的袁家臉面何存?」

孫權幼小的身軀無畏無懼,站的筆直的,他想要更改江東孫家的命運,必須在江東軍之中發出自己的聲音,得到父親孫堅的重視,他凝視著眾將,冷笑的道:「袁家兄弟都是世家子弟,袁術心胸狹窄,他盟主袁紹也未見得是真為漢室未來,十八諸侯,五十萬大軍,的確能拯救漢室,但是奈何人心不齊,所以權認為,聯軍必敗,父親我江東軍如今危在旦夕,不能成為炮灰,是時候該退兵了。」

「閉嘴,孫仲謀你一黃口小兒,豈能評論天下事,我關東聯盟,齊心為漢,你而若膽敢在此亂我關東軍心,為父立刻斬殺你於轅門之外。」

孫堅面色猛然大變,沒有再看孫權,對著程普冷冷的道:「德茂,莫聽他胡言,立刻啟程1

「父親……」孫權沒有被孫堅蕭殺的聲音嚇到,還想說什麼,卻讓孫策給拉住了,孫策看著他搖搖頭,道:「權,不可逆父親之意1

孫權看著一眼大帳裡面的一個個江東大將,頓時有些無奈,奈何人太小,聲音不管用,明知道結果,卻是有心無力,這讓他有一絲沮喪。

就在程普帶著十幾個江東親衛,要啟程去酸棗求糧的時候,孫權悄悄的走到他的的身邊,低聲的道:「叔父,你此去必然無功而返,我江東軍糧草一斷,敗局已定,恐怕有覆滅之危,在關東聯盟之中,能出兵救我們江東大軍的只有兩人。

爾若求糧無果,便去求助他們出兵,救我江東軍。」

「仲謀,你說的是哪兩個人啊?」程普比孫堅想的多一點,也有點感覺袁紹不會給糧食的,但是不相信江東軍會敗,最多就是退去,無功而返,不過看著小正太孫權一臉認真的樣子,也不好打擊他,便隨口問道。

「一人是曹操,曹孟德,他麾下的兵馬不多,但是此人有謀,能助我等脫險。還有一人是白馬將軍公孫瓚,公孫伯圭,他麾下的幽燕鐵騎,白馬義從,乃是天下強兵,若能讓他出兵相救,我江東軍必然能無恙。」

孫權知道孫堅這頭猛虎的固執,但是讓他看著江東軍大敗,祖茂身死,他也做不到。

目前也是盡人事,聽天命,他很清楚,在關東十八諸侯的聯盟之中,能真正的心在漢室,維護劉家天子的,恐怕就這兩個人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