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七十四章 貌合神離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老祖,怎可行如此之事?」 七長老冷冷道:「金丹六重面對天地大劫,想要渡劫除了以修為硬抗之外,便是有兩種辦法,一便是擁有破劫丹,一粒下去,劫數盡散。二便是施展李代桃僵之法,不過好像需要代替之人乃...

火雲聖者語聲淡淡,絲毫沒有為自己的手下身隕而有半分難過,反而是抓著他們的金丹,面上帶笑。,.

畢浩瞳孔一縮,這可是五枚金丹,完整的金丹。他的計劃當中,必須要有足夠的金丹,最好是完整的金丹才能夠利用灌頂之法,將蘇靈強行在短時間內修為提升到與他想仿的地步,用來抵抗天劫。

只是,想要將金丹境修士擊殺本就困難,更別說是獲取完整的金丹。金丹境修士除非心甘情願,或者是沒有絲毫的抵抗,否則他們幾乎都會在最後一刻耗盡金丹中的所有力量來拚死一搏,那時候即便不死,他們的金丹也幾乎耗儘力量,需要長時間才能夠恢復過來。一旦他們面臨絕境,甚至會自爆金丹,根本容不得你獲齲

畢浩的計劃當中,便是徐徐圖之,利用各種秘法,陰謀來儘可能的獲取完整的金丹。

現在眼前便有五枚完整的金丹,只要戰勝火雲聖者,便能夠輕易獲齲況且,火雲聖者說的是你們,而不是畢浩一人,只要在場所有人一起出手,火雲聖者如何抵擋?

畢浩冷冷看著他,忽然怒吼一聲。

「我晉國的眾位修士,既然這玄元宗的狂妄之徒如此說了,那麼我們便聯手將他斬殺,絕對不能夠放他回去。否則的話,後患無窮。至於這五枚金丹,到時候便由各宗挑選出最精銳的弟子前來接受其中的力量,爭取讓我晉國多出幾個金丹境強者。」

其實根本不用他說,幾乎所有人面對五枚金丹都是虎視眈眈,心中異動。只是許多宗門沒有像樣的強者,便是心有想法也不敢表達出來。如今畢浩這般說話,自然沒有不願意的。

「不錯,這火雲聖者斬殺了殷姥姥,還殺了孫門主,他的手下更是兇殘,斬殺我晉國數十名精銳弟子,此仇不可不報,大家不要有任何顧忌,全力出手,擊殺此獠。」

「今日便是我晉國修行界生死存亡之日,若是誰還心生異端,便休怪大家不講情面。」

「金丹境七重又能如何?難道修為高便能夠亂殺無辜?還想擒拿我晉國少女,天地公道何在?」

「沒錯,蘇靈雖然身懷妖族血脈,但那也是我晉國修行界之事,與你們大秦帝國的玄元宗沒有任何干係,現在將金丹交出來,誠懇認錯,或許畢浩前輩和大家心有善意,放你一馬。」

「如果他是真心悔悟,到也不是不可以放他一條生路。」

群情激昂,似乎每一人都義憤填膺,想要斬殺火雲聖者,為死去的修士報仇。

葉雲和蘇浩等人冷冷看著畢浩,心中冷笑不已。

「畢前輩,不知道這五枚金丹如何細分?是不是所有宗門勢力都有資格來繼承其中的力量,參悟金丹特有的法則?」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陰惻惻在人群中響起。

原本還在義憤填膺的眾人頓時齊齊噤聲,目光掃射過來,落在畢浩臉上。

殺火雲聖者?他們才不傻。火雲聖者何等修為,金丹境七重,一個眼神便能夠將築基境的高手射殺,如此修為怎麼抵擋?殺他乃是金丹境強者的職責,與普通弟子沒有任何的關係。

他們所關心的乃是如果得到那五枚金丹,要如何分配?是不是真如畢浩所言,各個宗門不論大小,都能夠繼承其中的力量,參悟金丹奧義?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麼晉國修行界或許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畢浩目光掃過眾人,點頭道:「那是自然,這五枚金丹乃是擊殺我數十通道的惡徒遺物,自然是歸我晉國修行界各派所有。我在這裡保證,在場的所有宗門,都能夠獲得繼承金丹之力和參悟奧義的資格。」

「畢前輩不愧是金丹六重的王者,如此胸襟氣度,只怕輕易便能夠渡過七重大劫,到時候丹破嬰生,成為我晉國千年來唯一的元嬰期老祖。」

「想要成就元嬰,便要有胸襟氣度,前輩胸襟寬廣如海,心懷天下,乃是我輩楷模,今日之後,整個晉國修行界便以前輩為尊。」

「我晉國修行界有畢浩前輩的存在,真是我輩大幸,有前輩的守護,晉國修行界日後不可限量。」

「從今日起,大家便以畢浩前輩馬首是瞻,不得有任何異議。」

一時間,阿諛奉承的馬屁聲不絕於耳,在廣場的每一個角落響起。

葉雲冷眼旁觀,見到火雲聖者只是靜靜觀看,眼中甚至帶著一絲嘲諷和憐憫,彷彿在說一幫螻蟻,居然在商量如何吞掉一頭大象,可笑之極。

「老祖,金丹境七重到底是什麼樣的修為?與六重相比,會有多大的差距?」葉雲心神一沉,傳音給劍道老祖。

「差別?天壤雲泥,你說有多大的差別?我先前說過,今日事不可為,還是立刻抽身就走,現在更是如此。如果只是金丹境那也罷了,可是這玄元宗的小混蛋已經渡過金丹七重的天地大劫,距離丹破嬰生只是一步之遙,他體內的真氣已經完成了質變,根本不是畢浩那小傢伙能夠抗衡。」劍道老祖將一切都看的清楚,冷冷回答。

葉雲面色微變,要是真如劍道老祖所說那般,那事態就很嚴重了。或許真的會所有人一起出手,也會被火雲聖者滅殺。

「師尊,你們是不是帶著靈兒和萱姨她們先行離開?」葉雲後退數步,落到七長老和蘇浩的身旁。

七長老和蘇浩眉頭微皺,齊齊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

「我有一種感覺,如果現在不走,那麼就再沒機會了,或許今日會是我天劍宗的大劫。」葉雲不能夠說自己的眾生轉魂塔中隱藏了一名不知道什麼境界的劍道老祖,告訴他金丹七重和六重之間的差距根本不可用道里計。

七長老輕嘆一聲,早就沒有了先前的狂妄,悄聲道:「你所擔心的其實我們心中清楚。金丹七重和六重之間的差距根本不可度量。但是,今日之事的源頭便是在靈兒身上,不管是火雲聖者還是畢浩都不會放她離去。畢浩心中圖謀我從火雲聖者的話語中隱隱猜到,你不會明白的。」

蘇浩面色一凝,冷聲問道:「畢浩所圖何事?」

七長老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一下。

「畢浩乃是想要利用靈兒來抵擋金丹七重的天地大劫,這便是所謂的李代桃僵之法。」葉雲脫口而出,直接說來。

蘇浩一怔,頃刻間滿臉怒容,眼中儘是難以置信:「他乃是宗門老祖,怎可行如此之事?」

七長老冷冷道:「金丹六重面對天地大劫,想要渡劫除了以修為硬抗之外,便是有兩種辦法,一便是擁有破劫丹,一粒下去,劫數盡散。二便是施展李代桃僵之法,不過好像需要代替之人乃是異族,並且修為與應劫之人相差無幾。」

蘇浩不解,道:「可是靈兒與畢浩修為彷彿天地之別,如何施展李代桃僵?」

「所以他會密謀這一切,獲取一些金丹,利用秘法對靈兒強行施展灌頂之術,使得修為在短時間內提升到金丹境,李代桃僵,助他渡過天劫。」好聽的女聲在幾人耳邊響起,卻看到水清萱緩緩行來。

蘇浩眉頭一挑,握住妻子的手,眼中儘是擔憂和憐愛。

「想不到他居然如此狠辣,我倒,這李代桃僵之法,真的有用嗎?」水清萱目光落在畢浩臉上,語聲依舊平淡,卻似乎多了一絲怒意。手機用戶請訪問m.piaotian.ne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