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六十九章 百年老祖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畢浩一出手便將兩大金丹境的高手壓制,這樣的修為已經不可以度量,完全超乎眾人的想象。 葉雲看著立於虛空的老者,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危機感覺。 天劍宗的這場鬧劇,看...

大劍一滯,停在空中。

幽幽的聲音在空中回蕩,卻有一股森嚴之力隨著聲音傳來,將空間籠罩,鎖住了這一劍。

這是何等修為,簡直驚人。

七長老乃是金丹境二重的強者,天生一劍雖然沒有修鍊到極致,卻也已經遠遠超出想象的空間。這一劍連金長老都無法抵擋,更別說旁人。

但是,如此厚重浩瀚的一劍,居然被人一道聲音便喝止在空中,再也無法壓下分毫,簡直是難以想象。

七長老面色極為凝重,眼中閃過一絲震駭。以他的修為,在天劍宗中居然還有人能夠如此輕易的壓制他,這完全出乎了意料。

眾人皆驚,不可思議的看著空中凌空而立的兩人,神色各異。

那些修為略低的弟子臉上露出一絲迷茫,他們很是疑惑,為什麼七長老在這一刻突然收手,難道就是那一句話讓他不敢繼續攻擊?這顯然不是七長老的性格,特別是那些了解七長老的天劍宗弟子。

但是,在燕長春等人的眼中,卻滿是凝重和震駭。他們都是築基境後期的修為,自然能夠看出其中關鍵和精妙。

不是七長老不想斬下去,而是斬不下去,一股莫名的神奇力量將空間封鎖,兩人根本無法動彈。

這是何等的修為,簡直難以置信,只怕梅硯生口中的大師兄前來,恐怕也不一定會有如此戰力。

「畢浩,原來你真的還活著。」

七長老聲音響起,回蕩在空中。

驀然間,只看到燕長春一怔,隨即面色大變,他不可思議的看著虛空,嘴角微微抽動。

「七長老,你說什麼?」

七長老看了他一眼,嘆了口氣,道:「你沒聽錯,我說的就是畢浩,你師父的師父,也就是你的師祖。」

燕長春根本不相信七長老所言,語聲顫抖:「七長老你切莫亂講,師祖他老人家早就仙去百年,根本不在人世。」

七長老無奈苦笑,看著虛空,緩緩道:「畢浩,你還不出來?」

畢浩,你還不出來!

七長老的聲音在空中傳播出去,回聲朗朗,經久不息。(好看

「老七,論輩分你比我小一輩,直呼吾名,有些過了。」

虛空中忽然出現一道漣漪,隨即微微的蕩漾開來,空間猶如水波一般顫動。只看到漣漪的中央,一個人影慢慢閃現。

鬚髮潔白,白袍如雪,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出現在了空中,靜靜而立。

老者目光落在七長老和金長老之間,他右手輕輕一點,傳來一道喀嚓的聲音,似乎空間裂碎了一般。

緊接著,只看到七長老的那柄潔白大劍微微一振,在空中劃出一道流光,落在七長老的掌中。

「二師兄,你終於出來了。」金長老看到老者出現,躬身一禮。

「小金,你叫我二師兄,那麼豈不是比老七也大上一輩?」畢浩微微一笑,落在兩人中間。

「老七他何曾有過尊卑有序的想法?別說是二師兄你,即便是師尊他老人家再世,只怕老七也會直呼其名。」金長老淡淡說道。

「此話倒是有理,老七便是這樣的性子,也由得他去了。」畢浩嗯了一聲,轉頭看向眾人。

燕長春眼中儘是難以置信,他身體劇烈的顫抖,忽然猛地飛起,落在畢浩身前。

「長春見過師祖。」

「起來吧,我隱匿百年,假死遁世,也怪不得你。想當年將收你師尊入門之時,他還只是個小傢伙,想不到一晃百年,居然連你也已經登上宗主之位。」畢浩擺擺手,對於燕長春這個徒孫,他並沒有半分感情。

燕長春直起身,看著畢浩的容貌,心中感嘆。他雖然是畢浩徒孫,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畢浩,只是在師尊傳授神通絕學之時,無數次的聽他老人家提起。並且在師尊的密室當中,一直掛著畢浩的畫像,與眼前的老者,一模一樣。

但是,據他師尊所說,畢浩早就在百年前便已經身隕,身死靈消。二十年前,燕長春的師尊衝擊金丹境失敗,走火入魔,駕鶴西去。

想不到今日居然見到早就死去百年的師祖畢浩,此刻的心情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畢浩一出手便將兩大金丹境的高手壓制,這樣的修為已經不可以度量,完全超乎眾人的想象。

葉雲看著立於虛空的老者,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危機感覺。

天劍宗的這場鬧劇,看來真正的幕後指使便是眼前這個身份地位高到無比的老者,畢浩。他在七長老佔據即將要重創金長老的時候出手,救下了金長老。由此可見他並不是與自己一路,面對如此強者,局面又會有什麼樣的改變呢?

蘇靈似乎也感受到葉雲的擔憂,小手不知道什麼時候緊緊的握住葉雲,掌心中儘是冷汗。

蘇吟雪也站在蘇靈身旁,輕輕摟住妹妹的肩頭,俏臉儘是凝重之色。

蘇浩同樣是面沉如水,如果說金長老尚有七長老能夠壓制,施長老也自己斬殺,其他人除了那個梅硯生口中大師兄外,幾乎都不值得一提。那麼畢浩這個天劍宗主的師祖,修為高到難以置信的老頭,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蘇浩微微的踏出一步將兩個女兒和葉雲護在身後,他深吸口氣,面上神情變化數次,最後儘是決絕。

倒是水清萱依舊是從容淡定的模樣,似乎畢浩的出現對她沒有半點的影響,只是靜靜站著,越發的淡然。

「你是叫做長春吧,既然宗內出現了妖族後人,並且擁有妖族血脈,那麼就按照人族律法,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畢浩的聲音淡淡響起。

燕長春眉頭微皺,遲疑了一下,道:「回稟師祖,蘇靈和蘇夫人畢竟是我天劍宗無影峰主的女兒和夫人,也是天劍宗的弟子,在沒有完全弄清楚事實之前,我做為一宗之主是不能夠亂下決定的。」

畢浩道:「不是有妖族末路嗎?給兩人服下,很快便能夠見分曉。」

燕長春深吸口氣,道:「原本弟子也是這般打算。但是沒想到杜家和其他宗門,在晉國王室的慫恿下,聚眾前來天神峰,威逼利誘,想要我們將蘇靈交出來。我天劍宗堂堂晉國第一勢力,豈能夠讓這幫宵小擺布。」

「這話倒也不錯,既然如此,那等這件事了,你和小金帶著人將他們盡數除去便是,不用太費腦子,螻蟻的性命,不值錢。」畢浩點點頭,緩緩說道。

一片嘩然,隨即又靜默無聲,一群人怒目而視,卻不敢有絲毫的頂撞之言。

「畢前輩,大家都是人族修士,同在晉國,你這話講的未免有些過分了。」

就在眾人敢怒不敢言之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定睛看去,卻是拄著龍頭拐杖的殷姥姥。

畢浩目光掃過殷姥姥,眼中精芒一閃而過,似乎有一道透明的氣息飛射而去,瞬間消失在遠處。

忽然,只看到原本拄著拐杖的殷姥姥身形劇烈顫抖,隨即緩緩地癱軟下來,口鼻中鮮血滲出,眼中儘是不敢相信和絕望。

「姥姥,姥姥1幾名齊陽宗的弟子急忙扶住殷姥姥,大聲呼喝。但是,殷姥姥的身體飛快的冷了下來,生機消散。

「小懲大誡。諸位要明白,我天劍宗不容冒犯,現在我給你們三個呼吸的時間考慮,自斷一臂離去,還是留下。」畢浩的聲音在空中淡淡回蕩。

離去,自斷一臂,留下,顯然下場很可能與殷姥姥一般無二。

畢浩雖然隱匿百年,但是強者自有的霸氣在這一刻展露無遺。

一群人面面相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畢浩太霸道了吧,居然要他們自斷一臂。

葉雲等人也面面相覷,他們都是有些看不透畢浩,到底是想要關起門來處理蘇靈之事,定下新的宗主,還是真的要給這群不知道死活,想要來湊熱鬧,逼迫天劍宗的蠢貨一點教訓。

不過,不管哪一樣,對於葉雲他們來說,並沒有半點壞處。

「三,二,一。」畢浩語聲淡淡,沒有絲毫的感情。

「看來你們都不想離去,那就永遠留在我天劍宗吧。」

一片驚呼,只聽到求饒聲,喝罵聲,驚叫聲等等此起彼伏,互相交織,混亂不堪。

「咦,想不到一個小小的邊蠻之地,居然還有如此高手,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就在眾人驚慌失措之際,一道聲音憑空響起,彷彿來自四面八方,又彷彿來自身旁的每一寸空間,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聲音,陌生,又熟悉!手機用戶請訪問m.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