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六十四章 金丹威勢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將金長老的威壓抵擋,護住葉雲。 金長老冷笑一聲,道:「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夠護住這個小子,那這二十年你還真是白活了呢。」 話音落下,只看到金長老手中光華閃過,一道光華從衣袖中急射而出,直...

?

金長老這股威壓直取葉雲,不過金丹境的威嚴卻不是誰都能夠抵擋,哪怕這道威壓並沒有針對其他人,那些修為略差的弟子已經跪倒在地,渾身發抖,根本站不起來。

金長老的這股威壓與梅硯生的相比,又要勝出不少,梅硯生乃是初窺門徑的金丹境,而金長老顯然已經穩穩站在金丹境,並且已經有些時日,他這個威壓猶如實質,威勢無窮。

葉雲感受到漫天的威壓凝成一線直射而至,不由得面色大變,這股威壓比梅硯生的強出許多,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抵擋。

葉雲的靈魂的確修鍊到了幾位強悍的地步,即便是梅硯生的威壓也沒有能夠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但是金長老這道威壓,卻讓他有一種靈魂震顫的感覺,如果應對不好,很可能靈魂受創,那麼即便不死日後的修為也別想再有半點進展。

就在旁邊不到一丈的七長老看在眼中,眉宇間閃過一道憂色,隨即便踏上一步,威勢如濤洶湧而出,便擋在葉雲身前。

「老七,你還敢動手?」金長老怒喝一聲。

「二十年前我就動過很多次手,莫非你覺得過了二十年我就不敢動手了?」七長老冷笑連連,他施展神魂之力將金長老的威壓抵擋,護住葉雲。

金長老冷笑一聲,道:「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夠護住這個小子,那這二十年你還真是白活了呢。」

話音落下,只看到金長老手中光華閃過,一道光華從衣袖中急射而出,直取七長老。

這一道攻擊看似簡單,不過勝在速度極快,光華從衣袖中閃現,下一刻便出現在七長老的眉心處。

金長老乃是金丹境的修為,這看似隨意的一道攻擊其實已經蘊含了空間之力,足以斬殺絕大部分築基境的修士。

不過,七長老畢竟也是金丹境的修士,這種程度的攻擊當然不可能傷的到他。

只是,金長老的目標卻不是七長老,而是葉雲。這道攻擊他並沒有想過能夠擊傷七長老,而是要迫使他收回神魂之力,抵擋這一招。哪怕七長老沒有完全收回神魂之力,那麼也必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到時候金長老的威壓便衝破阻礙,直接擊傷葉雲的靈魂。

顯然,七長老也猜到了金長老心中所想,他並沒有就此收回神魂之力,同時抵擋金長老的攻擊。

但是,這一切似乎都在金長老的預料之中,他右手中忽然出現一道神符,輕輕一捏,神符啪的一下化為點點光影,在空中迅速組成一道玄奧難明的法咒,隨即化為一個金色大字。

斬!

這道神符居然化為一個巨大的金色斬字,帶著浩瀚威壓,不可頗氣勢,捲起狂暴的力量,沖向七長老。

神符本就應該修為達到金丹境后才能夠發揮出真正的威力,想辰天雲和施長老他們只是築基境的修為,即便能夠催動神符,發揮出的力量也可能百中之一,更有可能千不存一。

但是在金丹境的大能催動下,神符爆發出強大的威勢,猶如一名金丹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如此一來,七長老便相當於面對兩位金丹境強者的攻擊。

七長老的確修為高絕,但是面對兩道金丹境的攻擊,並且神魂還在保護葉雲,這種情況下,想要輕易的接住兩道攻擊,卻是有些困難。

但是,如果他就此撤回或是將神魂的力量減弱,那麼以葉雲的靈魂強度,根本不可能抵擋住金長老的神魂侵蝕,必然會受到巨大的傷害,即便不死,從此也會修為不前。

就在七長老陷入兩難之際,葉雲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師尊,將神魂力量撤回吧,他傷不到我。」

簡單的一句話中,卻蘊含了難以形容的自信。

七長老看了葉雲一眼,卻見葉雲對他微微點頭,眼神一片平和。七長老眉頭微挑,雖然心中還有懷疑,卻依舊將神魂力量撤回,頃刻間連拍兩掌,硬生生將金長老的兩道攻擊給抵擋祝

與此同時,金長老感受到葉雲身前的神魂之力消失一空,嘴角泛起一抹陰冷笑意,神魂凝聚猶如實質,化為一支利箭,射向葉雲的眉心。

葉雲就這樣站著,沒有任何的動作,他面帶微笑,眼中閃過一絲嘲諷和譏笑。

但是,在他身後的蘇靈、蘇吟雪等人卻花容失色,彷彿看到了下一刻葉雲身死靈消的下常

神魂凝聚的利箭瞬息而至,根本容不得金丹境以下修士有任何的動作,只看到那隻實質一般的利箭咻的一下射在葉雲的眉心處,瞬間鑽入其中,只留下微微顫動的空氣,似乎證明它存在過。

金丹境強者的神魂攻擊何等厲害,即便是築基境後期,甚至巔峰的高手都不一定能夠抵擋住,而葉雲的境界更只是鍊氣境,和金丹境有著無法跨越的天地鴻溝,這一道神魂凝聚的攻擊,即便不能夠讓他的靈魂之火瞬間熄滅,也會受到重創,很可能修為盡廢,從此以後成為一個沒有自主意識的廢人。

「葉雲……」

蘇靈和蘇吟雪齊聲高呼,悲慘凄厲。

就連一向從容的水清萱面色也變了,變得慘白如紙,幾乎不敢相信看到的這一幕。

高台上,沈默緊緊握著雙拳,面色通紅,瘦弱的身體微微顫抖,他目光中第一次帶著殺意看向裁決台,看向金長老。

「小默,不可妄動1燕長春看在眼中,一把將沈默攔在身後。

杜淳天和段贇沙等人面面相覷,他們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天賦高絕到猶如妖孽的少年,就這樣身死靈消了?

他們心中有些不信,但是卻又不得不信。畢竟金長老乃是金丹境的修為,而且實力比梅硯生顯然要高出不少,他含怒發出的一道神魂攻擊,怎麼也能夠將葉雲這個小子的靈魂之火吹滅吧。

想不到一代天才,居然就這樣隕落。

眾人皆驚,靜默無聲。

七長老兩掌將金長老的攻擊打碎后,目光落在依舊站在當場的葉雲身上,面色凝重。

「小子,你怎麼樣?」七長老沉聲問道。

「老七,你覺得他還能回答你嗎?」金長老站在裁決台上,語聲淡淡。

「老金,若是葉雲有事,那麼今日我必定要你血濺五步。」七長老一步踏出,渾身上下氣勢如濤,此刻的他彷彿一座太古神岳,矗立在眾人面前,給所有人都帶來無比的壓迫感。

「老七,為了一個小子,你想拚命嗎?莫非你以為只有我在嗎?他也在1金長老負手而立,渾然不將數丈外的蘇浩放在眼中,目光落在七長老的身上。

七長老原本便要一躍而起出手殺人的身體忽然一滯,隨即他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你說什麼?他還沒死?」

「修為到了金丹境,又怎麼會輕易的死呢?哪有那麼容易。」金長老冷冷回答。

七長老嘴角微微抽動,身體有些顫抖,忽然他猛地抬起頭,怒喝道:「他在又能怎麼樣?今日你們都要死。」

頃刻間,狂暴的氣息猶如颶風捲起的滔天大浪,朝著前方奔涌而去,這種威勢令人心折,甚至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

「老七,你真的以為我會怕你嗎?」金長老一步踏出,眼中殺意閃現,同樣滔天的威壓洶湧而出,如山如岳。

天劍宗兩名金丹境的強者,居然為了一名內門弟子要大打出手,這要是傳出去,根本不會有人相信。

金丹境,那是多少修士夢寐以求的境界,修鍊百年,為的便是能夠凝聚金丹,踏上真正的修鍊之路。

眼下,如果金長老和七長老兩名金丹境的強者大打出手的話,別說是裁決台的禁制,就算是天神峰的陣法禁制,恐怕也抵擋不住兩位狂暴的出手,整座山峰都有可能被毀掉。

就在此刻,一道誰都沒有想到的聲音忽然回蕩在滿天的威壓之中。

「師尊,我沒事,一道威壓而已,還傷不到我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