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六十一章 斬星狂言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人,卻在萬年前仙魔大戰的時候,實實在在的出現過,如果沒有他們的出手,人界便會被魔界吞噬,被妖魔佔據。 「這名字……」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就連梅硯生也不敢說話,天界仙人在每一位修士的心中...

斬星!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道出了這招劍法的神妙與威力。

世界之上,日月星辰。

在遠古的傳說中,日月星辰乃是開天闢地之時,宇宙中誕生的靈氣。第一道靈氣,化為金烏大日,照亮三界,又有一道化為皎月,使得夜晚不會漆黑,而星辰則是第三道靈氣,化為星辰,指引世間。

傳說之中,三界每出現一尊修為通天,可以穿梭三界,與天地同壽的聖者,天空之中,便會凝聚一枚星辰。

如今的天空,星辰萬千,三界出現不知道幾萬萬年,也出現了不知道多少讓三界仰望的聖者。每一名聖者,在傳說中都擁有翻江倒海,毀天滅地之能,他們壽元無窮無盡,與天地同壽,日月同光。

每一名聖者,便代表了一枚星辰。而蘇浩的這一劍,竟然叫做斬星。

斬星,便是斬落聖者,這是對聖者的大不敬,是狂妄無比的劍招,這樣的劍招,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威力?

裁決台上,兩人靜靜的對峙,誰也沒有貿然出手,他們知道,這一招后,便是你死我活。

「劍斬星辰?好大的口氣,星辰乃是聖者所化,居然敢叫這種名字。」

「的確如此,便是破日斬月也沒有劍斬星辰來的狂妄,日月乃是虛無,星辰卻是聖者。」

「我倒是這一劍的威力到底強悍到何種地步,竟然敢叫劍斬星辰。」

「我看是嘩眾取寵罷了,在我晉國也就算了,若是在大秦帝國的話,只怕劍斬星辰四個字說出口,便會被人斬殺當常」

「不過蘇浩乃是天劍宗無影峰之主,他的夫人又是來自希靈妖族,或許他本人與我們有很大不同,說不定真的擁有絕強之力。」

「你小子什麼意思?是說蘇浩大人可能也擁有妖族血脈?」

「我只是隨便說說,當不得真。」

裁決台下,眾人議論紛紛,對於斬星這一招,卻是有些忌諱。

「蘇峰主果然大氣磅,不同凡響,斬星斬星,便是將聖者斬殺於劍下,光是這兩個字就讓本座感到心潮激蕩,自嘆不如。」杜淳天搖頭晃腦,嘖嘖有聲。

「想不到天劍宗中居然藏著一個比皇兄說話還要霸氣之人,真是想不到呢。」段贇沙驚嘆不已。

「皇兄乃是晉國之主,說話行事霸道一些自然無妨,想不到區區天劍宗四峰之主,竟然也有如此磅野心和胸懷,真是令人讚歎埃」段宏呈陰陽怪氣地笑了笑。

「兩位王爺看來對蘇浩峰主還是認識不夠啊,蘇浩峰主豈是常人,他的夫人乃是妖族,女兒身懷妖族血脈,門下十大弟子個個精銳,據說修鍊十殺陣,能夠與金丹境的強者抗衡,此間野心,昭然若揭。他的一式劍法取名斬星,那已經是很低調了呢。」杜淳天哈哈大笑,看起來對蘇浩極為了解的樣子。

「原來如此,多謝杜家主指點。」兩位王爺拱手回禮,同樣報以大笑。

「是嗎?斬星兩字就很囂張了嗎?不過好像杜家有個高手更是囂張呢。」

就在三人放聲大笑的時候,一道聲音冷冷傳來,三人轉頭看去,卻是葉雲冷眼看來。

「你小子亂說什麼?不要以為我們不與計較便是怕了你。」段宏呈怒聲喝道。

「我杜家有什麼人比蘇浩峰主還要囂張的?你倒是說出來。」杜淳天面色一冷,沉聲喝道。

葉雲笑了笑,道:「聽聞杜家有名年輕弟子天賦驚人,驚才絕艷,與十幾歲的年紀便出觸碰到了劍道真意,不知可有此人?」

杜淳天冷聲道:「先前你才與劍吟交過手,不用這般說話。」

葉雲哦了一聲,道:「原來就是杜劍吟啊,沒錯沒錯,他的確是說過已經領悟劍道真意,我還以為杜家有兩個天賦驚人的年輕弟子呢。我記得劍吟兄修鍊一套劍術,名字極為不凡。」

杜淳天面色一變,嘴角抽動兩下。

「叫什麼名字?我倒是要聽聽,難不成還能夠比斬星更是狂妄?」段宏呈大聲喝道。

葉雲看了杜淳天一眼,笑道:「既然宏親王要聽,那我便說與大家聽聽便是。劍吟兄的這套劍術端的是驚天動地,上破蒼穹,下斬九幽。不過對他來說,破蒼穹,斬九幽這樣的名字實在不足以將這套劍術的神妙之處表現出來。」

「那這套劍術叫什麼名字?」一個聲音從人群中遠遠傳來。

「這位兄台問的好,其實名字很簡單,只有三個字,叫做,斬天厥1葉雲聳聳肩,說到最後三字,語速極緩,語聲重重。

斬天厥!

天闕是什麼?天闕便是天上的宮殿。天上的宮殿中住的是什麼人?便是天界的王者。

人界大陸,每一宗每一門供奉的都是天界的仙人,修鍊功法也大都來自天界,可以說人類的修行之路與天界一脈相承,天界的仙人便是人類遠古先祖,千萬年來受到人界尊重,供奉。

可是,杜劍吟的這套劍術卻叫做,斬天厥。這便是要斬殺天界的仙人於劍下啊,這是何等的狂言?這比斬星什麼的還要來的狂妄,畢竟聖者只是傳說,而仙人,卻在萬年前仙魔大戰的時候,實實在在的出現過,如果沒有他們的出手,人界便會被魔界吞噬,被妖魔佔據。

「這名字……」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就連梅硯生也不敢說話,天界仙人在每一位修士的心中,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只能用來崇敬,絕對不能夠有半點羞辱之意。

「休要胡言亂語,此刻劍吟不在,你怎麼說都可以。」杜淳天大聲喝道,這種話不能夠亂說,否則杜家大禍臨頭。

「這斬天厥一共有多少招我倒是不清楚,只是記得第一式好像叫做劍斬山河,而第二式便是劍斬星辰。」葉雲彷彿沒有聽到杜淳天的喝問,自顧自的說道。

「劍斬星辰……」

嘶!

整個廣場上下,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第一式斬山河也就罷了,修為到了一定程度,斬山斷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第二式就是劍斬星辰,這樣的狂妄到底從何而來?第三式會是什麼?斬什麼?

「豎子胡言,找死1

杜淳天如何能夠讓這種話流傳出去,厲聲大喝。

其實對於杜劍吟他也不是特別了解,只知道杜劍吟在五年前偶得奇遇,得到一套劍術和修鍊功法,原本就是罕見天才的他修為更是一日千里,並且在兩年前觸碰到了劍道的壁壘,領悟了一絲劍之真意。至於這套劍法叫做什麼,杜劍吟沒有說,他也沒有過問,在他看來,真正的天才是不需要刻意去關心,去培養,他們擁有旁人無法企及的大氣運,會自己成長。

哪想到,就是因為沒有太多的過問,卻沒想到杜劍吟竟然修鍊的劍法會有如此的名字,簡直要了他的老命。

「所以呢,大家看看,我師尊的這一招斬星,是不是根本不算狂妄,至少與劍吟兄比起來,還差得遠呢。」葉雲哈哈大笑,目光落在裁決台上。

台下人聲嘈雜,議論紛紛,台上兩人卻是進入了一種境界,對於外界的變化已經沒有了感知,兩人心中清楚,生與死都在這一招之後,誰能夠勝出,便是看這翻天符印還是劍斬星辰厲害了。

生死之戰,一觸即發!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