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五十六章 血參丸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丸在掌心轉動,淡淡的草藥香味鑽入口鼻,不由得心曠神怡,舒暢之極。 「這是什麼丹藥?」葉雲好奇問道,看著手中這麼暗紅色的丹藥。 「一枚不入流的丹藥罷了,能夠補充一些靈氣的消耗,若是有傷,...

?

葉雲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深淵,冰冷之極。

段贇沙和段宏呈兩人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耳朵聽到的話語,葉雲是在挑釁他們?而且語聲中滿是嘲諷,頃刻間,兩人大怒。

他們也是築基境六重的高手,在晉國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身為晉國的兩大王爺,掌控著無數人的生死,曾幾何時有人敢如此與他們說話呢?即便是天劍宗主燕長春,也從沒有這般與兩人說話。

「小子,放肆。」

段宏呈脾氣略顯暴躁,聽到此話如何還能忍受,立刻跳了起來。

「你們兩個一起上吧。」葉雲眼睛眨都不眨,冷冷喝道。

段宏呈如何能夠忍得住,便要直撲而去。

忽然,段贇沙一把將他拉住,便見他深吸口氣,緩緩道:「不要衝動,今日之事非同尋常,現在情況未明,不宜動手。」

段宏呈一怔,怒道:「情況如何不明?只等梅先生大師兄前來,這幫土雞瓦狗便都要死。」

段贇沙眉頭微皺,冷冷道:「你又如何知道梅硯生的師兄會放過我們?如果真是推測那般,起碼也是金丹境後期的高手,我們在他的眼中,只怕和螻蟻也沒有太大區別。

段宏呈遲疑了一下,道:「你我乃是當今晉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爺,難道他還敢亂來不成?」

段贇沙哼了一聲道:「整個晉國也不知道有幾名金丹境的修士,要是遇到金丹境巔峰,甚至元嬰境的高手,別說你我,便是晉國所有修士在他們的眼中,只怕也不值得一提,想殺隨手便殺了。」

段宏呈再要紛說,段贇沙一把將他拉在身後。

「葉雲,今日之事根由不在你我,沒必要拼個你死我活。我知道你心中所想,便是想在梅先生的大師兄到來之前做個了斷。你且放心,在這之前,我們絕對不會動手。」段贇沙看著葉雲,緩緩說道。

葉雲要的便是這個效果,其實讓他以一對二並沒有任何的勝算,況且剛才與辰天雲一戰耗費大量的靈氣,幾乎到了難以為繼的地步。如果段贇沙兩人真的和愣頭青一般直撲而來,那他就只能夠交給七長老應付。

不過,既然這兩人服軟,那就再好不過。

葉雲目光掃過其他人等,最後落在杜淳天的面上,「杜家主,要不你來?」

杜淳天什麼人?察言觀色早就成了精,看到葉雲面色不改的挑釁段贇沙兩人,早在心有對策。

如果段贇沙兩人與葉雲大戰,那麼他就馬上表明立場,即便不能出手也會在旁掠陣。不過,現在兩人竟然面對挑釁沒有出手,那麼兩人心中的想法他便已經瞭然,既然如此,那麼葉雲來挑釁,自然也不會理會。

「正如兩位王爺所言,今日之事的關鍵不在你我,沒必要在此刻浪費力量。」

葉雲冷笑一聲,他此刻體內靈氣幾乎告罄,想不到這三人居然都沒有能夠看出他的狀況,可見這幅身體的強悍之處,至少在外表來看,葉雲根本沒有耗費任何的力量。

不過這也和葉雲剛才一劍斬殺辰天雲的景象實在太過令人震駭有關。辰天雲可是施長老精心培養的弟子,手中法寶不知凡幾,神通更是層出不窮,更何況還有那道幻化三絕的神符存在。但是即便擁有如此眾多的寶物,卻還是被葉雲一劍斬殺,誰知道這小子的實力到了什麼地步,貿貿然的出手,自然不是聰明人的選擇。

葉雲目光繼續掃過,那些各宗各派的高手看到他望過來,不由得都將目光偏開,不敢與他對望。

「葉大哥,你沒事吧。」

就在此刻,沈默從燕長春的身邊飛掠而下,眼中儘是關心之色。

面對沈默,葉雲心中好像還是有一絲不滿,不過他深吸了口氣,將這一絲介懷拋諸腦後,笑道:「自然沒事,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

沈默搖搖頭,道:「辰天雲的修為我是知曉的,況且他擁有希靈妖族的那道神符,想要將他輕易斬殺,那是絕不可能之事。葉大哥你沒事便好,我這裡有一枚丹藥,你且拿著。」

說著,沈默拉過葉雲的手,塞入了一枚丹藥。

葉雲只覺得一枚溫熱的藥丸在掌心轉動,淡淡的草藥香味鑽入口鼻,不由得心曠神怡,舒暢之極。

「這是什麼丹藥?」葉雲好奇問道,看著手中這麼暗紅色的丹藥。

「一枚不入流的丹藥罷了,能夠補充一些靈氣的消耗,若是有傷,也能夠略微的治療一二。」沈默擺擺手,低聲回答。

「血參丸?這是血參丸?」

忽然,一道充滿震驚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傳入眾人耳中。只看到原本還站在遠處的梅硯生身形閃爍,頃刻間便出現在葉雲身前,眼中儘是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掌心的暗紅色丹藥。

「血參丸?很珍貴嗎?」葉雲好奇問道。

梅硯生嘴角抽動兩下,抬起的右手微微的抖動,似乎想要出手搶奪。

「梅硯生,你想幹什麼?」

就在此刻,一道冰冷的聲音從葉雲身後傳來,只感到一股寒冷殺意猶如實質般直射而至。

「慕容無情你多心了,我只是見到血參丸有些激動罷了。」梅硯生深吸口氣,目光落在沈默的臉上。

「你到底是誰?怎麼會有血參丸?」

沈默站在葉雲身旁,面對金丹境的梅硯生沒有絲毫的驚怕之意。

「梅先生你來自何處?真的是大秦帝國嗎?你對我大秦了解的還不夠深呢。」沈默不答反問。

「小傢伙休要扯開話題,這血參丸乃是大秦帝國皇族特供的丹藥,你區區一名天劍宗的弟子,如何能夠擁有?」梅硯生按耐住心中激動,快速說道。

皇族特供?

這四個字雖然並不響亮,但是卻清楚的在每個人的耳中炸響。

皇族?難道這個瘦瘦小小的少年,居然是來自大秦帝國皇族?

如果是的話,那麼他來晉國幹什麼?加入天劍宗幹什麼?

如果沈默真是大秦帝國皇族的話,不管他是嫡系還是庶出,都不是在場所有人能夠招惹的,即便梅硯生的大師兄前來,想必也不敢輕易的傷害到沈默吧。

不過,如果真是大秦帝國的皇族子弟,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此地呢?

「只是一枚丹藥而已,梅先生太過激動。」沈默笑了笑,然後淡淡說道:「葉大哥,不要逞強,也不要太過在意,害怕。」

葉雲看著一臉淡然的沈默,越發的看不透這個傢伙,從認識的那一刻就覺得他很神秘。沈默修為極低,但是吸收靈石的速度卻極快,當時的速度即便是現在的葉雲都感覺有些無法相比。或許真的是大秦帝國的皇族,身上擁有特殊的天賦。

不過,沈默到底是否大秦帝國的皇族,對於葉雲來說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兩人間的感情,是否會因此而消散。

不過,目前看來,沈默並沒有半點和葉雲疏遠之意,到時候極為關心。否則也不會貿貿然的拿出這枚血參丸來。

「小默,我一直當你是兄弟。」葉雲深吸口氣,緩緩說道。

沈默微微一笑,道:「這輩子都是。」

兩人哈哈大笑,重重的抱在一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