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三十五章 妖魔之影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禮數不能失。剛才你已將他弟子辰天雲斬殺,那麼接下去便是我與他之間的事了,你且退下。」 葉雲看了看蘇浩,看到了一片決然,不由點了點頭。 「也罷,反正施老匹夫殺起來也是容易,師尊你來練練手...

蘇浩顯然沒有想到葉雲會如此相問,這簡單的問話,瞬間將他心中還尚存的一絲猶蚤。

蘇浩猛然一躍,衝天而起,落在裁決台上,與葉雲並肩而立。

「諸位不遠萬里前來,為的便是小女是否身負妖族血脈,今日我蘇浩便放言在此,小女是不可能接受妖之末路的測試,諸位死了這條心便是,若是有人不服,那便上裁決台來,與蘇某一決高下。」

蘇浩語聲朗朗,傳遍十里方圓,在每個人的耳邊震響。

頃刻間,所有人都幾乎呆立當常之前蘇浩雖然也已經強烈的表示想要護住妻女,不過言辭中還是有些迴轉餘地,語氣也沒有這般堅決。

此刻,蘇浩的聲音中滿是決絕,一股磅的殺意在空中凝成,好似出鞘利刃,鋒利無比。

「好大的膽子,真是放肆之極。」施長老的聲音響起,只見他怒聲喝道:「妖族血脈事關重大,並不只是你蘇浩妻女的生命安危這種小事,乃是有關人族大業。你一名人族修士,居然娶妖族,生下妖族血脈,便該自刎當場,以儆效尤。」

「施老匹夫,你且上來,我保證你的下場與辰天雲那偽君子一般模樣。」葉雲手中紫影劍斜指施長老,冷聲喝道。

「放肆,目無尊長。」施長老一怔,氣的老臉通紅,暴跳如雷,他躍到空中,指著葉雲怒聲喝罵:「小畜生,今日我不殺你,便枉為天劍宗大長老。」

「嘰嘰歪歪,有本事就上來,少廢話。」葉雲冷笑道。

施長老成為天劍宗大長老已有二十年,地位尊崇,平日里每個人對他都是畢恭畢敬,何曾有今日這般,被葉雲這個後輩弟子指著鼻子喝罵。

他身形閃爍,落在裁決台上。

「你要死,我成全你便是。」他手中出現一柄奇異的武器,似刀非刀,似劍非劍。

葉雲踏上一步,握著紫影劍的右手輕輕一抖,便看到層層疊疊的紫色波光好似蕩漾開來的漣漪,瞬間瀰漫開去。

蘇浩身形閃爍,擋在葉雲身前。

「他畢竟是天劍宗的大長老,我們師徒殺人可以,但是禮數不能失。剛才你已將他弟子辰天雲斬殺,那麼接下去便是我與他之間的事了,你且退下。」

葉雲看了看蘇浩,看到了一片決然,不由點了點頭。

「也罷,反正施老匹夫殺起來也是容易,師尊你來練練手也是應該。」葉雲笑了笑,退到一旁。

「此話有理,你好生看著,或許能夠從我劍招中參悟出一些天地至理,若有不明之處,過後我在指點你便是。」蘇浩點點頭,淡淡說道。

「多謝師尊1葉雲拱手一禮,目光從施長老的臉上掃過,極為不屑,隨即他縱身一躍從裁決台上高高落下。

施長老已經幾乎要被氣瘋,葉雲師徒兩人的話語之中,簡直沒有將他放在眼裡,彷彿他是可以隨意斬殺的螻蟻,而不是什麼天劍宗的大長老。

「狂妄無知,今日你們都要死,一個都活不下來。」施長老怒喝著,手中那柄奇異的武器上猛然湧出一蓬黑色氣霧,發出咯吱的聲響。

緊接著,那黑色氣霧凝成一個黑色的人影,懸浮在他的頭頂,卻看不清楚面目。

「法相?這是法相?」

只聽到百丈外的梅硯生一聲驚呼,儘是不可置信。

「法相?這便是法相?」杜淳天和段贇沙一怔,隨即大驚失色。

「不,這不可能1梅硯生隨即猛地搖頭,面上帶著驚駭和不解。

「什麼是法相?」葉雲好奇問道,以他現在的修為,當這黑色人影出現的剎那,也感到一陣心悸。

「不可能是法相。所謂法相,便是修鍊出元神,與天地溝通,用天地法則來凝鍊元神,最後便會凝鍊出一尊與天地溝通的虛無元神,被稱之為法相。而想要凝鍊出法相,必須丹破嬰生,修鍊出元嬰,才會擁有元神。法相乃是元嬰境的最高頂點,便是一萬名元嬰境的高手中,也很難有一人凝成法相。施老頭什麼修為我們都清楚,怎麼可能凝鍊出法相。」七長老面色有些凝重,沉聲解釋。

葉雲點點頭,如果七長老所說必須修為達到元嬰境巔峰才能夠凝鍊法相的話,那麼這黑色人影,絕對不可能是法相。

「當然不是法相,這小子對於天道的領悟根本不入流,步入偏差,怎麼可能凝鍊出法相。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乃是一道神符,應該是一道召喚神符。他利用壽元之力通過神符召喚出來一名不知道什麼修為的垃圾貨色,居然還以為是法相,真是令人無語。」劍道老祖的聲音也在葉雲腦海中響起。

「老祖,你見多識廣,既然這不是法相,那他召喚的是什麼玩意?」葉雲忙不迭的問道。

劍道老祖頓了一下,道:「我對於天道的領悟就和缺失的神魂一般,三中其二遺落在外,我只能夠看出這道並不是法相,只是一個召喚出來的影子,具體是什麼卻無法看透。不過這道影子中蘊涵的力量極為強大,恐怕已經達到了金丹境,讓你台上的不入流師父小心一些。」

葉雲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刻出聲喝道。

「只是一道召喚來的影子而已,根本不是什麼法相。」

「只是一道妖魔之影罷了,何來法相之說。」

就在他張口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一個清脆的聲音同樣響起。

他猛地轉頭,便看到水清萱靜靜站在裁決台上,俏臉微微仰起,看著裁決台上的兩人,身為希靈妖族的她,此刻俏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憂,也沒有半點的害怕,清麗脫俗,雲淡風輕。

刷!

頃刻間,所有的目光都齊聚到兩人身上,目光中滿是驚訝。

「不是法相?蘇夫人你說這是什麼?妖魔之影?」

殷姥姥拄著龍頭拐杖,看起來巍巍顫顫,那有些混濁的雙目中卻猛地射出兩道精芒。

「不錯,蘇夫人你可不要亂說。」段宏呈大聲喝道。

「什麼妖魔之影?不要以為你是妖族,便可以隨意指證施長老施展的是妖魔之術。」杜淳天同樣怒喝道。

葉雲走上兩步,站在水清萱的身前將她擋。水清萱雖然有一雙能夠看透一切修為的眼睛,但是她本身沒有半點修為,如果有人突然暴起對她不利,連抵擋閃避的可能都沒有。

水清萱微微一笑,從葉雲身後走出:「這同樣是我希靈妖族的一門神通。只要犧牲壽元之力,通過希靈妖族特有的符文,便可以召喚妖族大能為你而戰。只是施長老修為太低,根本無法召喚真正的妖族大能,只是召喚到了一道殘影。」

眾人眉頭緊皺,將信將疑地看向裁決台,辰天雲先前流露出一絲妖氣,擁有一道在水清萱口中來自希靈妖族的神符。現在施長老更是直接召喚了妖族大能的殘影,如此看來,他們師徒兩個才是與妖族有很深的關聯呢。

「師尊,你要小心這道殘影,其中蘊涵的力量應該是金丹境。」葉雲突然大聲提醒。

蘇浩微微額首,道:「這道殘影中的確蘊涵磅的力量,只是想不到居然是妖族大能的殘影,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施老頭,你師徒二人身懷妖族神符,還不給我死下來交待清楚?」七長老大聲喝道。

「不錯,天劍宗的大長老身懷妖族神符,還是說清楚為好。」殷姥姥附和道。

「不錯,的確如此。」

一時間,有不少宗門的高手齊聲喝道。

施長老根本沒有回答,他也不想此刻分心去回答,召喚妖族大能的殘影已經耗費了他幾乎所有精力,時至此刻,除了將蘇浩和葉雲等人斬殺外,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你們不要人云亦云。水清萱乃是蘇浩之妻,她的話如何能夠證明施長老施展的便是妖族神通?」

忽然間,段宏呈大喝一聲,將眾人的議論聲紛紛蓋祝

「沒錯,確是如此。」段贇沙愣了一下,急忙說道。

「此話有理,妖族已經消失了數千年,真正的妖族神通和妖氣我們都沒有見過,如何能夠確定施長老施展的便是妖族神通呢?」杜淳天連聲說道。

「如果不是妖族神通,那麼這便是天地法相了?」七長老冷笑著喝道。

「那我們不知,或許施長老有特別的神通、法寶我們並不知曉呢。」段宏呈聳聳肩,笑了笑說道。

「不錯,我們靜靜觀戰便是,等他們分出個勝負來再說。」段贇沙點頭附和。

「靜靜觀戰都沒意思,不如我向兩位王爺討教一番,切磋切磋。」

驀然間,葉雲的聲音響起,彷彿來自深淵的玄冰,寒冷到了極致。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