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五章 妖魔之影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6-03-08 10:18  |  字數:3297字

蘇浩顯然沒有想到葉雲會如此相問,這簡單的問話,瞬間將他心中還尚存的一絲猶豫徹底打碎。

蘇浩猛然一躍,衝天而起,落在裁決台上,與葉雲並肩而立。

「諸位不遠萬里前來,為的便是小女是否身負妖族血脈,今日我蘇浩便放言在此,小女是不可能接受妖之末路的測試,諸位死了這條心便是,若是有人不服,那便上裁決台來,與蘇某一決高下。」

蘇浩語聲朗朗,傳遍十里方圓,在每個人的耳邊震響。

頃刻間,所有人都幾乎呆立當場。之前蘇浩雖然也已經強烈的表示想要護住妻女,不過言辭中還是有些迴轉餘地,語氣也沒有這般堅決。

此刻,蘇浩的聲音中滿是決絕,一股磅礴的殺意在空中凝成,好似出鞘利刃,鋒利無比。

「好大的膽子,真是放肆之極。」施長老的聲音響起,只見他怒聲喝道:「妖族血脈事關重大,並不只是你蘇浩妻女的生命安危這種小事,乃是有關人族大業。你一名人族修士,居然娶妖族,生下妖族血脈,便該自刎當場,以儆效尤。」

「施老匹夫,你且上來,我保證你的下場與辰天雲那偽君子一般模樣。」葉雲手中紫影劍斜指施長老,冷聲喝道。

「放肆,目無尊長。」施長老一怔,氣的老臉通紅,暴跳如雷,他躍到空中,指著葉雲怒聲喝罵:「小畜生,今日我不殺你,便枉為天劍宗大長老。」

「嘰嘰歪歪,有本事就上來,少廢話。」葉雲冷笑道。

施長老成為天劍宗大長老已有二十年,地位尊崇,平日里每個人對他都是畢恭畢敬,何曾有今日這般,被葉雲這個後輩弟子指著鼻子喝罵。

他身形閃爍,落在裁決台上。

「你要死,我成全你便是。」他手中出現一柄奇異的武器,似刀非刀,似劍非劍。

葉雲踏上一步,握著紫影劍的右手輕輕一抖,便看到層層疊疊的紫色波光好似蕩漾開來的漣漪,瞬間瀰漫開去。

蘇浩身形閃爍,擋在葉雲身前。

「他畢竟是天劍宗的大長老,我們師徒殺人可以,但是禮數不能失。剛才你已將他弟子辰天雲斬殺,那麼接下去便是我與他之間的事了,你且退下。」

葉雲看了看蘇浩,看到了一片決然,不由點了點頭。

「也罷,反正施老匹夫殺起來也是容易,師尊你來練練手也是應該。」葉雲笑了笑,退到一旁。

「此話有理,你好生看著,或許能夠從我劍招中參悟出一些天地至理,若有不明之處,過後我在指點你便是。」蘇浩點點頭,淡淡說道。

「多謝師尊!」葉雲拱手一禮,目光從施長老的臉上掃過,極為不屑,隨即他縱身一躍從裁決台上高高落下。

施長老已經幾乎要被氣瘋,葉雲師徒兩人的話語之中,簡直沒有將他放在眼裡,彷彿他是可以隨意斬殺的螻蟻,而不是什麼天劍宗的大長老。

「狂妄無知,今日你們都要死,一個都活不下來。」施長老怒喝著,手中那柄奇異的武器上猛然湧出一蓬黑色氣霧,發出咯吱的聲響。

緊接著,那黑色氣霧凝成一個黑色的人影,懸浮在他的頭頂,卻看不清楚面目。

「法相?這是法相?」

只聽到百丈外的梅硯生一聲驚呼,儘是不可置信。

「法相?這便是法相?」杜淳天和段贇沙一怔,隨即大驚失色。

「不,這不可能!」梅硯生隨即猛地搖頭,面上帶著驚駭和不解。

「什麼是法相?」葉雲好奇問道,以他現在的修為,當這黑色人影出現的剎那,也感到一陣心悸。

「不可能是法相。所謂法相,便是修鍊出元神,與天地溝通,用天地法則來凝鍊元神,最後便會凝鍊出一尊與天地溝通的虛無元神,被稱之為法相。而想要凝鍊出法相,必須丹破嬰生,修鍊出元嬰,才會擁有元神。法相乃是元嬰境的最高頂點,便是一萬名元嬰境的高手中,也很難有一人凝成法相。施老頭什麼修為我們都清楚,怎麼可能凝鍊出法相。」七長老面色有些凝重,沉聲解釋。

葉雲點點頭,如果七長老所說必須修為達到元嬰境巔峰才能夠凝鍊法相的話,那麼這黑色人影,絕對不可能是法相。

「當然不是法相,這小子對於天道的領悟根本不入流,步入偏差,怎麼可能凝鍊出法相。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乃是一道神符,應該是一道召喚神符。他利用壽元之力通過神符召喚出來一名不知道什麼修為的垃圾貨色,居然還以為是法相,真是令人無語。」劍道老祖的聲音也在葉雲腦海中響起。

「老祖,你見多識廣,既然這不是法相,那他召喚的是什麼玩意?」葉雲忙不迭的問道。

劍道老祖頓了一下,道:「我對於天道的領悟就和缺失的神魂一般,三中其二遺落在外,我只能夠看出這道並不是法相,只是一個召喚出來的影子,具體是什麼卻無法看透。不過這道影子中蘊涵的力量極為強大,恐怕已經達到了金丹境,讓你台上的不入流師父小心一些。」

葉雲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刻出聲喝道。

「只是一道召喚來的影子而已,根本不是什麼法相。」

「只是一道妖魔之影罷了,何來法相之說。」

就在他張口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一個清脆的聲音同樣響起。

他猛地轉頭,便看到水清萱靜靜站在裁決台上,俏臉微微仰起,看著裁決台上的兩人,身為希靈妖族的她,此刻俏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憂,也沒有半點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