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三十一章 冰封蒼穹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道:「你等小輩的爭執,不用與我分說。我師兄應該馬上就要到了,你們先將蘇靈和水清萱拿下,不要浪費我師兄的時間。」 「自當如此1辰天雲點點頭,笑著說道。 另一邊,施長老面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

葉雲低喝一聲,被各種光華包裹的紫影劍猛然間光華收斂,一柄巨大的紫色長劍橫在空中。

玄冰破!

與此同時,辰天雲手中光華閃過,雪白長劍凝成鋒利的冰凌,使得四周的溫度急劇下降,漫天飛雪憑空出現。

風雪亂舞之中,晶瑩剔透的冰凌朝著葉雲急射而來。

葉雲冷哼一聲,心隨意動。巨大的紫影劍凌空斬下,剎那擋在冰凌之前。

兩道攻擊瞬間相交,卻沒有發出預想中的聲響和光華,甚至連一絲一毫的氣息波動都沒有。

但是兩道攻擊並沒有因此而停滯在空中,而是一觸即分,重回天空。

「果然有點意思,居然能夠擋住我的玄冰破第一式。」辰天雲冷冷喝道。

葉雲聳聳肩,道:「廢話那麼多,你到底還打不打?」

辰天雲大怒,沒有絲毫的風度:「今日不將你打成渣渣,我從此便遠走他鄉,再不回天劍宗。」

葉雲嘲笑道:「怎麼不美死你?今日你要是輸了,便躺下吧,省著留下也是禍害。」

辰天雲怒不可遏,手中長劍連連揮斬,漫天冰凌陡然旋轉起來,以他為中心,飛速的形成一個漩渦。

猛然間,葉雲只感到整座裁決台上的天地靈氣都開始被吸引,然後猛烈的顫動起來。天地之間的冰靈之氣更是狂躁不已,被這道漩渦的力量牽引著,朝著辰天雲滾滾而去。

「久聞辰天雲對於冰系靈氣有獨到的領悟,想不到居然到了這種地步。」杜淳天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每一位參悟異種靈氣的弟子,放眼整個晉國,都是極為稀少的存在。想不到天劍宗居然隨意便出了好幾名,就連丁寧也是參悟了雷靈之氣。」段贇沙眼中同樣滿是驚訝,葉雲先前施展滅世神雷的時候,便能夠感受到方圓數十丈內怒雷涌動,電芒閃爍。

「你們有沒有發現,剛才葉雲施展這什麼天生一劍的時候,我好像看到有雷光,冰魄,火焰,還有電蛇。莫非他領悟的天地異種靈氣不止雷靈之氣?」段宏呈忽然眉頭微皺,語聲中帶著些不可思議地說道。

「哈哈,宏親王你想的太多了。天地異種靈氣,能夠參悟一門便已經是天大的福分,即便天賦強如辰天雲這樣的,應該也只是參悟了冰靈之氣而已。像我杜家的絕世天才杜劍吟,參悟的乃是劍之真意。而當今聖上,便是得到了土靈之力,修為厚重,想要破開他的防禦,簡直是千難萬難。這些異種靈氣每一種都極為罕見,難以被我們參透,能夠參悟一種,便已經是萬世的機緣,又怎麼可能同時擁有幾種?」杜淳天大笑著說道。

「不錯,多種靈氣同時參悟,的確極為稀少,但是同時擁有兩種靈氣的驚才絕艷之輩,卻也不是沒有過,甚至在一開始的時候,更加不算少見。」段宏呈愣了一下,繼續說道。

「此話不假,理論上說,每一名修士都有機會參悟多種靈氣。但是,他們卻是有所不知,這異種靈氣每一道都是極為高傲,難以煉化。凝鍊一道已經需要機緣和強大的意志力,想要煉化兩道,幾乎一定會出現靈氣相衝,到時候便不是爆體而亡那麼簡單了。試問之,數百年來,你們可曾聽說有修為到了鍊氣境之後的修士,還能夠凝鍊兩種靈氣的?」杜淳天擺擺手,眼中閃過一絲譏笑,彷彿在嘲諷段宏呈的無知。

「不錯,確實如此。」段贇沙點點頭,對於異種靈氣,他也算有一些研究。

「隨著修為的提升,體內的異種靈氣便越發強大,如果同時有兩道靈氣在體內,那就不用修鍊了,平衡它們便足以耗費你所有精力。」杜淳天點點頭,接著說道。

「如果是這樣,那我倒是放心了。」段宏呈輕輕呼出口氣,道:「剛才我見葉雲劍上出現多種靈氣,還以為他參悟了兩種以上的異種靈氣呢。」

「那是不可能的,放心便是。」杜淳天笑了笑,抬手拍了一下段宏呈的肩膀。

段宏呈眉頭微皺,面色顯然有些不悅,他乃是晉國親王,即便是杜淳天,又怎麼能夠隨意的拍他肩膀?

「玄冰破第二式,冰封蒼穹1

驀然間,裁決台上一聲怒喝,只見辰天雲整個人凌空而起,手中潔白長劍急速飛舞,漫天冰雪瞬間凝聚,隨著他長劍指引凝成一個巨大的冰雪玉盤,夾雜著狂暴的呼嘯,朝著葉雲狠狠落下。

頃刻間,即便遠離裁決台的眾人也從這面冰雪玉盤中感受到了凍入骨髓的冰寒之力,一些修為略低的弟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數步,才將心中的驚恐稍微驅除。

葉雲身處裁決台上,四周的溫度幾乎已經寒冷到了難以置信的地步。他只感到衣衫已經被冰凍,堅硬如鐵,連呼吸都幾乎無法吞吐,呼出的熱氣瞬間冰凍,從空中掉落。

最令人詫異的是,這被凍結的熱氣化為冰渣之後,居然也是緩緩的掉落,並沒有直接落在地上,顯然是四周的空氣也幾乎被冰凍,托住了冰渣。

這便是辰天雲引以為傲的玄冰破第二式,冰凍蒼穹。

這一道神通施展到極致,便是天空都能夠冰封起來,冰凍一個鍊氣境的少年,簡直是不在話下。

辰天雲看到葉雲並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站立,嘴角不由自主地泛起一抹陰冷狠毒的笑意。這一招如果在一開始就反擊的話,或許還有機會逃脫。現在的話,整個裁決台幾乎都被冰封,玄冰破所凝成的冰寒之意已經不可挽回,必然將葉雲封印起來。

果不其然,只看到葉雲眉頭微皺,身形只是稍微的動了動,然後便僵在當場,再也無法動彈。

漫天的冰雪彷彿找到了宣洩的目標,那巨大的冰雪玉盤從天而降,落在葉雲頭頂不到一尺的地方,無數的冰雪急射而下,將葉雲覆蓋其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葉雲整個人都被冰封,遠遠望去,晶瑩剔透,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七彩光芒,絢麗奪目。

辰天雲從空中落下,目光中帶著無比的嘲諷,走到冰晶之前。

「哎,葉雲師弟你不要怪我,師兄也是迫不得已。要不是你囂張跋扈,甚至要阻攔梅先生的大計,為兄也不會輕易出手,一切都是你咎由自齲」辰天雲將葉雲冰封住,面上的猙獰和陰毒便消散一空,儘是不忍之色。

「葉雲……」

「葉大哥……」

兩聲驚呼從裁決台下響起,只見蘇靈美目中儘是淚水,大聲呼喊,她眉心之處,一道金光閃過,慢慢的有金色印痕浮現。

而另一道聲音卻是站在燕長春身旁的沈默,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他對葉雲的了解,和從燕長春口中得知的情況,葉雲不應該如此輕易被封印埃

辰天雲站在裁決台上,目光落在梅硯生的面上。

「梅先生,今日之事讓您見笑了。」

梅硯生擺擺手,道:「你等小輩的爭執,不用與我分說。我師兄應該馬上就要到了,你們先將蘇靈和水清萱拿下,不要浪費我師兄的時間。」

「自當如此1辰天雲點點頭,笑著說道。

另一邊,施長老面上帶著得意的笑容,看向蘇浩:「無影峰主,把人送過來吧。」

蘇浩冷哼一聲,道:「施長老,你是不是智商有些低?莫非你真以為我蘇浩會將妻女拱手送上?真是幼稚,白痴。」

施長老一怔,大怒:「既然如此,天雲,你便用那枚神符,將蘇浩也一併斬殺了吧。」

辰天雲將葉雲冰封,又有梅硯生的支持,此刻信心大盛。

「既然如此,那就請蘇浩師兄上台了吧。」

蘇浩眉頭微挑,便要縱身而起,忽然一個嘲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辰天雲,你的玄冰破就這兩下子,還想與我師尊一戰?」

話音落下,只聽砰的一聲,封印葉雲的冰晶猛然間爆裂開來,無數的細碎冰渣化為鋒利的飛針細芒,射向四面八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