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二十七章 還有誰?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杜松愣在當場,眼中出現一絲詫異,緊接著化為難以置信,最後閃過無比的後悔和絕望。 啪! 杜松的身體驟然間從拳頭到右臂,再到右胸,竟然被切成兩半,沒有半點鮮血流出,斷口處一片漆黑...

?

葉雲看著這群人的嘴臉,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人要下流無恥到什麼地步,才能夠變臉變的如此之快?

他出生邊蠻之地,從小也算看多了不要臉的貨色,更是嘗盡冷言冷語,嘲諷譏笑。當他進入天劍宗之後,雖然在雜役院中也經常受到欺壓,只是他所期望的乃是那些外門弟子,甚至是內門弟子,他們修為通天,高高在上,凌駕於世人之上,這些修士應該縱然不都是正義良善之輩,想必也是心有堅持,自有尊嚴。

隨著修為的提升,葉雲慢慢發現,那些修為達到鍊氣境,甚至築基境的宗門高手,雖說也算是心有堅持,卻都是爾虞我詐之輩,自私自利,甚至有時候六親不認。

但是他怎麼都想不到,眼前這群晉國各宗的高手前輩,天才弟子,居然如此不要臉,用牆頭草來形容他們都遠遠不夠,無恥下賤到了極致。

「好小子,你給我站出來,即便今日對梅先生不敬,我也要教訓你一番,讓你知道天高地厚,尊卑有序。」

一個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他尖嘴瘦臉,眼珠亂轉,看起來獐頭鼠目,令人反感。

「哦?你要來送死嗎?我現在心情不好,劍不飲血,絕不回鞘。」葉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築基境三重,殺了他。」劍道老祖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老頭,你不是讓我低調不鬧事的嗎?現在怎麼好像你比我還急。」葉雲一怔,莞爾笑道。

「低調?你小子還知道低調?你現在已經將幾乎所有人都罵了一遍,更是得罪了金丹境的那個小子,現在想要低調也低調不了,既如此,索性放開手腳,干他娘的。」劍道老祖哼哼著道。

「也好,剛才我與杜劍吟一戰,想必有些人並沒有看的真切,就讓他知道一下,亂說話有時候也會受到懲罰。」葉雲冷冷道。

「區區鍊氣境的小子,竟然如此囂張,剛才我家少爺手下容情,給你一條活路,還真以為你能夠抵擋住我家少爺的劍意?」中年男子怒神喝道。

「哦,我還以為是杜家子弟,想不到是杜家的奴才。既然是奴才,那麼便是自甘墮落,情願做狗之輩,那就上來受死吧。」葉雲哦了一聲,朝著他招了招手。

葉雲那招手呼喚的模樣便和召喚一條狗沒有任何的差別,中年男子看在眼中,立時大怒。

「我乃杜家二管家,杜松,你聽好了,省的都不知道死在誰的手中。」身形猥瑣的中年男子怒聲喝道。

葉雲擺擺手,道:「一個奴才而已,即便被賜了名字也是一個奴才,說那麼多有什麼用,滾過來吧。」

杜松本名朱松,五十來歲,自幼便在杜家長大,他聰明伶俐,善於察言觀色,且天賦也算不錯,花費了足足四十年的時間,修為居然一舉突破到築基境,終於得到杜淳天的賞識,被賜名杜松,並且由於他善於經營,便成為二管家。

這十年來,修為達到築基境,又是二管家的他,身份地位已經和往昔完全不同。在整個杜家,也只有杜淳天等十數人的地位在他之上,絕大部分杜家弟子見了他也要恭恭敬敬的行禮。

杜松最擅長的便是察言觀色,當他看到梅硯生的師兄隔空施展神通,將十幾個天才弟子斬殺,哪怕其中也有杜家子弟,但是他卻知道現在最重要的便是和梅硯生那邊搞好關係,否則的話,梅硯生師兄到來之後,恐怕誰也抵擋不祝

況且他也從剛才梅硯生和他師兄的對話中聽出一些,於是便與杜淳天商量了幾句,兩人有一個極為驚人的猜測,梅硯生的師兄,很可能是金丹境巔峰,即將丹破嬰生的無敵高手,如果現在不表明立場,只怕接下來便是大禍臨頭。

杜松見到葉雲嘲諷眾人,顯然是鐵了心站到梅硯生的對面,既然如此,他便心念一轉,出聲喝斥,想要給梅硯生和他大師兄留個好印象。

哪想到葉雲這個區區鍊氣境的小子,居然如此囂張,張口便罵,更是譏諷他乃是奴才,和狗一般。十年來養尊處優的杜松哪裡受得了如此喝斥怒罵,立時大怒。

「今日便請梅先生作為見證,這天劍宗的無知小兒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杜松大怒不已,身形閃爍間直射而來。

葉雲冷冷看著他,嘴角泛起一抹嘲諷的憐憫。

杜松築基境三重的修為,實力倒是不弱,如果是普通鍊氣境的弟子,即便天分再高,也受不得他輕輕一拳。

但是,他遇到的是葉雲。

杜松直撲而來,葉雲卻靜靜而立,等到他來到身前,葉雲右手橫在胸前,對著杜松便是一掌斬出。

手掌如刀,光芒閃耀。

葉雲手掌間暴射出火紅光芒,熊熊火焰在他手掌上燃燒,火焰升騰,不可抵擋的炙熱瞬間瀰漫開來,籠罩了方圓十丈,一些修為略低的修士大驚失色,他們隱隱感覺到這難以置信的溫度在飛速上升,如果躲閃不及的話,恐怕會被波及。

噗!

火焰掌刀精準無比的迎住杜松打出的一拳。

拳掌相交,只聽到噗的一聲,火焰猛然一凝,化為一條火紅細線,從杜松的拳頭中央劃過,緊接著從他右臂間劃過,最後在他的右胸處一閃而沒,只見杜松身後,一道火紅微光閃爍,轟的一下化為漫天火焰,撲閃升騰。

杜松愣在當場,眼中出現一絲詫異,緊接著化為難以置信,最後閃過無比的後悔和絕望。

啪!

杜松的身體驟然間從拳頭到右臂,再到右胸,竟然被切成兩半,沒有半點鮮血流出,斷口處一片漆黑,光滑如鏡。

築基境三重的杜家高手,竟然抵擋不住葉雲的一掌,頃刻間便被斬殺。

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面上都是驚恐和難以置信。

有些人是不敢相信葉雲的實力怎麼會到這種地步,一個鍊氣境的小子,居然一掌將築基境三重的高手斬殺。

更多的人是驚訝葉雲居然出手如此狠辣,手下沒有任何的留情,一掌將杜家二管家,修為達到築基境三重的高手直接切成兩半,死狀極慘。

他怎麼敢如此囂張?莫非他真以為天劍宗能夠護得住他?雖然築基境三重放眼整個晉國並不算什麼高手,但是哪怕是天劍宗和杜家這種勢力,想要培養出一名築基境的高手來,也需要花費無數的修鍊資源,如今卻輕而易舉的被葉雲一掌斬殺,切成兩截,這便是不死不休的大仇埃

剛才那群跳上跳下的傢伙一個個不再說話,他們低著頭,彷彿根本沒有看到這一幕,之前也沒有說過任何挑釁之言。要知道這幫傢伙的修為最多也便是和杜松差不多上下,至於那些築基境後期的高手,怎麼可能會隨意胡言亂語,不顧身份。

葉雲的狂妄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如果他當真不管不顧,剛才那些出聲挑釁喝罵的傢伙,一個都無法抵擋住他的攻擊。

葉雲目光冷冷掃過眾人,然後落在施長老的面上:「還有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