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二十六章 無恥之尤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又有什麼顏面苟活在世上?」七長老突然大笑起來。 蘇浩眼中精芒閃過,點了點頭,和七長老相視一望,也大笑數聲。 「蘇浩,老七,你們兩個笑什麼?事到如今,你們還不將蘇靈那小丫頭交給梅先生帶...

「你們這幫蟲子1

聲音平和,沒有什麼嘲諷,這句話說的極為隨意。

但是,這句話落在眾人的耳中,簡直是當面狠狠的抽了他們的耳光。今日能夠在場的修士,在晉國基本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即使一些尚且年輕的弟子,在各宗各派內也是重點培養的天才,日後將背負起宗門大任。

放眼晉國,天劍宗排第一,杜家第二,王室的實力和杜家相仿,接下去便是齊陽宗等大派,宗門內高手如雲,築基境的修士也屢見不鮮。

但是,築基境的修士在梅硯生的師兄口中,卻是蟲子,可以隨意碾死的蟲子。

頃刻間,眾人皆怒。

「好狂妄的傢伙,我看梅硯生雖然修為達到金丹境,但是心境極差,莫說慕容無情出手,便是天劍宗四大峰主出手,恐怕也能夠將他打的抱頭鼠竄。還真以為一層境界一層天,我呸1

「什麼狗屁金丹境修士,估計也是得了狗屎運,吃了什麼天材地寶才修鍊成金丹,否則如果是憑藉修為和才情衝擊成功的話,又怎麼可能會被築基境的修士打的落花流水,滿地找呀呢?」

「無膽匪類,藏頭露尾。」

「你要是敢出來,今日我晉國修士便將你碎屍萬段。」

「兄弟你不用喊了,他不敢出來的,想必是耍耍嘴皮子,好讓我們放過梅硯生。」

「對啊,就是如此,我怎麼沒想到呢。」

一群人再也忍不住,喝罵聲四起,在場的都是天才之輩,被人稱為蟲子,自然怒不可遏。

「我看著梅硯生這一宗,都是鼠輩。梅硯生是,這個所謂的師兄是,他們的師父師母,估計也是,都是不入流的無恥下流卑賤之輩。」

一名杜家弟子哈哈大笑,指著梅硯生罵道。

梅硯生身體微微一顫,然後轉頭看來,眼神好像是看白痴般看著這名杜家弟子。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來。」杜家弟子笑著喝罵,金丹境高高在上,不過被打成狗一樣之後,誰都不會將他放在眼中。

「找死。」梅硯生眉頭微挑,冷聲喝道。

「你來啊,你現在還能爬的起來嗎?金丹境?我呸1這名杜家弟子大笑不已,笑聲中滿是嘲諷。

「就是,金丹境,我呸1

在他四周的幾名杜家弟子以及其他宗門的十數個弟子異口同聲的罵道,然後哈哈大笑。

但是,就在他們大笑連連的時候,空中忽然一道流光劃過,隨即這十數個弟子裂開大笑的嘴巴便再也合不攏,他們眼中滿是驚訝,接著變成難以相信,最後變成絕望。

噗!

十數道血箭從他們喉嚨口噴射而出,那流光不知道何時劃過他們的喉嚨,居然戳出了一個窟窿。

十幾名弟子捂住他們的喉嚨,嗚嗚慘叫,想要叫喊,卻沒有任何的話語,只有嗚嗚的聲音。

血箭衝天,灑落一地,密密麻麻,觸目驚心。

「說了你們找死,還不相信。」梅硯生站起身來,冷笑著說道。

「梅硯生,你居然敢下毒手。」杜淳天又驚又怒,指著梅硯生喝道。

梅硯生不屑地看著他,道:「杜家主,莫非你還想威脅我?我倒是很想加你們一起殺了,不過剛才這一招,即便是我全盛時期,想要打的如此輕描淡寫,行雲流水,也是極難做到。」

杜淳天一怔,有些不解地看著他。

燕長春眉頭猛地一挑,語聲中帶著一絲驚訝:「你是說這道攻擊是你師兄發出?相隔萬里之遙發出一道攻擊?」

「區區十幾隻蟲子罷了,何德何能讓我師兄從萬里之遙發動攻擊,大師兄只是利用了一絲天地規則,操控一點點天地靈氣罷了。」梅硯生站在洞口,衣衫破裂,血漬斑斑,但是此刻的他再也沒有半點驚恐和無奈,面上閃過一絲傲意,一點得色。

「利用了一絲天地規則?操控了一點點天地靈氣?」

燕長春等人面面相覷,有些不敢相信耳朵聽到的這兩句話。

他們都是築基境後期的高手,對於空間法則也早有理解。梅硯生所謂的操控天地規則,應該便是利用空間法則來調動此地的天地靈氣。這樣的手段燕長春等人自然也能夠做到,只不過無法做的如此的輕描淡寫,讓人渾然不覺。

最關鍵的是,他們操控天地靈氣的話,乃是身在此處,而梅硯生的師兄,按照他的說法,此刻應該遠在萬里之外,卻有這般神通,其中的難度簡直無法想象。

「七師叔,你怎麼看?」

蘇浩同樣滿臉震驚,看著身旁的七長老,深吸口氣問道。

七長老面色凝重,沉吟了一下,緩緩道:「此人修為深不可測,很可能不是金丹境。」

蘇浩一怔,隨即倒吸一口涼氣:「不是金丹境?丹破嬰生,元嬰境?」

七長老點點頭,道:「如果這真是音傳萬里的神通,那麼修為達到金丹境五重便能夠施展。不過你可曾注意到他之前的華韻,讓梅硯生回去修鍊三十年,如果不能夠達到金丹境巔峰,便廢去修為。他能夠說出這番話來,顯然他的修為最起碼也是金丹境巔峰,更大的可能是元嬰境。」

蘇浩面色凝重,滿臉的苦澀:「如果來人是元嬰境,那麼即便我晉國所有修士聯手,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吧。」

七長老深吸口氣,道:「如果是金丹境五重倒還有一絲希望,但是元嬰境,唉1

蘇浩默然,垂下腦袋。

葉雲在旁聽的真切,眉頭微微一皺,猛然道:「管他是金丹境還是元嬰境,莫非就因為他修為高,便可以隨意決定旁人生死?難道你們會把靈兒交出去?」

七長老和蘇浩一怔,齊齊看著葉雲,足足半晌,才苦笑一聲。

「想不到這元嬰境的高手還沒到,我們卻先怕了起來。葉小子說的對,難道因為他修為高出一些,便可以決定靈兒的生死?如果我們連靈兒都保不住,又有什麼顏面苟活在世上?」七長老突然大笑起來。

蘇浩眼中精芒閃過,點了點頭,和七長老相視一望,也大笑數聲。

「蘇浩,老七,你們兩個笑什麼?事到如今,你們還不將蘇靈那小丫頭交給梅先生帶走?對了,長春,你取出一些丹藥來,給梅先生好好療傷。」

施長老的聲音突然響起,只見他說完這兩句轉頭看向梅硯生,笑著道:「梅先生,之前的都是誤會,你乃是上國高人,還望不要與他們一般見識。」

梅硯生一怔,擺擺手,道:「好說,既然施長老這樣說了,我梅硯生也不是不講道理之人,你們隨便意思一下,我便帶著那小丫頭回去。」

施長老一臉的諂媚,笑著道:「自當如此,梅先生稍待片刻,我這就將蘇靈交給你。」

「不錯,施長老說的在理,就該如此。」

「上國前輩高手遠來我晉國彈丸之地,已是屈尊,你們還嘰嘰歪歪,真是大膽。」

「快快將那名身負妖族血脈的小丫頭交給梅先生帶走,我晉國上下絕對不會偏袒半分。」

「不錯,為了人族安危,發現妖族血脈自當立刻斬殺,現在居然還麻煩上國前輩高手,真是該死。」

「沒錯,如果我身負妖族血脈的話,早就自刎在無人之處,省的被人知曉,遺臭萬年。」

一群人原先還在放聲大罵梅硯生師兄弟,彷彿下一刻就要將他們戰成肉醬喂狗。可是一轉眼,便附和起施長老的話語,倒轉槍口,對著蘇浩等人怒聲喝罵。

「施老頭,你放什麼狗屁?」

葉雲冷笑著,目光中精芒暴射,釘在施長老臉上。

施長老一怔,他身為天劍宗大長老,什麼時候有小輩弟子敢如此與他說話。

「放肆,今日之事有一半都是你搞出來的,等蘇靈之事了了,便輪到你,我也不殺你,便將你廢去修為,斬斷四肢,挖掉舌頭和雙眼,丟到山下做個永世乞丐。」

葉雲哈哈大笑,目光中帶著不屑看了一眼施長老,然後緩緩掃過眾人。

「什麼狗屁高手,還晉國幾大勢力,平日里排資論輩,自吹自擂。今日被一個不知道在哪裡的所謂高手說了幾句狠話,便一個個裝聾作啞,不敢發聲。修鍊到你們這般貪生怕死,還不如趁早走火入魔,身死靈消,一了百了。」

「大膽1

「放肆1

「無知小輩,安敢辱我。」

「若不是上國高手在此,定當將你斬成十八截。」

葉雲毫無畏懼,冷笑著嘲諷:「卑鄙下賤,無恥之尤1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