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二十五章 音傳萬里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明白,想要成就金丹境談何容易,更別說是元嬰境了。 可是,現在即將前來的這名高手,居然會是元嬰境的修為,如此一來,只怕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夠他一掌打的。 「如果是元嬰境的話,的確有些麻煩...

「小小年輕,真不知道天高地厚1

聲音並不洪亮,也沒有絲毫的氣勢,但是就清晰出現在每個人的耳中,來自四面八方,絲毫每一寸空氣中都傳來了聲音。

「什麼人?」葉雲猛地轉身,目光掃向四周。

遠處山峰的洞口,渾身是血的金丹境高手梅硯生猛然掙扎著站起身,歇斯底里的喊了起來:「師兄,是你嗎師兄?我知道你不會丟下我的。」

師兄?

眾人都聽到梅硯生那帶著驚喜的聲音,不由得將目光投向四面八方,想要看到梅硯生口中的師兄身在何處?

但是,不管你修為多高,卻根本無法發現來人到底在什麼地方,只有聲音依舊從每一寸空間中傳來。

「妖族便是妖族,人與妖從本質上就是不同。人類身上擁有了妖族血脈,那麼遲早都會妖化,一旦妖化便會為禍人間。而在妖界,某個妖身上如果流淌著人族血脈,那麼他也是必死無疑。千萬年來古不變的道理,每隔一段時間總有愚蠢之輩想要來挑戰,真是不知死活。」

聲音在每個人的身邊響起,不緊不慢,清晰入耳。

誰也無法捕捉到聲音的來源,不管是站在裁決台上的慕容無情,還是另外一邊的天劍宗主燕長春,更別說是葉雲和蘇浩之流。

葉雲目光落在七長老的面上,卻發現老頭子面色凝重,似乎也無法尋找出聲音的主人。

「梅師弟,平日里為兄讓你好好修鍊,專精一門,你卻雜駁不精,今日總歸是吃虧了吧。這次回去,你便去後山修鍊三十年,方可再出來,如果三十年後修為無法突破到金丹境七重,那麼便沒有繼續修鍊的必要,到時候為兄便代師尊出手,將你修為廢去,趕出師門。」

梅硯生原本狂喜的面色頓時一滯,隨即無比苦澀的癱倒在地,點點頭,對著虛空行禮:「多謝大師兄教誨,梅硯生銘記在心,定不敢忘。」

「只是一群還沒有觸碰到修鍊真意的蟲子,你卻被蟲子咬的遍體鱗傷,有辱師門,回去之後,自斷一臂,在入後山修行。」

「是1

梅硯生沒有半點反抗,跪在洞口。

葉雲心中凝神問道:「老祖,這聲音你可聽到?來人修為如何?」

劍道老祖半晌沒有說話,過了片刻才回道:「這乃是音傳萬里的神通,此人並不在天劍宗附近,應該還在數萬里之外。」

葉雲咋舌道:「數萬里之外便能夠與我們在此交待?老祖你說的太玄乎了吧。」

劍道老祖哼了一聲,道:「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神通,修為達到金丹境五重便能夠施展出來。」

葉雲一怔,驚駭無比的問道:「金丹境五重才能夠施展出音傳萬里的神通?也就是說,此人的修為絕對不在金丹境五重之下?」

劍道老祖道:「金丹境五重算什麼玩意,你沒聽這傢伙與梅硯生對話,讓梅硯生自斷一臂回去修鍊三十年,如果修為達不到金丹境七重,便廢去修為,趕出師門。如果他所言屬實,只怕他已經丹破嬰生,成就元嬰境。」

這句話仿若驚雷在葉雲耳中炸響!

金丹境已是超越所有的存在,幾乎是整個晉國所有修士夢寐以求的境界,甚至於在大半年前葉雲還不知道金丹境以上會有元嬰境的存在。他現在只是鍊氣境的修為,距離金丹境還有無法度量的距離。

雖然劍道老祖也曾說過,只要他三道神魂融合,那麼便能夠指點葉雲,一舉衝上金丹境,便是丹破嬰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葉雲心中明白,想要成就金丹境談何容易,更別說是元嬰境了。

可是,現在即將前來的這名高手,居然會是元嬰境的修為,如此一來,只怕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夠他一掌打的。

「如果是元嬰境的話,的確有些麻煩了。你小子看好機會,趁機走人,不要逗留,別說元嬰境,就是金丹境的梅硯生,他真要對你動手,一根指頭就能夠碾死你。」劍道老祖沉聲說道。

葉雲一怔,然後微微搖頭,堅定的回答:「我若是就這樣走了,如何對得起兩位師尊,如何對得起靈兒?我不會走的,會與他們一起面對這次劫難。我倒是要見識一下,元嬰境的高手會強悍到什麼地步。」

「放屁,元嬰境修士的強悍豈是你能夠看到的?只是一道威壓恐怕便能夠讓你身死靈消,徹底的消散。」劍道老祖大怒,狂罵道:「你小子想死不要拖上老子。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日後便是找到神魂我也不會指點你凝鍊金丹之秘,更不會傳授你丹破嬰生的奧義。」

葉雲一怔,立刻惱了:「老頭,你要搞清楚,現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如果你不樂意的話,我現在就將你從眾生轉魂塔中丟出去,我倒是你這一道神魂能夠支撐多久。」

劍道老祖語聲一滯,喘著粗氣道:「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你小子好自為之,元嬰境的修士,真不是現在的你可以去見識的,一不小心便什麼都晚了。」

「老頭,我知道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不過我就這麼走了,我心中會有隱隱,留下心魔,只怕修為就此不前,再無寸進。」葉雲堅決地說道。

劍道老祖嘆了口氣,道:「此話倒是不假,算了算了,隨你便是,反正我已經這種狀態活了幾百上千年,也不在乎多活幾年了。」

葉雲笑道:「老頭,你放心好了。你不是說了我是天縱奇才嘛,我不但要丹破嬰生,還要陸地成仙,修成地仙境,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安啦。」

劍道老祖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葉雲和劍道老祖的對話自然無人能知,他只是獃獃閆乎也是被這四面八方到處都是的聲音給震駭到了。

「閣下到底是誰?來自何方?還請現身一見。」

「不急,等會就到,我先處理一些雜事。」聲音遠遠傳來,又彷彿就在眼前。

「閣下既然是梅先生的師兄,想必也是來自大秦帝國。遠來是客,還請入我天劍宗,指點一番。」燕長春語聲淡淡,面色卻變得極為凝重。

「給你們三個時辰,將那名身負妖族血脈的女孩準備好,我要帶回王城。」淡淡的聲音在空中響徹,沒有任何的氣勢,卻隱隱有一股不容違逆的意思。

「閣下藏頭露尾,不敢現身一見,卻口出如此言語,如此小瞧我晉國修士,不覺得狂妄了一些嗎?」燕長春冷冷喝道。

「咦,剛才莫非你們沒有聽見?你們還算不得修士,如果一定要算是修鍊界的話,那麼也只是修鍊界的一些蟲子而已。」淡淡的聲音響起,儘是不屑。

「狂妄1

慕容無情忽然怒聲一喝,他的聲音在空中炸響。

頃刻間,便看到虛空的四面八方閃過數萬到光點,憑空閃爍,然後迅速消散。

「千里傳音的小玩意罷了,故弄玄虛,還真以為你是金丹境七重的大能嗎?」慕容無情冷冷喝道。

空氣之中,再沒有半點聲音傳來,彷彿被慕容無情怒聲喝罵給阻斷了一般。

「千里傳音乃是利用一種特殊的天地靈氣,使得音波能夠不斷的轉接,傳送到數百裡外,聽起來好像就在眼前。」慕容無情站在裁決台上,緩緩說道:「只要將這些靈氣打亂,那麼便無法傳音過來。」

原來如此!

眾人恍然大悟,如果不是慕容無情解釋,他們還是心中驚恐,以為來了什麼了不得的高手。

不過,他們卻沒有想到,能夠將音波利用天地中的特殊靈氣傳送數百里的人物,又豈會是弱者?此人的師弟便是金丹境初期的修士,他的修為又怎麼會弱到哪裡去?

燕長春等人的臉色好看了一些,對於千里傳音這種神通,他們其實幾乎沒有聽聞過,倒是不知道慕容無情從哪裡得知一二。

「無情乃是為天道而生,修鍊勤苦,對於各種神通都有精研,若不是他,只怕這次就被人騙了。」

「不錯,這人雖然號稱梅硯生的師兄,卻只敢用千里傳音這種神通故弄玄虛,只怕修為不會高到哪裡去,或許也不是慕容無情的對手。」

「定是如此,你聽他先前的話語,何等的倨傲狂妄,居然稱我們都是蟲子,真是該死。」

「沒錯,他要是敢來,便將他抓住,抽筋剝皮,剁碎了喂狗。」

「同是修士,這樣有些殘忍,還是將他修為廢去,做個雜役弟子便是。」

「蘇師兄你真是宅心仁厚,我輩楷模。」

「哈哈,於師弟你也不錯,日後修為必然會遠超為兄。」

一群人議論紛紛,最後居然相互吹捧起來,彷彿這梅硯生的師兄乃是砧板上的肉,隨意宰割。

只有燕長春等一些高手面色依舊凝重,能夠施展千里傳音的修士,又豈會是弱者?再者看梅硯生的反應便可知道,此人修為高絕,斷然不是能夠易於之輩。

「果然是一群蟲子,無知無畏,此乃音傳萬里的神通,我便是身處十萬里之外,也能夠與你們交談。千里傳音這種不入流的小技,如何能夠相提並論?」

就在眾人大放厥詞之時,那聲音又在空氣中的每一個角落響起,根本沒有受到慕容無情的吼聲打斷。

頃刻間,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妖禍出世,一劍西來!想必你才是那西來的一劍1

「不錯,你們這幫蟲子居然能夠猜到我的來歷,有點意思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