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二十四章 鐵拳無情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燕長春笑著問道。 杜淳天額頭上儘是冷汗,連連道:「梅先生乃是金丹境的高手,怎麼能夠說是我帶他來呢,是在路上偶遇,聽聞我要來天劍宗看一看妖族血脈的真假,他便說處理完一些瑣事之後也來一觀,偶遇,都...

?

面對青冥妖鏡和妖氣森然的巨爪,慕容無情沒有露出半分的驚訝,他只是簡單的左手抬起,往上面一按,便看到那巨大的狼爪停止在空中,再也拍不下。

「妖族神通,在你手中真是浪費了呢。」

慕容無情冷哼一聲,似乎在沒有興趣和梅硯生糾纏下去,右手朝著梅硯生的方向緩緩打出一拳。

沒有絢麗的氣勁,也沒有霸道的爆發。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拳,緩緩地打出去。

這一拳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攻擊力,但是卻讓梅硯生面色變得無比凝重,他眼中閃過一絲驚駭,控制著的巨大狼爪猛然收回,身形朝後面暴退。

但是,他卻忘記身處裁決台,其中耗費大量靈石布置了禁制,卻不是他能夠隨意轉身便穿越出去。

梅硯生只感到身體狠狠撞擊在看不見的透明禁制上,然後雙手在胸前瘋狂的舞動,化為一片殘影,無數的真氣從他體內迸發出來,一件件法寶彷彿不值錢的垃圾般被拋出,全部橫在胸前。

慕容無情這一拳帶給他的壓力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讓修為已經達到金丹境的梅硯生如此的驚恐。

轟!鐵拳似緩實快,轉瞬間便出現在梅硯生的胸前,緩緩打了出去。

依舊沒有狂暴的氣勁,也沒有璀璨的華光,只看到梅硯生胸前交織在一起的法寶和真氣猛然一頓,然後啪的一下化為碎片,掉落一地。

鐵拳余勢不減,依舊緩緩而去,卻立刻落在梅硯生的胸口,輕輕一碰。

只看到梅硯生整個人被打飛出去,哪怕是裁決台上透明的禁制也無法阻擋住他的身體,直接被難以置信的力量打的飛出裁決台,撞在數百丈外的山峰上,直接撞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一拳之威,竟至如斯。

目瞪口呆,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愣在當場,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切。不可一世的金丹境強者,居然被慕容無情一拳打飛出去,生死未卜。

剛才這一拳,看似雲淡風輕,其中到底蘊含了什麼樣的力量,居然強悍到這種地步?

杜淳天傻傻看著裁決台上傲然而立的慕容無情,面色死灰。他最大的底牌便是梅硯生這個金丹境強者,他以為有梅硯生在,即便不能夠讓天劍宗元氣大傷,就此從晉國第一勢力的位置上跌落,也起碼能夠獲得極大的好處。

要知道杜淳天早早和晉國王室聯繫,在當今聖上的授意下,讓兩位王爺帶著數萬大軍不惜花費大量的靈石開啟數百次傳送陣,將大軍帶到天劍宗山下,只要梅硯生出手震懾住天劍宗眾人,那麼他便和兩位王爺立刻施展壓力,逼迫天劍宗交出一系列的好處來。

可是,誰能夠想到,天劍宗傳說中隱居數十年的太上長老還沒有出手,天劍宗主也沒有出手,只是被稱為天劍宗千年來第一天才的弟子,年紀還不到三十歲的慕容無情出手,便輕描淡寫地將梅硯生擊飛出去,好比是揮了揮衣袖那麼容易。

葉雲同樣目瞪口呆,他雖然早有心理準備,知道慕容無情可能會贏下這場比斗,但是怎麼也想不到會勝的如此輕易。

「這小子很可怕啊,潛力巨大,如果他能夠成長起來,只怕很快就能夠突破到元嬰境呢。」劍道老祖顯然也被慕容無情的實力給震驚到了,築基境的修為如此輕描淡寫地擊飛金丹境,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慕容無情乃是天劍宗千年來最傑出,天分才情最高的弟子,如此修為真是令人驚嘆。」葉雲嘴角抽動,心中緩緩說道。

「應給不止千年,我記得當年我還是天劍宗長老的時候,向上數千年也沒有如此天分的弟子。」劍道老祖沉吟了一下,感慨著說道。

「老祖,你不是很多事情積不起來了嗎?會不會記錯了?」葉雲好奇問道。

「老子缺少的那部分記憶不是這些,雖然我很多人都記不清了,但是我可以確定,天劍宗五千年來,應該沒有誰的天賦能夠超過這小子。即便你小子也不行。」劍道老祖哼了兩聲回答道。

葉雲道:「我現在只是鍊氣境而已,卻已經不怕築基境四重五重的對手,天賦還不夠么?」

劍道老祖嗤笑了聲,道:「老子當年剛剛到鍊氣境,便能夠將築基境初期的對手斬於劍下,你覺得會不會比你弱?」

葉雲大驚,不敢相信的問道:「老頭你別吹牛啊,你現在記憶缺失,你說大話我就當做沒聽見。」

劍道老祖笑道:「等找回老子的另外兩道神魂,我便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高手,什麼才是真正的劍道。」

葉雲哼了兩聲,不再理會,目光投向山峰上的窟窿,只看到一個身影勉強的爬了出來,渾身是血,衣衫破碎。

一代金丹境的高手,竟然被一拳打成這幅模樣,簡直無法相信。

慕容無情依舊靜靜立於裁決台,他目光冷冷掃過,落在杜淳天的面上。

「杜家主,你不會就這一個後手嗎?莫非是兩位王爺帶來的數萬大軍?也罷,如果實在想死,那便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天劍宗的真正力量。」

杜淳天面色慘白如紙,嘴角抽動兩下,尷尬地笑了笑,道:「無情兄弟說的什麼話,我和兩位王爺也是在此偶遇,今日只是聽聞有妖族血脈出世,便想著要為天下人做點事,就前來看看。」

「哦,如此說來,杜家主這次只是來看看,並無他求?」另一側,燕長春的聲音傳了過來。

「便是如此。」杜淳天尷尬地笑了笑。

「那杜家主為什麼還帶著一位金丹境的高手呢?」燕長春笑著問道。

杜淳天額頭上儘是冷汗,連連道:「梅先生乃是金丹境的高手,怎麼能夠說是我帶他來呢,是在路上偶遇,聽聞我要來天劍宗看一看妖族血脈的真假,他便說處理完一些瑣事之後也來一觀,偶遇,都是偶遇。」

燕長春哈哈大笑,道:「就像你和殷姥姥、孫門主等人一樣,恰好都來到我天劍宗,都是偶遇?」

「正是如此,偶遇,都是偶遇1杜淳天額頭上汗出如漿,面上儘是諂媚之色。

「也罷,既然是偶遇,那就偶遇吧。大家今日前來,想必也累了,便在我天劍宗休息一日,明日再走。」燕長春走上前來,目光掃過眾人,緩緩說道。

「不了不了,長春兄的好意小弟心領,家中煩事雜多,我身為一族之長,還要回去處理一下,就此告辭,後會有期。」杜淳天一怔,連連說道。

「沒錯,我們和杜家主也是偶遇,什麼數萬大軍就在天劍宗外,那是瞎扯,肯定是宗主大人您聽錯了。我們只是路過,便想進來瞻仰一番我晉國第一宗門的強大之處,今日一見,果真不同凡響,有天劍宗在,我晉國百姓幸甚,天下幸甚。」段贇沙也走上一步,抱拳行禮。

「三位這麼不給面子啊?」葉雲忽然出聲,笑著說道。

這話燕長春不好說,蘇浩不好說,慕容無情卻不屑說。倒是葉雲說出來,卻是無妨。

「葉雲,不得無禮。」燕長春喝斥著,但是臉上卻帶著笑意,哪有半點怒容。

「哦,杜家主,兩位王爺不好意思啊,剛才我說話有些過了,不過我年輕小,話糙理不糙。三位這麼不給面子啊?」葉雲噢噢兩聲,裝模作樣行了一禮,然後抬起頭,笑著說道。

三人聽到葉雲前面的話,還面帶笑容,想要說兩句給點面子,但是當葉雲最後一句話說出來,不由得愣在當場,面容尷尬,帶著一絲怒色,卻又敢怒不敢言,甚是好笑。

「小小年輕,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1

忽然,一個中氣不足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彷彿來自地底,又好似從天上而來,四面八方,無所不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