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二十章 越級之戰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6-02-07 17:00  |  字數:3619字

慕容無情語出驚人,今日的主角難道不是蘇靈這個身懷妖族血脈的小女孩嗎?

哦,很多人恍然大悟。顯然蘇靈只是幌子,真正的主角乃是杜淳天和王族與天劍宗的對抗,想要趁著這個機會獲取一些好處,最好能夠讓天劍宗分崩離析,再也不會壓住王室和杜家一頭。

杜淳天和梅硯生等人面色有些尷尬,卻一時間沒有什麼話語來回答。

「杜家主,你太高估自己了,你也不是主角,另外兩位王爺更是算不上。至於梅先生,也只是收了你杜家主的好處罷了。」慕容無情不說則已,一說便是驚人之語。

「慕容無情,你倒是將話說個明白。」段宏呈可沒有杜淳天的修養,聞言不由得面色一冷,差點跳了起來。

段宏呈和段贇沙兄弟兩人奉旨前來,手握十萬大軍,駐紮於數十里之外,只要一個信號便會大舉進攻。縱然天劍宗號稱有十萬弟子,但是卻分散各地,並且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雜役弟子,面對全副武裝的金戈鐵騎,根本不值得一提。

可是,慕容無情卻說他們不是主角,就連梅硯生這個金丹境的高手,也只是收了杜淳天好處的一個傀儡,真不知道慕容無情口中的主角,到底是誰。

慕容無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築基境六重的修為,還是閉上你的嘴巴,在這裡可沒人會認為你是王爺,凡人眼中可以直達上蒼的聖旨,更是不值得一提。」

「你……」段宏呈面色漲紅,眼中滿是怒意,猶豫了一下卻不敢說出話來。

「慕容無情,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施長老顯然沒有想到慕容無情會這樣說話,不由的愣了一下,隨即大怒。

「施長老,你修為雖然也算是堪堪達到築基境七重,也觸摸到了假丹的門徑,卻遠遠不是我的對手,退下吧,省的丟人。」慕容無情不給絲毫面子,語聲淡淡。

施長老氣急,他怎麼都想不到一向不管閑事的慕容無情居然說出這番話語,完全出乎意料,一時間不知道如何作答。

「哦,這位兄弟連築基境七重的修為都看不上,還說我只是受人之託,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你的修為。」梅硯生本就極為不爽,一個金丹境高手被一枚信物給壓迫,現在慕容無情撞上前來,自然不會放過。

慕容無情微微一笑,語聲輕柔卻帶著一絲堅決和一點期待:「還望賜教!」

靜默無聲,落針可聞!

緊接著,一片嘩然!

誰都想不到,慕容無情面對金丹境的高手,非但沒有絲毫的驚畏,反而戰意熊熊,主動挑釁,看他面上神情,竟然有些迫不及待。

「好氣魄,區區築基境七重,竟然敢挑戰金丹境,真是令人感嘆,不過,你要是讓我失望的話,那也別怪我劍下不容情。」梅硯生眉頭一挑,眼中殺意凝結。

「那是自然,生死有命,無情只求一戰,豈會有半句怨言。」慕容無情負手而立,語聲淡淡,整個人的氣勢卻節節攀升。

燕長春看在眼中,微微遲疑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那無情你就向梅先生討教一番,也好為日後衝擊金丹境做準備。」

「自當如此!」慕容無情點頭回答。

「不知死活!莫非長春兄你以為慕容無情還能夠在梅先生的劍下生還不成?」杜淳天不明白慕容無痕和燕長春何來的勇氣,居然敢挑戰金丹境的梅硯生。

「成不成,自然是要等交手之後才知分曉。」燕長春笑了笑,接著道:「天神殿有些狹小,施展不開。兩位不如隨本座前往裁決台,便是生死有命。」

「還請宗主帶路。」梅硯生眼睛微眯,精芒閃過。

頃刻間,眾人紛紛閃向兩旁,讓出一條路來。

燕長春當先,梅硯生和慕容無情緊跟其後,眾人魚貫而行,從天神殿中走了出來。

走到天神殿外的廣場,燕長春縱身而起,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根金色的細棍,在空中輕點幾下。

只見虛空中有六處爆發出星芒,越發的璀璨,越來越湛藍。六道星光交匯在一起,形成六芒星陣,光影衝天而起,氣勢恢宏。

下一刻,便看到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座約莫百丈長寬的擂台,散發出淡淡的柔和光芒,似乎有氤氳在其中波動起伏,遠遠望去,氣勢恢宏又極為華麗。

「空間召喚之法?」梅硯生畢竟是金丹境的高手,一眼便看出這擂台的不凡。

「空間召喚可不是金丹境高手能夠掌控,即便是元嬰境巔峰的大能恐怕也無法完成。梅先生高看我天劍宗了,這只不過是空間隱匿之法,早些年中,本宗高手合力將一些東西隱匿在虛空之中,這裁決台便是其中之一。」燕長春淡淡說道。

梅硯生長長舒了口氣,他剛才還以為燕長春乃是施展神通硬生生的將一座擂台從虛空中召喚出來,如果是那樣的話,即便燕長春的修為不如他梅硯生,那麼天劍宗的底蘊則深不可測,今日前來,那就是鹵莽之極,或許一不小心便會金丹破碎,身死靈消。

聽到只是空間隱匿之法,他驚駭之極的一顆心就放了下來,雖然看起來和空間召喚極為相似,實則差別之大不可以道里計。

空間召喚乃是無中生有的玄奧神通,修鍊到極致便可以從虛空當中召喚出任何的寶物,那才是真正的仙人神通。而隱匿之法,只是利用空間法則的神奇,布置陣法將一些東西隱匿在虛空當中,通常是藏寶之用。

不過,天劍宗能夠將氣勢如此恢宏的裁決台隱匿在虛空當中,卻也足以體